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说出真相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厅中忽然响起几下“啪、啪、啪”的拍掌之声,江南解元公白君秀摇头晃脑道,“好了,狄馆长,你今天晚上准备的游戏节目不错。现下可以让这两位小朋友下去了,咱们该谈正事了。”

    在白先生眼里,什么“猫拳门创立门户”、“大宗师开示心境”,都不过是两个小女孩在这里过家家玩游戏。她们不过是仗着有个大宗师父亲的家世背景,居然能让苏州这么多武林同道一起配合着她们玩下去,这武林界如今也真是越来越堕落了。

    刚才姬灵星凑满一百场的守擂,上来挑战之人的演戏味道确实浓了一些,白君秀好歹有些武功底子,一眼看出有假。既然这是假的,那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也自然都是假的。

    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假装打败了几个事先准备好的同伙,就宣布创派成功成为掌门了。接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又开始冒充武林大宗师登场,一群高手还正经十足的样子来装着请示什么心境,然后这个小鬼就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大堆白先生完全听不懂的胡言乱语。

    白先生十分悲愤地想,你们这些有脸有面的一流高手配合演戏居然投入到了这个地步,还有没有节cāo?

    唉,真是世风rì下,人心不古。

    这白君秀先生虽然祖上曾是武林世家,但后来注重举业,来往士林,对武林之事已是越来越隔膜。如今白先生勉勉强强知道一些武林界的知识掌故,对现下的具体状况却已是差不多两眼摸黑。

    他知道武林大宗师有如神仙人物,但天底下如今还在的几位大宗师,哪个不是年过半百甚至百年以上的得道高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会是大宗师?

    从刚才到现在,白先生心里已经腻味坏了。

    尤其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这狄馆长为了演戏真,居然还让这两个小女孩坐在主席之上,连本地府尊都因此被迫坐到下席。

    罢了,既然你们都乐意陪这两个武林豪门出的骄纵小女孩演戏,就让我来做那个说出真相的人吧。虽然这好像有点得罪人,但是老这么看你们装样,这心里实在难受。

    在勇敢地“说出真相”之后,白君秀忽然觉得不对了。他左右一看,这厅中的人怎么个个都用一副如同看到死人的目光瞧着自己?

    于是白先生更加不忿:武林豪门的背景就让你们怕成这样,还有没有一点江湖人应该有的傲骨?

    狄馆长如中天雷一般看着他,心想罗大人怎么带了这位一位活宝过来,“白解元,这饭可以乱吃,话是不可以乱说的。”

    白君秀笑了一笑,很潇洒地说道,“狄馆长,刚才来找小妹妹指教的那几位,你能说是没有安排吗?”

    狄庆哼了一声,姬灵星创成猫拳早已是水到渠成之事,一点点助兴之事也被这愣头货扒皮,“白先生,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君秀见他没有否认,更是得意,趁胜追击,“那这位所谓的大宗师小妹妹,可有朝廷封诰?”

    狄庆冷着脸道,“圣典小姐刚刚复返先天,还未及向朝廷请下大宗师封诰。”

    白先生哈哈大笑道,“没有朝廷封诰,她这大宗师的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自己说了就算,还是你们捧两句就算?”

    他正sè说道,“诸位武林同道,白某不信你们看不出来。这位小一点的小妹妹,只是和几位朋友演戏比过拳,就宣布创拳立门。而那位大一点的小妹妹,没有拿出任何证明自己是大宗师,却装成一副大宗师的派头,来戏弄大家。”

    这话一说,外两桌的各路帮会高手倒确实被带起了一些疑惑。

    小灵猫在群英馆里创擂他们是知道的,但之前也没听说她打败高手。最近一个月的守擂虽是打了不少高手,不过那是她的兄弟来帮忙打下的。

    就连龙魂帮的几位舵主,刚刚助兴随意败给姬灵星,也没觉得她有什么实力。

    而大宗师的开示心境,这些没有武道意境的粗豪汉子也看不懂。本来他们因为见到一流大高手都恭恭敬敬的样子,也跟着起了一些不明觉厉之意。现下听白先生一说,心中不由想到,莫非这真是在演戏?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再如何天才,又怎么会是如同武林神话人物的大宗师呢?

    这些人哪里懂得什么是神游太虚,什么是二次重生,自然难以相信这副样子的圣典小姐是大宗师。

    可怜圣典小姐的大宗师登场之礼,不仅是对牛弹琴,还被一群牛在疑心是演戏。

    白君秀见众人脸上神sè,越发欢快,“狄馆长,你就说出来是场游戏,不就完了嘛。这两位小妹妹家世不凡,出来胡闹一番,我们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外两桌的人不由想,莫非这姬家的两位小姐真是xìng子淘气,故意来玩闹一番?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啊,这么可的小妹妹,这样演戏也是很有意思的。

    白解元居然能看出来,读书人果然有学问,见识明白。只不过你这么不给面子说穿了,坐在上面的八小姐是不会放过你的。

    在八小姐有动静之前,被指为招摇撞骗的大宗师已经看不下去这位白先生了。

    姬圣典眉头略皱,能看透人心的玄奥目光扫向白君秀。

    谁知这位白先生没有任何心境感应,被圣典小姐的深邃眼神一瞥,虽然心神不自觉地起了压力,产生的念头却是:这位小姐果然是平素骄纵,目光已经练出了积威,但白某乃铮铮铁骨的士子,怎能怕你一个武林世家的骄蛮小公主?

    他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运足jīng神瞪眼回去,虽然觉得对方目光中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有如要杀人一般,但一股不畏强权的自豪之意在心中流淌,居然硬了下来。

    白君秀心道,果然是被我说破了她在演戏,这个小公主恼羞成怒,用如此凶的目光来看我。哼哼,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白某只怕已被你杀了十七八次。

    只是可惜,眼神是不能杀人的。

    姬圣典和他略微对望一会,见这人居然硬着不倒,她究竟是大宗师,总不能一直像斗鸡似的与人大眼瞪小眼,只得主动收回目光。

    碰到没有练成意境的人物,大宗师一向百试不爽的目光镇压也失灵了。

    白君秀觉得自己在目光比拼中赢了这个骄横的小公主,神sè更加得意。

    圣典小姐心下郁闷,刚才那根筷子扔早了,只让那些一流高手瞧到了,没能震慑全场。可如今再扔一根筷子也不好,大宗师登场,居然需要两次出手证明份,像什么话。

    本来圣典小姐觉得证明给一流高手看就够了,她也不屑于向更低的人物证明。只要一流高手能信服自己是大宗师,还在乎到场的其他武林人物么?谁知道今天居然就能冒出来这么一个极品的家伙搅场,把许多人的怀疑之心都挑动了起来,弄得现下的气氛极是被动。

    三小姐早年来往相会的都是各大门派世家的高人,在江湖帮会之中,反而不如几个建帮立业的妹妹威名显赫。普通江湖人物之前根本无缘得见圣典小姐一面,虽是知道姬家有这位小姐,如今却也以为她是家里的小妹妹冒充三姐的名义出来玩闹了。

    素锦年低声道,“小公子,你那两个妹妹真是出来演戏的吗?”

    她也信了几分,觉得这两个小女孩其实是姬傲剑的妹妹,故意装成他的姐姐来胡闹的。

    姬傲剑气道,“素先生,这个时候,你要保持立场啊,怎么可以跟着人云亦云呢!”

    他站了起来,“白先生,既然你怀疑我家九姐创拳有假,我为猫拳门弟子,便须找你要个说法,咱们手底下来见输赢。”

    白君秀笑道,“姬公子,我可没怀疑你啊,你这一个月守擂名头响亮,小生自然是知道的。但你带着自家妹妹玩闹,让她来当掌门,这可就有些不正经了。”

    姬水镜摇头道,“小剑坐下,这人是说九妹和三姐在演戏,你就是赢了他也没用。”

    不管是姬傲剑还是姬水镜上去打败白君秀,此时在认为是演戏的人眼里,都不过是哥哥姐姐替两个胡闹的“妹妹”出头而已。

    狄庆见白君秀折腾的动静越来越大,直接对着罗知府道,“罗大人,这位白先生的话,可代表你的意思?”

    罗洪礼此时心中对白君秀已经变得刮目相看,本来以为这位白先生会当众出丑,谁知道他居然真的说出了一番道理,颇能服人。知府大人也已有六七分相信刚才的那两个小女孩是招摇撞骗了,微微一笑,说道,“白先生是姑苏才子,见解或许有几分道理……”

    袁瀚忽然抢过他的话道,“这是白解元的个人之见,与罗大人没有关系。”

    罗知府吃了一惊,转头去看自己的江湖师爷,只见他的面sè深沉如水,自始自终对于白君秀都是一副如同看待死人的眼sè。罗大人心下忽然一寒,不再多说。

    厅中响起了一个银铃般的悦耳声音,只见姬家的八小姐袅袅站起,柔声细语道,“白先生请了,小女子有话要说。”

    姬家江南全胜,明面上都是六小姐与八小姐主持率领之功,两人现下的声望在苏州帮会堂口之中如rì中天。而大宗师的幕后坐镇,却是没有多少人知道。

    如今八小姐起望了过来,外面两桌的人各自心下惭愧,心想自己刚才怎么起了一丝看戏心态,这立场实在太不坚定了。今天本来就是姬家的庆功之宴,八小姐让妹妹演戏也是为了让大伙开心,我们应该全心全意捧场才是。

    白君秀见到姬水镜向自己招呼,如同雪狮子烤火,全都麻酥了。

    这主席之上的六人,虽然个个品相俊逸,但两个是没长成的小女孩,两个是娘娘腔的少年,一个是眉目如剑的悍气少女,只有这位八小姐玉容温婉,罗衫华丽,举止如水,声清甜,真是一等一的绝sè美人。

    白先生是风流才子,会过江南无数佳丽,青楼各大头牌,但此时此刻在姬水镜面前,竟觉得过去所阅之人,都被眼前的美丽少女远远比下去了。

    而且这位小姐不仅是姿容倾国倾城,还是江南第一钱庄的主人,家也同样倾国倾城。谁若是有福娶了她,立刻就是富比王侯。

    白大才子一向对自己外相才华的魅力深居信心,这时已经满脑子在想着如何打动这位水镜小姐的芳心了。

    他心下有些患得患失:我刚刚揭穿了她两个妹妹的演戏,这般不给面子,她会不会对我有意见?不妨,不妨,白某正直坦,最有节cāo,敢于说出真相,眼中容不得虚伪,岂是趋炎附势的凡俗之流可比的。这位小姐如此神仙一般的人物,定然能发现我的过人之处。

    方十景和黄宁几位庄主,见到水镜小姐如此和气的姿态,心下打了个突,已经开始为白先生默哀了。

    解元公,你哪知道这位柔弱似水的小姐,其实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呀。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