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天地为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哭了许久,姬傲剑擦了泪水,心中已是一片轻灵。

    他想了一想,问道,“三姐,我还能寻回原来的记忆吗?”

    金发小女孩微笑道,“只需心神增长,自然能回醒前尘。当你成就大宗师之时,复返先天,明心见xìng,自出世之事所经历的一切都能历历在目。”

    姬傲剑好奇,“为什么成为大宗师就能想起前事?”

    金发小女孩道,“道家言气化万物,一切生灵物类皆是秉先天之气而生。重返先天,即是重返本初,过往种种,自能复现。”

    中国文化中的世界观有唯气论,视气为宇宙万物的本源,万事万物的变化发展,也都是气的聚散。即使是开天辟地的神话英雄,合天道的道祖人物,也一样是由气而生。

    姬傲剑点点头,又叹气说,“成为大宗师可太难了。”

    他自问远远比不上六姐,如今六姐复返先天尚是遥遥无期,更何况是自己。

    金发小女孩微笑不语,似乎觉得他志向不够坚定。

    姬傲剑脸上一红,转过话头问道,“三姐,你知道我神游去了,可你怎么知道我是神游到了后世?”

    金发小女孩道,“你有时憋得难受,不就在没人的地方自言自语吗?而且你说话里时不时也冒出一些古怪名词,常常就是一副世间发展尽在心底的得意样子,细心归纳起来也能推论一二。”

    姬傲剑呵呵傻笑了一下,“三姐,你一直在家吗,小苏小艾知道你在吗?”

    金发小女孩道,“她们都不知道。要是知道了,小苏哪会着急救你七天七夜,这事自然扔给我了。”

    少年心中不觉平衡了些,“三姐,那你在家时都睡在哪儿呢?好像家里也从来没发现少过粮米。”

    金发小女孩道,“复返先天之后,每天打坐两个时辰就够了。”

    姬傲剑想起九姐说的话,先天之体确实只要冥想四个小时就能恢复,三姐你就是家中的一只幽灵啊。

    在他眼里由圣女姐姐变成的幽灵姐姐接着道,“后院有几棵大松树,我便是在那上面调息,吃了一年松子。”

    说着居然从怀里抓了一把散发着清香味儿的松子递到他手上。

    姬傲剑一阵无语,眼中的幽灵姐姐又变成了松鼠姐姐。

    松鼠姐姐悠悠说道,“坐于白云苍松,闲看rì升rì落,每天见着你们友和睦,我的心境就圆满了。”

    姬傲剑好奇道,“三姐,你的大宗师意境是什么呢?”

    金发小女孩微笑道,“在家千rì好,在外万事难。我的意境,就是在家。”

    姬傲剑囧了,依靠蹲在家里的感觉也能成就大宗师?宅女果然是无敌的。

    他想起六姐说过,宅女姐姐明年要去欧洲,“三姐,那你远赴西洋帮六姐拿船,可是苦了你了。”

    金发小女孩道,“如何是苦?”

    姬傲剑道,“你要离家那么远,待上很久呢。”

    金发小女孩道,“在泰西,也是在家。”

    姬傲剑不懂。

    三姐道,“天地即是我家。这片天地之下,在何处,都是在家。”

    姬傲剑啊了一声,忽然想起一句名言,“吾心安处,即是家乡。”

    金发小女孩微笑点头,“我神游之时,虽然斩魔除邪,登上神位,但心中总有挂碍,未能圆满。直至神游醒来后,回到这方天地,顿觉在家中,由此看到了复返先天的心境之路。”

    姬傲剑明白了,这位圣女姐姐的在家意境,是以天地为家,根本不是什么家里蹲。

    难怪她的眼神如此圣洁温和,只因心中将整个世界都看成自己的家,自然望向什么都是亲切之意。

    只听三姐说道,“这次去欧洲,我打算带小灵一起过去。”

    姬傲剑咦了一声,“这是为何?”

    金发小女孩道,“阿瓦隆。”

    姬傲剑有些明白了,“三姐,你是想得到阿瓦隆的武典?”

    小灵猫的天生道体,正是欧洲武学圣地需要的传人。

    金发小女孩道,“不完全如此,欧洲诸国正在讨好阿瓦隆,谁能发现jīng灵国度的传人就是立下大功。我们以此去打交道,可以为开回战船行些方便。”

    姬傲剑想,你是要把九姐当筹码啊,把她卖了一遍又卖一遍又卖一遍,在欧洲一圈卖完了,船就一艘艘开回来了。

    他想到这里,不觉失口道,“三姐,一个九姐够你卖么?”

    金发小女孩道,“还有我呢。”

    姬傲剑奇道,“你?”

    金发小女孩微微一笑,耳尖忽然一颤,在他眼中一点一点地变得细长。

    姬傲剑大大吃惊了,“三姐,你也是先天道体吗?”

    金发小女孩道,“我不是先天道体。但我在四七之前回返先天,接上先天之气,所以与其他大宗师不同,最为接近先天道体。”

    姬傲剑似有所悟,“所以三姐你变得这么小了?”

    金发小女孩道,“这是二次重生,脱胎换骨。”

    姬傲剑想,原来你也可以去冒充先天道体,有了两只阿瓦隆传人,果然更方便多番交易了。

    只是两位姐姐虽然本事不小,三姐更是大宗师。但此去欧洲,是要与当世最强的工业化诸国周旋,何况那里也有遍地的高手宗师,姬傲剑只觉得心中升起了一片灰沉沉的雾霾。

    要拿回那十二艘一级战列舰真是难啊。

    金发小女孩看出他心中所想,微笑道,“小灵已经十八岁了,比你还大。大家如果一直当她是小孩子,她自己多少也会受到这种想法的影响,心智就难以成长。”

    姬傲剑点了点头。

    这次欧洲之行,为龙魂帮拿回战列舰船队,不仅关系到华夏与欧洲列强之间的海战胜负,也关系到六姐成就大宗师心境。三姐虽然言谈从容,但其后的艰难险阻实是如山如峦,不得不想尽一切手段来筹谋。

    金发小女孩道,“而且,我现下在中华武林,风险也大,去欧洲正好也躲躲风头。”

    姬傲剑问道,“三姐,你现下真的是战力倒退,会被其他大宗师扼杀吗?”

    圣典小姐现下这副形象传入其他大宗师耳中,最有潜力的未来大宗师目下处于最虚弱的状态,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金发小女孩道,“有大姐二姐的牵制,其他大宗师未必敢动我的主意,我担心的倒是自家失火。”

    姬傲剑大奇,“自家?”

    金发小女孩道,“二姐现在还不是大宗师,她每年都会去找大姐挑战。”

    姬傲剑道,“她是找大宗师过招,来磨练自己吗?”

    金发小女孩道,“并非磨练,就是生死之战。”

    姬傲剑顿时一呆。

    三姐说道,“二姐把大姐看成是一生中最大的对手,她要成就大宗师的心境,斩杀大姐之后就能得到。不过,虽然每次二姐都是带着必杀之心去战大姐,大姐总能让这一场平安打完。”

    姬傲剑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我家还有这么危险的内部忧患。

    金发小女孩道,“我这样子要是落入二姐耳中,她要是念头一转,觉得本小姐是个不错的替代品,既有大宗师的境界,现下战力又差得可怜,正好过来杀妹证道,本小姐就大事不妙了。”

    姬傲剑大惊道,“二姐怎么可以这样做啊,你是她妹妹啊!”

    金发小女孩一本正经道,“大道之前,还管什么姐妹呀。”

    她又调皮地揉了揉小鼻子,“所以我上半年成就大宗师后,没敢宣布,也是为了躲着她呢。每年入冬之时,二姐必然闭关,绝不外出。我也赶紧这时候露面,帮小雪收拾局面。等到来年开chūn之前,本小姐脚底抹油,已经去了欧洲,就不怕这个杀星打我的主意了。”

    姬傲剑苦笑道,“咳咳。”

    金发小女孩笑了一笑,“本小姐成就的是二次重生的先天大宗师,颇有前途,可不想就这么夭折了。”

    姬傲剑想,什么颇有前途,分明是超有前途。三姐你赶紧去欧洲吧,千万别发生祸起萧墙,姐妹相残之事。

    金发小女孩又说道,“小剑,你不记得前事了。我给你提个醒,咱家里有几对死对头,水火不能相容,见面必打。你以后千万别在她们碰面的时候过去,能不让她们碰面就更好了。”

    姬傲剑一呆,“都有些什么死对头?”

    金发小女孩道,“很好记的,大姐和二姐,我和老四,五妹和六妹,七妹和八妹。”

    姬傲剑苦着脸道,“你们为什么不和?”

    心想圣女姐姐你这么好的人,怎么也会和别人成为死对头啊。

    金发小女孩道,“二姐练剑的心境是要斩尽前方道路一切阻碍,大姐自小到大武功修为一直在她前面,于是自然就成了她的‘阻碍’。我和老四是心境不合,我是视天地为家,她是要灭世成道,我见了她就觉得她是大魔王,她见了我也是两眼放光,咱们自然是要打的。五妹和六妹是武道意境不和,一个是火山,一个是冰山,没办法,让她们打吧。”

    她停了一停,“至于七妹和八妹,我觉得她俩纯属跟风,东施效颦,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

    姬傲剑听了这最后一句,眼前一晕,险些栽倒。

    三姐一本正经嘱咐道,“你和小灵可不能跟风。”

    姬傲剑苦笑道,“三姐你放心,我对九姐只有护之意。”

    金发小女孩想了一想,忽然又拍手笑道,“如今老四一年多是真没消息了,闭关冲击大宗师多半失败了,人间从此少了个祸害。”

    姬傲剑紧张道,“四姐是在神游太虚,灭世去了吗?”

    金发小女孩道,“不错,她想去的地方我都知道,要灭那儿根本是不可能的,心境不能挣脱,就一辈子困在那儿吧。”

    姬傲剑道,“那是什么厉害的世界?”

    虽然这个世界逃过了一劫,但是四姐就回不来了,感觉好像还是四姐更重要一点。

    金发小女孩道,“无间地狱。”

    姬傲剑一愣,这种世界灭了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啊。

    金发小女孩道,“她沉沦于无间地狱,永世为魔,对她来说是大好事啊。”

    姬傲剑道,“如果四姐真的从地狱中回来了呢?”

    金发小女孩叹道,“人间从此便会降临一位修罗王。”

    两人沉默了一会。三姐说道,“小剑,我给你讲讲你小时候的事,说不定能助你想起前事。”

    姬傲剑点了点头,便听三姐一点一点地讲起。

    他越听越是苦脸,原来自己小时候,xìng子很是软弱,被这些姐姐各种欺负调戏,心中早就觉得她们个个都是恶魔。

    这些被折磨的过去经历,在姬傲剑现下失去记忆、带有一些旁观的心态看来,也不失为一些趣事。但可想而见,自小在其中成长起来的姬少爷,必然是感觉童年生活充满yīn影。

    自己神游之后忘记前事,说不定也是因为不想再面对这些悲惨遭遇。

    刚刚在门外的时候,姬傲剑已重新领教了八姐的调戏手段。而且在她口中,大姐都带头喊“十妹”了,可想而见,必然是上行下效,蔚然成风。

    就连眼前这么温和有的圣女姐姐,当年对自己也有过一些恶作剧。

    金发小女孩说着说着,见弟弟的脸sè越来越糟糕,饶她是大宗师心境,也不由得有些尴尬起来,“这个,小剑,谁都有年少荒唐的时候,你别见怪。”

    姬傲剑苦笑了一下,正要说话。忽见三姐脸sè一变,手上的衣袖向后挥出,顿时将后面偷偷潜过来的一条人影卷起扔出,喝道,“小镜,我不是说了你没把书看完不许进来吗?”

    姬水镜这次被她扔成倒栽葱重重落到地面,全骨头好像都被摔断了,瘫在地下哼哼着回答,“三姐,时辰快到了,小棠她爹喊我们去群英馆赴宴,给小灵庆贺创拳。”

    姬傲剑见八姐这次被摔得格外惨的样子,低声道,“三姐,你把八姐扔得太重了吧?”

    金发小女孩恨恨道,“这死丫头从昨天到现在,偷偷摸上来想抱我已有十五次了,真是烦不胜烦。”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