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敷衍手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苏州有两大地字号武学世家,妄心山庄、云锦山庄。

    和一般武林世家不参与城市生意不同,云锦山庄是当地丝织行会的首脑。苏州方家历代主持云锦公所,成为世家之后才有了云锦山庄。

    云蒸霞蔚,锦绣河山。

    这八个字既是夸赞苏州丝织工艺的jīng妙华丽,同时也是方家武学的意境所在。方家的云锦剑法,施展开来就是这般灿烂景象。

    云锦山庄这一代家主方十景,三十岁时已经十二重楼和小三元内外俱全,曾经很有希望冲击宗师之境。

    虽然他始终没有成功踏入大六阳,但几十年武学修为经验积累下来,即便已年近七旬,依然是功力jīng纯,老而弥辣。

    而且他这么些年下来,交游广阔,好友众多,要找人帮衬十分容易。

    不管是地字号的妄心山庄,还是江南名门雁剑派,都派出了最强的高手阵容来支持他。秋叶山庄和鹿柴山庄同样也是庄主领衔出马为他助拳。

    这雁剑派的掌门人陈观水,当年修成小三元时并非用的雁历代内功心法,而是他自己悟出的“不舍昼夜”意境,乃是有望冲击宗师之境的上佳意境。此刻又是正当盛年,武功造诣还在他方十景之上。

    有了这么多朋友助阵,方十景觉得这次来找姬水镜,没有谈不下来的道理。

    他们一行二十余人,随着铁狼帮的帮主进了山庄大门,走过两间院落,来到姬水镜所在的屋外。

    方十景对着屋门拱手道,“老朽方十景,和一些朋友前来拜会水镜庄姬大家,还请水镜小姐出来相见。”

    他年岁虽高,发音却极是清朗,话语不温不火,尽显成名高手的从容风范。

    只听屋里传来一个又糯又软、甜甜腻腻的声音,飘入众人耳中便不由引起心神一

    “方老前辈是苏州长者,武林名宿,人所共仰,有什么金玉良言教诲,但请赐告。妾乃弱质女流,抛头露面甚不方便,就在屋里洗耳恭听了。”

    姬傲剑见八姐一边目露凶光擦着火枪,一边滴滴地说出这么软的话。如此反常的景,为什么自己却觉得很带感的样子?

    狄心棠低声道,“八妹,你还没结婚,说什么妾呀。”

    姬水镜瞪了她一眼,“小棠你真没学问,妾又不是嫁出去才能用的,有一句话叫做妾未名,意思就是女子还没有出嫁。”

    狄心棠嘀咕道,“好吧好吧,我又不是你,谁耐烦研究这些自称。”

    方十景在外的声音传来,“水镜小姐,老朽是打算与你谈一谈这苏州丝织之事。”

    姬水镜十分讶然,“苏州丝织这么大的题目,老前辈怎么会让小女子来商议这事呢?”

    方十景道,“姬大家,这事非与你谈不可。”

    姬水镜长长叹了一声,声音忽然变得又怨又倦,“昨夜外面又是爆炸轰响,又是刀剑打斗,吓得小女子心肝扑扑直跳,这一夜都没能安枕。此刻浑乏力,头脑昏沉,眼圈都黑了,实是没有心力。老前辈如果定要商议这事,且容小女子稍歇一rì,明rì再来商谈可好?”

    姬灵星疑惑地看着她,“八姐,你眼圈没黑呀。”

    姬水镜瞪眼过来,“学着点,我这是待人接物的敷衍手段。”

    方十景道,“水镜小姐,你只是一晚没睡好,苏州万户织工没了饭食,已是数月受冻受饿,这些rì子可没有一天能够睡好。”

    只听姬水镜的语声极是天真无辜地说道,“苏州织工没了饭食,为什么要找上小女子呢?”

    方十景道,“你在这银镜山庄里放下了无数铁机,大量织出价丝缎,这让苏州织工如何维生?”

    姬水镜哎呀惊呼一声,声音登时变得凄楚可怜,“小女子只是在家中学做女红,随意买了些粗笨织机,做出来的都是些粗糙不堪之物,只好三文不值两文的当垃圾卖了,怎么这也有错啊?方老前辈是打算指点小女子的闺阁家务吗?”

    姬傲剑绝倒,八姐你太有才了,竟然把这么大的织造工场说成是女红家务。这方十景在苏州也是大有份的人物,竟被说成了指点他家女子的闺阁内事,传出去真要成为极受欢迎的笑柄了。

    方十景果然为之一滞,这年头可没有工商登记,姬水镜非要把银镜山庄里的织造说成是她的闺阁家务,倒也不好反驳。

    中国的普通人家之中,男耕女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虽说自耕自织乃是小农传统,但你银镜山庄里的“自织”规模也太过分了吧。

    只听姬水镜悠悠又道,“小女子听说,男人立天地之间,有一双手就能养活自己。如果苏州织工果然没有了饭食,下南洋、闯关东、填四川,有的是路子。不知道方老前辈为什么一定要觉得,他们的衣食生计非得着落在小女子上不可呢?”

    方十景张口结舌,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姬水镜继续道,“小女子做的这些粗糙之物,远远不如苏州的jīng品丝绸。云锦公所的各家团会之中,这方面的获利乃是重头,并无受到多少影响。方老前辈何苦为了那些普通织户,来与小女子为难呢?小女子忙着做这些织物,也是帮我六姐养家呢。”

    这三言两语里,姬水镜已经说完了自己的意思。银镜山庄冲击的只是低端丝织品市场,云锦公所的获利大头没受影响,那些失业的底层织匠也不是没有去处,并非只能等着饿死。我生产这些织物赚钱,是为了我家六姐的大事,你一定要出头,就会同时得罪水镜庄和龙魂帮。

    只要方十景不愿继续为苏州普通织工强行出头,那今天这事就可以当场化解。没了他们这一行人作为大明卫的打压试探,摊牌之举也进行不下去。姬水镜那两条并没有十分把握的来复枪底牌也可以继续再藏。

    而且方十景转就走的话,姬水镜送他的那顶“指点女子闺阁家务”的帽子,也就不用戴了。

    姬傲剑对姬水镜真是打心底叹服了:我家八姐看起来行事简单粗暴,处处漏洞,其实你真要找她毛病,好像又无从下手。莫非她已经达到了传说中全都是破绽反而没有破绽的境界了?

    方十景的一番质问被姬水镜的话语完全封住,便有了些退意。姬水镜也知苏州人素来不喜厂卫,这老方大半生惜羽毛,和大明卫多半合作不深,不至于现下就想为他们效死力。

    他正yù开口,旁边一位负着长剑、面容硬朗的中年道士却踏上一步,抢先道,“姬大家,你该心知肚明,今rì之局无法善了,你躲在屋里装可怜不会有半分用处,还是出来按江湖人的规矩见个真章吧。”

    姬水镜轻声骂道,“这雁掌门还真是死心塌地给大明卫效命了。”

    姬傲剑看着这个一脸倨傲的道士,原来他就是陈观水。

    这雁派的风格还真是直来直去,总是不顾脸面,直接摆出一副要吃定你的样子。

    姬水镜道,“小剑,这陈观水就是陈天河的父亲。”

    姬傲剑点了点头,自高自大的样子如出一辙,果然是父子。

    狄心棠道,“小镜,他说出这种话就是直接撕脸了,谈不下去了,打呗。”

    姬水镜捡起那件把九妹打包过的外衫,重新披在上,叹气道,“我出去与他们交涉。等会儿要是动手,不管怎么换人,咱们不能全出去,一定要有人在屋里待着,准备随时打黑枪。”

    狄心棠点了点头。

    院内众人见到门开之后,慢慢走出了一个衣衫皱皱巴巴的少女,一手慌乱地以羽扇遮住了半边脸儿,另半边脸上,露出惊恐万分的眼神打量过来。

    她眼光转到陈观水脸上,泪水立刻吧嗒吧嗒地落下来,“陈掌门,怎么又是你?”

    陈观水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又是我?”

    姬水镜抽泣起来,“我家弟弟早就宣布退出江湖了,只在家掏鸟窝挖蟋蟀玩,几个月前,你儿子觉得他不顺眼就冲上门去,提剑差点把他杀了。如今我在家里连觉都没睡,早饭还没吃,你看我也不顺眼,又冲上门来想把我杀了,你们雁派跟我们家是有多大仇啊,非把我们斩尽杀绝不可吗?”

    陈观水道,“姬大家,我不是看你不顺眼才上门来杀你……”

    姬水镜跺脚哭道,“就是!就是!”

    忽然醒悟过来,“啊,你不是看我不顺眼要杀我,原来是看我顺眼也要杀我!我好端端坐在家里居然也有人上门杀我,还是武林里五个鼎鼎有名的世家大派。天哪!现在江湖里是在流行名门世家组队来杀弱女子了!”

    方十景见她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道,“水镜小姐,我们真不是组队来对你赶尽杀绝的。”

    姬水镜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忽然甜甜地喊道,“老爷爷,真是这样吗?”

    方十景见她乖怯的样子,想起自己的孙女也和她一般年纪,心中一阵不忍。强自压抑住说,“我们只是想按江湖规矩与你做过一场,如果你输了就不可再行用那些铁机织缎了,你一个人也用不着那么多丝缎的。”

    姬水镜乖乖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不是上门要来杀我的呀。”

    她眼光转动,看着另外几家,“你们几位叔叔伯伯也不是来杀我的吗?”

    妄心山庄原剑空哼了一声,没有开口。

    秋叶山庄黄枫、鹿柴山庄宁若谷说道,“我们此来,是帮方老做个见证,按江湖规矩助拳。”

    姬水镜察言观sè,心下已然有数,上门的这几家并非全然服从大明卫的意图。

    雁剑派和妄心山庄是铁了心的依附大明卫,按照千里长蛇的意思,来对自己施压。

    云锦山庄方十景是和自己本有利益冲突,才找了大明卫支持自家一二,甚至可能都没有找大明卫,而是被陈观水和原剑空以帮忙名义加入进来,间接利用他为大明卫办事。

    至于秋叶山庄、鹿柴山庄两家,属于武林中平素和自家不太对眼的势力,碰到有踩自家的机会乐意当个观众凑闹,但看他们的态度说法,确实像是方十景请来助拳的,而不是受了大明卫的指令。

    她心中暗想,当初没有报复到妄心山庄果然不是坏事,否则那六个人字号世家也全都死心塌地去投靠大明卫了。

    脸上露出一副认命的愁容,“各位前辈既然是一道上门来指教小女子的,那就请都上来吧。”

    说完将头一抱,蹲在地上,眼睛一闭,摆出一副“你们上来围殴我吧”的可怜姿态。

    姬傲剑看了险些摔倒,八姐你太赖皮了,连抱头蹲防这样的超级绝招都使出来了。

    方十景咳了一声,“姬大家,你不需如此,我们不会对你倚多为胜的。”

    姬水镜噢了一声,怯生生地站了起来,“那各位英雄好汉是打算轮流上来指教一遍小女子吗?小女子体弱,实在承受不来呀。”

    这话说得更是尖狠刻薄,听起来如果来人要对她车轮战,就似乎是要轮流把她“那个”一样,

    方十景皱眉道,“当然也不会是我们所有人都来对你车轮战……”

    陈观水截口道,“姬大家,我们这五家掌门,都想向你讨教一番,今天你是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他眼见方十景被姬水镜一直带着鼻子走,既不能以多欺少,又不能车轮战,再说下去说不定就要演变成一场定胜负。你老方是上门的正主,万一被她住了话来场一对一,凭你的功力,可未必是这jiān猾丫头的对手啊。

    方十景点头,“水镜小姐,我们五家上门,你如果不对我们五人分别指教一番,就想让我们回头就走,那可是不成的。”

    这人也是老江湖了,自然知道不能只是和姬水镜一对一比上一场,否则何必要请来四家朋友,真是只带他们来鼓掌助威的么?

    其他三家纷纷点头,“正是,我们久仰姬家八小姐的狼拳大名,今rì定要见识见识。”

    姬傲剑想,我家九姐有猫拳,八姐有狼拳,七姐狡诈如狐,莫非是狐拳?

    姬水镜不好意思道,“那是小女子年轻时xìng子顽劣,疯疯癫癫的撒野招数,哪当得上什么狼拳的称号?”

    她眼波流动,“各位老师都想要赐教小女子,可是小女子是一阵风就会吹倒的人儿,只怕一场都接不下来。我屋里还有两个不成器的弟妹,和一个闺中劣友,也想向五位老师请教一下,可能许?”

    这话的意思,是说想要四对五,打接力战。

    姬傲剑想,八姐,人家女孩子都是说闺中好友,这劣友是怎么回事?

    狄心棠在屋里低声咒骂,“你才是劣友,你全家都是劣友。”

    方十景沉吟道,“如是我方最后在场上,就是姬大家你们输了。”

    他知道狄心棠也在屋内,如是以三场两胜来斗,对方胜面不小。但要是五对四的接力战,其实相当于己方五个门主车轮挑战她们两人,胜算就有了七八分。

    姬水镜也知道他定然不肯同意三场两胜,点了点头。

    “方老前辈,小女子还有一事相求。”

    姬水镜可怜兮兮道,“小女子真的好怕你们忽然一拥而上,将我们几个女子幼童赶尽杀绝。如果小女子这边侥幸赢下场次,便请输阵的前辈们立刻退走如何?”

    陈观水喝道,“你又要耍什么花样?”

    “我们姬家有个规矩,输阵之后就要长跪谢罪。”

    姬水镜低头垂目道,“小女子只是觉得最后肯定是要输的,不想让太多人看到自己输阵后的丢脸样子。”

    陈观水冷笑道,“这是你家的规矩,与我们何干?”

    姬水镜叹道,“陈掌门说的是。”

    陈观水喝道,“那就开始动手吧。”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