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血月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超级DPS1 书名:万劫仙途
    看着眼前的小灵丹,功德的管事面上一阵犹豫,然而思量再三,却还是摇摇头,“师弟你还是把这小灵丹收回去吧,我不能收”。

    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安排王可看守地是玄武峰主的意思,如果贸然换人,势必会得罪玄武峰的人,这三颗小灵丹中年人看着眼馋却也不敢收,为了这点灵丹得罪玄武峰有点划不来。

    王可一直盯着这中年人的面sè,察言观sè,瞬间明白中年人的犹豫,心中一动,右手摊开,光芒一闪,一颗灵石出现在手中。

    只见灵石出现的瞬间,一股惊人的灵气就从王可手上散发出来,坐在对面的中年人猛然双眼放光的看了过来,同时惊呼一声:“中级灵石!”。

    王可见这中年人面sè犹豫的样子,一咬牙拿出了一颗中级灵石,中级灵石非常珍贵,内门弟子中能使用中级灵石修炼的少之又少,王可储物袋中却有上百颗中级灵石,拿出一颗一点都不心疼,不过还是面做痛的表

    “师兄,这中级灵石是少宗主上次给我的,如果你帮我把事办好,这中级灵石就算师弟我送你了”。

    “什么,这中级灵石送给我”中年人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双眼看向对面王可,双眼放光。

    “没错,地的况你也知道,如果我继续呆在那里,肯定修为难有寸进,我本来资质就差,如果错过了最佳修炼时期,这一生也就废了,希望师兄能成全我”王可一脸诚恳的说道。

    “咳咳,唉,地的况我非常清楚,既然师弟你向道之心如此坚定,那我就尽力而为吧,你先回去准备准备,一个月之后,我就派人来和你交接”这管事一脸正sè的说道,然后右手在桌面一扫,瞬间王可手上的灵石和桌上的玉瓶就消失不见。

    “那有劳师兄了,我这就回去等待佳音”王可拱手一礼,站了起来,告辞之后很快就离开了功德

    “嘿嘿,这傻小子居然会舍得拿出中级灵石,今天真是发财啦,玄武峰那边得找灵木好好交代一下”中年人坐在房间里面,手中把玩着那颗中级灵石,一副不释手的样子,面上兴奋之sè难以掩饰。

    “离开地之后就去向峰主申请外出游历,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到别院,王可一脸轻松,三颗小灵丹加上一颗中级灵石,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好了,继续修炼吧,看来仙大陆会有巨变,必须加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菩提丹志在必得”王可眼中闪过坚定的神sè,来到院子中,开始修炼剑诀。

    血月宗乃仙大陆四大宗门之一,坐落在一座岛屿上面,岛屿周围遍布海兽,各种风暴暗流掩护,一般修士根本就难以靠近,而且整个岛屿都被强大的制群包围在里面,可以用固若金汤来形容。

    在血月宗深处,一个隐秘山谷中,有一个直径百丈的血湖,zhōng yāng湖面有一个直径一丈的圆形石台,石台呈暗红sè,上面遍布了一些诡异符文,此时石台上盘膝坐着一个被红sè光罩包裹的人影,豁然是血月宗主。

    整个山谷被一个强大的阵法笼罩在里面,空气中腥气人,血湖中一个个气泡翻滚,好像沸水一般,从湖面飘出一片片红sè血雾,围绕着石台上的血月宗主旋转。

    围绕着血月的红sè光罩不停闪烁跳动,每一次跳动都将外面的血雾吸收一些进体内,看起来很神秘的样子。

    整个山谷一片平静,血湖旁边的岸边死气沉沉,不少森森白骨堆积在岸边,看起来异常恐怖的样子。

    “嗖嗖”突然在山谷制外面,两道影从天而降,一个面容枯槁的老者,穿黑袍,头发花白,此时佝偻着躯,双手自然下垂,一双眼睛闪烁着淡淡的血光。

    旁边是一个七旬老妪,穿包跑,面上布满皱纹,手中握着一柄骨杖,暗红sè的长发盘在头上,一双眼睛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两人上都散发出惊人的灵压,都是金丹期的高手,来到制外面,两人没有说话,注视着眼前制。

    “血手,怎么样你的消息真的可靠吗”看了一会儿,旁边老妪神sè闪烁的问了一句。

    “嘿嘿,放心吧,消息绝对可靠,血月都已经回来一年了,现在却还没有出来,上次夺宝受伤很重,我看不会这么快恢复”黑袍老者yīn冷的声音传来。

    “哼,最好是这样,否则可不好对付”旁边老妪冷哼一

    “怕什么,就算他没有受伤,我们两个合力也不一定就会白给他,你想一想,如果把他手中的仙丹夺过来,我们还有一丝希望”黑袍老者坚定的说道。

    “嗯,富贵险中求,就试一试吧,趁着宗内的一些老家伙不在,赶紧出手吧,不过想要进入这魔空阵恐怕还得费一番功夫吧”老妪看着眼前的制,一脸凝重的说道。

    “嘿嘿,放心吧,我早有准备”黑袍老者笑了笑,眼中寒光一闪,突然向后退出两步,右手从衣袖中滑出,只见此人右手血红,手掌上布满了晶莹的灵纹,看起来异常诡异的样子。

    光芒一闪,一道玉符被老者捏在手中,这玉符五寸长,三指宽,表面闪烁着银sè光芒,小小的玉符布满了的银sè灵纹。

    “破符!你连这个都准备了,看来是下了血本啊”老妪看着黑袍老者手中的银sè玉符,面上露出一丝惊讶。

    “哼,一块破符而已,如果能从血月手中抢过仙丹,就算再用十张破符都值得”老者坚定的说道。

    “嗯,这倒是,那事不宜迟,马上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老妪见老者拿出破符,顿时信心大增,破符是一种威力巨大的符箓,专破各种阵法制,老者手中的玉符散发出来的灵压强大,一看就是威力强大的那种。

    “准备,我动手了”突然老者神sè一凝,一股灵力涌入手中玉符,瞬间玉符银光大涨,同时上面的灵纹剧烈流转起来。

    将手中玉符向前方制一甩而出,银光一闪,玉符瞬间撞在前方的制上,陡然之间,前方制剧烈颤抖起来,一股惊人的灵气波动从制上传来,破符爆散成一团银光瞬间在制上面炸出一个直径七尺的圆形缺口。

    透过圆形缺口能看到里面山谷中的血湖,两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血湖zhōng yāng石台上的影。

    破符虽然威力强大,不过也只能将眼前制破除一点而已,只见被破符破开的制缺口周围灵光剧烈闪烁起来,只见制上面的缺口正以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快”老者急忙说了一卷,灵力一卷,化作一道遁光直接往往缺口冲去,旁边老妪手中白骨杖往地面一跺,化为一道白sè遁光跟着老者向制里面冲了进去。

    当两人的影刚刚消失在制另一边,后面的制就完全愈合,光芒一闪,两人落在制里面的岸边,目光一凝的看向血湖的zhōng yāng。

    血湖zhōng yāng石台,端坐上面的血月在两人进入地的瞬间浑微颤,外的血雾一瞬间全部被吸收进体内,光罩上两道红光一闪。

    “血手,白骨,你们两个进来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地吗”冰冷的声音从血月嘴里传来。

    “嘿嘿,难道你想用你宗主的份来压我们吗,血月把仙丹交出来吧”那老者上前两步,站在血湖边上,盯着zhōng yāng的血月冷冷道。

    “原来你们是图谋我上的仙丹啊,好得很,只有你们两个来了吗”血月不紧不慢的说道,一点都不慌张的样子。

    “对付你自然我们两个就够了,上次你被青木打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吧,识相的就赶紧把仙丹交出来”白袍老妪上前两步,盯着血月说道。

    两人说着,从上分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无一例外都是金丹中期巅峰境界,在仙大陆也算是顶级高手了。

    “很好,正巧需要金丹,既然你们两个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说是吧”血月不慌不忙的说道,一边将目光转向左侧,好像在和什么人说话一样。

    然而左边却是一片虚空,什么都没有,见到血月这样的动作,岸边两人面sè一愣,都看向血月左边,却不见半个人影。

    然而就此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凭空传来:“你舍得这两个高手吗”,声音好像是从其左边传来,然而那里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嘿嘿,不就是两个金丹高手吗,既然想要对付我,那就留不得了,好了事不宜迟,一起动手把他们料理了吧”血月说着,缓缓站了起来,光罩中,两道红芒shè出,带着强烈的嗜血气息。

    “什么人,鬼鬼祟祟藏在那里”黑袍老者脸sèyīn沉下来,盯着血月左边虚空,厉声喝道。

    “血手尊者,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没有半点进步啊,真令人失望”淡淡的声音刚落,旁边虚空一阵扭曲,一个淡淡的影浮现而出,并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旁边老妪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湖面,看清楚逐渐清晰的人影,瞳孔猛然一缩,浑都颤抖起来,面sè瞬间变得异常难看,惊呼一声:“青木,是你!”。

    只见此时在血月旁边虚空,湖面上空七尺处,悬浮着一个穿青sè长袍,头戴金冠,腰缠玉带的威武男子,男子表冷漠,一对星目深邃无比,整个人看起来威武不凡,正是仙大陆第一修士青木真人。

    此时他虚空而立,没有散发出任何灵力波动,却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感觉,正用冷漠的眼神看向湖边两人。

    ;

重要声明:小说《万劫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