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寂寞如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十一月初二。

    这个rì子处于小雪与大雪节气之间,姬玉雪对这个时节十分满意。

    武学修为到了宗师境界,心神便能自然感应天地**,体察rì月时节。

    天地**是方向感,不管是在茫茫大海,还是是无垠戈壁,随意一站,便能知晓东南西北。

    因此姬玉雪在海上,即使没有携带罗盘,也能让座船沿着正确的航线行驶,有如候鸟指路一般。

    这正如她的五姐姬烈烟带着马队驼伍,从不会在浩瀚的草原大漠上迷失方向。

    当初姬玉雪的船队在南洋被英国炮船打得全军覆没,她落海之后,仅靠着一截断裂的桅杆,便带着八妹姬水镜泅上海岸。

    宗师心境不仅对空间天然把握,对于时令的感应也十分jīng准。

    姬玉雪不用翻阅黄历,也能知道今天是一年当中的哪一天。不用去看rì晷漏壶,也能知道此刻是几时几分。

    宗师心神,就有如一座天地钟,长挂心间。

    十一月初二这rì的清晨,她只一人,跟着两名大明卫的千户,来到了虎丘。

    虎丘占地虽仅三百余亩,山高仅十多丈,却素来被称为“江左丘壑之表”,绝岩耸壑,气象万千。

    入冬时节,满目萧瑟,枯叶与鸦声之中,山间传出阵阵杀气。

    古时戎马倥偬的名将,心神极为jǐng觉,征战在外,见到山谷后隐有杀气,便知道埋有伏兵。

    对于姬玉雪的宗师心境来说,这些杀气虽然微弱,却有如毫不遮掩地摊在面前。

    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随着两名千户,往虎丘山中行去。

    纵然这里藏有千军万马,她既然来了,便不会退走。

    姬玉雪素来沉默少语,行动却十分果决,这也正是龙魂帮的风格。

    海盗团伙习惯于杀烧劫掠,无论中西,都是最没有底线的一群人。

    但姬玉雪自建立龙魂帮后,一直以重规整肃手下。她公正严明,赏罚无私,吃穿用度与普通帮众丝毫无别,龙魂帮的风纪和战斗力跃然而上,由此一步步成为中华海上第一帮会。

    龙魂帮在海上抢的是外国人的生意,护的是中华子民的场子。南洋一带,凡有中国移民之地,便是龙魂帮与诸国海盗争斗的场所。

    在姬玉雪的强硬手腕下,龙魂帮被打造成一架jīng准严密的战争机器,rìrì都在壮大,碾碎了一个又一个对手。在东南沿海百姓和南洋华人的心中,龙魂帮就是不可战胜的代名词,海上玉龙就是碧波惊涛之中的第一战神。

    但是龙魂帮的帮众却从来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女子帮主图的是什么。她就好像是为海战而生,只知道打败海上的一个个对手,却从没有给自己留下分毫收益。

    姬玉雪自己非常清楚,组建龙魂帮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磨练心境。

    打遍全天下的海盗,打败全世界的海军。到了那一刻,无敌的心境便由此而生,大宗师的门槛举步就可以轻轻跨过。

    无敌有很多种含义,可以是武功无敌,可以是用兵无敌,可以是下棋无敌,可以是养花无敌。

    当然也可以是海上无敌。

    如果是在三百年前,龙魂帮成为中华最强的海上帮会,自然也就是天下最强的海上帮会。

    但是大航海时代的到来,让中西两个世界发生了碰撞。姬玉雪发现中国最强的武装船队,在欧洲海军强国面前基本不堪一击。

    既然传统的船队不能战胜西方人,那么就一切按照欧洲的方式再来一次。

    姬玉雪没有忧惧,没有懊恼,只是更加地兴奋期待。

    这种心,就如同自的武学走到尽头时,却忽然看见远方还有一片崭新的武学新天地。

    组建一支在欧洲来说也算是最为强大的海军舰队,这就是姬玉雪要龙魂帮达到的新境界。

    为了这个目标,她清洗了帮中最为累赘守旧的一批老人,投入了这些年经营的全部财富,收罗了对海战和时局最为向往的开明之士,还要建设一座坚固完备的海军港口基地。

    当龙魂帮的新舰队轰碎这寰宇之间最强海军国家的舰队之时,天地间就有一位新的大宗师诞生。

    姬玉雪给自己找到的就是这样一条在海洋之上战胜所有敌人的道路,到了无敌的时候,自会寂寞。

    海上玉龙,寂寞如雪。

    辰时六刻,海上玉龙来到了虎丘寺山门之外。

    这里有两排人马在等候,前一后六。人人jīng气充溢,眼神明亮,皆是一流高手。

    当前一人,个子很高。姬玉雪的材和普通男子相当,这人比姬玉雪还要高出一个头。

    他脸上生着三角眼、倒吊眉,史书上称“目三角有棱”,是刑杀之相。

    见到这副足可以将小孩吓哭的丑容,姬雨雪脸上却没有什么厌恶之,淡淡说道,“贺副使,有什么道儿就划下来吧。”

    这人正是大明卫副指挥使千里长蛇贺chūn,手中的一字长蛇棍至少灭杀压服过十个以上的有名武林门户。

    他与后之人也一起向海上玉龙看来。眼前的少女风姿绰约,一头飘洒的银发与白衣交映,气度有如海上踏波而来的仙子。虽然眉目之间如霜似冰,却因此更感受到那冻彻入骨侵彻入髓的美丽。

    贺chūn打量着立在眼前的银发绝sè少女,心中略有激动,今天这一役,便是千里长蛇吞下海上玉龙。

    蛇吞龙,听上去似乎是自不量力。但自己准备得如此充分,一定能够消化得下。

    他想到眼前如此美丽的人儿即将凋零,不由心愉悦,便挤出一个笑容,“玉帮主,我后的这六位,先向你介绍一下。”

    大明卫明面上的高手中,有十四千户,俱是一流高手。但他们大多来历神秘,不是有根有底的人士。

    只因大明卫专门为朝廷清除武林中的“刺头”势力,江湖人对他们十分反感。武林中有清正家的人物,都不愿意加入大明卫,至少在明面上不愿坦露。

    特别是有正本根源的一流高手,都是在本地享有声誉的武林名宿,岂会公然成为大明卫的一员。

    因此大明卫明面上拥有的高手,除了自己培养的一部分,多是来自武林界的边缘人物。如在门派中不得志的、家门中落的、原本世孤零的、犯过要害案子的……

    但大明卫毕竟有朝廷支持,势力庞大,收买和投靠过来的武林中人不在少数。有一些武人暗中领着大明卫的职司头衔,在武林中为大明卫张目助势,如九头狮子陈虹,便是一名暗千户。

    现下大明卫的十四千户,按照武功特点,江湖上称为天地双鬼、三才真人、四相金刚、五行郎君。

    贺chūn带到江南来的四名千户,就是四相金刚。分别是青龙剑周龙、白虎刀郑虎,朱雀枪朱杰,玄武斧杜武。

    这些名字多半不是本名,但他们根源模糊,原名是什么也不重要了。

    据说四相金刚配合默契,联手结阵相斗,可以困住一名十二重楼和小三元内外合一的武学大高手。

    这四人的报姬玉雪本已知道,眼光飘向了另外四人。

    贺chūn呵呵一笑,“玉帮主,我这四名手下号称四相金刚,只因他们的武学渊源都来自于佛门外家功夫。而另外这四位掌门老师也是少林外家流派,因此就亲近起来了。”

    他指着另外四人介绍道,“皖北狮吼门的掌门陈老师,福建五虎门掌门彭老师,广东黑虎门掌门苏老师,江西风雷豹门掌门谭老师。”

    这广东黑虎门和苏州黑虎门虽是同名,却不是同一分支。只因像虎拳这样的大拳种流派繁多,在中华各地开枝散叶,能想起来的名sè就那么几个,很容易重复。

    姬玉雪名声震于东南沿海,对几位当地武学高手的名号也心中有数,凝目看了他们一眼,“几位老师近rì是否带队在群英馆里挑我九妹的擂台?”

    有三位掌门脸sè一红,九头狮子陈虹回话道,“令妹虽然年幼,却能自创拳法,真乃武林奇才。由其妹而知其姐,所以我等仰慕帮主武功,特意前来请帮主指点。”

    贺chūn接过话头说道,“玉帮主,在山门外谈事不是个正经。这虎丘寺是苏州名胜,我们进去寻一间静室,坐下品茗细说。”

    姬玉雪往寺内看了一眼,此刻大门还未打开,围墙之后,琉璃瓦檐重重叠叠,一座斜斜的七层高塔十分引人注目。

    无可无不可地说道,“进去便是。”

    贺chūn一使眼sè,给姬玉雪带路过来的两个千户便上前敲击寺门。

    敲了半天,大门之后没有任何动静。

    贺chūn皱起眉头,喝道,“广隆方丈,贺某前来向宝刹拜礼,还望大开山门。”

    寺内传出一个如同隆隆雷响的声音,不愧法号叫做广隆,“贺施主,今rì东南禅林在此聚众说经,本寺不便受扰,山门暂封一天,请施主海涵。”

    贺chūn惊疑了一下,旋即又道,“方丈,我准备了很多香火钱来的,不要辜负了我们一番向佛之心。”

    广隆叹道,“贺施主,今rì实在是不便开门,你下次再带香火钱来吧。”

    贺chūn想,你这和尚真是木鱼脑袋,今天不开门,我以后还给你送什么香火钱。

    “广隆方丈,你请南少林的玄德大师过来,贺某有话要对他说。”

    只听广隆说道,“玄德大师过来也是一样,这山门封闭一rì,是玄德大师下的吩咐。”

    贺chūn不解道,“禅林说经法会也没有拒绝香客上门的道理,玄德大师怎会有这样的意思?”

    广隆叹道,“这倒不是玄德大师的意思。今rì有灵台大居士上门,要本寺关闭一rì,专与玄德大师谈禅。”

    贺chūn大吃一惊,“有大宗师上门?他究竟要做什么?”

    广隆道,“老衲已经说了,大居士要本寺今rì闭门,专心和玄德大师谈禅。”

    贺chūn想了想,问道,“大宗师今rì不出来么?”

    广隆道,“大居士有言,今rì只参谈佛理,不理俗务。”

    贺chūn点了点头,“方丈,刚才多有打扰了。”

    他回头对姬玉雪道,“玉帮主,既然虎丘寺今rì不开山门,我们便在外面商谈。”

    陈虹忍不住问,“贺副使,怎么会有大宗师入寺,他冲着谁来?”

    贺chūn道,“不冲着谁来,与你我无关。”

    陈虹道,“大宗师不能对宗师以下人物出手,为什么不能进寺?”

    贺chūn摇头道,“大宗师不能无缘无故出手,但可以先立下规矩。这位大宗师既然已经不许今天开门,谁要是进去,就是坏了他的规矩。我们只要不进寺门,就和大宗师无关。”

    他看了看姬玉雪一眼,心中忽然更加火。不管里面的“大宗师”是哪一位,自己当着她的面碾碎海上玉龙,想来这位“大宗师”的心一定会变得很有意思。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