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消失的尸体!

    第五章

    郑轩虽然也鄙视陈立,但绝对及不上对刘启松、林尘的厌恶,二选一之下,选择了跟陈立进入了那间办公室!

    而王昕、黄宇这对杀手夫妇则饶有兴趣地看了几乎从墙壁上跌下的木门一眼,跟着走了进去。

    林尘等人进入的办公室是一个外科主任的,在他打开其中一个抽屉之后,发现了一手术刀以及三支手电。

    林尘口叼着手电筒末端,在刀柄上装了一块最大的手术刀片,用纱布固定在大腿外侧,以便于随时能取用。

    菜刀砍人是给力,但林尘感觉在割喉时,仍然不够干脆利落,如果换做是手术刀,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手术刀最大的刀片,其实也不过只有裁纸刀大小,根本无法与匕首等凶悍的短兵器相比,但是现在显然没有更好的条件了,林尘也只好将就一下。

    “收获如何?”

    等林尘绑好手术刀,其他三人已经将这间办公室完全搜索。

    “两支。”

    陈立豪答。

    “一支,外加半盒饼干……”

    刘启松答。

    “一串葡萄……”

    杨德辉黑着一张本来就黑的脸,满是郁闷。

    “给。”

    林尘将一支手电抛了过去,太多了他口袋也装不下,影响行动。

    “啊!!!”

    就在林尘几人清点收获时,自隔壁房间,陡然传来了一声无比凄厉的尖叫,叫声当中蕴含的无尽恐惧令人不寒而栗,仿佛这声音的主人,在经历着什么无法想象的酷刑!

    “走!”

    刘启松第一个冲出门外,林尘紧随而至,跟着他的脚步,飞快跑进隔壁的办公室!

    几道灯光“刷刷”地扫动着,企图寻找到什么危险的东西,但是一无所获。

    “怎么了?”

    林尘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陈立。

    “尸、尸、尸……尸体啊!尸体!……”

    此时的郑轩已经完全没有面瘫智者的形象,细小的双眼瞪大到了极限,透明的镜片无法掩饰其中的惊恐,手舞足蹈地大声厉叫着,仿佛午夜的厉鬼在哭嚎,让别人的绪也受到影响!

    尤其是她口中还不断叨念着“尸体”“是他!是他的尸体”之类的语句,更让人感觉到恐惧!

    “草!老子让你叫!”

    陈立恼羞成怒,粗大的手掌直接一大耳刮子抽了过去,清脆的耳光是那么悦耳,打的郑轩眼冒金星,差点直接晕了过去!

    两颗沾血的牙齿自她口中吐出,眼镜也直接打掉了,被陈立豪不小心踩烂!

    郑轩双手捂着被打的一侧脸颊,一言不发,一双眸子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狠狠盯着陈立的背影。

    “啧啧。”

    王昕夫妇二人站在窗前,啧啧有声,仿佛在欣赏一副令人称奇的艺术品。

    “尸体?谁的尸体?”

    刘启松皱了皱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有些不愿意相信罢了。

    “尸体!”

    陈立豪与杨德辉一听到这两个字眼,不悚然动容,只是普通人的他们除了家里的老人逝世,还从未见过其他人的尸体!

    “看出什么了吗?”

    林尘将手电打向窗口,在三道明亮光柱的照shè下,趴在窗口的一道黑影,顿时清清楚楚地跃入众人眼中!

    是之前离开的那名中年男人,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他的眼睛是睁开的,油光满面的脸上依旧带着红润的血sè,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动不动地贴在防盗窗的栏杆当中。

    一双失去了神采的眼睛在灯光的映照下反shè出丝丝光彩,仿佛其中有一道目光,缓缓扫过房间内的每一个人,似乎在传递着一个信息——下一个就是你!

    所有人不打了个寒颤,一股寒气自脊椎骨向着四肢百骸蔓延而去,陈立豪与杨德辉几人已经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仿佛寒冬腊月,凛冽的寒风要将他们的血管都冻结一般!

    其实,那只是自窗外吹来微风而已。

    这时候,还勉强保持着冷静的,也只有王昕、黄宇这对杀手夫妇,以及林尘与刘启松。

    只不过,刘启松的这份平静,是强装出来的,他能够很好地隐藏自己的绪,并不被它们影响。

    “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分钟,且无法发现任何死因,看上去像……”

    “灵魂突然消失!”

    正在判断死因的黄宇闻言不看了林尘一眼,没有反对,稍稍整理了一下修剪成锅盖造型的头发。

    他们所处的是这家医院的一楼,窗外,就属于这家医院的范围之外了……

    说实话,即使他们这种专门收割人命的杀手,见到一具这样诡异的尸体,也不有些发毛。

    数分钟前还在破口大骂的人,活生生的一个人,此时就在他们面前,渐渐变冷!

    恐惧,不可抑制地在众人心中滋生。

    毕竟,在八人当中,有半数是没有经历大事的普通人!

    林尘灭掉手电,王昕夫妇也跟着灭掉,余下三支亮堂的手电筒很有默契地没有再往窗外照。

    “啊!!!”

    此时,一直叨念着“尸体”的郑轩突然又发出一声尖叫,将神经紧绷的众人齐齐吓得心脏一顿,陈立豪更是仿佛遭遇了袭击一般,跟着她大叫起来,宣泄着心中无言的恐惧。

    几支手电慌慌张张的亮起,齐刷刷地照在郑轩上,这个女人披头散发,嘴角渗血的模样几乎让人以为她被鬼上了!

    “你TM又怎么了?”

    陈立粗声粗气地瞪大了牛眼,眼白之中根根狰狞的血丝迸出,大有一言不合便再送一耳光的气势。

    “尸体!尸体!尸体他动了!”

    陈立再次扬起的手掌猛的一顿,感觉后背瞬间被冷汗浸透了,林尘几人也是一阵紧张,纷纷又将手电筒的光柱照到窗外……

    中年男子的尸体一动不动,只不过脸上的血sè开始渐渐发青了……

    “MD!没事找抽是吧!”

    陈立恶狠狠地瞪了郑轩一眼,将手电筒照向别处。

    “走吧。”

    刘启松的声音平静而亲和,在潜移默化中感染到其他几人,让他们也慢慢平静下来,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只要大家不分散,应该就没有问题。

    众人如是想着,纷纷催促着离开。

    林尘是最后一个出门的人,他总觉得,这个中年男人的笑容,变得更加诡异了!

    在临走前,林尘将手电一摆,照向窗口,漆黑的瞳孔,骤然收缩到极限!

    不动声sè地将门掩上,林尘几大步追上队伍。

    在刚才,灯光照shè下的窗台,空空如也!

    中年男人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

    林尘不寒而栗,不过却也只能将这份恐惧埋在心里,否则,这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团体,将会面临更大的恐慌!

    走在人群当中,近在咫尺的人气,让他稍感心安。

    人毕竟是群居生物,聚集在一起可以凝聚出更大的勇气及安全感!

    九名准契约者当中,出现了第一名死者,并且死得如此诡异离奇,让所有人都觉得非常压抑,刘启松一直在说话试图缓解气氛,众人也都附和着,转移注意力,谁都没有去提那个诡异死亡的中年男人,似乎已经将他彻底遗忘。

    但是,谁都清楚,那个人的死,已经在众人的心中留下了yīn影,只是很有默契地将之埋在心里,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再爆发出来!

    (对于一个每小时一千左右的手残来说,七千五百字需要多时间?满地打滚求推荐收藏安慰啊啊啊啊!!!)

    ;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深渊契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