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前尘往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艾露恩 书名:头顶青天
    忘记过去反而更好?姬鸿愕然了,这一副浪子回头的口气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这位兄长以前不是好人吗?

    “十哥,你昏迷了七天,刚刚醒来,需要多多休息。”绿衣妹妹走到边,“方才你说了这么多话,很伤体呢。”

    难道是我想说这么多话的吗?姬鸿心中悲愤:我也觉得现在这副体,说话是个很重的负担,可是不解释清楚,你怎么肯信我是你原来的哥哥?

    正郁闷间,忽然觉得手腕上冰凉,只见右手已经被绿衣妹妹拉了过去,然后她的一只小手熟练自如地搭起脉来。

    一查之下,绿衣女孩十分惊讶,这具体的气息原本一直处在濒死之境,现下却是生机勃勃。莫非真的是元魂归来,于是元气回复了?

    传闻里邪鬼作祟,附他人,只会损伤原主人的元气,绝不可能反而让人活力焕发。如此一想,绿衣女孩心头的最后一丝疑念也基本消散。

    她抬起头来,淡淡说道,“十哥,你之前和原剑空比试,口中了他的独门摧心掌。原剑空的功力本就到了刚柔相济的境界,这门掌法更是以yīn劲为主,震伤了你体内脏腑……”

    姬鸿愣住了:摧心掌?刚柔相济?yīn劲?原来这里竟然是武侠世界,“我”竟然是被武林高手差点打死的?

    “你是说我内脏受伤了?”姬鸿一阵担心,脏腑受损,可是比伤筋动骨听起来还厉害的样子,说不定自己要落下一生的病根,连寿命都要大大缩短。

    “嗯,还好你多年苦练的内劲护住了心肺,没有伤及根本。”绿衣妹妹语气平静,“这几rì用药未停,你大致已经痊愈,再养上半个月,应该可以下走动了。”

    姬鸿长长松了口气,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这种内脏受损的重伤,是你给我治的?”

    绿衣女孩脸sè冰冷,横了一眼,没有理他。

    一旁的小丫鬟眨了眨睫毛,想起少爷是个失忆人士,急忙说道,“少爷,苏小姐可是江南四大名医之一呢。那摧心掌只要把人当场打昏过去,伤者就是必死,从来没有医治成功的例子。你这次中了摧心掌,就是求到其他名医门下,人家担心伤了名声,也不肯施救的。”

    我家这个冰山妹妹竟然是个神医?姬鸿满心感激地看着她,“如果我这次活不回来,会不会影响你的医名?”

    “我是黑暗医者,和别的大夫不一样,要这些医名无用。”绿衣女孩站起来,“十哥,你需要静养,我不打扰你了。这里有小寻在,你想要什么,只管吩咐她。”

    姬鸿还有一肚子疑问,幸好现在知道了这个小丫鬟的名字叫做小寻,搭话也方便了,不必再尴尬地从她本人那里问她的名字。

    待绿衣女孩离开之后,姬鸿虽然全疲惫,还是硬撑着向小丫鬟问话,“小寻,我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听起来实在有些雷,小寻虽然知道少爷全忘事了,依然被震得有些发呆,“少爷,你姓姬,叫姬傲剑。在江南武林中,你和其他几位公子合称江南九剑侠,因为你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剑’字。”

    姬鸿同样也发呆了:姓氏和自己一样,这很好。名字里有个“剑”字,也不妨。但这个“傲”字十分强大,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姬傲剑、姬傲剑,这听起来也太像是龙傲天的师兄弟了吧。

    一定要改名,否则出去无脸见人。就在这瞬息之间,姬鸿心里已经定下了改名的壮志。

    想起绿衣妹妹刚才所说“你中了原剑空的摧心掌”,姬鸿又问起小丫鬟,“伤了我的原剑空也是九剑侠之一?”

    “是啊,少爷。”

    姬鸿纳闷,“他既然和我齐名并称,为什么要伤我?”

    小寻解释,“你们只是名号上被江湖中人列在了一起,其实少爷你之前从来没见过他们。这次原剑空是带着另外六剑一起上门的,说要与你以武会友,少爷你很痛快地答应了他们,然后原剑空十招之内就把你打倒了。”

    姬鸿苦着脸说,“我连他十招都接不住?他既然是如此厉害的高手,还上门来挑战我干什么,这不科学。”

    小寻虽不明白“这不科学”是什么意思,心里和他一样也是愤愤,“少爷,因为我们姬家是天字号的武林世家,整个江南独此一家。原剑空他们只是出自地字号和人字号的世家,所以想要通过打倒你来扬名立万。”

    原来我只是家世显赫了一些,就被人盯上当成了踏脚石。姬鸿心里感慨,这真是江湖险恶,人心不古,为了争名夺利,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看了看头前的镜台,自己穿越的这位少爷,是个脸sè很苍白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想到自己受了这样的重伤,为何仅仅是妹妹来看自己?难道这世的双亲……

    果然小寻回答,“老庄主和夫人已经故去了。”

    姬鸿默然。这样也好。要是两老还在,定然会比那个神医妹妹更加jīng明老练,自己抢了人家儿子的体,那可怎么向他们交待?

    “少爷,”小寻犹豫了一下,“你被打昏过去以后,苏小姐狠狠埋怨你来着。”

    “她怎么说?”

    “小姐说,老庄主故去之后,你本事又没练好,平时还要那么招摇,非要摆天字号世家的威风,一定会惹祸上门的。”小寻忐忑着瞧了少爷,见他没有怒sè,又继续道,“小姐还说,原剑空大你十岁,功力远比你深厚,你傻乎乎地和他切磋,太容易被暗算了,这点见识都没有,怎么能守住我们天青山庄的基业。”

    好吧,这位姬少爷果然是个没实力也没头脑的二代。姬鸿心想,难怪从绿衣妹妹的口气里,我好像有点不成器的样子。

    “我这位江南四大名医之一的妹妹,大概是觉得我这样死去比较好吧。”

    “少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小寻急得眼睛红了,“苏小姐在你被打昏以后,是在骂你,我还从来没见她这么生气过。可是,你昏迷的这七天,小姐她天天在你边救治,什么针灸药方都试过了,一直都没合眼。”

    姬鸿一时无语,鄙视了一下自己,“然后呢?”

    “今天她说无力回天了,但是刚去睡下,她又让我过一个时辰就喊醒她,再给你治病。”小寻眨了眨眼,“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少爷你就醒过来了,我知道小姐心里一定高兴,就提前把她喊醒过来了。”

    “其实我是魂魄离窍,去了地府,当然针石无效了,不是她的医术不行。”姬鸿赶紧接口说,“你看我神魂回来后,体已经痊愈了,这都是她的本事。”

    “是,是,是,一定是这个样子的。”小寻连连点头,“苏小姐的医术是最棒的。”

    姬鸿想起自己的名字叫做傲剑,莫非这个傲字是家谱里的排辈序字?“那,小苏她是叫做姬傲苏吗?”

    “苏小姐的名字就是姬小苏,不是姬傲苏。”

    甚好,甚好。姬鸿略感欣慰,至少这一家其他人和龙傲天不是师兄弟了。

    “那么,小苏喊我十哥,我之上还有九个哥哥吗?”

    姬鸿心中疑惑,按这称呼来说,自己之上应该有九个兄长,他们怎么不为自己出头?这天字号世家里的其他人总不会和自己一样都是废材吧,只要其中有一两个出sè些的,也不至于让原剑空来欺负自己。

    小寻摇头,“不是的,少爷,你上面是九个姐姐,姬家只有你一位少爷。”

    “这……”

    姬鸿惊诧了,他所了解的古时同胞手足之间,是男子和女子各自排序。如果自己上面没有兄长,那么下面的妹妹应该喊自己为大哥。被喊十哥是什么意思,这是把自己放到姐妹中去排序么?

    看来,小苏就是在自己醒来后,还是在鄙视自己。觉得自己为男儿,没守好这个家吗?

    想到这里,姬鸿有些意兴阑珊,闭上了眼睛。

    小寻知道他要休息,乖巧地退了出去。

    但没过一会,她又端着一个木盘,托着一大碗粥跑了进来,说是小姐调的养生粥,让姬鸿服下去。

    姬鸿看着这碗散发腾腾药味的绿sè粘稠物,内心有点发毛,但肚子里已经在咕咕叫唤,还是很痛快地把这碗“粥”喝得一干二净。

    小寻在一旁看他喝得畅快,高兴地说,“少爷,那你以后练武配合服用的药膳,也用苏小姐的配方吧。”

    姬鸿前世多少算是个武术好者,知道练武的许多功法不是光练体,还要服用合配的药膳。不过他很奇怪地反问,“难道以前不是小苏给我配药么?”

    没道理啊,家里放着一个神医,却不好好利用起来,太浪费了。

    “少爷,苏小姐想让你用本家改良的药膳,可是你不肯用,平常一直是靠庄上的另两位药师。”

    “哦。”姬鸿忽然有点明白过来,这个“改良”换个说法,多半就是“试验”。想来姬家少爷xìng保守,偏向于传统药方的安全xìng,不想当自家妹子的小白鼠。

    小寻收了碗盘,又退了下去。

    虽然七天没有进食,但这姬家少爷之前也毕竟是个练武的子弟,体的底子不差。这一碗药粥喝下去不久,姬鸿觉得肚子里气滚滚,周的力气一丝一丝涨了回来。

    这一下他就没心思静躺了,坐起来在头和柜台中四下乱翻,不一会儿竟从抽屉里翻出一本书簿。莫非这是姬家祖传的武功秘笈?

    刚才小寻可是说自家是天字号的武学世家,很了不得的样子。那姬家的武学,应该是这个世界最顶级的功法吧。

    姬鸿激动了,虽然现在自己是姬家唯一的少爷,养好伤后想看本家武学完全没有障碍,但先睹为快总是一件让人很愉悦的事

    不过翻了两页,他已然发现,这本书簿压根不是什么姬家的武功心法,而是姬傲剑少爷平常所感所想的一些记录,换而言之,应该是一本rì记。

    rì记就rì记吧,姬鸿反而更高兴了。自己穿越过来没有得到原主人的记忆融合,是个很大的劣势。有了这本原主人的rì记,以后可以适时表现出恢复一些“记忆”,对于在这个重生后的家里待下去,有着极大的方便和好处。

    他看着看着,陡然间手一颤,又想起了一个问题,额上冒出了涔涔冷汗。

    就像每个会说话的人有自己的方言口音,每个会写字的人也有自己的独家笔迹。姬傲剑少爷写的是繁体字,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姬鸿自信慢慢也能熟悉。但姬傲剑的书写笔迹,可是和姬鸿自己写出的字样相差甚远,如果做笔迹对比,谁都能看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或者,笔迹不同也可以推到孟婆汤上?姬鸿信心不是很足,总是这样解释未免也过于牵强了。

    姬鸿开始懊悔自己得到这本rì记了。姬少爷,你要是一字不识从来不写rì记,反而更好,这至少就杜绝了自己在笔迹上被发现冒牌的可能xìng。

    再继续看下去,姬鸿眼前一亮,发现了出路。

    原来这姬少爷的字迹,实在是不堪入目,以姬鸿看来,纯属低年级小学生水平。

    像这样难看的字体,估计除了私下写写rì记,很难想象他会好意思出去题字卖弄,或者和别人手书来往。

    也就是说,了解姬傲剑字迹的人不会很多。

    再者,正是由于姬傲剑的书写能力太差,反而有很大的提升潜力,从这点上可以掩盖过去。

    姬鸿自忖,只要以苦练书法的名义,仔细研习一位书法大家的字帖,临出一手端端正正的字体,到时自己的字迹风格自然应该和这位名家相似。至于以前写过的那笔烂字,当然应该和现下差距很大,甚至是完全不同,不过还有谁会去管你练字未成的时候是什么笔迹?

    看来得找个机会埋首书房苦练临帖了。姬鸿心里发誓,在练帖有成之前,打死也不落下一个墨字。想出解决之法后,姬鸿心转好,又有了兴致慢慢翻阅姬傲剑少爷的rì常。

    从这本rì记里,姬鸿发现,姬傲剑是个好玩的人,除了这个缺点有些过分以外,也没有什么更纨绔的行为了。

    姬傲剑从小是天青山庄的少庄主,年年家里都有各路帮会首脑、江湖高人、名门子弟上门拜望,人人对他都是礼数有加,恭恭敬敬。而姬傲剑也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但自从一年前老庄主故去后,天青山庄顿时门前车马稀落了许多。姬傲剑似乎是承受不了这种失落,更加广散家财,结交各路所谓英雄好汉,大有孟尝君、及时雨、柴大官人等诸多前辈的仗义疏财风范。

    虽然他此时结交的朋友,远远不如老庄主时代往来的那些人物。但好处在于,姬少爷在现下这些江湖好汉口中得到的恭维赞扬,比以前更胜十分。

    姬少爷成rì被这些上门来的好汉前呼后拥,捧在中心,那么除了吃喝玩乐,就是玩乐吃喝,习武时间大不如以前,他有时睡前也会悔悟几分,但次rì又照常如故。

    在rì记里,姬少爷对于江南武林道上,和自己合称的九剑很有结交之心。就算这次原剑空七人不来,姬少爷rì后多半也会上门拜访。所以原剑空等人上门,姬少爷大喜过望,扫榻相迎,全无防备之心。

    姬鸿摇头叹息,你可真是单纯啊。

    少年人贪慕虚华也是人之常,难免有一些年少荒唐之举。姬少爷的悲剧在于,他在这个年纪就没有了老成持重之人的引路提点,路就只好越走越歪。虽然姬鸿觉得神医妹妹是个很有见识的妹妹,但姬小苏毕竟也只是姬少爷的妹妹,想要管束指教哥哥,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姬傲剑的九个姐姐,在rì记里提到不多。姬少爷约略说到,八个姐姐在外面很忙,好像都在做一些很有成就的事,自从离家后都没有回来过。

    八个姐姐?小寻不是说自己上面是九个姐姐吗,还有一个又去哪里?

    他翻到后面,在半月前的rì期下有这么一句,“连小灵猫都出去自开武馆了,说要自成一家。我是不是真的太怠逸了?罢了,明天多练半个时辰五行拳吧。”

    这个小灵猫是谁?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姐姐?但是看口气,似乎更像是妹妹。

    此时天sè渐渐暗下来,姬鸿小心藏好rì记,沉沉地睡了过去。

    lt;/agt;lt;agt;lt;/agt;;

重要声明:小说《头顶青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