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蝴蝶晓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推开后院之门,四下静谧,金发小女孩正坐在树下,长长的秀发垂到地面,温和亲切的目光望向进来的少年。

    姬傲剑走到她前,低声道,“三姐。”

    大宗师姐姐点了点头,道,“坐下吧。”

    姬傲剑在她对面坐下,金发小女孩道,“小剑,你去了你六姐那里,有什么感觉?”

    仔细想了一想,姬傲剑回答道,“中层太弱,幕僚太傻。”

    心中又加了一句,帮主呆萌。

    金发小女孩笑了,“一流高手自己就能建起不小的势力,岂是容易投效网罗的。小雪出来才几年,还没能从上到下建起稳固的根基,难以与那些几十上百年大势力的底蕴相比。”

    她悠悠说道,“希望这一次打开局面之后,能多收到一些合用的人手吧。她那十二艘战舰到手,总不能一条船上都分不到一名高手掌管。”

    姬傲剑想了想,与龙魂帮的声势相比,目下的高手阵容实在是过于薄弱了。过去的龙魂帮或许有更多的高手,但桀骜难驯,反成阻力,被帮主大人铁腕清洗掉了。

    金发小女孩道,“你这几位建帮立业的姐姐,都是靠着自己撑住大半边天。只要她们一倒,底下的势力就冰消瓦解。东南又是大宗师的空白之地,大明卫没什么顾忌,他们今年南下扫,想肃清六妹八妹在南方的势力,明年武林盟大会换盟主之时,大姐自然是声势大跌。”

    姬傲剑道,“那少林武当,也是默认大明卫的行动吧?”

    金发小女孩点头,“我家近些年崛起太快,已有武林顶级势力的气象,这自然动摇了三十年来原本的稳定场面,冲击了诸大门派的利益格局。有大宗师的几家顶级势力,当然乐见我家受些挫折,也默许纵容部分外门旁系去与大明卫合作。”

    这些外门旁系,能相助大明卫成功最好,就是不成功,花些代价也能切割出去。对于后台大势力来说,需要的是在幕后做一些让步,而不至于明面撕破脸皮。

    大宗师直接所属的门派,不会在武林中正面摆出水火不容的姿态,否则就非得硬着头皮打全面之战了。

    姬傲剑想了想,“千里长蛇来江南扫我家,三姐你是等蛇出洞,把他打个粉碎骨,这样我们就能在南方势力大增了。”

    大宗师是一张天牌,直接就能将他吓走。但这张天牌却没有过早暴露,想的是吃光千里长蛇和他的依附势力,在南方立威。

    千里长蛇来到南方当然会有初步试探,贺chūn数次派遣死心归附的党羽欺凌天青山庄的姬家少爷,圣典小姐毫不露出声sè,对于几家探路势力都不回应,任凭外界认为姬家软弱,任凭武林中人蠢蠢yù动,任凭大明卫借势纠集越来越多的投机高手。

    飞得越高,跌得越重。大明卫对龙魂帮全面行动之时,就是三小姐在江南全面收获之时。千里长蛇的血,铺开了姬家势力在南方的又一轮扩张之路。

    金发小女孩道,“小剑你已经明白了。这次让你遇上这么大的风险,你有没有恨三姐呢?”

    天青山庄是试探点,是风向标。这次两方对局,姬少爷成了大明卫示压示威的记号,一不小心就会人死覆。

    姬傲剑摇头道,“八姐有必死之心,六姐在以一敌百,小棠姐差点和雁掌门同归于尽。我为什么要被你安安全全地保护在后方?三姐,你是在帮我成长。不去直面风险压力,哪有我这一年的发奋,哪会现在就成就小三元?”

    金发小女孩叹道,“小剑你神游归来后,确实是大不一样了。我在你神游醒来后没立刻告诉你,是想看看你的表现和以前有什么不同,这一年来你真是让我有些不敢相信了。”

    姬傲剑心中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三姐,你之前说我这次神游有些不同?”

    金发小女孩看通人心的目光直直传来,一字一字如雷光电闪,“你神游归来,还有神游的印象,却忘了自己原来的记忆。所以你一直认为自己是附夺舍的外人,不是原来的小剑,是不是?”

    姬傲剑全剧震,眼中满是惊意。

    他早有预感这位为大宗师的三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形,但当她全然说出来的时候,依然满心恐慌。

    不知不觉,汗水已是淋漓了一

    金发小女孩叹了一声,眼中温和如故,“我都这样说了,你还怕什么呢?”

    姬傲剑想起她的话语里已经给自己做了解释,深深呼吸了几下,坦然道,“三姐,即使你这样说,我还是没法觉得我就是你原来的弟弟。”

    金发小女孩点头道,“确实,你忘了原事,却记住了神游之中的事,自然会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人。”

    姬傲剑低声道,“三姐,你为什么认定我还是你原来的弟弟呢?”

    金发小女孩眼神变得一片空灵,悠悠道,“庄周晓梦化蝴蝶,他梦中化蝶归来,若忘了前事,是被蝴蝶附了吗?”

    chūn秋先贤庄子,曾在梦中变为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忘记了自己原来是人,醒来后才发觉自己仍然是庄子。究竟是庄子在梦中变为蝴蝶,还是蝴蝶在梦中变为庄子?

    姬傲剑道,“人怎么会被蝴蝶附呢?”

    就算一个人失去记忆,又以为自己是蝴蝶,是猫狗,那只是叫jīng神错乱。

    金发小女孩道,“现世之中,鬼神不显。夺魂附体,和蝴蝶附一样,即使是神仙也做不到。”

    姬傲剑沉默了一会儿,“难道不会有特例吗?”

    金发小女孩道,“若有漏洞,我现在便是神明。”

    姬傲剑愣住了,呆呆望向三姐。

    金发小女孩凝目看着他,缓缓道,“我神游去的所在,曾在那里成就神位,永生不朽。”

    姬傲剑被她的话吓住了,心中完全不敢相信,“三姐,你成仙了?”

    金发小女孩淡淡道,“我说自己成神成仙,若是别人看来,自然觉得我是在说梦话,不过是梦里的一场妄事。”

    姬傲剑想,我也觉得是妄事啊。

    金发小女孩道,“我神游一梦,虽不能在现世使出彼界的法力,但我记得所去世界的语言文字、百科工艺、典章制度、风俗历史,后来还笔录记载下来三百卷。你说,我这一去是虚妄么?”

    姬傲剑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完全不可思议。

    金发小女孩又道,“小剑,你神游去的世界,可有现世根本想象不到的事物与知识?”

    姬傲剑点头,“有,凡人可以飞天入地。”金发小女孩道,“你认为自己神游去的那方世界是虚妄吗?”

    姬傲剑立刻道,“当然不是。”

    金发小女孩微笑道,“你神游去的世界,凡人也能飞天入地。我神游去的世界,成神成仙又何足为异?”

    姬傲剑心中猛然一震,再也说不出话来。

    良久之后,他问道,“三姐,如果你已经真是在彼界登上神位了,为何在现世还只能是凡人呢?”

    金发小女孩道,“仙力神力,只不过是己适应世界后,此界渐渐许你使用的一种力量,和常人使用工具也没有什么不同。现世不容鬼神显化,我自然只能是凡人。”

    姬傲剑喃喃道,“适应世界?”

    金发小女孩道,“你可以把适应这个词换成是修炼。任何修炼,学武也好,修道也好,都只是学习二字。认真学习,天天向上,有的世界可以成为神仙,有的世界可以成为魔王。”

    姬傲剑点了点头。

    金发小女孩道,“所以此界是凡人,或许在彼界就能是仙人,又彼界就是蝴蝶。仙凡神魔,众生万灵,本是一体。”

    姬傲剑道,“那有什么是不变的吗?”

    金发小女孩道,“行事为人,xìng如一,本心不变。”

    姬傲剑道,“三姐,你先前说我神游回来后,行事为人有变化了。”

    金发小女孩道,“这是因为你在神游中成长了。我在神游阅历之后,心境当然也和之前不同了。”

    姬傲剑心中有些尴尬,自己后世也不过是个宅男大学生,哪有什么成长,和眼前这位拯救世界的圣女姐姐根本不能比啊。

    他心中反复思索许久,忽然又问,“三姐,你说现世鬼神不能显化,难道神游太虚不是神魂出行吗?”

    金发小女孩道,“神游太虚,是与万方妙地的他人灵台互映,同历红尘,神魂不出己。”

    姬傲剑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金发小女孩眼中光华流转,“现下我在现世已醒,而彼方的那位神明依然长存。你也神游到过二百年之后,你觉得自己是后世之人来到这里,但后世的‘你’其实还在。”

    姬傲剑一呆,莫非这神游只是与彼方世界一人的灵魂之间,跨越无数时空的量子共振、信息互递,两边之人各自还在?

    想来也是,圣女姐姐一梦之间就去了异界几十年,拯救了世界。如果神魂真是穿越了无数光年,到达宇宙遥远彼方的一个世界再回来,这需要多大的能量啊。

    金发小女孩道,“人为万物灵长,魂极是jīng密。神魂与体魄不能相合,就是魂魄紊乱,必有排斥。即使在鬼神世界,修行大能行夺舍之事,十之七八就有死道消的风险,即便侥幸成功,修为心境也会剧退,从此庸庸碌碌。要想不受原反斥,非得元神真仙不可,你那后世灵台所映之人,也不过是个凡人,如何有这般本事来这鬼神不容的世界夺舍?”

    姬傲剑问道,“元神仙人的夺舍,是什么样子呢?”

    三姐道,“元神仙人有元神化之能,能以天地元气直接化出原,不需夺舍。即使附,也是把所附之人的体化成己。比如一位妖仙元神,附上某人体,便会渐渐将这具体化为他原本的妖。”

    姬傲剑点了点头。

    金发小女孩道,“唯有魂同一,才能心境通明。十六岁成就武学意境,这对魂相容来说,是天大的难事,你如果不是原来的小剑,根本就不可能jīng气神相合,成就小三元。”

    姬傲剑眼睛陡然睁得老大,这是一条万万没有想到的证明,在他脑中轰了个彻底。

    武道心境的达成,是神与意合、意与合的艰难过程,对于普通人来说那是万难。自己神游后半年内就达成了三象归元,要不是原装货,如何能做得到?

    他迟疑道,“三姐,那我为什么会忘去前事呢?”

    金发小女孩道,“小剑,你被原剑空所伤的那次,心中绝望悔恨,否定了自己的原来。所以你神游复醒之后打不开原来的记xìng。”

    姬傲剑愕然,原来是这个原因,我是记忆自我封闭了?

    只听三姐问道,“昨rì你为何愿为你九姐去挡火铳?”

    姬傲剑不假思索道,“她是我姐姐。”

    话一出口,姬傲剑突然愣住。

    金发小女孩微笑道,“这就是你的本心,你还是原来的小剑。”

    姬傲剑看着她温和的笑容,心头似乎有一点灵光闪过。

    金发小女孩道,“小苏在你面前被人用剑刺过,小艾在你眼前练过头悬利刃,小灵曾经当你的面被人打包抓走。这些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受?”

    姬傲剑慢慢道,“心痛无比,恨不得以相代。”

    金发小女孩道,“你神游前后,每次遇险时,在我心中也是一样。”

    姬傲剑声音哽咽起来,“三姐,在你知道我忘了原事之后也这样?”

    金发小女孩点头道,“都是一样的,见你遇险时,就心痛如绞。”

    她从地下站起来,伸开一双小手道,“欢迎回来,小剑。”

    姬傲剑再也忍不住满眼的泪水,跪倒在三姐的面前,在她怀里哭成一团。

    这一年来时常辗转反侧,心中忧惶。眼前这位温和亲切的小女孩姐姐,真是有如圣女一般,将自己心头的沉重负担一扫而空,只觉得如同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暴风雨中的蝴蝶回到了巢。

    只有这位同样有着神游经历的圣女姐姐,才能开导他相信自己就是这副体的原来之人。少年心神之中能清清楚楚感受到,三姐真真正正认定自己就是她的弟弟。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