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浮云丽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接下来几rì,姬鸿上午头顶青天练桩,下午头顶青天练箭,rì子过得倒也充实。

    这rì天亮,姬鸿进了后花园,却见绿衣妹妹又已等在这里。

    姬鸿奇道,“小苏,今天又有兴趣来看我练功了?”

    姬小苏道,“兄长,这半个多月的站桩,你是否已经觉得下盘足够稳固了?”

    姬鸿看着地面,已有自己踩出的两个隐隐约约的脚印,豪大发,“那是当然,现在我只要一站桩就能落地生根。”

    姬小苏问,“你觉得有多稳?”

    姬鸿露出无比自信的神,“我觉得就是十个人也推不动我。”

    姬小苏点头道,“这就好。”转头对小寻说道,“小寻,你去全力推一推少爷。”

    小寻答应一声,跑步过来往姬鸿上用力一推,然后就如撞墙一般被反弹回去。

    姬鸿得意道,“我的桩功已经足够稳固了吧。”

    姬小苏又喊来一群家丁,让他们一起来推兄长。

    姬鸿慌了,“喂喂,你不是来真的吧?”

    一两个家丁推上来,姬鸿还觉得没事,三个家丁上来就已经很吃力,四个家丁上来只能勉强顶住,到了第五个,姬鸿终于蹬蹬连退了几步。

    小寻嘻嘻笑道,“少爷,还说十个人都推不动你呢,这才五个人。”

    姬鸿脸上一红,正想辩解两句,却听姬小苏道,“四个人推不动你,这已经足够了。兄长,你今天可以开始练习浮云桩了。”

    “今天要练习新的桩法了吗?”

    “正是。”姬小苏道,“平地站桩对你练神已经基本没有帮助了,这就来练浮云桩吧。”

    她指着后花园里一座木架高台说道,“兄长,这个木台就是你练浮云桩的地方。”

    此时朝阳刚刚跃出地平面,后花园里一片晨曦金光,映得这高台也是亮光闪闪。

    姬鸿望着这座比以前天字号牌坊还要高出多倍的高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说道,“我昨天还没看到这座高台,是怎么一夜之间冒出来的?”

    姬小苏道,“这是昨rì你在演武场练箭的时候搭起来的,本庄内有备好的制式木架,榫卯接头一应俱全,搭好台子费不了多少功夫。”

    姬鸿问道,“这木台有多高?”

    姬小苏道,“不高,只有九丈九尺九寸而已。”

    这还不高?都已经三十多米,十几层楼房那么高呢。

    姬鸿心里发苦,想当年我大学时住五楼宿舍,都不敢在阳台上往下看,这一下子给我三倍高度,我怎么站得上去?

    姬小苏指着高台,再次催道,“兄长,请你站到高台上去站桩,这就是浮云桩的练法。”

    小寻也劝道,“少爷,在上面站桩和平地桩其实是一回事,只要你不掉下来,根本没什么不同。”

    姬鸿心道,我就是担心会掉下来。

    姬小苏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兄长,你站好了桩,四个人都推不动你。除非是你自己心乱,否则你不可能从高台上掉下来。”

    姬鸿一想确实如此,自己站住了桩,就是落地生根,如果自己不慌,又怎么会掉下来?而只要不掉下来,这在高台站桩和在平地站桩确实没区别。

    他定了定神问,“这浮云桩也是练神的功夫?”

    “当然是啊。”姬小苏道,“这浮云桩在练功方面并不比平地桩更难,唯一的要求就是心神稳固,不能慌乱。”

    姬鸿想起这些天练桩的成果,多少有了点勇气,一咬牙往高台上走去。

    他才要伸手去爬,姬小苏喊住了他,递过来一大碗水,“兄长,还要记得头顶青天。”

    这这……

    姬鸿左手端碗,脚下踩着木阶,不多时登上了这座梯形木台的顶部。

    木台顶部只是一张薄片木板,宽度和小板凳差不多,只是略微长些,刚够两脚分开站桩。

    在这近乎十丈高度的木台上,一阵阵凉风不时迎面吹来,更是让人心发寒。

    姬鸿两脚站得死死的,唯恐有一点不稳,两手颤抖着把水碗放在头上,开始了这浮云桩的练功。

    他闭着眼睛打算不管不问,却听姬小苏在下面说道,“兄长,闭上眼睛就不能练神了。”

    姬鸿无奈,只好又睁开了眼睛。然而这个高度望下去,人影、房屋、假山、池塘、都小了一大圈,实在让人触目惊心,继而心惊跳。

    他不敢往下面多看,两眼平视前方,却见前方正是朝阳,火红的光芒迎面扑来,刺得眼睛生疼。

    我了个去,为什么选了这个角度?

    不能闭眼,又不能朝下看,前方又有太阳。想转来个背朝太阳吧,此时又已是完全不敢动了。

    姬鸿只好半眯着眼,目光尽量往眼角方向游移。

    再过了一会,这凉风吹在上,风力越来越大,姬鸿只觉得体好像在一晃一晃。

    不对啊,连四个家丁都推不动我,这点小风焉能使我摇晃?

    该不是这木台在晃动吧。姬鸿一起了这个念头,就不由自主地去相信:木台能有多结实,搭出了这么高的高度,不随风晃动才怪呢。

    他心中更是抱怨,是哪个说这浮云桩和平地桩其实是一样的,根本不一样,这木台分明是在晃啊,是在晃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觉得这木台的晃动越来越厉害。忽然间头上一轻,那一片青天已经塌了下去。

    如果是在平地站桩,姬鸿只要一伸手就能捞住青碗。但此刻他在高台,觉得全都在摇晃,哪敢随意乱动。

    于是青天只能从十丈高台上坠地,摔得粉碎。

    姬小苏很惆怅地叹息,“兄长,天塌了。”

    路小寻也很兴奋地喊道,“少爷,天塌了。”

    这是练桩第一天之后重新出现的第一次天塌。姬鸿泪流满面:你们两个这么满足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兄长,”姬小苏爬上高台,在他脚下又递上来一碗水,“别再摔了,这碗很贵的。”

    姬鸿无语俯,把这碗水接了过来,默默地放在头顶。

    这一天的浮云桩他实在不记得怎么站完的,等到姬小苏告诉他可以下来的时候,他因为脚下发麻,提步的时候直接一脚踏空,从梯台上滚了下去。

    这一刻他反而心思清明,刚滚落半圈,看准了木台的梯阶,顺手一抓就稳住了形,然后慢慢爬下。只是那第二只青碗随着这一次失足,自然也保不住了。

    难道只要我每次练一种桩法,刚开始都要倒塌两次青天,此乃定数?

    姬小苏见他下来后面sè发白得厉害,“兄长,你觉得这浮云桩练神的效果怎样?”

    “这浮云桩实在是让人心力交瘁。”姬鸿有气无力地说,“我觉得比第一天耗损的心神还多。”

    姬小苏道,“兄长,你现在练浮云桩是劳神,等习惯了,练浮云桩就是养神了。”

    姬鸿不信道,“这怎么可能?”

    姬小苏道,“你在高台上站稳心神之后,就会发现,眼前是青天丽rì,畔是浮云缭绕,耳边有清风拂面,脚下更是展开一幅江南田园风光,极目四顾,此此景,怎不叫人心旷神怡?”

    “当你在高台之上,除了感觉心旷神怡,再没有一点失足坠落的害怕担忧,这浮云桩的练神就是完成了。”

    姬鸿问,“这浮云桩除了练神,还有什么作用,能用于和别人交手么?”

    “当然有用。”姬小苏道,“兄长,将来你如果和一个对手在悬崖绝壁,或是城墙高楼上交手,你练过浮云桩,心平气和,进退自如;敌人战战兢兢,缩手缩脚。一个如履平地,一个如履薄冰,你要赢他岂不是轻轻松松?”

    “这……果然有道理。”

    到了第二rì练浮云桩,姬鸿心中已经不像前一rì有多少惧怕了。

    昨天他虽然最后不慎从台顶摔下去,却也了解到以自己的手,能够轻松抓住木梯,不至出事。

    说也奇怪,他心里有了底气,那高台的晃动感觉好像比前一rì也小得多了。

    今rì放下了担忧,静心在高台上观赏美景,果然觉得这阳chūn时节的浮云丽rì,分外可

    姬鸿的目光从天青山庄向外望去,四周农田连成一片,青sè的麦浪起伏,翻腾成一片青绿的海洋,散发着即将成熟的味道。

    他不赞叹道,“这田园风光真是美不胜收。”

    姬小苏在台下淡淡道,“兄长,你在这高台上所能望到的农田,都是我们天青山庄的。”

    “什么?”姬鸿大吃一惊,转眼更加赞叹,“我家真是大地主啊。”

    “父亲当年立这九丈九尺九寸高台练桩的时候,就计划将所看到的田地都买入庄下。”姬小苏道,“这是为了让后人在练功的时候,看到这些田地就想到要奋发图强,保住家产。”

    姬鸿无语,“……他老人家果然是深谋远虑。”

    不知怎的,少庄主忽然想到一首古人的诗来,yù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如果父亲把高台建得再高上一倍,那岂不是要买下更多的田地,我姬家的家产也就更加丰厚了。”

    姬小苏叱道,“兄长,你醒醒!九丈九尺九寸的高度,已经是世间建筑的极限了,再高就逾制了。”

    逾制?姬鸿醒悟过来,古时的民间建筑有诸多限制,在高度、规模、用sè、装饰等方面都需遵循皇家立下的规矩,不得稍有逾越。

    “只要我在九丈九尺九寸的高度上立得稳,走遍天下也不怕有比这更高的房屋了?”

    “那是。”姬小苏道,“要超越九丈九尺九寸,兄长你只有去和尚的寺庙里爬到那些宝塔的顶上练桩了。”

    我没事爬寺庙的佛塔干什么?

    姬鸿忽然想起倚天屠龙记里有一章名为《百尺高塔任回翔》,百尺的高塔,不就是十丈么,看来天下能超出十丈高的建筑确实稀有。

    他自言自语道,“听说埃菲尔铁塔有百丈之高。”

    姬小苏奇道,“埃菲尔铁塔,是在哪座大庙里?”

    姬鸿咳嗽一声道,“那是外国的建筑,咱们很难见到。”心说埃菲尔铁塔要再过大半个世纪,到1889年才建成,那时你我都未必还活在这世上。

    这一rì练完浮云桩后,姬鸿下午竟然又有了力气去演武场练箭。

    小寻见他已经能站在十步外,头顶青天,拉弓开箭,大是心服,“少爷,你进步得真快。”

    姬鸿得意道,“只要不是站在那高台上头顶青天,平地上我觉得自己就是稳如泰山啊,区区顶碗shè箭算得了什么。”

    小寻一直看他shè箭,却不像昨天那么有兴致。姬鸿忽觉有些不对,问道,“你怎么了?”

    “少爷……”小寻迟疑着说,“我爹娘传了个信给我,说是农忙了,要我回家几天帮忙。”

    “那你回去便是。”姬鸿一听是这事,丝毫不以为意,端起弓箭又shè了起来。

    小寻吃惊,“少爷,你肯让我回去?”

    姬鸿只顾shè箭,没再注意她的神sè,“你父母喊你回去,是因为你家里劳力不足了?”

    小寻道,“是啊,听说这几年路家庄好多人都去苏沪一带,进城找个行当干活,比在田里刨食挣得多。”

    姬鸿一想,明清时代江南地区商品经济发达,城镇消费能力特别活跃,确实是大量农人离开田地去城里做工,乡土之间做农活的人自然就少了。

    他心下感慨,这就是资本主义萌芽啊,吸收了如此之多的农村劳动力,让女孩儿家都得出来帮忙。

    “既然人手不足,你回去给父母帮忙也是好的,算是尽份孝心。”

    小寻跺脚道,“少爷,这其实不必的……”

    小丫鬟yù言又止,最后终是离庄走了。

    姬鸿晚上睡觉前,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早上在高台上站浮云桩时,脚下那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那一片随风起伏的青绿sè麦浪。

    “既然现下麦子还是青的,怎么就会农忙了呢?”

    姬鸿自言自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下一集主角首次大爆发,同时恢复大傲剑之名。)

    ;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