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内伤之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一时无法修炼内功,姬傲剑惆怅了。

    早上练习站桩,下午练习打桩,虽然出拳可以练得越来越重,但是不会拳法,若论战力恐怕还比不上原来的姬少爷。

    如果小寻的表哥,那位雁少侠对小寻不死心,上门来闹事,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自己目前所长无非是下盘稳固,发劲奇大,遇到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可以把对方当木桩狠打,但是和武林中人动手,自己大概只能沦为沙包。

    这rì他练过浮云桩后,想起以前姬少爷的rì记上写着自己练的是五行拳,便让小寻去拿一本五行拳谱来。

    小寻道,“少爷,没有‘五行拳谱’,五行拳指的是龙拳、虎拳、豹拳、鹤拳、蛇拳。”

    姬傲剑无语,“这么多拳法?”仔细一想,似乎小寻说得才对,以前确实听说过五行拳是五路拳法的合称,倒是许多武侠小说里才会专门设定“五行神拳”这种武功。

    他于是问道,“这五种拳法,应该先练什么好呢?”

    小寻赶紧出主意,“少爷,你对着拳谱自己琢磨练习,只怕比较费事,不如找个会拳法的带着你练。那武捕头在南京城里号称蛇鹤双行,可是蛇拳和鹤拳的行家呢。”

    于是姬傲剑来到武连山的屋内,述说了学拳求艺之意。

    武连山笑道,“少庄主,姬家五行拳天下闻名,你怎么反倒向我请教了?”

    姬傲剑叹道,“武叔,练桩练到后来,终究需要练拳法的。你那天说人家练桩最多先站三年,我都站了八年了!”

    他咬牙切齿道,“若不是我没有练习过拳法,当rì怎么会被原剑空一掌放倒。”

    武练山不知他和原剑空动手的详细形,只当他果然是不谙拳法。见他求学之意不假,当下说道,“武学之道,法乎众者得其上。少庄主自然是家学渊源,但和武某这样的三脚猫讨教几招,想来也是会有些收获的。”

    姬傲剑赧颜道,“武叔,你言重了。小侄得你教诲,正是感激不尽。”

    武连山道,“少庄主,这五行拳中,武某所长,不过是鹤拳与蛇拳两路。这两路拳法,武某练拳对敌的经验心得,自然倾囊相授,或许对你有些帮助。但其他三路拳法,少庄主要想有所收益,将来还需要另访名师高人,以求jīng进。”

    姬傲剑好奇道,“那当今天下,谁人五行拳最是厉害?”

    武连山道,“自然是贵庄的大小姐,你长姐姬瑶光。她的五行拳练得出神入化,已到了神而明之的境界。”

    姬傲剑心中默默流泪:我家大姐果然厉害,但我在打倒原剑空之前,可真没有脸去见她。

    武连山道,“少庄主,你既要向我学拳,有一事我须向你声明。”

    姬傲剑忙道,“武叔请说。”

    武连山道,“天青山庄是天字号世家,姬家五行拳的造诣更是天下无双。武某不敢以少庄主的师父自居,但也不敢在教拳时放纵你。你既然学拳,便要rìrì到场,不可有所懈怠,待武某觉得你练成之后,此次学拳方算结束。”

    姬傲剑一愣,满心敬佩说道,“小侄定然不敢有误。”

    当下武连山带着姬傲剑来到演武场,来到那片梅花桩的近前。

    武连山指着场内说道,“这演武场原是传自军门人家的说法,我们武林人把这里又叫做把式场子。”

    “少庄主,练拳又称为练把式。练把式之前,要先练开筋骨。站桩有成,就能打开筋骨。大门派强调入门先站三年桩,就是要先开了肩,松了腰,活了胯,才能练好拳架,否则许多招式根本无法练习,就是勉强摆出来没有劲道,只是花架子。”

    姬傲剑点点头,心想就是练个跆拳道还得先做好压腿呢。

    武连山道,“少庄主,你自小练桩,那天和那四个壮汉相斗之时,我见你筋骨已经打开了。这些梅花桩,想来你是可以打断的。”

    姬傲剑沉腰坐马,发出整劲击出一拳,登时打断了一根木桩。

    武连山赞许道,“不错。”

    他去兵器架上取来一把单刀,随手一劈,将一根五尺多高的梅花桩砍去了一截。

    “少庄主,你再来打这根四尺高的梅花桩。”

    姬傲剑同样的一拳打出去,这梅花桩晃动了一下,隐隐听到有开裂声,却没有断开。

    “这……”

    姬傲剑略有惊讶,顿时明白:木桩短了之后,打断的难度自然就上升了。

    这就好像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断,但牙签长度的筷子就非常难以折断。

    他加大力气,打了好几拳后,终于把这根四尺高的木桩打断。

    武连山又挥出一刀,把另一根木桩砍成三尺半高,让姬傲剑继续打桩。

    姬傲剑心里嘀咕:武叔,我是来找你学拳法的,你怎么也让我继续打木桩?

    武连山见他神sè,知道他心中所想,笑道,“少庄主,你功底扎实,先把发力出劲练到最强,学了拳法立即就有威力。”

    姬傲剑不再言语,继续和三尺半高的木桩较劲去了。

    他花了三天时间,总算能将三尺半高的木桩打断。

    武连山又让他打三尺高的木桩,这次姬傲剑用了七天时间终于打断。

    武连山没有让他打更矮的木桩,却让他回头打原来五尺多高的木桩。但这次要求他用最大的力气出拳,却不准把木桩打碎。

    姬傲剑纳闷,“又要我用最大的力气去打桩,又不准打断木桩,这怎么办?”

    武连山道,“少庄主,出拳用劲要能练到收发由心,才是上乘。你用最大的力气出拳,在打木桩的一刹那收劲,木桩自然就无事了。”

    姬傲剑明白过来,二话不说又开始练习这出拳的“收发由心”。

    这一练,又是三天。虽然姬傲剑能做到出拳不打断木桩,但要说把打出去的力道全部收住,一时还做不到。

    其实要练到收发由心本非一rì之功。当真练到这个地步,实招随时可以变为虚招,虚招随时可以转为实招。虚实转换之间,敌人极难判断。

    武连山见姬傲剑在出力收力上已是略有心得,便不再让他一味死练收劲。

    他说道,“少庄主,这用最大力道击打木桩,却不把木桩打断,还有其他方法。”

    姬傲剑奇道,“不收力,还能用什么办法不打断木桩?”

    武连山道,“你现下打木桩,用的是刚劲。如果把力道化为柔劲去击打木桩,木桩便无事了。”

    姬傲剑一个激灵:来了,来了,说到柔劲了,这可是深入武学里的专业术语了,我终于进入这个范畴了。

    他立刻问,“这柔劲应该怎么发呢?”

    武连山微微一笑,踏步上前,一拳挥出,微微划过一道弧线,啪地落到木桩之上。

    这木桩呼地一声,从地面上拔起,飞到半空去了。

    姬傲剑啊的一声,知道这柔劲是什么了。

    拳力和木桩成九十度角直直打来,就是一股刚劲,只要力道够大,定能把木桩打断。

    拳力以弧形打上木桩,力道虽大,却不是让木桩中点受力,而是上下方向受力,自然就打不断木桩。

    严格来说,其实这不是“打桩”,而是“拔桩”。

    武练山道,“发力打上木桩而不断,甚至不需要出拳走弧,你打上木桩时瞬间让力量上旋,换成拔力就行了。”

    姬傲剑迟疑道,“瞬间换力,这真能办得到么?”

    武连山道,“你换拳为掌感受一下,就知道这再容易不过了。”

    姬傲剑愣了一下,伸出手掌往前比划。这用手掌按住木桩来拔桩,果然换力极为方便啊。

    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这出拳出掌打到木桩,也不一定是要上挤下按,将力道左右旋转,当木桩是个陀螺,不也可以让木桩不断吗?”

    武连山赞道,“少庄主悟xìng真高。这确实也是柔劲的法门。”

    “我们练武之人动手,同样的力道,用刚劲能把人打得筋断骨折,用柔劲能把人弹飞丝毫无事,用yīn劲能让人表面无伤却受了严重内伤。”

    姬傲剑登时想起自己被原剑空打出脏腑内伤之时,“武叔,把人打出内伤,是需要用上内劲吧?”

    武连山摇头道,“把人打出内伤,是一种用力技巧,人人都可以掌握。和练没练过内功没有关系。”

    姬傲剑不信了,“不用内劲也能把人打出内伤,这怎么可能?”

    这严重降低内力的神奇xìng呀,七伤拳在哭泣啊。

    武连山笑道,“少庄主,衙门里打板子的只要是老官差,都会这一手。你吃官司挨板子的时候给了他们好处,他们能打得你表面上皮开绽,其实筋骨上一点没事。要是不给好处,他们能打得你表面看不出异常,内里处早已经是重重暗伤。”

    “还有牢房里整治囚犯,我们当捕快的审讯案犯,有的是各种手法,让你表皮伤就是表皮伤,让你受内伤就受内伤,让你只伤不疼就能只伤不疼,让你痛不yù生就能痛不yù生,随心所yù,无有差错。如若不会这些炮制手段,我们怎么拷打嫌犯取得口供呢?”

    我了个去,做公人的果然都是酷刑整人的行家。

    武连山说得兴起,索xìng把审讯拷打的种种法门和下手技巧,向姬傲剑一一讲解起来。

    少庄主连连点头,心中想,这都是科学,科学都是相通的,这些手法用在和人动手之时的,也能借鉴参考。

    他对暗劲伤害脏腑的道理依然有些模糊,终于又问道,“武叔,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把人打得没有外伤,五脏六腑却有内伤呢?”

    武连山道,“比如你面前有一块豆腐,豆腐上有一块青砖,你能不破坏青砖把豆腐打碎么?”

    姬傲剑道,“……这太容易了。”

    武连山道,“人的筋骨皮就是青砖,五脏六腑就是豆腐。练了功夫,气血旺盛,筋骨和脏腑都会增强。但只练外家功夫的,不论体有多强壮,脏腑总是比外体柔弱,这样就会有可乘之机。”

    “刚劲足够,当然能打破青砖又能打碎豆腐。但要想不伤外而损害脏腑,那就要发暗劲,这称之为铁锅里摇鸡蛋。”

    姬傲剑问,“何为铁锅里摇鸡蛋?”

    武连山道,“你在铁锅里放几个鸡蛋,盖上锅盖,用力摇晃,鸡蛋不就碎了?”

    姬傲剑恍然大悟,“这就是暗劲的道理?”

    武连山道,“天下以内伤闻名的武功,多是掌法,如摧心掌、化骨掌之类。因掌法最易使出‘黏’字诀,一掌打来,黏住敌人外,固定筋骨,随后发力震敌人肺腑,这就是铁锅里面摇鸡蛋。”

    他一掌拍来,按住姬傲剑的膛。姬傲剑只觉得自己的躯壳被他紧紧黏住,似乎变成了一个钢浇铁铸的容器,只要猛烈一震,自己腔里的心脏就要撞击得粉碎。

    武连山收回了手掌,“少庄主,你明白了么?”

    姬傲剑冷汗直下,这一刹那间知道了自己在高手面前是何等脆弱,“我明白了,那怎么对付这些暗伤武功?”

    武连山道,“筋骨坚韧能伸缩,气血旺盛能快行,冲开对方的黏劲,不让他定住你的躯,就能化解。”

    接下来,武连山教了他几种鹤拳手势,让他对着木桩击打,练习各种发劲技巧。

    拳型最是刚猛,能发出强烈的猛劲。

    掌型最为多变,既易使出柔劲,也能以掌缘为刀猛击,还可随时化成爪形。

    还有状似鹤嘴的手型,“啄”起木桩看不出什么效果,据说是鹤拳中专门打击人体柔弱部位的手法。

    这些手型发劲练下来,一个月就过去了。

    武连山把几根木桩砍得高矮不等,但大致都在四尺以上,在木桩上用笔画了眼睛、太阳、咽喉、小腹等诸般要害部位,让姬傲剑用鹤拳的各种手型,去对着这些记号击打。

    他说道,“少庄主,你现下的鹤拳手型和发力技巧都初步有成。但发拳打人,首先要打得中人。”

    “敌人有高有矮,体要害的各处位置都略有差异,想要打准并非易事。”

    “所以这些木桩你都要打得熟练,将来不论遇到什么敌人,都不会出现差池。”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