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报复朝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从龙魂帮的发展脉络上,可以看出姬家在外闯的少女们一些共同的路数。

    她们出门自营势力时,开始时都缺乏现成的人手,只能通过收服一些弱小势力进行整合。

    这些原本弱小的势力整合出了一个较大的团伙,固然能量大增,但对于同领域原有的大势力来说,也就成了现实利益的巨大威胁。

    而拼凑出来的新势力就自来说,到了一定阶段,内部派系的重重矛盾,也会遏制拼凑势力进一步扩张下去。

    此时新势力内有隐忧,外有强敌,稍一不慎,就会被内忧外患合力撕得粉碎。

    姬傲剑心中明白,姐姐们在江湖上纵横捭阖,看似风光无限,其实个个处风口浪尖,应对稍有错处,就是万劫不复之局。

    她们每一个人的风险,只怕都比自己待在家里来得更大。

    即使是九姐在苏州群英馆立擂,要应付来自三山五岳、形形sèsè的挑战者,这其中的凶险也不可估量。

    从家里听到的,从路上见闻的,从眼前看到的,尽管现今只看到了八姐,只听说了六姐,但就刚才这些述说,就足够姬傲剑心中血滚,沸腾不已了。

    这些姐姐,个个都有枭雄之姿,勇毅之心,格局宏大,眼光长远,用尽谋略心机,铺开霹雳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尽管走过来的路上风险重重,但这股冲天裂云的气势,真是让人向往心醉。

    好喜欢她们的气魄,好喜欢她们的胆量,好喜欢她们的心计,好喜欢她们的狠辣,好喜欢她们的从容不迫,好喜欢她们的杀人如麻。

    要像姐姐们这样立于青天之下,才对得起这一生呀。

    姬水镜并不知道弟弟正在不住地仰慕自己,见他半天不吭声了,问道,“小剑,你在想什么?”

    姬傲剑回过神,“八姐,你和六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暗想我现在也是气血七转的高手了,而且还练出小三元来了呢,现下应该能发挥不小的用场吧。

    姬水镜哦了一声,“刚才说到了,你既然懂洋人的话,去六姐那边当通译吧。而且你还很能说得天花乱坠,现下正可以帮六姐招工。”

    姬傲剑愣了,这不科学啊,怎么把我当文职看待了?

    咳嗽一声,“八姐,我不止是会说,我也是很能打的。”

    姬灵星一听,也叫起来,“八姐,我也是很能打的。”

    姬水镜捏着她的脸蛋,“你凑什么闹,等你长到不会被人打包带走的时候再说吧。”

    狄心棠道,“小镜,你看你弟弟妹妹多好,这么想帮你,你就不惭愧么?”

    姬水镜道,“我惭愧什么?”

    狄心棠道,“小剑坐在家里,两次差点被人上门打死了。”

    姬傲剑连忙道,“狄姐姐,那是我自己应对无方。”

    姬水镜头也不抬道,“就是啊,坐在家里被打死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坐在这里,有个宗师高手过来,也能把我当场打死。”

    狄心棠呸了一声,“有哪个宗师高手会不顾份不顾规矩,跑过来杀你?”

    姬水镜道,“那么有哪个一流高手会不顾份不顾规矩,杀到天青山庄灭门?来找小剑麻烦的,都只是世家门派的年轻弟子而已。谁让他以前练功练得那么慢,大姐在他这个年纪,都练出大六阳了,就算武林所有门派的年轻一辈全部上门,也是送死的料。”

    姬傲剑低头道,“的确是我太无能了。”

    “练功没成的时候,就不要把自己置于险境。有武功明显比你高的人过来拜访,如果不是通家交好的可信之人,就绝不要和他见面。”

    姬水镜在桌子上画着圈说,“如果我是你,把门一闭,关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练到小三元再说。看哪个年轻一代还敢来找我的麻烦。”

    狄心棠道,“要是小剑避而不见,人家年轻一代的高手硬是破门而入呢?”

    “非请擅入,当然是杀死勿论。”

    姬水镜道,“你真当天青山庄是纸糊的呀,只要不是一流高手过来,普通高手自进山庄乱走,凭他怎么厉害,有的是地方和办法制服他。”

    她抬起头来,看着姬傲剑,“而且,南京那里老爹留下的旧故不少。有位也算得上是高手的武捕头听说你出事,不是主动上门给你当护院的吗,那你随便什么时候都把他带在边呀。”

    姬傲剑摇头道,“我觉得他认识父亲,是长辈,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他。”

    姬水镜惊奇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体谅人了?”

    姬傲剑道,“就算始终带在边也没用,那次雁派的人上门,八姐你派来送银票的老杜就在我边,也没有办法阻拦他们胁迫我。还是我太轻率了,总是让怀有恶意的人轻易接近我。”

    姬水镜嗤道,“那刚才你还说自己能打,难道你想给六姐去当跳帮拼杀的冲锋队?你到海上杀人越货,也难免碰到大高手,六姐可没办法及时过来救你。”

    姬傲剑道,“八姐,练功是永无止境的,难道练到天下第一才能出来打?要是遇到比自己高明太多的敌人,就不去接近他或者立刻逃走,比自己强不了太多的敌人,为什么不和他打,生死战才能突破。我们姬家的头悬利刃和眉心藏锋,不就是以生死威胁来练功吗?”

    姬水镜一只手撑住下巴,望着他道,“你想得真美,还以为遇到大高手就可以逃呢。别说你未必逃得掉,要是形势恶劣,需要你断后了,任务就是截住大高手。”

    姬傲剑慢慢道,“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八姐,真有那个需要,我有决死之心。”

    姬水镜叹气说,“你有这个觉悟了?好吧,你可以出来混道上了。”

    狄心棠站起来,拍了拍姬傲剑道,“你想明白了就好,在家在外都有风险,没有万无一失的事。你的姐姐也不是没有照顾你,而是上门来人始终没有过于破坏规矩,你自己应对得当,就不会出事。”

    姬水镜哼道,“要是有一流高手敢不顾脸面上门,我们就有理由找他的门派算总账。但你要是被年轻一代打败,我们都没脸给你出头,除非是你被打死了。”

    大人打孩子,自家大人可以帮自己报复。孩子之间打架输了,实在很难把事闹大。

    狄心棠道,“小剑,这天下之间有无数的势力,能待下去的,都得守着一定的规矩。实力越大,受到的限制越少。但不管实力多大,也有相应的底线不能超出,否则其他势力正好就有理由联手起来把你先赶下桌子,减少一份竞争者。”

    姬傲剑点了点头,姐姐们也不是随意就能为自己灭人满门的。灭门这种事,往往会被天下人视作没有底线的极恶之徒,会给反对势力大做文章,甚至可以成为联合中立势力共同打击过来的旗号。

    狄心棠笑道,“对于鞭长莫及的势力,有时候报复得强烈一点也没关系,你九姐被英国人捉去了,你不是就对那条船上的重要人物差不多灭门了吗?”

    姬水镜也点头,“嗯,你在那条船上做得不错,要是炸了那条船就更好了。”

    姬傲剑猛然想起一事,“狄姐姐,你是这里的地主,之前东面曾经传来一声爆响,那里有爆竹作坊吗?”

    狄心棠想了一想,“没有,我刚才也在奇怪那声爆炸是怎么回事。咦,当真是因为你最后烧船,把火药库给点着了?”

    姬傲剑道,“我觉得有可能……”

    姬水镜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炸了洋人的船是好事,你紧张什么?”

    姬傲剑苦笑道,“英国人对我们可真不是鞭长莫及。一艘战列舰被炸毁,是外交大事,他们足以用这个理由来开战了。”

    姬水镜道,“开战就开战吧,反正这是两国交战的事,要负责的是朝廷水师。”

    姬傲剑不语,心想英国人一旦开战,以中国的水军实力,肯定只是挨打的结局,然后朝廷被签个不平等条约,这是本位面中国的第一个近代不平等条约啊,自己作为战祸肇事之源,就要在历史上留下骂名了。

    八姐你毕竟只是混江湖的,对世界时局的认识还不够啊。

    狄心棠道,“小镜,虽然去找小剑麻烦的人在份上没有太出格,但他们确实是来挑衅的,你当真没有打算报复?”

    姬水镜叹道,“年轻一代之间的争斗,小剑又没真的出事,我怎么报复?难道我上门也把人家的年轻弟子打伤几个?再说妄心山庄都全家逃跑了,而雁派上门挑事的弟子连赢都没赢,被小剑他们拿下了。还有个打了他黑枪的黑虎门,王老头子已经被小剑在擂台上给累死了。”

    狄心棠道,“妄心山庄、雁剑派什么的不过是出来试探的小虾米,又不是正主,收拾他们不是重点。你是姬家的两大智囊之一,别给我装傻好不好?说吧,你是打算怎么报复他们的后台?”

    姬水镜趴在桌子上嗯了一声,“找小剑麻烦的那些家伙,后台是大明卫。这些年来大明卫手伸得好长,火铳用得好凶猛,江湖上好多门派世家都怕得投靠他们了,势力越来越大了,主要就是冲着我姬家来,哎哟,压力好大。”

    她看了看狄心棠,笑嘻嘻道,“小棠,还是你好,坚定地和咱们家在一起,我们不如来斩鸡头烧黄纸,拜个把子吧?”

    狄心棠喝道,“说正事。”

    姬水镜道,“所以要报复就去报复大明卫呀,不过大明卫又是给朝廷干活的。所以这报复呢,最终还是要去报复朝廷啊。”

    姬傲剑吃了一惊,“八姐,你怎么报复朝廷?”

    姬水镜道,“你早就知道了。”

    姬傲剑大惑不解,“我真不知道。”

    姬水镜道,“那艘洋人的大战舰,刚才不是炸了么?”

    姬傲剑道,“这是我放火不小心烧着的……”

    他说了一半,陡然止住,满脸惊sè,“八姐,你原本就打算炸掉那艘船?”

    姬水镜依然趴在桌上,一副慵懒的样子,“是啊,这艘大战舰一入长江,六姐就亲自去监视了,准备找个机会炸了它。选的rì子就是今晚这个无月之夜,不管你有没有放火,六姐都会上去把它炸掉的。”

    她摊开手,“所以刚才那声爆炸是你放火导致的也好,是六姐上去炸掉的也好,总之都一样了,这艘船注定要在今天沉没。”

    狄心棠问道,“小镜,怎么炸了洋人的船,就是报复朝廷?”

    姬水镜有气无力地说道,“洋人的战船非常厉害是不是,把原来的龙魂帮都打得落花流水是不是?这艘战舰被打沉了,他们多半会出动水军来报复,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朝廷水师,那朝廷水师肯定会输是不是?水师一败,洋人自然就会向朝廷提条件,必定有些丧权辱国的条款,然后朝廷的威信就会大失是不是?”

    狄心棠惊了,“小镜,你和六姐真是疯狂,不至于要报复成这个样子吧?”

    姬傲剑更是石化了,果然是我刚才想到的那个可能。八姐六姐,你俩真是泼天的胆啊!

    八姐哪是不认识时局,她根本不是只玩中华这一场局,是要在全世界的棋盘上出手。

    姬水镜笑眯眯道,“混道上的讲究有来有往,大明卫既然来欺负我家,我们就给大明送上一份厚礼。”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