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好大,好白

    坐在jǐng车上,红雷碰了碰他,“想给你过个生rì,却弄成这样。”

    沈翼龙笑了笑“没事,这也算是我的生rì礼物吧!话说我还没有坐过这jǐng车呢!不然那有这机会啊!”

    红雷听了沈翼龙的话,也呵呵的笑了。

    “笑什么呢!不许笑。”

    坐在他们旁边的一个jǐng察厉声喝道。

    看着这个一脸严肃的jǐng察,沈翼龙说道:“jǐng察叔叔,我们又没有犯法,为什么不能笑?”

    “不为什么,就因为不想看到你们笑,给我老实点,不然到jǐng局有你们好受的。”

    红雷看着这个jǐng察,冷冷的说道:“是吗?你一个jǐng察有什么了不起,我怕到了jǐng局你就该变成缩头乌龟了。”

    “你说什么?他妈的你找抽是吗?”

    说着这个jǐng察就想站起来抽红雷。

    而在红雷旁边的阿浩,张伟等人也站起来,看着这个jǐng察,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红雷看着他,一脸的藐视,而沈翼龙则看着他直笑。

    而另一旁的那个女jǐng察看到这架势,连忙将那个jǐng察拉到座位上坐下,并劝道:“小王,别激动。”然后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那个jǐng察听了女jǐng察的话,又看了看沈翼龙等人,冷哼一声,坐在那里不在说话。

    沈翼龙跟红雷几人又在哪里说说笑笑,而这个女jǐng察也时不时的看一眼沈翼龙。

    转眼间,到了jǐng察局,沈翼龙,红雷几人被带下了车,分别带到了一个房间内。

    过了一会,从外面进来两个jǐng察,一个个子比较高,另外一个要低点,不过很胖。

    当他们两个看到沈翼龙,整个人明显的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一丝欣喜,走到沈翼龙面前“是你,你就是那个视频里面的高手?那个叫什么来着,好像是沈什么什么。”

    “沈翼龙”

    “对对对,就是沈翼龙。”

    沈翼龙被这两个jǐng察弄得有点迷糊,看着他们两个“我说两位,我们认识吗?”

    其中那个高个子说道: “你不认识我们,我们认识你,我们看到过你跟一帮黑社会的人交手时候的画面,一挥手,硬是把一根铁棍插进几十米外的墙内。”

    沈翼龙听他这么一说,隐约的想起了一点“有那么远吗?好像就几米远吧!”

    “不管几米,总之能挥挥手把那铁棍插进墙里的就是高手,高手,你传授我们几招吧!”

    沈翼龙看着他们两个,想了想,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怕传不了。”

    两个jǐng察不解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

    “因为不方便啊!”说完抬了抬被手铐铐住的双手。

    两个jǐng察当然明白沈翼龙的意思,连忙将他的手铐打开,并骂道:“这是那个混蛋干的,竟然敢铐我们心中的高手,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打开手铐,活动了活动手,沈翼龙看着他们两个问道:“你们想学什么样的?”

    比较胖的连忙说道:“我想学跟你一样厉害的。”

    那个个子比较高点的说道:“我无所谓,只要你能传授我一招半招就行。”

    在这里咱就叫他们两个胖jǐng察和高个子jǐng察。

    沈翼龙让那个胖jǐng察去取一个鸡蛋和玻璃杯子过来,胖jǐng察不知道沈翼龙要这些做什么,不过还是去取了。

    几分钟后,胖jǐng察取了一个鸡蛋和玻璃杯回来,沈翼龙接过玻璃杯和鸡蛋,将鸡蛋放到玻璃杯内,对着胖jǐng察说“往后每天有时间就用手拍打杯子的杯口,什么时候你能将这个鸡蛋压碎,什么时候有能像我一样厉害了。”

    “真的吗?”胖jǐng察看着沈翼龙问道。

    沈翼龙点了点头“真的。”

    胖jǐng察如获珍宝,拿着装着鸡蛋的杯子走了出去。

    沈翼龙说的是真的吗?其实连沈翼龙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只是他胡乱说的,他之所以会这样说,觉得这个胖jǐng察胃口太大了,他想减减他的胃。

    胖jǐng察走后,高个子jǐng察看着沈翼龙“高手,你要教我什么呢?”

    沈翼龙回忆了一下御龙九天里面的武功,发现有一招十八路擒拿手很适合他,于是便照着上面的招数在他面前演习了一边,然后又把这招的动作画了出来,给了高个子jǐng察。

    至于他能练成什么样,就看他自己了,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

    高个子jǐng察拿着这招十八路擒拿手,兴冲冲的走了出去。

    女jǐng察看着这两人,“这两个人怎么回事,让他去审个人,怎么都往外跑,难道外面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女jǐng察向外面走去,到门口什么也没有,就又走了进去。

    这次,这个女jǐng察决定自己亲自出马,去审问沈翼龙。

    来到审讯室,沈翼龙正悠闲自得的坐在那里,一条腿敲到桌子上,一只手拿着一根烟再抽。

    沈翼龙看到进来的女jǐng察,笑着说道:“jǐng察姐姐,你这是想我了吗?一会不见,就又来看我了。”

    女jǐng察看着他,没有说话,坐到桌子前问道“姓名?”

    沈翼龙坏坏的一笑:“老公”

    女jǐng察听到这个名字,自言自语的说道 “老公?”

    “哎”沈翼龙连忙回应道。

    女jǐng察嘴上被沈翼龙占了便宜,气的啪一声,将文件摔在桌子上面,扶着桌子看着沈翼龙“给我老实点,这里可是jǐng察局。”

    由于现在是天,穿的本就少,而这时,这个女jǐng察不知何时,制服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掉了。

    她这样扶着桌子,呈半趴状,前面的两个大白兔刚好被沈翼龙看到,看着这两个若隐若现的大白兔,沈翼龙哈喇子都流了出来,不由自主的说道“好大,好白啊!”

    听到沈翼龙的话,女jǐng察有点茫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着沈翼龙一双sèmimi的眼睛在看着自己,女jǐng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一低头,女jǐng察看到自己衣服上面的扣子开了,她知道了为什么沈翼龙盯着自己看,还说好大,好白。

    于是害羞的看着沈翼龙“你个流氓,大sè狼。”

    沈翼龙一耸肩“我怎么流氓,sè狼了,明明是某些人在~惑自己。”

    听到这话,女jǐng察恼羞成怒,对着沈翼龙吼道:“你去死。”

    说完走到沈翼龙面前,对着他提出了一脚。

    沈翼龙哪能就这么容易被她踢到,子往后一列,一只脚刚好踢到女jǐng察的右脚。

    这个女jǐng察一个不稳,子向着沈翼龙扑了过来。

    沈翼龙连忙伸出双手接她,不让她摔倒在地,不过入手却是软绵绵的,很有弹xìng,忍不住的抓了一下。

    “sè狼,流氓,你,你敢吃我豆腐,还不把我放开。”女jǐng察咆哮着说道。

    沈翼龙一看,手里抓的竟然是这个女jǐng察的大白兔,连忙松开了双手。

    不松手还好,这一松手,女jǐng察正在吼着的声音没了,却变成了哦哦的声音。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进来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惊的说道:“你们这是在干吗?”

重要声明:小说《与美女纠缠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