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蛇鹤身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十rì之后,武连山开始教习姬傲剑练鹤拳的法。

    学出法之后,鹤拳才算是学到完整。

    “少庄主,五行拳中,龙拳练神,虎拳练骨,豹拳练力,蛇拳练气,鹤拳练jīng。但不论哪路拳法,其实jīng气力骨神都能练到,你我这样的形,对于练鹤拳和蛇拳是很好的架。”

    姬傲剑两眼逡巡一看,自己和武连山都是属于高瘦型人士,“武叔,我们这材练螳螂拳也合适吧?”

    武连山点头道,“少庄主说的不错,螳螂门的掌门如果看到你,一定赞你是棵好苗子。”

    姬傲剑咳了一声,“武叔,那法怎么练?”

    “练习法,要上桩行走。”武连山指着梅花桩道,“五行拳流传广泛,每一路拳法的流派都多不胜数。但不论哪一路鹤拳,都极为重视法,最基础的功夫就是走桩。”

    “只要你**夫远远超出对手,就算你和敌人发劲的力道相当,你看他时也会觉得他是根死桩。”

    姬傲剑已经能发出各种劲道,能认准要害,和手粗笨的寻常人交手,自然是一打一个准,一打一大片。

    但是练武之人手灵活,他们不仅会闪避,会招架,还会反击。

    武林中人彼此较量,在把拳脚之上的各种刚劲、柔劲、阳劲、yīn劲打到敌人上,首先要解决的是怎么才能打得中。

    找机会打中敌人,防止敌人逮住机会打中自己,这是个与敌周旋的过程。

    有了法,才不是死桩,才能与敌周旋。

    姬傲剑看着齐平的二十五根梅花桩,心想,这看起来很好走的样子。

    谁知武连山唤来家丁,在梅花桩之外错错落落地又打下二十多根木桩。

    然后他提着刀,把这将近五十根木桩砍得高低不一,从一尺到七尺的高度都有。

    姬傲剑吃了一惊,这弄成高低桩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要这个练法?

    武连山纵跃上一根木桩道,“我武家鹤拳,练习的是鹤舞七星桩,一共是七七四十九根木桩。这路桩法高低错落,虽说难度远高于平桩,但白鹤本就是翩跹飞舞,稍纵即逝的仙禽,如果走平桩,又怎么能练出白鹤上下翻飞的姿?”

    姬傲剑点头道,“果然有道理。”

    武连山又道,“练鹤拳者,多半适合练蛇拳,反之亦然。我武家历代研习两路拳法,摸索出蛇鹤同练的法门。鹤舞七星桩的下方,就是蛇行之地,两人以蛇拳和鹤拳可相斗合练。这些高低不一的木桩,作为蛇鹤相斗的战场,可视为岩石、小树、高木、山冈等自然之物。”

    言罢,武连山就在鹤舞桩上练了一路鹤拳。这拳法在高低桩间盘旋来往,以纵跃扑击为主,尤其重视腿法,双手张开,以展翅之形相辅。

    练完之后,武连山道,“少庄主,你站上来,我先教你鹤舞桩的走法。”

    姬傲剑跃到一根桩上,单脚一沉,牢牢站稳。

    他心中欢喜:练过浮云桩果然有好处,这点高度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压力,就是摔下去也肯定没事。

    走桩和站桩不同,主要是练习法。姬傲剑跟着武连山在鹤舞桩上来回纵跃,只觉远比干巴巴的站桩要畅快舒服,不想道,要是以后可以只练走桩不练站桩就好了。

    他毕竟底子扎实,跟着武连山走了几遍,基本就已掌握了走桩的技巧,只是……

    “武叔,这几根桩,为何离得如此之远?我跳不过去呀。”

    武连山道,“少庄主,你觉得真的无法可施?”

    姬傲剑苦思不得其解,“我只有rì后练到你的境地,才有可能跳过去吧。”

    武连山摇头道,“少庄主,你只要提前小奔就能过来了。”

    姬傲剑啊了一声,知道自己犯了错误。

    人在助跑后起跳,就会比原地跳跃的距离更远。姬傲剑今天毕竟是初走鹤舞桩,走到每一根木桩上都先牢牢定住,要确定站稳才去走下一个桩位,这样自然每根桩都是原地起跳,远一些的桩位就过不去。

    想到这一点,姬傲剑便知道了在跳远桩前,先用几个桩位加快速度,最后一跃而去。

    然后噗通一声,姬傲剑没算准这一跳的距离,从鹤舞桩上摔了下去。

    武连山赞道,“少庄主,你真了得。武某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初走鹤舞桩,到现在才掉落下来。就是一些走惯齐平梅花桩的练武人,换了鹤舞桩也常有落下的。”

    这是因为我心神强大,注意力集中,对落点位置判断得jīng准。姬傲剑本来想自夸一下,但刚才的摔地让他没法说出口,只得默默爬起来,重新跃上去走桩。

    这一rì的鹤舞桩,姬傲剑在摔下来三次之后,已然能将所有的桩位走完。这个成绩让武连山侧目不已,连声感叹天字号武学世家的子弟潜力惊人。

    接下去几rì,姬傲剑在鹤舞桩上越走越是流利,脚下轻轻一点,就从一个桩位飘至另一个桩位,这种有如飞翔的滋味着实让他沉醉其中。

    看来我果然是天生适合练鹤拳的。姬傲剑美滋滋地想。

    武连山道,“少庄主,你鹤拳大致已经练熟,接下来该开始修习蛇拳。”

    姬傲剑应了一声,随他一起落到地上。

    这次武连山先示范了蛇拳的手型发劲,然后便开始传授蛇拳的法。

    武连山道,“蛇类最善盘绕,我武家蛇拳练习法就是绕桩而走。要练到形如电,却能进退自如,不撞到桩上,才算有成。”

    “鹤儿本是蛇类的克星。蛇儿与鹤相斗,不能从正面为敌,需得不断绕桩迂回,从鹤儿侧背出击,才有胜算。”

    武连山站在外侧的桩下,指着相距最远的一根木桩,道,“少庄主,你看这蛇形的走法。”

    他形一动,如脱弦之箭向前跑去。

    起点与终点的两根木桩之间的直线距离上,至少有七八根木桩落在必经路线。武连山一遇到挡路的木桩,直冲的形便或左或右闪开,间不容发地绕了过去,转眼间就奔到终点之下。

    姬傲剑见了他这般电光火石的绕桩法,竟然微微有点头晕。心中吃惊:真是好厉害的弯道技巧。

    武连山道,“少庄主,你就在这些木桩之间来回奔行,练习绕桩。”

    姬傲剑点了点头,从武连山起步的位置向前猛跑。他经过前两根木桩时,提前看准了位置,心中已有预判,顺利绕了过去。冲到第三根木桩时,脚下一个没算准,结结实实撞了上去。

    仅仅一个来回,他已经四五次撞到了木桩,被撞得是头昏眼花,叹气说道,“这蛇拳的绕桩比鹤拳的走桩难多了。”

    武连山笑道,“少庄主,能在鹤舞高低桩上跃走,既要有深厚的腿脚力道,还要善于把握下盘平衡。你站桩底子好,才能走桩顺利,并不是这鹤拳的法就轻松了。”

    “无论是鹤拳还是蛇拳,各自的法若想练成,普通人至少也需要数月之功。”

    姬傲剑点了点头,忽然感觉这蛇拳的绕桩对于躲避暗器飞箭也有效用。一个是自己冲向木桩,靠近了再闪开,一个是暗器飞向自己,临近了再闪避,只不过一个是主动一个是被动。

    根据惯xìng系统的物理原理,这两者在本质上是相同的。

    他心中想,只要这冲桩急闪的技巧能够练成,对于主动shè向自己的暗器之类物事,也一定能躲避得非常之好。

    这一rì姬傲剑就在和木桩砰砰砰的亲密接触中度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起,小寻见他鼻青脸肿,比前些rì子为她打架时伤得还厉害,吓了一跳,“少爷,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姬傲剑长叹道,“练拳难啊。”

    这弯道技巧还真不是轻易就能练成的。

    他午后又去了演武场绕桩,武连山见他依然撞得不可开交,估计非短rì可成,便让他自行练习,负着手回屋去了。

    练武遇到难关,旁边有人一直观看,心里难免会有些心理压力,高明的师父多半就会让弟子自己独自去摸索。

    姬傲剑头上撞得疼痛,一时也练不下去。想起蛇拳并不是在桩上行走,索xìng先把蛇拳的手型发劲对着木桩练了起来,一边狠力用劲,一边发泄心头不快……

    等打得手累了,然后再去绕桩,练习法。

    如此过了两rì,姬傲剑直冲一次,已经能闪过四五根木桩,但最后的两三根木桩,依然冷冷地横亘在路前。

    他吸了口气,望着眼前的一排有如卫兵般坚定守立的木桩,再一次冲了过去。

    这次一脚踏出,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琴音,随即铮铮之声连续响起,竟然和他奔行的节奏一丝不差,配合得天衣无缝。

    姬傲剑只觉自己的脚速不知不觉被这琴音带动了起来,跑得比以前还快了几分,眼看第一个木桩就要撞到自己,急切间形竟然没法摆脱琴音,依然直直地冲上。

    哪知琴音突然一沉,换了个转折的调子,姬傲剑急忙趁机斜一闪,这绕桩之时的踏步,竟然和琴音的转调又契合得严丝合扣。

    没等姬傲剑反应过来,琴声又转激昂,让他不由己地向下一根木桩冲去。待到几乎要撞上之时,琴声再次转调,助他险之又险地绕过了桩。

    在这突如起来的琴音引导之下,姬傲剑竟然一口气闪过了所有的木桩,冲到了最后。那不知从哪传来的奇异琴音,此时也戛然而止。

    绕桩就这么完成了?

    姬傲剑呆呆站立,刚才随着琴音冲过来的一幕好似是一场幻觉,让人不敢相信。

    他定了定神,仔细回想分辨琴声传来的方向,往演武场外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个小小的亭子,亭中似乎有人在坐抚琴。

    姬傲剑走到近前,亭中坐着的是一个脸sè恬静的白衣女子,看起来和姬小苏差不多大,眉目间也有三四分相似。只是姬小苏的头发微微碧绿,她的发sè却是有些淡淡的红sè。

    听到姬傲剑的脚步,她抬头望了过来。

    姬傲剑忽然想到自己鼻青脸肿的模样早上刚刚吓到了小寻,此时只怕脸上伤痕更加严重,不愿意给她看到,正想着举袖遮挡。

    却听这个女孩的声音完全没有一丝惊异的样子,“小艾许久未听到兄长大人练拳了,不知进境如何?”

    兄长大人?姬傲剑心里一跳:这个也是自己的妹妹?嗯,记得之前拆牌坊的时候,那些家丁是说自己有两个妹妹的。

    看来多半不错了,她自称小艾,和小苏的名字也很相近。

    他心里称赞这个妹妹气度从容,对自己糟糕的脸容一点都没露出见怪的神,口上回话道,“练拳一道学无止境,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程度了。”

    这些rì子他跟着小寻学话,本地口音已有了八分,心中得意道你应该听不出来了吧。

    小艾道,“莫非兄长大人忘了父亲所说的练拳境界不成?我刚才所听,兄长大人习练的五行拳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同了,这是兄长大人在揣摩新的拳路?”

    姬傲剑想起武连山说的一句话,一脸严肃道,“法乎众者得其上,我正向一位jīng于蛇拳和鹤拳的武师求教,好举一反三,增进自己的拳术。”

    小艾道,“难怪这次听起来有四十多根木桩。”

    姬傲剑心中一动,这个妹妹一连几次说的都是“听到”,难道她的眼睛看不见。

    仔细瞧她双目,果然虽然看上去明亮,却是呆滞不动,全然无神。

    他小心试探说,“这有四十多根木桩你也知道?”

    小艾道,“琴音回传过来时,便能数出来了。”

    姬傲剑无语:我了个去,你是蝙蝠吗?

    他见小艾的话语之中,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忘了前事”,想来是姬小苏没有告诉她。

    大多数常人对于有残疾的家人,都会觉得他们是弱者,心理承受力不足,一些不幸的消息是能瞒则瞒。姬傲剑自思,换了自己是姬小苏,也不会把“兄长被人上门差点打死”的事告诉这个失明的姐妹,免得她徒自担心。

    他口上回道,“这蛇拳绕桩的练法着实困难,多亏你刚才琴音指点……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绕桩什么时候要闪开?”

    红发妹妹道,“小艾只是听到兄长大人总是撞到一些木桩上,一时没有忍住,就依着兄长的步速,算出经过那些木桩时要闪开的时点。”

    姬傲剑更是腹诽:你是雷达吗?这导航jīng度未免也太高了点。

    lt;/agt;lt;agt;lt;/agt;;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