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可怜的小孩

    抱着这个小孩,刚到卫生间,沈翼龙感觉手一,放下小孩一看,这小孩竟然尿裤子了。

    沈翼龙无奈,就抱着他又回到了病房内,拿出刚买来的衣服让他换上,自己就来到卫生间冲洗了一下手。

    当他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这个小孩已经换好了衣服。

    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刚才看着还土里土气的小孩,换上这新衣服整个人大变样,如果洗去脸上的污泽,跟城里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沈翼龙去找了一个洗脸盆,打来温水,让这个小孩洗脸。

    洗完脸,沈翼龙把之前买的云吞打开,看了看,还冒着气,送到小孩的面前“是不是很饿了,来先垫垫肚子。”

    小孩点了点头,接过云吞,对着沈翼龙说了声谢谢,然后吃了起来。

    吃完云吞,小孩还想吃,不过沈翼龙没有给他另一份,他怕这个小孩饿的久了,一次吃这么多,容易吃出病来。

    于是对着这个小孩说道:“不够吃的话这里还有一份,不过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孩听到沈翼龙的问话,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到这个小孩哭了,沈翼龙慌了,赶紧去安慰他。

    过了一会,小孩不哭了,眼角含着泪将自己的名字和为什么在这里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这个小孩叫胡召,今年十一岁,来自河南,跟沈翼龙是老乡。

    他的父母在这里打工,从小就把他留在了他nǎinǎi边,属于留守儿童。

    在这期间,他的父母也会经常的回去看他。

    直到上个月的月底,邻居家的一个叔叔回老家给他们送了一个骨灰盒,告诉他跟他的nǎinǎi,说他爸爸在这里被人打死了,他的妈妈也不知道了去向。

    当时胡召的nǎinǎi听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死,抱着骨灰盒哭了了半天,最后一口气没上来也死了。

    十一岁的胡召在邻居的帮助下将自己的nǎinǎi给安葬了。

    之后他拿着家里的钱就坐车来到了这里,希望能找到妈妈。

    可是这偌大的一个城市,找个人岂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胡召还是抱着那一点希望来到了这里。

    人生地不熟的他,来到这里第三天,口袋里所有的钱就被骗子给骗走了。

    无分文的他饿了就忍着,晚上就睡地上,直到今天晚上,他饿的实在不行了,就在垃圾池里找了一个馒头,吃完不久之后就开始肚子疼,恰好在这时沈翼龙出现了,把他送到了医院。

    听完胡召的话,沈翼龙一声长叹“哎,又是一个苦命的留守儿童家庭,我们中国何时才能不在有这样的事出现。”

    可是沈翼龙在长叹也没用,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不是万能的神,想改变些什么,却无能为力。

    此时他想起了那个女jǐng察吴莹莹,电视上不是常说遇到困难找jǐng察,jǐng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有jǐng察出面,说不定能快点找到人,再说吴莹莹还让自己帮她呢!他现在有求与她,6她不会不帮忙的。

    看着面前的小孩,沈翼龙问“胡召,你妈妈叫什么名字?上班的地方叫什么?”

    “我妈妈叫禹的草,上班的地方我不知道。”

    沈翼龙点了点头 “好吧,我知道了。”

    说着沈翼龙将另一份云吞放到胡召的面前“吃吧!吃饱了好好睡一觉,等你好了哥哥陪你一起去找你妈妈怎么样?”

    胡召对着沈翼龙一笑“恩,谢谢大哥哥。”

    沈翼龙对他也是一笑,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

    胡召吃完云吞,就躺在上乖乖的睡觉了。

    看着懂事的胡召,沈翼龙走出了病房,拿出手机,拨通了女jǐng察吴莹莹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那头传来了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喂,谁啊?这么晚了打电话,还让不让人睡了?”

    沈翼龙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就干笑了几声,说道:“jǐng察美女姐姐,是我啊?你不记得了?”

    那头的吴莹莹听到是沈翼龙,睡意也消失了“是你啊!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沈翼龙笑着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打扰你。”

    “别废话,说正事。”

    “想你了。”

    “滚,不说我挂了。”

    “好吧!其实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请我吃饭。”

    “好”

    “叫什么,明天我帮你查。”

    “禹的草,河南人,在这里打工,前段时间在这里失踪了。”

    “恩,我记住了,挂了啊!”

    “恩,晚安。”

    几句话,很直接,说完沈翼龙就挂了电话。

    而在电话那头,吴莹莹看着手里的手机,撅着小嘴,不满的说道:“你个混蛋,说挂就挂了,也不知道多跟人家说几句,哼,到时候看我不好好宰你一顿。” 说着一头躺在上,将被子盖在上,继续睡觉。

    沈翼龙挂了电话,觉得还不行,就又跟红雷打了一个电话,跟他说了原因,红雷爽快的答应了,沈翼龙又跟他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 坐在边,沈翼龙的困意也上来了,就趴在哪里睡了起来。

    一觉睡到医院的医生来查病房,沈翼龙才醒来。

    看到沈翼龙醒了,胡召懂事的对着沈翼龙说道:“大哥哥,你醒了?”

    “恩”

    沈翼龙答应了一声,看了看时间 都早上八点多了,就对着胡召说道:“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胡召想了想,说要吃油条,沈翼龙问他还想吃什么,他说吃油条就够了,沈翼龙便出去给他买了一份豆浆,和几根油条。

    回到病房,沈翼龙将油条跟豆浆给胡召,让他先吃,自己就又来到了何月她们呆的那个病房。

    到了病房,何月跟墨儿都醒着,沈翼龙问了下病上那个人的况。

    何月告诉他医生刚才来查房,说她除了脑子会失去记忆外,别的一切都正常。

    沈翼龙点了点头,问何月、墨儿吃饭没,她们说没呢!沈翼龙就带着她们来到了一个狗不理包子铺,一人叫了一笼包子。(一笼十个左右的那种)

    吃完包子,沈翼龙陪着她们回到了医院,还没走到病房的门口,就看到里面围了好多人。

    沈翼龙、何月、墨儿还以为出什么状况了呢就赶紧走了过去。

    他们三人刚走进病房,在前站着的一个医生就指着他们对旁边的一个男子说道“东方市长,这几位就是送东方小姐来的人。”

    听到医生的话,那个被称为东方市长的人看向了沈翼龙,而沈翼龙也在看着他。

    QQ群: 279763219 大家懂得

重要声明:小说《与美女纠缠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