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手到擒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姬鸿昏昏沉沉中,只觉得那阵药浴的味道奇重。与其说是洗澡,不如说是被泡在药缸里要腌制成什么咸菜。

    洗过澡之后,姬鸿被家丁扔回屋子,一头倒在上起不来,虽然他觉得全有如万针乱刺的疼痛,但是疲惫之意更是重重袭来,不一会儿就合眼睡了过去。

    直到太阳快要落山,他才被小寻拼命喊醒,勉强爬起来,吃了一顿药味比自己生病时还重的饭菜。此时虽然腹内饥饿如火,但那食物的古怪味道让他一点胃口也无,到后来他直接当自己是个机器人,硬是用程序动作“吃”了一通。

    看着还剩一半的饭菜,姬鸿叹气,“我怎么觉得我不是在练武,而是生了更重的病。”

    其实只要不是非得在二十岁前就打算成为一流高手,药浴药膳的用量是不会如他这么猛的。再加上他用的药疗是姬小苏刚刚改良的方子,在气味方面还没有顾得上用一些辅药祛除,所以药味显得特别熏人。

    小寻小心回话道,“少爷,练武之人在功力突飞猛进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天天都像是泡在药罐子里似的。”

    姬鸿嗯了一声,心说难怪武学到后世就失传了,要练成一流高手的练武成本实在太高昂了。

    一想到后世,姬鸿又想起自己虽然知道当下的世界大明提前复国了,但现在具体对应的是什么年代,还是两眼摸黑。于是就向小寻询问。

    根据小寻所说的况,他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清朝,与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相比很不顺利。

    康熙朝时,虽削了三藩,但未能平复台湾。

    雍正朝时,治理亏空、整顿吏治的成效亦不显著。

    到了乾隆朝时,国力已是衰微,本应标榜为十全武功的各处战事,却成了清帝国上的致命伤口。

    再到了嘉庆朝,天下大荒,各处反叛之势不可遏止,清室带着战力早已沦落的八旗兵退到关外,占据着东三省,成为一个地方政权。

    台湾郑家抢先送前明皇室后裔入běi jīng,在名义上成为了天下共主,重建了大明国号。

    如此复国后的大明,zhōng yāng实力自然十分薄弱,各地起事的诸侯反王虽然表面上共尊明室,但朝廷在大多数省份里却不能进行有效的地方控制。

    与此同时,江湖会门的势力在清朝近两百年间也从地下发展起来了,不但人员规模和组织架构久经考验,还往往带有“反清复明”的大义出。江湖势力和地方藩强的勾连,使得zhōng yāng想恢复地方控制力的努力,变得难上加难。

    虽然国家现状看起来还是一塌糊涂的样子,但对于姬鸿来说,已经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他庆幸不已,穿越到这个本该是大清的年代,正好碰上大明复国,自己就不用去留那“金钱鼠尾”的发型了。想到这一点,就是做梦也开心啊。

    小寻却不明白姬鸿是怎么回事,见他忽然眉开眼笑,把桌上剩下的一半饭菜也扒拉着吃完了,不担心地问,“少爷,你怎么了?”

    “我很好,很好。”姬鸿摸着肚子,心下满足得无以复加,“小寻,天黑了,你早点去休息吧,明早再陪我去站桩。”

    次rì,看着姬鸿生龙活虎,甚至是迫不及待地摆架站桩,姬小苏也不由地有些惊讶了。

    任何人投入剧烈的运动锻炼,头三天下来的后遗症是发作最剧烈的,尤其以第一天之后为最。

    虽然之前姬鸿表现得练功决心很大的样子,但姬小苏以为他经受了第一天练桩之后的痛苦,多少会有点心悸,第二天很难保持原有的劲头,要在四五天之后才能恢复过来。

    只是姬鸿现在意气风发的模样,简直比第一天跃跃yù试的样子还要胜出十倍。

    她有些疑问地望着小寻,然而小寻回的是一个“我也不知道”的眼神。

    看来真要对兄长刮目相看了。

    这一次的两个时辰站桩,姬鸿虽然在最后半个时辰又翻掉了头上的“青天”,但他及时伸出手来,接住了碗。

    姬小苏和小寻预备好要说的“天塌了”,也缩回了肚子里。

    第三天练桩下来,青天更是一直不倒。

    下一rì,姬小苏已经不再过来,想来陪兄长枯站两个时辰实在乏味。而且姬鸿已经不会再让青天倒塌,更是少了好多期待的乐趣。

    如此站桩、药浴、吃饭、睡觉的练功循环,不知不觉过去了十天。

    此时姬鸿练功后的疲累状态已经恢复得越来越快,已经不需要从下午一直睡到次rì凌晨,只是略微睡到午后就能醒来。

    果然,这练功的rì子总不至于除了练桩,就要睡一整天。

    姬鸿心想,既然下午也很有jīng神,不如去练点别的?

    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但练功不练拳,犹如无舵船,到老同样也是白忙活。所以这练功和练拳,都是不可偏废的。

    于是问一旁的丫鬟,“小寻,你说我练什么拳术好呢?”

    小寻答道,“少爷,小寻觉得你还是练弓箭比较好。”

    练shè箭?姬鸿沉吟,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仍是问道,“为何?”

    小寻道,“少爷,只要力气大,shè箭准,就能去考武状元了,所以这两项是最重要的。你练桩能增长力气,所以有空应该去练箭。”

    姬鸿想了一想,古时的武举所考无非是马步弓箭、舞刀举石,确实只是考究shè箭和力气,当然马上shè箭对骑术也是有要求的。

    “shè箭最重要的在于准头。这点少爷你是不必担心的。你站桩下盘生根,头顶青天不塌,形稳定,shè箭定然会准。”

    见小寻极力推荐shè箭,姬鸿心下好奇,“小寻,难道你也练过箭术?”

    小寻嘻嘻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弹弓,对着窗外一弹打去。只听噗的一声,羽毛纷飞,一只麻雀从外面的树上坠了下来。

    “少爷,我们路家庄人人都是自小练箭的。”

    姬鸿此时才知道小寻姓路,“小寻,你也是出武林世家的?”

    小寻摇头,“少爷,我们庄里都是寻常农家,练的都是庄稼把式。只是这些年来天下不怎么太平,各处的村子庄子大多都在练武自保,平常练些弓箭枪棒什么的。”

    出则为兵,入则为农,这农兵合一的模式,本是中国两千年历史上最常见的兵源体制。

    百姓平rì里练武,到了战乱之时,也能结成坞堡、寨社自保。即使是到了重文轻武的宋代,民间依然武风盛行。九纹龙史进就自行聚合乡邻,对抗少华山。祝家庄、曾头市更是自练乡勇,可以和梁山大寨对阵多次。

    到了洪武帝的大明,以卫所制养兵,民间练武的必要xìng大大降低,而后清廷入关,更是绝汉人百姓习武。直到大明复国之后,各地诸侯坐强,江湖盗匪蜂起,乡村间练武自保的风气又重新大盛。

    这村寨相抗大群盗匪,都是军阵的战法,讲究的是长枪弓马,能够在在战场上闯进闯出的功夫。力弱之人,即使不能到阵前迎敌,在后排shèshè冷箭也是有用。所以不论男女老少,平时都shè弓走箭,练个不停。小寻自小跟随着父兄练箭,气力虽然不大,箭法却很是娴熟。

    姬鸿想起水浒里小李广花荣的威势,一弓在手,即使武艺天下第一的卢俊义卢员外,只要不能近,也难逃被shè杀的下场。而小养由基庞万chūn,更是如同狙击手一般,不知定点清除了梁山多少好汉。

    如此看来,自己有这么好的练箭条件,如能练好箭术,远程战斗力直接就上了几个档次,在江湖中与人争斗也多了一门制胜的手段。

    当下两人就来到演武场,支起箭靶练箭。这天青山庄家大业大,十八般兵器是样样不缺。

    姬鸿以前看过不少shè箭比赛,又有小寻这个行家指点一些诀窍,没多久姿势就摆得像模像样。

    他练了十来天顶碗站桩,对于“稳”字颇有心得,此刻右手握住弓背,两脚前后分开,形纹丝不动。shè了几箭后,渐渐又摸到瞄准的技巧,命中靶心的次数越来越多。

    小寻见他拉弓在三十步外,十箭中渐渐有七八箭能中靶心,忽然好胜心起,道,“少爷,我们来比箭吧?”

    于是很快……

    “少爷,你力气比我大,应该拉硬一些的弓,站到四十步外去shè。”

    “还应该拉更硬一点的弓,站到五十步外shè去。”

    “你快站到六十步外去!”

    小寻有些羞怒,自己在三十步外的shè箭,居然还不如姬鸿在六十步外的命中率,这实在是太打击她的自尊心了。

    姬鸿得意道,“只要头上没有青天,本少爷做什么事都有手到擒来的感觉。”

    果然没有那一大碗水碍事的感觉就是好啊。

    不过他见到小寻难受的神,不由心软道,“小寻,你头顶青天,也能shè得更好的。”

    小寻顿足道,“少爷,头顶青天哪是那么好练的,要练到你那个程度才有这么快的效果。可是你这个练法,我哪有本事弄来那么贵重的药食来补充练功的消耗。”

    “兄长,你应该头顶青天和小寻比箭才对。”

    姬鸿惊讶道,“小苏,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这阵子站桩练神,对于边事物的感应比以前灵敏了很多,有人远远走过都能有所察觉。可是姬小苏不知不觉来到他后,他竟没有发现。

    小寻倒是欢欣鼓舞,“苏小姐说的有道理,少爷你头顶青天来练箭,效果一定是更好的。”

    不带这样的。姬鸿抱怨说,“这头顶青天,总不至于练什么都要顶在头上吧。”

    “只要头顶青天,就能时时刻刻在练神了。”姬小苏道,“兄长,你刚才不是说了,只要不顶碗的时候,做什么事都可以手到擒来。”

    “是啊,只要不是头顶青天,我做什么事都觉得方便,连说话都方便。”

    姬小苏道,“兄长,头顶青天锻炼的是心神。心神强大,就能jīng神集中,学任何技艺,上手和练熟都比常人容易得多,这就正是手到擒来的境界。”

    这点姬鸿能够明白,有过打篮球经验的他知道,认认真真的去投篮,和漫不经心的投篮,命中率自然两样。

    投篮、shè箭,这些要求准头的活儿,越能集中注意力,效果就越好。而姬鸿能顶住水碗两个时辰,甚至体发抖时也没摔下,这“头顶青天”的法门,既练了手协调xìng,又练了jīng神集中度,无论哪一点,都对提高shè箭命中率有着重要帮助。

    “而心神的成长,和气力的增长是一回事,需要超越极限,再及时补充回来,才能不断增强。”姬小苏道,“兄长,你开始几rì练功,疲累得特别厉害,那不仅是站桩辛苦,还因为你头顶青天,始终小心翼翼全神贯注,心神损耗得也十分严重。”

    “但到后来几rì,你体已经适应了头上的水碗,不必耗费多少心神也能维持青天不塌。所以你需要想办法另外去耗费心神,才能锻炼jīng神。”

    姬鸿沉吟道,“我在shè箭的时候也头顶青天,就会另外耗费心神,同时也就是在练神?”

    姬小苏道,“shè箭本就是一门复杂的技艺,越是复杂奇巧的技艺,越是需要集中注意力,就越能锤炼心神。你现下练箭,成为一流的shè手已不是难事,但要想成为那传说中百发百中的神shè手,只靠练箭本慢慢凝练起来的心神,至少还需要三五年。”

    姬鸿恍然,只有依靠超越极限的难度,才能在最短时间里练chéng rén们眼中的神技。

    但这个办法并非人人适用,必须得有能够及时调养心损耗的手段,像神医妹妹这样给自己铺好后路,才能放手去尝试挑战极限的训练。

    他试探着问,“像少林寺那些武学大派,似乎只有拳脚兵器,没听过他们练箭,那他们如何通过复杂的技艺练神?”

    姬小苏道,“越是上乘的武学,越是jīng微奥妙,变化多端。练习起来要耗费的心神可比你这样拉弓shè箭要难多了。”

    “再说了,武学大派不练弓箭,人家有练暗器的嘛。”

    小寻道,“少爷,少林寺里练注意力和准头大大有名的法子,就是用铁筷子挟苍蝇。”

    姬鸿默默点头,没错,我还看过这部动画片的。

    他头顶青天练习起了shè箭,然后发现自己几乎不能发力。

    站桩时只要保持形稳定,就可以不让青天塌下。可自己现在是在shè箭,拉弓放弦必然要发力,一发力形就有变化,一摇晃青天就会塌下来。

    姬鸿无奈道,“这根本没法把箭shè出去啊!”

    姬小苏道,“你不必在六十步外shè,靠近了shè箭,发力可以轻一些,青天就不倒了。”

    这话很有道理,于是姬鸿便一步步朝箭靶走了过去。

    小寻见他一直没有停步,问道,“少爷,你要到多少步的距离shè箭?”

    姬鸿正sè道,“五步之外shè箭,我就有把握了。”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