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江湖好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天青山庄的演武场上,几百名来自三山五海的豪杰俊彦济济一堂。只见高的威武,矮的jīng神,白的俊俏,黑的豪爽,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应有尽有,人人出众。恰似江东群英会,重现梁山聚义厅。

    姬少庄主原来在江湖上有个名号叫做“江南及时雨,金陵小孟尝”,门下号称贤客三千。虽然目下庄里只得六百多人,但他曾经迎送往来的江湖好汉,总数离三千也差不了多少。

    姬鸿一生之中首次见到这么多武林众人聚在一起,此时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自己一个人上。想到这些人个个都怀武功,越发觉得他们眼神锐利,杀气人,体不由得渐渐发寒。

    我也是参加过校运会比赛的,几千人都盯过我看,现在这点人不算什么。姬鸿心中安慰了一下自己,拱手说道,“各位武林同道,各位英雄好汉。姬某无能,rì前被妄心山庄的原剑空打败,受重伤,武功全废,现下万念俱灰,心丧若死,只望闭门度过余生,不再过问江湖中事……”

    全场依然无人反应,姬鸿心里倒是渐渐镇定下来,语声更是凄然,“本庄地狭人稀,一直以来对大家多有怠慢,如今我天青山庄在武林中除名,诸位都是当时英才,正可趁此飞脱牢笼,大展宏图,不再被这小小的池洼之地所耽误。本庄谨为各位高贤奉上薄仪三十两,结个善缘,恭祝各位前程锦绣。”

    这番话声并茂,将自家愁苦的处境说到了极致,也自贬到了极致,最后还有三十两路费奉上,想来这些好汉不管于于理于财,都应该可以满意离开了吧。

    姬鸿等了半响,全场依然悄无声息,所有人的目光依然死死盯着自己。心下惊疑:莫非,三十两银子还不够?这些人未免胃口也太大了吧。

    他强自镇定,咳了一声,“各位还有什么意见?”

    离他最近的一个五短材长相猥琐的汉子眨了眨眼,有些犹豫地问,“少庄主,你刚才说的意思是不是,如果我们走路的话,能领到三十两银子?”

    姬鸿连忙点头,“正是。”

    “那不就结了,你早点说明白啊,那么文绉绉地干什么?”猥琐汉子利索地伸出手,“我这就走了,银子快些拿来。”

    姬鸿险些心里吐血:难道是我想说话这么费力吗,我是以为在古代社会,越正式的场合越要说得文雅……算我的错,高估了你们的文化水平。

    一旁的家丁给了他一封银子,这猥琐汉子拆开看了看,顿时兴高采烈地往庄外走去。

    有人起了头,场面就打开了。想拿三十两银子的好汉们纷纷上前伸手讨要盘缠,拿到手以后,便抖开各自的随家当,一个个大步流星、jīng神抖擞地离开演武场。

    只见有人掣出算命测字的布挂,有人扛起狗皮膏药的招牌,有人背着全的大鼓竹板,还有人牵着翻跟头走路的红股小猴……

    姬鸿呆住了,喃喃自语,“这些,这些,都是江湖上的英雄好汉?”

    虽然他早已知道自己庄上的这些所谓好汉没几个是真的高手,但想来他们多少总该会个几路拳脚。但是眼前这些算命卖药、把戏杂耍的,也能算江湖中人吗?

    想到刚才以为他们个个都有武功在,甚至觉得他们眼神有力,杀气惊人,姬鸿只觉得脸上阵阵发烧。

    “他们可都是真正的江湖中人。”姬鸿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却见到一个瘦高jīng悍的中年人站到了自己边,笑着说道,“少庄主,凡是漂泊四方,行踪不定,走码头窜巷口,以各种技艺讨生活,比如算命占卜、街头卖艺、说书打鼓、哪怕是乞讨偷窃,都是闯江湖。”

    姬鸿明白过来,想起武侠小说中的丐帮号称有十万之众,大多数底层弟子只怕都不会武,但只要是丐帮中人自然也就是江湖人士。

    “多谢这位大哥解惑。”姬鸿看着他,心想,你快点也拿银子走路吧。

    但这中年人说完之后,却站住不动,饶有兴趣地看着出庄的人流。

    姬鸿疑惑,莫非这人另有所图?于是问道,“请问大哥姓名。”

    “在下武连山。”中年人抱拳说道,“少庄主,武某当年曾受姬老庄主大恩,近rì听说少庄主遭人毒手,便来贵庄探望,恰好刚看到少庄主宣布退出江湖。”

    原来你是刚从外面进来的,难怪不拿银子走路。姬鸿见他和自己父亲相识,便以父执之礼称呼,“武叔。”

    “不敢,不敢。”武连山客了一下,忽然低声道,“少庄主,你真是打算要金盆洗手了?”

    “金盆洗手”这个说法虽然没错,但是姬鸿听起来总是怪怪的,感觉自己登时老了至少三十岁。叹了一声,“不错。送走这些英雄豪杰,我就归隐庄园,闭门反思,再不和武林中人往来。”

    武连山笑道,“少庄主,你就是从此闭门不出,也少不了和武人打交道。”

    姬鸿奇道,“这是为何?”

    武连山道,“少庄主,你洗手归隐,有名有号的江湖同道自然不会再来找你。但你家大业大,难免有宵小之辈觊觎。况且你放弃了天字号的名声,等于通告天下,家中武备薄弱。黑*道上那些飞檐走壁、高来高去的朋友,对大户人家偷盗打劫的兴趣,可是不小。”

    姬鸿一怔,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武叔,那平常的大户人家,是如何防盗防抢的呢?”

    武连山道,“自然是请练过功夫的高手,看家护院。”

    姬鸿发愁,“我到什么地方去请护院高手?有了,眼下这些好汉还未走完,我现在赶紧招用护院,多少能找到几个有本事的吧?”

    武连山笑道,“少庄主,那你如何判断他们的武功高低?”

    姬鸿道,“自然是请他们当场演练手,以观武艺高下。”

    武连山指着几个背着枪棍器械的大汉,“你让他们动手,这些好汉定然可以表演口碎石、银枪顶喉、空手劈砖、隔山打牛、滚钉板等种种神功,个个异常jīng彩。少庄主你觉得他们是否就能为你护院?”

    “免了。”姬鸿赶紧摇头。这些街头表演的花活好不好看,和是不是高手,根本是两回事。

    街头碎大石的好汉中,也未必完全就没人有真本事。但落魄到这个地步的高手实在少见,而且姬鸿也没办法分出练功者是真功夫还是花架子。

    他心下喟叹,武功不行果然步步难行,别说不能自我防护,就连想请高手护家,都缺乏认人的眼力。

    却听武连山在耳边道,“少庄主,这剩下的十余位朋友,可都是有真本事的。”

    姬鸿方才发现,演武场里的庄上门客已散得差不多了,只有最后十来个人还站在附近。

    原本姬鸿已经以为,“眼神锐利、杀气人”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但在这十一人上,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十多人形沉稳,纹丝不动,眼中jīng光灼灼,更是有如实质。

    姬鸿心中压力山大,硬着头皮问,“各位英雄,可还有什么指教?”

    一个眉清目秀的黑衣和尚当先合十,“阿弥陀佛,少庄主,贫僧曾许下一愿,要为贵庄连续念上三年《福寿经》。此时才刚刚念了两月,如若离开,势必前功尽弃,实为可惜。还望少庄主让贫僧将此经念完,以保贵庄上下福寿连绵。”

    我就没听说佛经里有什么《福寿经》的,倒是道家有一本《太上洞神三元妙本福寿真经》,这和尚分明是满口胡言。

    姬鸿心中不以为然,脸上含笑道,“大师一片慈悲心意,我感激不尽。只是在下刚刚死去活来,顿觉世间一切是空,福寿有与没有,也没什么分别。大师不必顾念鄙庄,早早择一宝地修行,勇猛jīng进,以成正果,方是美事。”

    “阿弥陀佛,姬施主,你这是自断福缘……”和尚微微叹气,正待继续劝说。一名虬髯大汉却已不耐,扬起一把巨斧,打断了和尚的话,“和尚你别啰嗦了。姓姬的小子,你听清楚了,老子已经暗中修炼了数年的断魂斧,再过半年功夫就可以练到第七层。你这小子却要把人都赶走,让老子怎么把斧法练下去?”

    姬鸿奇怪,“这位英雄,难道你离开了本庄就不会练功了?”

    虬髯大汉脸sè红了一红,怒喝道,“练功这种事是要一气呵成的,断了就接不上了!”

    姬鸿一呆,想起“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三天不练,功夫丢一半”等等说明持之以恒重要xìng的俗语,难道这练功真的不可以中断?

    武连山忽然哈哈一笑,“练功自然是到哪儿都可以练的,只是这位朋友离开了天青山庄,就没有安稳的地方给他练功了。”

    姬鸿奇道,“这是为何?”

    武连山道,“这位朋友原来是山东风雷堂的三当家赵峰,几年前策动手下的兄弟想要除掉大当家二当家,一场火并下来,风雷堂元气大伤,二当家也重伤而死。但他毕竟没奈何得了大当家,反而被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而这位黑衣大师名叫无叶,是江湖有名的yín僧,在庙里专门祸害上香的良家妇女,后来事发被官府通缉。”

    姬鸿大惊,“和尚,原来你是yín贼!”

    无叶温和一笑,合十道,“阿弥陀佛,少庄主言重了,贫僧只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

    武连山对场上的人一个一个指过去,这些人不是杀人放火的江洋大盗,就是参与过帮会争斗的黑*道枭雄。而他们当年上门投奔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走投无路,所以找天青山庄当保护伞。

    姬鸿头皮发麻,此时才知道庄上隐藏着这么多定时炸弹。这些家伙把天青山庄当作藏保命的所在,甚至有人还准备练功复仇,自然不肯离开了。

    想起水浒中,柴大官人直接吩咐庄外的酒家,看到路过的囚犯就让他们来庄上相投,因为这里面多有仗着武艺犯事的人物。可见招徕四方好汉的世家山庄,本就容易成为窝藏重犯的高发地。而自己想要遣散庄下的全部门客,就等于断了这些案犯的后路,他们自然也就成了甩手不掉的烫手山芋。

    姬鸿再次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在这个刀光剑影的江湖世界里,不管做什么事都有着难以预计的风险,不是一个穿越过来的宅男大学生就能轻易把握住的。

    赵峰抱着铁斧,斜着眼睛,冷冷地看着武连山,“老兄好本事,把我们这里每个人的来历都摸得一清二楚,想来不是简单的人物,多半是个捕头吧?”

    一个眉心有疤的汉子接口道,“看他的相貌年纪,只怕是南京城两大名捕‘一五一十’里的武连山。”

    这“一五一十”的名号倒并非是说两位捕头武功如何,更多是指他们审讯破案的手段了得,不管什么犯人到了他们手上,都会“一五一十”地把罪行交待出来。

    武连山笑道,“不错,正是武某。”

    赵峰冷笑,“武捕头好大的胃口,一个人就想抓捕我们十来人不成?我却不记得官府什么时候开始管起我们帮会内争的事务了。”

    武连山笑容不改,“你们那些黑吃黑的窝里斗,官府为什么要管,也懒得管,你们全部内斗死了才是好事。我这次来要拿的只是无叶、杜白、章一马、李金,这四人残害的是平民百姓,已入了刑部要案。”

    要知江湖绿林人物抢地盘、争买卖的自相厮杀,一向排斥官府管理。只要做得隐秘,官府也不会来管,除非是光天化rì下在闹市街头斗出人命,才会有公人阻止,但只要没被当场拿下,多半也不会被立案。但江湖中人如仗着武艺做出虐害良家百姓的大事,便是对民众治安信心的根本动摇,官府必然立案缉拿,否则基层治安无以维系。

    赵峰眼前一亮,“你只要拿他们四个?”他本也知道官府不会管风雷堂内讧的那些烂事,只是这几年躲藏追杀,心终有些惶恐不安。

    武连山淡淡道,“莫非你想蹚一蹚浑水,陪他们一起来围殴朝廷公差?”

    赵峰赶紧摇头,“自然不是。”

    武连山道,“既然不想多惹麻烦,那还不快走。你们行藏也被我说破,留在天青山庄还有什么意思?”

    赵峰脸sè变了一变,“武捕头说的是,赵某留在这里确实已没什么意思,何必婆婆妈妈。”将斧子扛在肩上,大步踏了出去。

    曾参与黑帮火拼的另外几人怀着同样的心思,也各自散了。场中此时只剩下五人,除了武连山说要捉拿的四人,还有一个拄着龙头杖,满头白发的老婆婆也未离去。

    武连山望了望那老婆婆一眼,不再理会,对无叶等四人道,“你们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要和本人斗上一场?”

    四人互相换了眼神,只是他们平时素无交流,此刻面对朝廷捕头,也难有联手相斗的信任默契,各自流露出的意思都是以逃离居多。

    和尚心下一叹,知事不可为,“阿弥陀佛,姬少庄主,小僧觉得你之前说的很有道理,这福寿经不必再念了。”双足一点,子已飞速地朝庄外奔去。

    凡是yín贼者,轻功必好,对于这个人人喊打的职业来说是第一重要的技能。无叶的轻功一施展出来,确实让人叹为观止,看那轻飘飘的姿态,只怕真的能在落叶中飞驰。

    正当和尚要翻过一堵墙时,一根黑黝黝的铁链突然从墙外打了出来,重重砸在了和尚的右脚上。和尚发出一声惨叫,体扑通一声跌了回来。

    只见一个穿公差制服的年轻女子翻下墙头,手中舞起铁链,往和尚的左脚上又是一砸,和尚又是一声惨叫。

    那女子收回铁链,旋即对着和尚两腿中间,再次狠狠一砸,只听和尚这次发出的更是一声足可以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嚎,良久不歇,闻之者无不觉得心惊跳。

    只听这女子淡淡道,“此人拒捕,收不住手。”

    武连山咳嗽一声,“少庄主勿惊,女捕头捉拿yín贼时,按惯例都是会如此处理的。打断两条腿,是防止贼人逃跑,打断第三条腿,是防止贼人再作恶,可说是我们这一行的行规。”

    姬鸿刚刚吸完一口凉气,用力点了点头,“我理会得,不怪,不怪。”

    武连山道,“这位女英雄,是本城的时断流时捕头,和武某是同僚。”

    “时捕头……”姬鸿反应很快,“莫非‘一五一十’神捕说的就是你们两个?”

    武连山颔首道,“这些只是虚名而已。”

    时断流提着铁链走到近前,和武连山一前一后看住场中四人,皱眉道,“武大哥,你不是说要捉拿的一共只有四人吗?”

    武连山道,“这个老婆婆不是。”

    姬鸿仔细回想,刚才武连山说起各人的来历,唯独对这个老婆婆没有介绍。

    时断流喝道,“那就动手吧。”她年纪约莫二十四五,满脸英气,动起手来也是风风火火,铁链飞出,往最近一个汉子头上罩去。

    另外两个要犯却是一左一右,分别往两旁逃开。

    武连山笑道,“逃得掉吗?”他形展开,如同一只大鹤向左边逃出的那人追去,速度竟然比刚才的无叶和尚还要快上几分。

    往右逃出的那人回头一望,见到武连山的法不由心下一沉。他知道自己的轻功不佳,决计逃不出多远,想到这里,忽然回往姬鸿扑去,打算抓住这少庄主来和“一五一十”做个交易。

    姬鸿见状一惊,忽然想起附的姬少爷也是练过多年功夫的,自己脚力未必有多慢,当下立即准备撒腿就跑。

    却听“嗤”地一声,一根杖头从这人的前穿透伸出。

    那白发老婆婆轻轻递出一杖,便刺死了他,嘶哑着声音道,“敢对少庄主动手,找死。”

    姬鸿被这干脆利落的一击震住了,问道“婆婆,你是……”

    老婆婆摇了摇手,“少庄主,你莫问我来历。老婆子十年前得罪了极为厉害的仇家,幸得老庄主收留,让老婆子多苟活了十年。现下老庄主已经不在,那些仇家如果知道老婆子的下落,来到庄上要人,就会连累了少庄主。我早该离开,却舍不得去再受江湖上颠簸风波之苦,实是惭愧。”

    姬鸿心中一软,刚要说,婆婆你就一直留下好了。武连山已擒下了所追的逃犯,回到他边沉说道,“少庄主,你莫冲动,这位前辈的仇家,不是你能接得下的。”

    武连山又对老婆婆说道,“前辈既然曾受过老庄主的大恩,如果一直恋栈不去,让少庄主有莫测风险,那就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了。”

    老婆婆叹息道,“你说的是,我也知道留着这里对不住少庄主。今天少庄主要遣散门客,老婆子也是要打算走的,留在最后只是想看看有哪个不长眼的会闹事,好替少庄主料理了他。”

    她对这姬鸿一笑,“少庄主,你现下行事已很周到,只是经验见识上稍欠缺了一些,这也不是你的错。老婆子这就走了,你多保重,来rì定有潜龙重飞之rì。”

    说话之间,她的影已如一道旋风刮走,待到说完最后一个字,便消失在了姬鸿的视线之中。

    姬鸿怔怔想了一想,问道,“武叔,你们在我家里拿下这几个官府重犯,我是不是犯有窝藏之罪?”

    时断流此时也已经拿下了最后一个要犯,闻言冷冷说道,“从法理上而言,确实如此。”

    武连山笑道,“少庄主,有天青山庄的招牌在,南京城里不会有任何衙门进门拿人的。”

    姬鸿意识到这个世界武林世家的势力极大,自己颇似有着丹书铁券的柴大官人,一定程度上已经是特权阶层了。只不过柴大官人的丹书铁券是皇上赐的,而天青山庄的天字号招牌是靠武力打下的。

    他感慨道,“在家父故去后你们也没动手,直到本庄宣布退隐江湖后你们才来抓人,承,承。”

    武连山道,“少庄主,你错了,没有天字号牌坊的天青山庄依然是武林世家,武某受过老庄主大恩,是不会上门拿人的。”

    姬鸿愕然了,“那今天这是?”

    武连山笑道,“武某听说少庄主今rì谢绝门客,担心有人会闹事,故过来帮少庄主看看场子。如果那几个要犯安分走人,武某会在他们离庄之后再捕拿。”

    姬鸿满心感激道,“多谢了。”

    时断流冷冷道,“说来说去,最后我们不还是在天青山庄抓人了么?”她毕竟年轻,对于这些往往超脱官府管理的武林大家,心里总是有些不喜,话语之间就有些嘲讽。

    武连山道,“不是这样。”

    姬鸿和时断流都大为奇怪,问道,“怎么不是?”

    武连山道,“少庄主,武某之前和你说过,大户人家都需要护院人手。”

    姬鸿点头道,“没错,这怎么了?”

    武连山道,“你看武某在贵庄做个护院,少庄主觉得够格不?”

    姬鸿一怔,先惊后喜,“武叔愿意为本庄帮忙?欢迎之至。”

    武连山点头道,“所以你看,今天少庄主谢散门客,有几个家伙从中闹事,武某为护院,将他们拿下了,发现他们竟是官府缉拿的要犯,于是交给了时捕头。”

    时断流嗤笑,“原来这样就不叫公差进天青山庄拿人了,你还真用心。”忽然想起一事,“怎么,你是真的要在这里给这小子当护院,不做捕头了?”

    武连山道,“这次抓了四个重犯,我怎么也可以有个半年公休。”他顿了一顿,“更何况,现在公门里一代新人胜旧人,小时你比我强得多了,南京城交给你,我放心。”

    时断流子一震,“你原来早就打好了主意。好吧,就依你。”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