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玩火

    只听她继续说到:“那天他朋友有一个生rì派对,我和他一起去参加,中途的时候我突然肚子不太舒服,去了一趟洗手间,无意中我听到了他和他朋友的谈话,当我听完他们的谈话后,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后来就连我是怎么回到家中的都不太记得了。”说到这里,她的眼中竟涌出了泪水。

    “你知道吗?当初我真的以为他就是我的唯一,我几次都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他,不过后来忍住了,就是想到结婚的那天把自己完整的给他,谁知道他竟然是这样的人,现在想想真的庆幸没有把我的第一次给他。”说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听她这话,貌似她还是个没开苞的女孩,不过沈翼龙却没有想那么多,虽然他见到美女时表现的很sè,心里会对那个美女**下,不过现在他的心思只在她说的这个人上,于是好奇的问道:“你能告诉我那次你都听到了什么和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何月看了看沈翼龙,然后把目光转向窗外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并冷冷的说道:“那天我去洗手间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突然听到他在说话,声音很小,虽然很小不过我能确定就是他,开始我还以为他在干嘛!就想推开门看看他,谁知道就在我要推开门的时候,却听到他朋友问他要怎么处置我,是不是对我动真的。”

    听到这话,我也想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就在门外听了下,只听到他说“就她那样的女孩值得我来真的吗,我只不过是先玩玩,等玩腻了就把她送到天上rén jiān去。”

    “既然不是来真的,那你为什么要给她父亲资金让她父亲翻盘,你可知道去到天上rén jiān的女孩大多是穷人家的女孩,如果他父亲以后有钱了,知道自己的女儿到那种地方就麻烦了。”

    “你真的以为我是真的要支援她父亲资金吗?我只不过是再给我自己投资你可懂?”

    “说实话,我还真不太懂。”

    “呵呵,我问你,如果你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那么你如果有个什么不测会不会把自己的遗产送给别人?”

    “那肯定不会了,哦,我知道了,你是要……”

    “好了,心里知道就行了,我不希望有外人知道这件事,除了我们两个。”

    说到这里何月擦了擦眼泪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后来回到家中后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分手了,可是就在三天后,我爸爸的公司破产了,最后我爸爸因欠巨债被送进牢内,在牢内不久后就去世了。

    虽然我不知道我爸爸是怎么走的,我知道这一切就是他一手cāo纵的,然而他下一步可能就是要把我送到天上rén jiān去,为了逃脱他的魔爪所以我来到了天津,没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 说完何月已经成了一个泪人。

    听完她的话沈翼龙心里那是一个愤怒啊,张口骂道:“妈的还四大财团呢!难道有钱了就可以为所yù为了吗? 何月别哭了,早晚有一天我帮你灭了那小子。”

    “你坐好了,我让你看看超级无敌英俊潇洒龙车神的车技。”说完加大油门施展出自己的绝技向前驶去。

    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本以为把他们给甩掉了,谁知道一看后车镜,这辆奥迪车也紧跟在后面,就像一条尾巴似的甩都甩不掉,看着后面的尾巴我一阵暗骂。

    结果刚暗骂了一句,后面的奥迪车突然加速,超过我的车将车横到前面,一个刹车不及,碰的一声撞到了奥迪车上。

    只见从车内下来几名西装大汉向我们的车走来,看来他们在市区人太多不好下手,现在人少了才动手。

    思考间,那几位大汉已经把车门打开,拉着何月往外拉,另外一个竟然拿着刀片架在沈翼龙的脖子上,不要他乱动。

    看着被拉下车的何月自己心里一阵着急,急之下沈翼龙一拳打在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大汉脸上。

    “啊”的一声,这名大汉竟然一下晕倒。

    “大家掏家伙,这是个练家子。”其中一大汉看到倒下的同伴连忙说道。

    看着拿出刀片的大汉们沈翼龙一阵头疼,急速的冲到拉何月的大汉边,又是一拳挥过去,然而这次却被那大汉躲过,不过却松开了拉着何月的手。

    看着站在哪里的何月,拉着她的手向前跑去,后面那几位大汉也紧跟在后面。

    突然手臂上被其中一个大汉的刀片砍中,鲜血顺着手臂往下流,“疼”钻心的疼,看着被砍中的手臂,却顾不得那么多,拉着何月的手继续往前跑去。

    可能是老天给他们开的一个玩笑,前面突然出现一条不知道有多长的水流挡住了去路,由于是晚上只能看到水面被月光照耀下发着闪闪的反光。

    “跑啊!怎么不跑了,还是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吧!”后面跟上来的大汉看着他们,在哪里叫嚣着

    “对不起啊!是我连累了你,你把我交出去吧!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把我交出去了,他们是不会对你下手的。”看到走到绝路,何月好心的说道。

    “你怕死吗?”沈翼龙看着她问道。

    “怕,不过死也比落入他们手里强。”

    “那就好,竟然这样,你等着,死也要拉他们垫背。”说完沈翼龙向黑衣人冲了过去挥拳砸向了其中一个人。

    看到沈翼龙的拳头挥来,其中一个好像是头头的黑衣人走了出来,说道:“你们退下,这个人是我的。”

    黑衣人看着冲过来的沈翼龙一声冷笑,“不知死活的东西。”说完也挥出拳头对着沈翼龙的拳头袭来。

    “碰”一声巨响,沈翼龙的手变得发麻,不过此时在看黑衣人,却没有那么好运,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步,嘴一张,吐出了一口鲜血。

    “好功夫。”擦了擦嘴角的血,黑衣人看着沈翼龙说道。

    “你的也不赖。”

    沈翼龙现在的注意力全在对面黑衣人这边,却忽略了另外几个黑衣人,此时他们正在一侧悄悄的向沈翼龙靠近。

    “啊!小心”

    何月看到黑衣人举着刀片快靠近沈翼龙的时候惊叫了一声。

    沈翼龙也感觉到了危险,连忙向一侧闪去,成功的躲过了黑衣人的刀片,不过却受到了刚才和他过招的黑衣人一拳,鲜血顺着嘴角躺下。

    “卑鄙”

    看着黑衣人,沈翼龙说道。

    “对不起了,你不死我们就要死,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只有牺牲你的命了。”说完拿过同伴的刀片砍向了沈翼龙。

    因之前的战斗加上受了黑衣人的那一下重击,现在他体力已经到了最低的状态,看着刀片就要落下,沈翼龙一咬牙,奋力一跃,脱离了黑衣人的范围,来到了何月旁,拉着她的手跳进了后不知深浅的水里。

    刚跳入水内,一阵凉意袭来,紧紧的抱着何月的子,以防她被急流冲走,在水里眼睛也睁不开,只是感觉子不停的往下沉,过了有一段时间后子停止了下沉而是往前。

    然而此时却意外的发现可以zì yóu的呼吸,睁开眼睛观看,只见自己和何月外出现一道光圈把我们包裹在内,光圈外有成群结队的鱼儿围着光圈向前游动,而刚才受到重伤的体正以飞快的速度恢复着。

    看到此景,心中一阵疑惑,努力的想着是怎么回事,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索xìng不在想它,然后推了推还紧抱着我的何月。

    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惊讶的张开嘴巴说道:“天啊!这是真的吗?我是在做梦吗?不对,我们不是掉到水里了吗,,难道我们死了吗?”

    看着她一脸惊讶的表,沈翼龙在她手臂上捏了一下。

    “哎呦,你干嘛捏我?”说完瞪着眼睛看着他。

    看着何月,沈翼龙笑着问道:“疼吗?”

    “你说呢?肯定疼了。” 揉了揉刚才被沈翼龙捏的地方。

    呵呵,听她说完沈翼龙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着光圈外的景sè。

    “这么说我不是做梦,也没有死,眼前的景象是真真在在的?”此时的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几分钟后,她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事实,看着光圈外的画面,高兴的用右手指指这里又指指哪里,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完全把之前所有的不快忘却的一干二净。

    可能是太兴奋了,她的左手不知在何时竟然抱住了沈翼龙的胳膊,那前面的两个器不时的在沈翼龙的手臂上来回摆动,搞得沈翼龙老脸心里一阵漾,嘴上不自觉的说了句,“nǎinǎi的,这妞在玩火。”

重要声明:小说《与美女纠缠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