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神游预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水镜把所有的珠算相关口诀都写下了一遍,扔给姬傲剑去练。

    见他埋头打算盘一副兴致满满的样子,八姐叹道,“我告诉过我那些掌柜,多打算盘,心思灵巧,对于提高武道很有帮助,可他们就是不明白。”

    姬傲剑应声道,“是啊,他们不了解练神对于武道修行的重要意义。”

    姬水镜点头道,“还是小剑能理解。”

    姬傲剑问道,“八姐,要是心中练出了一把算盘,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武道意境?”

    姬水镜道,“算是算。不过这珠心算在脑海里成形,也不过是一件运算工具,属于死意境。你现在应该知道小三元的意境为什么会有活意境和死意境的区别了吧?”

    姬傲剑道,“这还真是死意境,不过作为心算工具真是极好。八姐,你怎么想起来练这个的?”

    姬水镜道,“我们全家都有志于复返先天。要登先天,练神第一,自然要想尽各种办法来练神了。”

    姬傲剑心头一阵庆幸欣喜,我这次出门求艺果然是正确的,八姐这里有更好的练神方法教我呢。

    他问道,“其他门派的宗师也不了解心算能力的用处吗,怎么不练这个?”

    姬水镜道,“那些宗师心神强大以后,万数以内的运算随心一想就有答案,以为这就完全够用了。其实这才刚刚开始,数学是万理致知的工具,没有强大的运算能力,怎么把自己的心境世界越建越强呢。”

    姬傲剑想,我家这些姐姐眼光见识真是远大,难怪都是这般小小年纪就走在武道前方。

    对了,像她们这样不仅心神修为强大,还在心中建立各种高效运算模型,那成就的武道意境应该远在同等人物之上吧。

    怪不得六姐进入宗师之境也没几年,战力已经是宗师人物的顶尖了。这心神运算能力一超常,发挥战力的效率简直就是乘法和加法的差距呀。

    姬水镜看他打了一阵算盘,说道,“小剑,你也该教教我怎么看这本书了。”

    姬傲剑应声点头,把许多关于函数、极限、连续的基本概念写出来告诉了她,当姬水镜去做书上的题目时,就用高数通用符号列出规范式子让她去算。

    八姐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这样可以学。”

    历史上任何一项重大理论的完善都非一rì之功,牛顿和莱布尼茨并没有能把创立微积分的工作全部做完。他们在无穷和无穷小量等问题上,概念比较含糊,没有达到后世的jīng确定义。如牛顿所指的无穷小量,有时候是零,有时候不是零而是有限的小量。

    姬水镜碰到书中出现一些容易让人糊涂的地方,姬傲剑便仔细地给八姐说清楚。

    两人在书房里各学各的,都不舍得出去,姬水镜叫人把饭菜直接就送进来吃了。

    姬傲剑忽然问道,“三姐和九姐过来了没有?”

    姬水镜随口回道,“早到了,后院的卧室多得很,随她们住去,下人随他们使唤。再说这两个家伙都是先天之体,一个住惯了松树,一个是白天在屋顶晒太阳,只要调神两个时辰就够了,有没有房间对她们来说根本无所谓。”

    姬傲剑愕然,忽然想起来,这两个月在小棠姐家里,好像真不知道九姐的卧室是哪一间,她似乎都是在屋顶上打打盹就给打发了。

    他放下心来,和八姐就继续坐在书房里,对着案几互学互练,到了晚上也挑灯练习良久,才回到后院入睡。

    如此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三天,除了晚上回房睡觉,两人都一直在这间书房里埋头苦学。

    姬傲剑忽然很有一种回到大学时代,和同学在图书馆里对坐学习的感觉。

    这一rì他已经在算盘上苦练乘除口诀了,对于加减之法已经差不多可以在脑海里全部进行。

    对面的水镜同学做了一阵微分题目,抬起头来,见到弟弟很用心很认真地打着算盘,忽然开口说道,“小剑,做我的道侣吧。”

    姬傲剑登时砰地一声,脑袋重重砸在了算盘之上。

    他以为自己对这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八姐已经开始有免疫力了,如今才发现,这种想法只是幻觉。

    带着一脸的算珠痕印,姬傲剑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八姐,你刚才究竟说什么?”

    水镜同学很惊奇地说道,“你怎么反应这么大,难道你没听说过求道之人要有财侣法地的说法吗?”

    姬傲剑一愣,这四个字好像是听说过的。

    财可以泛指求道所需的一切资源。法是修道的法门,不得其法就无法修炼。地是合适的修行环境。

    侣是指同修、道友。《礼记》曰:独学而无友,必孤陋寡闻也。

    他恍然道,“原来是同修的道友啊,这不就等于是同学嘛,没问题,我们就是道侣了。”

    咦,为什么说出来之后还是觉得怪怪的?

    水镜同学露出一副羞答答的样子道,“我是说,要做特别一点的道侣。”

    姬傲剑疑惑,“道侣还有特别和不特别的吗?”

    姬水镜道,“你看我们一家人都在追求大道,互相都是道友吧?一个门派里学艺的门下,也互相都是道友吧?”

    姬傲剑点了点头。

    姬水镜道,“虽然大家互相都是道友,但是因为人太多了,互相找来找去很麻烦的,总得找一些固定的搭档来修行嘛。”

    姬傲剑想,难道这意思是说一个共同的学习班上,少数人再结成专门的学习小组,比如优生带差生结对子?

    姬水镜又道,“一对专门的道侣,心意相通,一个人有进步了,另一个人也能感应到,进境就会互相提携。在求道的大路上,这就是双轮驱动,比独轮行进要稳定快速多了。”

    姬傲剑半信半疑,“还有这种说法?”

    姬水镜哼道,“当然呀,武林里像这样的道侣很多啊。你看名门大派里,许多弟子长老都是成双入对,名号相近,习惯相近,在一起共同度过几十年,修为进步的程度也相近。一对成功的道侣,联手之时也能威力倍增,这就是所谓的双剑合璧,心意相通,天下无敌。”

    姬傲剑咳嗽一声,“请举例说明。”

    姬水镜道,“你已经见过的,那雁派的云山雾海两个老头不就是这样的一对吗?”

    姬傲剑顿时风中凌乱了,“这这,他们两个就算是道侣吗?”

    好像还真是关系不同寻常的一对呀,这两名长老几十年一起练功,一起进步,意境和心神非常配合,联手起来都能暂时困住六姐。

    八姐又道,“各门各派还有什么清风明月啊,青龙白虎啊,仙鹤灵鹿啊,黑白无常啊,文殊普贤啊,元始通天啊。人间处处有道侣,双宿双飞共提升。”

    姬傲剑连连咳嗽,“人家xìng别相同,共同修行,为什么你要把正常的事说得这么怪?”

    姬水镜道,“那是当然,xìng别不同怎么当道侣?”

    姬傲剑被她的话又一次雷住,“那我和你xìng别不同,你还找我当道侣?”

    姬水镜笑嘻嘻道,“十妹,我不会歧视你的。”

    姬傲剑气道,“你又来了。”

    他忽然想起一事,“八姐,你只想找道侣,那三姐为什么要给你和六姐找意中人,而且还专门选女孩子?”

    姬水镜叹道,“她是想撮合我和六姐,故意敲边鼓提醒。”

    姬傲剑点头,“原来三姐想让你和六姐成为道侣的。啊,我想起来了,你那天还对六姐表白了,可是六姐对你说滚蛋。”

    姬水镜幽怨道,“是啊,六姐把人家的心都伤透了。”

    姬傲剑道,“你既然想找六姐,那你跟小棠姐呢?你可是说过你的就是她的,她的就是你的。”

    姬水镜点点头,“小棠人也很不错的,让她当小三好了。”

    姬傲剑眼前一黑,怒道,“八姐,你太没有节cāo了!”

    姬水镜奇道,“我哪里没有节cāo了?”

    姬傲剑道,“你都要把人家当小三了,这太没诚意了。”

    姬水镜摇头,“六姐是我武道上的知心人,小棠是我事业上的好伙伴。小剑你真笨,不同的求道方向有各自的道侣再正常不过了。比如说你很下棋,在棋道上有个知己;你又很弹琴,在音律上有个知音;你又很栽花,在园艺上有个同好。这样你不就有三个道侣了,哪里会没有诚意?”

    姬傲剑疑惑道,“有几个知己知音是很正常的事,可为什么你一说出来我就觉得不正常了?”

    姬水镜瞪眼,“我说出来哪里不正常了?”

    姬傲剑道,“让我想想。对了,你总是把道侣说成是夫妻一样的感觉,把我的思路给带歪了。”

    姬水镜道,“不当成夫妻,那做道侣还有什么意思呢?”

    姬傲剑再次险些昏倒。

    他明白过来,以这位八姐的好玩xìng子,就是喜欢弄成这么一副景。

    姬水镜道,“小剑,你说我怎么才能把六姐追到手呢?”

    姬傲剑气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从暧昧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

    他歇了一口气,道,“你要追六姐……不是,你又要六姐当道侣,又舍不得小棠姐,怎么还来找我?”

    姬水镜笑眯眯道,“小剑,你前程远大啊。”

    姬傲剑愕然道,“我怎么前程远大了?”

    姬水镜道,“我这几天学习下来,发现这微积分的境界真是浩瀚深远,不可想象,忽然觉得宗师之境就在前方对我招手了,就是不再去抱三姐也没关系了。”

    姬傲剑喜道,“八姐,恭喜你啊。”

    姬水镜水汪汪的眼中露出感激之,“小剑,我本来还不怎么相信你能后知两百年,现在可是服气了。大姐说过,凡是神游归来的人,成就大宗师的机会大大提高,现下三姐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八姐相信你以后也是十拿九稳复返先天的。”

    姬傲剑怔住,难道自己神游了一场,确实是福缘?这是预示着自己将来极有可能成为先天,活到两百岁,可以再度回到自己神游之时的年代吗?

    姬水镜扑过来,搂着他的肩膀,在他耳中吹气,“所以小剑你要是成就大宗师之后,可要提携八姐一把,到时和我当几年道侣吧,让我也能复返先天。”

    姬傲剑脸上通红,心下却在惊疑,“你真看得起我,我觉得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六姐快的,多半也不会比你快啊。”

    姬水镜道,“现下我还是去追六姐,你比她慢了,我自然不会再找你了。不过你要是真的比六姐提前重返先天了,可得来提携我。”

    姬傲剑咳嗽一声,“原来你不是要我现在当道侣,是做个预约啊。”

    姬水镜道,“当然是预约啊。要是你成就先天了,却去提携其他姐妹了,我不就捞不到了吗?所以现在就跟你敲定好,到时第一个要来帮我。”

    姬傲剑想了想,“可是我觉得你诚意不是很足的样子,一副脚踏几条船的架势。”

    姬水镜道,“我们生意人都喜欢多算几条后路嘛,你就不要计较了哦。”

    她叹了一声,“你看三姐这次成就先天,就是在提携小灵,我只能是去偷偷抱她,蹭点收获。”

    姬傲剑的八卦心忽然上来,“难道三姐是在找九姐当道侣?”

    姬水镜道,“这是很显然的嘛,如今三姐的样子,比其他妹妹看起来都年幼,只有小灵还是比她小,所以她当然找小灵了。你别看三姐气度温和,其实她也很在意这些方面的,像她说话就一直用腹语,不愿自己开口,就是怕露出小女孩的声音。”

    姬傲剑恍然道,“难怪我觉得三姐的声音总是很奇怪,不似人声,原来是腹语啊。”

    想来三姐开口发音的话,也是小女孩的嫩之声,更显幼稚,不利于保持姐姐威严。

    姬水镜幽幽叹道,“小灵福气好啊,跟着三姐去欧洲后,又在阿瓦隆的武学圣地,又有大宗师悉心指点。老七跟在大姐边几年了,也一直有大宗师的扶助。我现在就命苦得很了,追六姐都那么难,就是追上了,她这么沉闷的xìng子,不说话,指点我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的。小剑你教我数学的时候,很用心很详尽呢,我心里好感激你。”

    姬傲剑听她说得极是凄苦,不升起同之意,“八姐,我要是真能复返先天,会来帮你的。”

    姬水镜大喜,一拍他的肩头,“小剑你真够义气,八姐等着你,到时我俩双宿双飞啊。”

    姬傲剑立刻又呛住了,“八姐,你说话注意点嘛,别总是那么夸张。”

    姬水镜哼道,“双宿双飞又没说错,难道你敢离开我的边?小剑,只要你能认真指点我,给你煮饭烧菜,忙里忙外之事,我都全包了。”

    姬傲剑道,“那不必了。”

    姬水镜敲定了这事,心中放下了一块石头,说道,“我这两天为了学这本书,都没顾得去看生意了,现下我去钱庄一趟,晚上回来。”

    姬傲剑点头道,“八姐你好走,一路平安,到时回来。”

    姬水镜咯咯一笑,伸手在他脸上又摸了一把,“娘子你好生在家看住门户,为夫去也。”

    姬傲剑一呆,当她的影窜出门外之后,才反应过来:我了个去,又被八姐调戏了。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