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苇渡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傲剑回屋换了在外行走的便装,取了些钱两,拿了扶摇剑就走。

    小寻奇怪道,“少爷你上午才出现,下午就又出门了?”

    姬傲剑正sè道,“这就是现代生活的节奏。”

    他沿着官道飞奔,全八转的气血全速提开,脚下一阵阵弹簧震动之意,觉得自己的轻功法比以前要快得多。

    只是冬rì时间甚短,等他奔到扬州对岸的西津渡口之时,天sè已然黑了下去。

    姬傲剑在码头上找船家,别人听说他要过江找一艘船,都摇头,“你又不说一个岸上去处,大江茫茫,如何找一艘船?”

    姬傲剑道,“那艘船很大很大的。”

    三层炮甲板战列舰,那能小么?

    船家道,“任凭有多大,这天黑之中,如何去找?”

    姬傲剑道,“我来划船,你歇着,等我找到了你自己划船回去。”

    那船家哼道,“这天寒地冻的,谁有闲心出去吹冷风。”

    姬傲剑便扔了一锭银子到他手中。

    那船家登时大喜,“小哥你尽管划船吧,玩上三天三夜也不要紧,我进蓬里去了。”

    说着就往船篷里一钻,想是到被窝中安稳睡觉。

    姬傲剑无语,有谁大冬天黑夜里出来划船玩的吗,我分明是出来办正事的。

    他跳上船,摇动船撸,慢慢往江北驶去。

    这种摇橹船在江南水乡曾经广泛应用,是江河中的运输工具。后世的一些旅游景点,依然能看到它的影。

    橹的外形似桨,又比桨大,入水一端的剖面呈弓形,另一端则系在船上。摇动橹檐绳,伸入水中的橹板就左右摆动,使船跟水接触的前后部分产生压力差,形成推动船只前进的力道,就像鱼儿摆尾前进。

    从桨到橹的变化,就是从间歇划水变成连续划水。

    古人有“一橹三桨”的说法,认为橹的效率可以达到桨的三倍。

    那船家闷头躺了一阵,实在无趣,又出来找姬傲剑说话,“小哥,你真能找到那艘船吗?”

    姬傲剑淡淡道,“我有心神感应。”

    船家听得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意思?”

    姬傲剑道,“用心去找。”

    既然在家里,能感受到小苏的意境从外回来。这在大江之上,应该也能感应到六姐的意境。

    海上玉龙的寂寞冰山,当rì最能震慑他的蒸汽意境。既然是克星,姬傲剑的心神之中就更是敏感。

    那船家咕哝,“用心怎么找?”

    姬傲剑道,“哪里更冷就往哪去。”

    他放开心神,在寒冷的江上去感应最寒冷的地方。

    船家吃惊了,“这么冷的天,你还要怎么个冷法,再冷下去就要死人的。”

    姬傲剑道,“南方人还说什么冷啊,这让北方人何以堪。”

    船家不服,“我们江南是湿冷啊,更加难熬。北方那是干冷,而且家里烧炕,进了屋子就一点不冷了。再往南下去,岭南广东那里,冬天也不冷。所以这江南之地过冬天其实是最苦的。”

    姬傲剑听了他这么一番话,赞道,“老兄你说得很有道理。”

    果然劳动人民深知rì常事理,都是很有学问的。

    那船家忽然借着月光往他上瞅瞅,惊叫起来,“你怎么穿这么少啊?”

    姬傲剑咳嗽一声,“我是练家子。”

    船家恍然了,“听说你们练武之人夏练三伏,冬练三九。难道你夜游寒江,就是为了练功?”

    姬傲剑道,“我不是练功,说了是找人的。”

    船家道,“哪里找得到,你神神叨叨说什么用心在找,这是幻觉。”

    姬傲剑忽然看向远处,眼神一亮,声音中压抑不住喜意,“找到了。”

    那船家回头望去,只见到月光之下,远处的江面上浮着一个白sè人影,一动不动,像是剪纸画影一般。

    他登时打了个寒噤,“这是人是鬼?”

    小船渐渐划近,这个人影也渐渐清晰起来,变成了一个玉容如仙的银发少女,长衫在寒风中飘起,双足却稳稳踏着水流,仿佛是在平地一般。

    连姬傲剑也呆了,这踏波踩浪,如履平地,是怎么一回事,宗师高人的轻功高明到了如此地步了吗?

    船到近前,银发少女眼神望了过来,带着无垠的冰雪寒意,让人更是觉得如坠冰窟。

    姬傲剑听到旁的人牙齿嗒嗒打战,喊道,“六姐,他受不住的。”

    这冬夜寒江,冰冷的气氛已到了极致,这船家虽然心无意境,心神也早被周围环境的寒意感染,再被冰雪少女的冷目看来,登时觉得森森冷意进到骨子里去了。

    姬玉雪道,“你找我?”

    姬傲剑连连点头,“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姬玉雪一步踏出,走到他的边,牵起他的一只手,将他带出了船外。

    姬傲剑双脚入水,心中一惊,却听六姐说道,“莫动!”

    她一足在船尾上一点,那船便如离弦之箭向对岸行去。

    姬玉雪的形也随着这一弹之力,带着姬傲剑,在江上飞速滑走。

    那船家趁着船飞驰,赶紧也摇起了撸,不一会儿上暖和了起来,离南岸也已不远。于是沿着岸线,缓缓摇向码头。

    他心下恍恍惚惚,不知刚才是自己做梦还是真有其事。

    暗自想,那个在水上凌波不沉的女子究竟是仙女还是妖怪?她把那个小哥给拖下水去了,看起来多半像是水妖。这个小哥给的银子不少,年纪轻轻,就这么没命了。

    船家伸手入怀,发现银子还在,定下了心,看来不是做梦,那明天给这小哥在江上烧两串纸钱吧。

    姬傲剑被六姐在江面上带了一程,眼看这一去之力将近,又听六姐说道,“踩水!”

    他立即两脚用力,在水中踩踏起来。

    练武之人,平衡之感比常人清晰得多,姬傲剑的八转气血还初步有了弹簧力的意感,联想起自己一路摇橹过来的感受,脚下便如浆橹一般拨动。

    他脚下踩出浮力,又有姬玉雪提着他,水深只是没膝。

    姬玉雪见他已不再沉,淡淡道,“水禽之属,脚下有蹼,便是这么凫水。”

    姬傲剑想了想,“那么就是说学了鸭拳之类还能提高水xìng?”

    姬玉雪点了点头,又道,“你现在气血八转,该略微明白弹簧力的感觉了,筋骨抖擞是否方便了?”

    姬傲剑道,“九姐教过我抖水。嗯,感到弹簧之意之后,抖擞筋骨果然更是轻松。”

    姬玉雪道,“九转气血是个练体门槛,你需得筋骨抖擞不懈,抖出一弹簧力。”

    她悠悠说道,“武道有云:全弹簧力,开合一定间,任有千斤重,漂浮亦不难。当你真正练出全弹簧力之后,不用我来提你,你也可以踩水到膝。”

    姬傲剑问道,“六姐你怎么做到完全踏水不沉呢?”

    姬玉雪道,“我足下有冰。”

    看来这冰冻罡气真是万能的,不仅能在海上制造淡水,还可以当成船只。

    姬傲剑又问,“如是盛夏,足下难以有冰呢?”

    姬玉雪道,“一苇渡江。”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