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大龙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傲剑奇道,“罗大人也是江湖中人吗?”

    姬水镜道,“江湖世界又不是封闭天地,做生意的谁会不和官府打交道?”

    中华自古以来是农业社会,国家钱粮主要来自田赋。

    王朝初立之时,往往工商凋敝,国家自然不会视其为税源。到了经济发展起来之后,虽然商贸繁盛,但朝廷想再增加工商税种却十分困难。取财之道无非是将盐铁茶酒等项收为官营,但官营又会造成效率低下积弊丛生。

    特别是明清两代,士大夫官僚以“不与民争利”为号,化为工商阶层代言人,朝廷中枢难以在工商收入上做文章。即使皇帝派出税监矿监,也只会落得“搜刮民财、敲骨吸髓”之名,受到从上到下的一致抵制。

    国家在工商税收上举步维艰,只能在农业税上竭泽而渔,先代大明就是守着“富有四海”的名义活活穷死的。

    传统国家体制无力汲取工商财源,这部分在现代国家作为主要税种的财富流向的便是行会、帮派,以及地方官府的小金库。

    总之一句话,主要落到地头蛇手上去了。

    江湖帮会除了简单粗暴收保护费的手段,也兼有商贸组织和行业工会的功能,一旦成了气候,便是地头蛇。地头蛇的势力大了之后,非但自经营向朝廷官府交税越来越少,还可以在本地镇住场面,对其他工商领域的税收截留。

    如果地头蛇势力强大到能控制一方工商财源的主要流向,在当地便称为大龙头。

    用经济学术语解释的话,大龙头就相当于当地工商界的包税人,只给朝廷官府一个很低的份额,剩下的都进了自己腰包。

    有朝廷名义支撑,各地官府其实最容易成为名正言顺的包税人。如果正官大人经营有方,请来高手担任本地衙役首脑,官府的衙役捕快队伍就形同一家大帮会,成为大龙头后,就能坐地生财,收费大半自用,rì子过得滋润无比。

    不过这并非一劳永逸之事。科举时代的王朝官员都是异地为官,任期有限。地方上的正堂老爷既然经常变动,在衙役班子里成形的“帮会”或者渐渐自发dú lì,或是利用本影响力脱离出去另建新帮。

    如今各地各府老爷上任,幕僚团队里除了必请的钱粮师爷和刑名师爷,广有武林人脉的江湖师爷也必然少不了一个。

    江湖师爷的作用便是接管和强化官府人马在本地江湖界中的发言权,从名门大派那里请来高手镇场,扩展势力,为新官老爷抢上一杯羹,甚或再度成为大龙头。

    许多门派帮会在异地扩张势力,也是借着新官老爷的部属名义,从官家衙门这里伸出触角。

    苏州是天下富地,大势力云织交汇,始终难有一家成为真正的大龙头。最近数十年来,“半城云锦半城兵”,云锦公所、银兵坊与知府衙门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此外还有虎丘寺这个禅林据点,一直维持当地的势力平衡,极力避免苏州出现大龙头。

    现下的三只地头蛇都有深厚背景。狄家父女靠的是天青山庄天字号世家一系的支持。云锦山庄自明清绵延下来,是南方武林道上最公认接受的本地势力。而苏州官府一系也是屡有知府手腕过硬,请来各方高手前来扩张。

    海上玉龙和千里长蛇一役,打开了江南局面。姬家派系在南方势头大涨,竞相扩张,狄家自然便想乘机在本地成为大龙头。

    姬傲剑并不知道今天在给九姐庆贺创拳之外,还有狄庆对本地各家试探之意,借着宣告大宗师的出场坐镇,说不定顺势也让各方承认了银兵坊在苏州的大龙头地位。

    即使啃着馒头苦读百科全书的姬玉雪,也知道今晚意义重大,把自己的幕僚和所有高手都派了过来。

    苏州知府罗洪礼,乃是两榜进士,清流出。他请来的江湖师爷,来历也是非同小可,是修成小三元的内外合一大高手,来自崆峒派八支中的奇兵门,六仪先生袁瀚。

    崆峒派远处西北边陲,却如昆仑、华山一般,反因苦寒环境成为武学磨练的jīng进之地,高手层出不穷,三派都是宗师高手从未断继的一流大派。

    这些西北名门地处偏远,进入中原江南多有不便,派遣门下高手帮助官府势力坐镇当地,就是扩大本门影响力的常用办法之一。

    罗大人带着两名幕僚过来,除了这位六仪先生袁瀚,还有一位是南直隶乡试中得过头名的才子大人白君秀。

    这位白君秀先生,平素一向自命为风流才子,文武双全。他先几代本是武林世家出,后来家风转向举业,又成了书香门第。

    狄庆见到罗知府上门,心中微微一愣。他今rì力邀方十景前来,却没有请罗大人过来,是想让云锦山庄先在苏州武林同道面前认了下风,自家气势大涨之后,官府这边也就无力回天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便能分头击破。

    反正你罗大人是朝廷正官,不属于武林中人,平素和江湖帮会打交道的只是江湖师爷和三班衙役班头。

    谁知这位罗知府十分jīng明,意识到了这次猫拳创门,苏州武林同道云集背后的含义,竟然不请自来。他和方十景如果联成声势,再有虎丘寺的一群和尚策应,只怕今rì还有一些变数。

    既然苏州的父母官已经来了,狄庆也不再多想,拱手道,“老父母亲自登门道贺,江湖儿女喜不自胜。”

    他干干脆脆把罗知府和两位幕僚先生请到方十景的一席之上,也不避讳他们是否串气。

    狄心棠望了姬水镜一眼,低声道,“小镜,多谢你了。”

    她此时才知姬水镜为何一见方十景进门就大大示好,如今方十景承了八小姐一份人,对苏州万户织工有了交代,和罗大人的联气之心就不免淡了几分。

    素锦年却是看得有些眨眼,罗大人是清流主官,四品正堂,居然不能坐到自己这边来,这武林大宗师的派头真是不小。

    罗大人见到和方十景同桌,心下一喜,正打算和他互通声息,却听到带来的白先生哼了一声,“狄馆长,怎么不请罗大人坐到主席之上?”

    这位解元公见到最里的一桌都是一些少年少女,还混着两只小女孩,居然大刺刺地坐着今rì的主位,一方父母主官却要坐在他们下面,成何体统?

    狄庆十分诧异这位白先生居然如此没有眼sè,脸上笑道,“罗大人,这一席是武林大宗师和她的家人,外人不便过去。开席之后,狄某自会在此与罗大人陪酒。”

    罗知府笑道,“不妨,本府与今rì这位大宗师没有亲故,自然不便攀交。”

    他心中有些后悔带白君秀过来了。这白先生文采诗名有着一些,平素作为交际陪品也能派上不少用场,可是对人世故、局势洞察却是半通不通。今rì自己和方十景坐在一起,同声联气抵制狄家成为大龙头才是正经,哪是琢磨计较体统份的时候。

    六仪先生袁瀚说道,“武林大宗师都有朝廷三品荣轶,正一与武当的掌教真人更是二品天师。我们非请而去,自是失礼。”

    他从朝廷品轶的角度上为罗大人巧妙解释了一下,如此便不失颜面。虽然四品清流官员心中对于一品虚轶都不会在乎。

    白君秀仍有些愤愤,他是举人头名,科场明星,同样不在乎封诰品轶的高低,但见到自家大人的脸sè,便不再言语了。

    素锦年这边咦了一声,对姬傲剑道,“小公子,原来你家三姐有三品封诰?”

    姬傲剑低声道,“她刚成为大宗师,还没请到。”

    素锦年道,“进来的这位解元公一副很了不起,看不起人的样子呢。”

    姬傲剑心道,刚才你还不是一样。

    他好奇问道,“素先生,你乡试中举的时候是什么名次?”

    素锦年随口回道,“头名。”

    姬傲剑一呆,好吧,这里一下子就又扎堆了两只解元先生。

    接着又过来了本城一些重要行帮的主要人物,还有一些在群英馆里交流技艺的各家门户的普通高手。

    眼看最外面两桌坐不满人,还空了不少的位置。金发小女孩说道,“小剑,你有认识的人吗,喊两个进来坐到那里。”

    姬傲剑走过去,对狄庆说道,“狄叔叔,小棠姐边的狄三哥救过我的命。”

    狄庆笑了一笑,对外喊道,“强老三,快滚进来,姬公子赏你在厅里喝酒。”

    狄强兴奋不已地奔过来,连连说道,“多谢狄门长,多谢姬公子。”

    狄庆又喊道,“铁狼帮帮主你们几位,这几个月给八小姐办事辛苦了,也一起进来吧。”

    这些人也大喜奔过来,和龙魂帮的舵主坐到一起去了。

    忽然一个满绸缎,像个富态员外的人走了进来,看上去也绝非高手,只有气血四五转的模样,对着姬水镜喊道,“东家。”

    这人是水镜庄苏州分号的掌柜。姬水镜咳了一声,“老陶,你坐到最外面一桌去。”

    水镜庄是江南第一钱庄,分号掌柜自然份不小,虽然不是高手,也能进来。

    姬傲剑想起自己的四百两银票是在他手上开的,便招呼道,“陶掌柜,你好啊。”

    陶掌柜看了他一眼,“姬公子,你上次来存钱不说份,后来害我被东家骂了。”

    姬傲剑尴尬道,“其实我是想存私房钱,不想让八姐知道。”

    陶掌柜摇头道,“小小年纪,攒什么私房钱啊。”

    龙魂帮的舵主都认得他,“陶掌柜,快来这边坐。”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