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井上赐郎的心思(二)

    关振涛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他感觉自己现在心里很乱,他想静一静。

    可是井上赐郎觉得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他当做没有明白关振涛的意思,继续说道:“振涛君,难道你就这样算了吗?你就这样让你儿子白白死了吗?他可是你的亲儿子啊?”

    关振涛一咬牙,狠狠的说道: “如果是你刚才说的那前两种,我肯定不会让我儿子白死的,我会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那如果要是最后一种可能呢?”

    “这……”

    井上赐郎一笑说道: “振涛君,看在我们多年交往,如果是第三种可能的话,我可以帮你?”

    “你能帮我?”

    关振涛带着不信的眼神看着他。

    井上赐郎点了点头: “恩,我不知道那个凶手有多大能耐,不过我在中国也认识几个那些隐居中的人,可都是高手啊!”

    关振涛现在就如同一个落水的人,无意中抓到一颗稻草。

    “好,赐郎君,我会继续派人调查下去,要是前两种可能,我自己如解决,如果真的是第三种可能,到时候你只要你能帮我杀死那个凶手,我就答应你你以前的要求。”

    关振涛现在已经被痛失儿子的心给蒙蔽了双眼,如果他再冷静点肯定会发现其中的一些玄机。

    井上赐郎站起来对着关振涛说道:“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回去等你的消息。”

    “恩,好的。”

    然后两人又说了些客气的话,井上赐郎便离开了。

    “赐郎君,我们真的要帮他吗?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中国的那些古武者,我们怎么有能力杀了他。”

    在一辆黑sè的马自达车内,开车的司机看了眼后车镜的男子问道,而男子就是刚刚从关振涛哪里出来的井上赐郎。

    井上赐郎看着开车司机呵呵一笑: “桑田君,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一起出来,而你只是个司机,而我却从一个下人变成一个我们大rì本国在中国的代理人吗?”

    开车司机又看了一眼后车镜,没有说话。

    井上赐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中国得古武者,我们反而不好对付,如果是,那我们就好对付多了。”

    “那是为什么,中国的古武者可不是好对付的,我们的人上次可是载在他们手里好多。”

    “真古武者我们是不好对付,可是如果是一个假古武者,你说我们是不是就好对付了?”

    开车司机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井上赐郎的意思,笑着说道:“哦,我知道了,关振涛根本未见过古武者的面,到时候我们随便弄一个替死鬼说是古武者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得到他的支持,加固我们在中国的地位。”

    井上赐郎点了点头,“知道就行,好好开车吧!”

    ……

    此时在一张边,有两个女子站在哪里,一个看上去有二十多岁的样子,衣服穿着古怪,不过却貌美如仙,另外一个小点,大概十七八岁,虽然没有岁数大点的那个女子漂亮,不过也数的上是一个美人。

    咱这里就先把岁数大点的称女子,小点的成女孩。

    两个女子站在哪里看着上的男子,而男子却静静的躺在哪里。

    女孩突然开口问道: “静儿姐,你说他都昏迷几天了,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女子说道:“能不能醒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由于强行使用武功,耗费了他体内的yīn阳神功而被反噬,如果七天之内他醒不过来,过了七天就算他醒过来,以后恐怕……”

    “恐怕什么?静儿姐你快说啊?”女孩焦急的晃着她旁边那个她喊静儿姐的胳膊问道。

    女子看着上的男子: “恐怕他醒来,就会变成一个靠下体思考,生活的人。”

    “静儿姐,靠下体思考,生活的人是什么人?”

    女孩不解的问着旁边的女子,被称为静儿姐的女子听到女孩的问话,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红晕。

    “静儿姐,你怎么脸红了?”

    女子摸了摸脸庞,说道:“天气有点。”

    女孩哦了声,继续问道:“静儿姐姐,靠下体思考,生活到底是什么意思?”

    女孩子的心思就这样,一旦好奇起来就没完没了,追根问到底。

    女孩看女子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继续摇着她的胳膊,撒着 “静儿姐姐,你就告诉我好吗?求求你了,告诉我好吗?”

    女子被边的女孩缠的无奈,于是红着脸趴在她耳边将那个意思告诉了她,女孩听完不由的也是一阵脸红。

    女孩看了眼躺在上的男子,:“静儿姐姐,看他长的还算英俊,如果以后他只是那样生活,岂不太可悲,我知道你本事强大,难道你就没有救他的方法吗?再说你要不救他,那以后他不成了**,到时候要有多少女孩子遭殃。”

    女子面露为难:“办法有是有,可是……”

    “可是什么?”

    “他上有一种内功心法叫yīn阳神功,一种武功叫御龙九天,他现在被他体内的武功反噬,主要是因为他体内的yīn阳神功内功被耗尽,现在他体内只有阳气,没有yīn气,而形成yīn阳不协调,所以等他醒来后只有靠不断的吸取yīn气来保命。”

    “如果想救他,除非现在找一个至yīn,而且是没有开过苞的女子跟他发生关系,让他吸取其女子的yīn气来平衡自己的内功,然后用内功来压制反噬他体的武功。”

    女孩听到这里,拉着女子的胳膊就往外走 ,并说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找吧!”

    女子连忙拉住女孩往外走的脚步,说道:“如果好找我也不会等到今天了,现在不说至yīn得女子,就是你想去找一个没开过苞的都是难事,再说谁愿意把自己得第一次给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女孩看着女子 “可是,我们就这样看着他不救吗?”

    “不是不救,是我们无能为力。”

    女子叹了口气,拍了下女孩的肩膀: “你也别再cāo心了,除非出现奇迹,来一个未开苞的至yīn女子心甘愿的牺牲自己,不然我们只有等过了七天将他杀死。”

    “啊!不要。”

    女孩显然被女子的最后一句话吓到了,不由的一声惊叫。

    “我知道你这几天一直照顾在他边,心里对他有点感,但是你要知道,如果到时候让他变成**,那该有多少女子被他祸害了。”

    女孩摇着头:“我对他有什么感,我只是觉得就这样让他死了有点可惜。”

    女子看着女孩的样子,她知道女孩开始窦初开,不过她只把这当成是女孩的一次历练。

    拉着女孩的手:“我知道你对他没感,我们还是先出去吧!等过了七天再说。”然后往外面走去。

    女孩被女子拉着,却不停的回头看躺在上的男子,直到她看不清男子。

重要声明:小说《与美女纠缠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