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是暗示,是诱_惑

    老师经常教育我们一句话,xìng福险中求, 所以沈翼龙下了决心,等何月出来,问清楚关景林的详细资料,然后而走险去暗杀他。(好吧!我承认,其实xìng福险中求这是沈翼龙的说法。)

    到时候让何月做自己的老婆,在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享受何月的美妙体了,就可以脱离这种煎熬了。

    不知道女人们都这样,还是何月故意的,洗个澡竟然洗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还时不时的发出点什么声音。

    这可害苦了我们的沈大禽兽,就差没有对着浴室的方向撸了,其实沈翼龙真的想撸,不过又害怕何月突然出来,看到这一幕,所以就一个字“忍”了。

    直到何月穿着睡衣出来,沈翼龙才长出一口气。

    看着沈翼龙涨红的脸,何月咯咯直笑。

    沈翼龙那个气啊!

    “我去睡了,你去把我洗澡水放了吧!”说完向屋里走去。

    沈翼龙白了她一眼,无奈的向浴室走去,来到浴室,他的双眼刷一下放jīng光。

    浴室内现在弥漫着何月上得香气,而在旁边放着何月刚才换下得内衣内裤。

    “这是神马况,平时女孩们都是把自己的内衣内裤保存的很好的,怎么何月今天就这样放在这里,而且还让自己来放洗澡水,难道这是暗示,是-惑。”

    又想了想“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她现在的屋门肯定没上锁,等待着自己去抚她,不是那么一句话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真的错过这次机会自己的罪过就大了,不行我待赶紧去看看。”

    想到这里,沈翼龙赶紧退出了浴室,向何月的卧室走去。

    来到门前,沈翼龙推了推,推不动,门反上着的。

    何月一直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沈翼龙来推门,何月才露出一丝笑容,不过却装作不知道的问道:“谁啊!干嘛呢!”

    沈翼龙现在不知该说什么,想了想说道:“何大美女睡了吗?我是翼龙,有点事想问你。”

    “我已经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沈翼龙大感失望,说了一声,“恩,知道了”然后回到了浴室。

    而何月在卧室内捂着被子笑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心里说道:“哼,难受吧!让你个大sè狼想入非非。”

    其实她不知道,越是这样,沈翼龙越是对她想入非非。

    回到浴室,沈翼龙看着何月的内衣内裤,脸上露出一丝邪笑“竟然耍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脱掉自己的裤子,将何月的内裤在自己的小弟上,想象着何月那美妙的姿,丰满的玉兔,第一次完成了他一直认为不雅的事,没办法,美女的杀伤力就是大,而且像何月这种级别的,已经到了逆天的地步。

    十分钟后,沈翼龙的子孙成群结队的手牵着手走了出来。

    将何月的内裤放到原地,沈翼龙将自己的衣服一股脑全部脱光,跳到浴盆内洗了起来,心里想到:“咱着也算鸳鸯浴吧!”

    洗完澡,放了洗澡水,穿上衣服,沈翼龙躺在沙发上睡了,当中他还做了个梦,梦见何月主动将他推到,然后各种各样的姿势大战了几百回合。

    “沈翼龙”

    突然一声狮子吼,将沈翼龙从美梦中惊醒。

    沈翼龙一个机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而看到的是何月拿着内裤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沈翼龙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完了,昨天做完案,忘了清理现场了。”

    看着何月那要吃人的表,沈翼龙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沈翼龙也够可耻的,一摊手,“我哪知道啊!昨天帮你放了洗澡水我就睡了。”

    说完就伸手拿过何月手里的内裤,看了一眼“这上面是什么东西?该不会是你昨天没睡好,然后造成的结果吧!”

    然后翻了翻,啧了啧嘴“没想到我们的何大美女喜欢这种款式的。”

    自己的内裤被沈翼龙当着自己的面拿在手里,还不停的翻看,何月就感觉好像自己光着子被沈翼龙不停的翻看一样,脸刷一下变得通红。

    多过自己的内裤,骂了句“流氓,sè狼”然后跑进了屋里。

    看何月走了,沈翼龙笑了笑,看了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了,便出去吃了个早点。

    回来时, 给何月也带了份。

    一手拿着豆浆,一手拿着油条,回到家中,何月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坐在那里。

    看到沈翼龙回来,何月坐在哪里对着他一笑:“你回来了,我饿了,赶紧把早餐拿过来。”

    沈翼龙本以为何月会生他很久的气,谁知这一会的功夫就yīn转晴了,心里不由暗道:“现在的女人真的让人摸不透啊。”

    其实他不知,昨天何月之所以会如此,一是想惩罚下沈翼龙,二是要试探下沈翼龙,看他会不会对自己用强,在沈翼龙重新回到浴室得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虽然沈翼龙总是sese的,说出一些流氓话,可是面对自己这样的大美女,没有强下手,说明他还不算坏。

    再说自从承诺沈翼龙,只要帮她杀了关景林就做她的老婆,所以她已经做好了献的准备。

    今天早上之所以会对着沈翼龙大吼,那是因为现在何月就那么一个内裤,被沈翼龙这么一弄,现在她只好不穿了。

    现在沈翼龙不知道这些事,如果知道此时何月这个大美女外面穿着超短裙,里面什么也不穿,那颗心肯定又要澎湃了。

    沈翼龙走到何月面前,将豆浆和油条放到她面前,然后坐下问道:“何大美女,能不能告诉我关景林的详细资料啊!”

    何月拿起面前的一根油条 :“可以,不过先等我吃完早餐。”

    沈翼龙点头,不在说话,坐在那里看着何月吃。

    忽然他发现原来看美女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不由的看的痴了。

    “流氓,看够了吗?”

    何月吃完了早餐,看到沈翼龙呆呆的看着自己,问了句。

    沈翼龙对她一笑:“我现在才发现,这美女长得美也就算了,怎么连吃饭也是这么美。”

    何月心里一美,说了句“贫”就把装早餐的东西推到沈翼龙面前,当然了这是让沈翼龙丢掉的。

    沈翼龙起将塑料袋丢到垃圾桶内,回到何月旁坐下。

    “我说何大美女,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关景林的资料了?”

    “你现在要他资料干嘛?”

    “为了能让你早点成为我的老婆啊!你告诉我他的资料,我去把他解决了,然后我们一起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定居,你看怎么样?”

    何月也想早rì帮自己的父亲报仇,虽然她之前希望沈翼龙早点去把他杀了,可是现在听到他要去帮自己报仇反而不想让他去。

    其实她感觉沈翼龙现在去无异是送死,不说关景林的背景有多大,就是每天跟着他的保镖就能让沈翼龙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她站起子,看着沈翼龙:“你真的愿意为了我去杀了关景林?那可是犯法的。”

    沈翼龙重重的点了下头,铿锵有力的说道: “犯法就犯法,为了你,别说杀关景林,就是去端了小rì本的岛国我都愿意去。”

    求花,求票票,有得童鞋们使劲砸死俺吧!

重要声明:小说《与美女纠缠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