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锻锤剑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什么是意境?

    这世间不管是战场厮杀还是竞技比武,高手人物常常会有状态爆发的时刻,此时气势如虹,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关云长于万人阵中突击而入斩颜良,赵子龙长坂坡上七进七出救少主。

    这便是jīng气神结为一体,状态完美,神勇发挥的表现。

    状态一上来,谁也挡不住。

    武道上的内家高手,尤重心境磨练,将心态气势与武学功底融为一体,就能生出jīng气神协调一致的三象归元意境。

    进入意境之后,便能保持巅峰状态,充分发挥战力,甚至还常常有超越一般水准的表现。

    但小三元的意境,并非全然一致。

    如果说自心所悟的意境有如名家大师一气呵成的字画,神韵流动,浑然天成。

    那么仿照前人而来的意境,便是对于名作的临摹之品,尽管惟妙惟肖,终究只是赝品。

    黄枫的小三元,严格参照本家先祖“秋高望远,黄叶遍地”的意境修炼而成,缺乏自己的体悟。

    所以他在江湖上的称号是秋风扫落叶,他的父亲和爷爷也是秋风扫落叶。只因他们的意境欠缺自己的灵魂,只是在单一重复先祖的意境,所以一个称号就可以流传下去,代代使用,倒也简单省事。

    仿照前人意境较为简单,这样达成的小三元门槛也不高,并不需要透彻掌握武道至理。

    然而,只有对于武道有了自己的深刻理解,从而将jīng气神完美调和的三象归元,才能注入灵魂生命,才会呈现出蓬勃盎然的生机元气,才能将九转气血渐渐练上十二重楼,才有望打开进入宗师之境的武学大门。

    在武道上不求甚解,临摹前人而勉强得来的意境,虽然对于战力的发挥有一定帮助,但要想冲开前方的武学之路,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这世上即便出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资质,靠着摹仿意境练出的战力不弱于宗师高手,但这也远远不是他自己能真正走到的武学尽头。

    当今时代乃武学盛世,前代的宗师名家流传下的武学经验心得数不胜数,名门世家的后人,往往可以在武理粗浅的基础上,勉强仿出前人意境,算得上是一流高手。

    然后他们因为把前人的“意境”练了出来,自觉就是做到了本门的武学传承,功夫已经练到家了。

    却不知道武学造诣永无止境,练武之人应当不断探索武学至理。意境只是对于武理掌握程度的一种表现,是末节而不是根本。

    许多一流高手便是以仿出前人意境为满足,终陷入这一瓶颈,难以再进。

    而黄枫就是这样的劣等一流高手。

    他在场上已经被姬傲剑从战成平手到反取主动,心中暗惊。

    黄庄主敛神专注,默运自家心法,将心神渐渐浸入了秋叶山庄的“秋高望远、黄叶遍地”的武学意境。

    姬傲剑立时觉得对手的刀法更加犀利起来,本来黄枫每一刀之间的力度略有不同,有些轻重起伏,现下刀刀都有一种发挥到尽善尽美的感觉,刀势之间还隐隐有一种要掌控局面的节奏。

    秋风扫落叶这门武学,在意境上着重于大势,黄枫虽然武学造诣不如姬傲剑。但进入意境后,心神灵觉大增,对于局面的把握能力也自然而然增强了。

    姬水镜却是对已陷入下风的姬傲剑大加赞叹,“黄枫进入状态了,都没能立刻拿下小剑。可见我家小剑在武道造诣上,已经是大大胜过普通的一流高手。”

    狄心棠道,“嗯,小剑进入意境后,说不定这场还能赢下呢。对了,他练成的那意境叫啥来着,蒸汽意境?”

    姬水镜道,“听说蒸汽锅炉是洋人在挖煤矿坑里作为水泵抽水,这意境有点粗浅啊。”

    狄心棠道,“也不能如此说,前辈宗师高手有在rì常农活里领悟出高深意境。挖煤不止,生命不息,我觉得这意境也不错啊。”

    姬傲剑被压了一阵下风,开始默默体察起自己的心跳脉搏。

    心脏是个泵机,不断地一次一次起搏,驱动全的气血在体内行走,一旦心脏停止跳动,人便死了。

    人的心脏一生中大约要跳三十亿次,这是脏器的功能极限,改变不得。即使是先天大宗师,也只是将平常心跳降低到每分十次以下,才能得到常人的两倍寿命。

    心脏如此强劲,跳动始终不歇,古人很早就知道,脉搏有时可以作为一种节奏工具来测量时间。

    在姬傲剑的眼里,心脏就是一台蒸汽机,心脏跳动之时传送的这份动力,可不止是催动气血,还能用在自己的发劲之上。

    “当”地一声,黄枫陡然觉得对方剑上传来一道巨力,震得自己刀势一晃。

    他满心惊讶,这小子的力气怎么会变得这么大,难道他有叠加发劲的武学技巧?

    但这类技巧,使用起来大费周章,如今双方刀速不相上下,他哪有机会来叠加发劲?

    刀剑相击之声又一次传来,姬傲剑又震得他刀势不稳。

    这一次的蒸汽意境,姬傲剑便是以心脏为蒸汽机,以发劲为空气锻锤,借着心脉起跳时的节奏,将心力连同上的劲道,一起压了过来。

    这个举动十分冒险,固然借着心脏起跳的力量能让出劲更是强大,但随后心脏一缩之时自己也是全无力。

    但是姬傲剑已经看穿了黄枫的武功节奏,凭对手的刀法造诣,根本无法抓住自己无力时的空隙。

    只要对手不能抓住你的漏洞,那就不是漏洞。就如同对手无法在你失去平衡时追击,你就可以合猛扑,不必死守下盘。

    姬傲剑长剑有如锻锤,与化蒸汽动力的心跳同步,一剑一剑重重劈来,剑势去路让黄枫无处躲闪,只能招招硬接。

    秋风扫落叶刀法善于化解对手武功路数,但姬傲剑完全是一派野蛮劈法,剑剑虽如秋天落叶一般密集落下,却沉重有如铁块,岂是秋风所能扫得动的。

    他心中明亮,对手的死意境,只要运用得当,用死法子就可以破解。

    蒸汽锅炉一顶一收,心脏也是一跳一缩,姬傲剑前半招强劲,后半招无力,也是一张一弛。

    只要能掌控动手节奏,不被人抓住自己的后半招,那自己聚集在前半招上的威力就能尽数发挥,相当于功力大大提升。

    不会武功的人拼的是蛮劲,练武入门的人比的是招式,普通高手斗的是路数,一流高手比的却是节奏。

    心中把握节奏,便能有效地分配力量,摆布局势,压制对手。

    数十下刀剑相撞,当当之声密集发出,黄枫双手发麻,终于握不住狂风刀,被姬傲剑的蒸汽锻锤剑法震得飞了出去。

    他呆呆地看着姬傲剑道,“你刚刚也是进入意境了么?”

    姬傲剑点头,“工业浪cháo,蒸汽时代。”

    黄庄主有如坠入云里雾里,“这是什么意境?”

    姬傲剑道,“听不懂没关系,只要不明觉厉就好。”

    陈观水扫了姬傲剑一眼,却是没有多少在乎,这小子如果敢在自己面前把力道全放在前半招,只会死得更快。

    方十景道,“黄老弟,你辛苦了,请退下吧。”

    黄枫捡起了狂风刀,退到阵后,想到自己输在一个少年手里,满脸羞惭。

    跪在屋门前的小女孩忽然大声喊道,“八姐,那个人也输了,他为什么不罚跪啊?”

    姬水镜怒道,“你别管人家,自己跪着就行。”

    “我不服!我不服!”

    姬灵星用小拳头连连捶地,“刚才八姐你明明说了输阵很丢脸,后果很严重,一定要跪下来认真悔悟,可是为什么别人就可以不跪?”

    姬水镜喝道,“人家回去之后自会反思,你叫嚷什么?”

    姬灵星哭丧着脸喊道,“人家还很有心思留在这里看打架呢,刚才八姐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是……”一副大有把姬水镜刚才教训她的话再说一遍。

    刚才姬水镜那番挖苦数落的话言犹在耳,黄枫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要是姬灵星把刚才那些话再复述一遍,自己刚刚输了一场,简直就是指着鼻子教训自己呀。

    他急忙喝道,“小姑娘,你且停下,黄某自会回去闭门思过。”

    然后对方十景拱手道,“方老爷子,黄某输了一阵,自觉无颜留下,便先请告退了。只要有陈掌门在此,方老爷子你此行必不会失望。”

    方十景见此景,也知道他不想被姬灵星看成是和自己一样要罚跪之人,叹了口气,“多谢黄老弟这次仗义相助,老朽之后必有所报。”

    黄枫再对其余人一抱拳,带着门下急急走了。

    姬傲剑终于明白了,八姐你让九姐罚跪是这个用意啊,他们输阵的人就立刻退走。

    对方人群中又走出来一人,面容儒雅,三颌长须,虽是俗家打扮,却比一道装的陈观水更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象。

    他手中倒执一柄长剑,说道,“鹿柴山庄宁若谷,向姬公子清教。”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