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眉心藏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练了多rì头悬利刃,姬傲剑心神渐渐能够有限放松,在站桩之时还能运起内功吐纳之法,延长自己的心神镇定时间。

    这便是进入了外松内紧的状态,表面上没有原来那么绷得紧了,实际上的jǐng觉之心却一点没有降低。

    其实这把长剑从三丈高处坠下,根据重力加速度的计算,落到他头上有一秒多的时间,听到隆隆沉音立刻躲开,是完全来得及的。

    但头悬利刃的难处在于如何度过长剑坠落之前的漫长煎熬,这段时间片刻不得走神,否则就来不及反应闪避。而在这段艰难的心神苦熬期,往往就会将心力耗尽,无法应对长剑坠落之时。

    姬傲剑在头悬利刃下依然是每天站两个时辰桩,有时长剑落下一次,有时落下数次,有时一次不落,全无规律可言。

    随着天数的推移,他每天应对两个时辰的头悬利刃之后,jīng神疲劳的程度已渐渐降低了。

    他站在天雷剑下面,头皮发麻的感觉也小了,但是头顶的一种奇异的敏锐直觉却在增强。这种奇妙的感觉在于,当天雷剑一下落,在耳中听到沉音之前,头心上就似有所动。

    这rì姬小苏道,“哥哥,你头悬利刃差不多能应付了,今天就试试眉心藏锋吧。”

    姬傲剑问,“眉心藏锋,是要用剑锋对准眉心来练神吗?”

    姬小苏道,“没错,是剑锋。”

    她指着演武厅地面上的一条笔直的墨线,“哥哥,你就站到五十步之外去站桩,让这条线从你两腿正中穿过。”

    在姬傲剑站好之后,小苏推过来一个车架,上面安放着一把弩机。她拉动弩弦,搭上了箭支,对着姬傲剑的头部瞄准。

    姬傲剑想,原来眉心藏锋的“锋”是箭锋,不是剑锋。

    人的脸门之上最为敏感的是两眉之间,被利物所指的时候会感觉到强烈的不舒服。相传眉心这里本是天眼所在,能看天地万物,故此对外界的感应格外敏锐。

    如今这锐气森森的箭锋从前方指来,视觉效果比看不见的头悬利刃要强烈十倍,虽然隔着五十步之远,姬傲剑依然觉得眉心被强烈刺痛了。

    而且和头悬利刃的zì yóu落体逐渐加速不同,这眉心藏锋要面对的可是强力弩箭,shè出来的箭支快速无比。

    姬傲剑心道:等等,我真就要练这个?我真心不觉得我现在就有本事躲避飞箭了。

    不过要真把眉心藏锋练成了,躲闪暗器飞箭应该都能十拿九稳。

    姬小艾在旁道,“兄长,这具弩弓是特制而成,shè到五十步的时间和头悬利刃下落的时间差不多。”

    姬傲剑心放了下一半,这样还可以勉强试试。

    姬小艾又道,“兄长,你这样站桩练功是不行的,得先离开这条线,然后再回来站桩,自己将眉心对准箭锋。”

    这一下不仅姬傲剑不明白,连姬小苏也奇怪了,“怎么了,艾姐,我刚才有什么错吗?”

    姬小艾叹气道,“小苏,你是先让兄长站桩立好,又搭上弩箭瞄准了他。shè出去后万一有了差池,兄长没能避开,你这就是亲手弑兄了。”

    “这眉心藏锋的练法须得是和头悬利刃一样,兄长自己走过来面对箭锋。要是有了闪失,这就是不慎自杀,和你无关了。”

    姬傲剑听了犯晕,小艾,你不是学法律的吧,算得这么清楚?

    不过想来似乎真是如此,如果自己没躲过眼前的弩箭,还真就是被姬小苏shè死的,这对她今后的人生一定会留下心理yīn影吧。

    姬小苏听了,心中也是一惊,“艾姐,幸亏你提醒我了。”

    姬傲剑继续想了一想:这眉心藏锋是个布置好的杀局,就算是自己走过来面对弩箭,但要真被shè死了,推根溯源还是姬小苏搭上的弩弦。她如果想到这点,只怕依然会有自我责怪之心。

    于是走上去说道,“小苏,干脆由我来搭上弩箭,再自己走回去练眉心藏锋。这样从头到尾都是我一手布置,和你完全无关了。”

    姬小苏点点头道,“这样也好。”

    她指着车上的弩机说道,“你把这弩弦拉开之后,用松香胶凝住。车下有个炭炉,你点着了,等加温上来,松香化开后,弩箭就发出去了。”

    姬傲剑便依着她的指点搭上了弩箭,点了炭炉。然后走回五十步外,自己用眉心对准箭锋,站桩坐了下去。

    头悬利刃和眉心藏锋都是练习心神的极端法子。所不同的是,头悬利刃对耳力有着极高要求,而眉心藏锋极度依赖于眼力。

    这两项功夫练好了,不仅心神大增,意志坚韧,耳目之力也能练得极强。

    长时间被弩箭直指眉心,那一直持续的刺痛感似乎引发了一些抗力,姬傲剑觉得自己眉心处隐隐也有了一团知觉,似乎不依赖于视力也能感应到箭锋的动向。

    当凝住弩弦的松香刚一化开,弦线稍有颤动,姬傲剑便一侧闪了开去,此时弩箭才刚刚离弦。

    姬小苏赞道,“哥哥,你反应好快。”

    姬傲剑不好意思道,“躲得是不是早了点?”

    姬小苏道,“没事,看弦动就知道躲闪,这本就是躲避弓箭的要诀之一,能做到这一点别人还羡慕不来呢。”

    姬傲剑想了想道,“有个成语叫惊弓之鸟,拉弦是能骗人的。”

    姬小苏瞪眼道,“你要是觉得自己笨得和呆鸟一样,那也没办法了。”

    姬傲剑立刻不说话了。

    姬小艾见兄长比初练头悬利刃时心气平稳多了,也不说道,“兄长,外界的威胁越大,能练出与之对抗的心神就越是强大。”

    “头悬利刃对应的是头顶泥丸宫,传说道家聚出顶上三花就在此地;而眉心藏锋练的是眉心紫府,乃是道家温养元神所在。”

    姬傲剑想起头顶和眉心似乎有出现过的若有若无的直觉,“你是说这练神练到后来,能聚出顶上三花,紫府元神?”

    姬小艾道,“这也只是传说而已。”

    我是唯物论者。姬傲剑一边想,一边走到弩机前,想再搭箭上弦。但此时车上温度已高,松香凝不了多久。

    姬小苏道,“不妨事,弩车不止这一座。”说罢又去推了一辆车载弩出来。

    姬傲剑于是又练了两三次,直到眉心疼得实在练不下去方才中止。

    他虽然头脑里一片疼痛,但却心满意足,坐下来默默地运着内功吐息。

    却听姬小苏忽然大喊一声,“不好!”

    姬傲剑连忙睁开眼睛,问道,“小苏,怎么了?”

    绿衣妹妹指着他,“你之前说练眉心藏锋,从头到尾都是你一手布置的,出了事和我也没关系。”

    姬傲剑愣了,“是这样啊。”

    姬小苏道,“那练头悬利刃的时候呢?把天雷剑挂上去是我动手做的。”

    姬傲剑不以为然道,“这个简单,以后我自己去挂天雷剑,然后站到下面去头悬利刃。”

    姬小苏道,“可是,艾姐练头悬利刃的时候,也是我给挂的……”

    她声音陡然提高,“艾姐,我以后再也不给你挂天雷剑了!”

    姬小艾愣了一下,但她立刻反应过来,站起来道,“小苏,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给我挂剑,我怎么练神呢?”

    “我不管。”姬小苏摇头,“要是以后你出了事,我一想到是我挂上去的剑害死的你,我晚上就睡不着了。”

    姬小艾呆住了,她目不能见,想自己挂天雷剑是绝无可能的。只好对姬傲剑道,“兄长,那你帮我挂剑好不好?”

    “我也会睡不着的。”姬傲剑急忙推辞,心上已经乐开了花,你不能练头悬利刃最好了,省得我一想起来,就心惊跳。

    他知道这练神的法子为什么这么稀罕难见了,动不动就有可能害死亲人同门,哪个世家门派去练这个都受不了。

    “呜,你们简直无。”姬小艾怅然叹道,“其实头悬利刃对我来说根本没事,而且我觉得我练眉心藏锋都是可以的。”

    “这不可能!”姬傲剑和姬小苏异口同声表示不信。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