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宫时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帝龙吟 书名:商弈
    “大哥,我看你啊多余,有什么可担心的,你毕竟还是只是学校职工,又不是在zhèng fǔ部门的任职,再说我们做的是正当生意,又不是干什么违法的勾当,瞎担心什么啊!再说这事真要成了,一本万利。还得谢谢晨晨,这全是我大侄子的功劳。现在又让你拿这么多钱出来,我能干那没良心的事,让别人知道了还不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再说这事就我们一家知道,又没有必要向外人宣传,怕什么”相对于大哥谢庆伟内向稳重、循规蹈矩,只知道埋头工作。谢庆伟的xìng格就显得比较豪放不羁、雷历风行,富于冒险jīng神。在谢庆明看来,只要自己行的端、做的正,就不怕别人说什么。

    “大哥,庆明的话有道理,你啊!就是太小心谨慎了”在小婶朱彦梅看来,大哥谢庆伟虽然有知识,有文化,有水平,又有能力和责任心,但就是太过于循规蹈矩,小心谨慎了。在这点上,丈夫谢庆明就显得雷历风行、敢想敢做的多。

    “小叔,婶子,你们这可错怪我爸了,他的想法我知道。第一,他希望的还是有机会去地方zhèng fǔ工作几年,说大了他那是希望造福一方百姓,说小的是希望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格,为了能这样,他一直有着自己的坚持。第二,小叔,我爸他是不好意思占你的便宜。”谢晨倒是能理解父亲心里的一些想法,深受红sè教育熏陶的谢庆伟,可以说是怀有着对国家和人民的敬畏坚守自己的理想。

    “晨晨,你这话算说到点子上了,你爸啊还真就是这样的人。”听着谢晨的分析,石莉诧异的点了点头,却颇为赞同。眼睛敛着,眼角起皱。他脸上的表看不出他内心的波澜。抚摸着谢晨的丝发,柔声道“宝贝,你是长大了”

    “这小子!真他妈是个妖孽。老大,嫂子,你们见过还有比这妖的吗?”听着谢晨的话,惊得一旁的谢庆明惊愕的指着谢晨反问谢庆伟和石莉。

    “唉!这小子,看来我们再也享受不到做父母的乐趣了。”一旁的谢庆伟也是轻轻叹息一声。

    如果说之前有关经济形势的讨论只是显露出谢晨对书本知识的触类旁通,过早地展露峥嵘。而面对此时更能深入浅出的对谢庆伟的内心想法剖析的如此深入透彻,就可称得上是真知灼见,惊采绝艳。有经天纬地之才,同龄的孩子无出其右。

    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sāo数百年。好在众人今天对谢晨的“出sè发挥”已是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有关持股的事,最终在谢庆伟的坚持下,谢庆明也没有再坚持。

    ------------------------

    重生不可怕,就怕重生妖孽化。再世为人,整个人的心态变得完全不一样,也不知道用何种心态再在班级厮混,也就不想早早地就回校上课,找了个借口,请了一周的假。谢庆伟、石莉夫妇也担心谢晨的伤还没完全治愈,也让他在家里休息休息,终让谢晨找了安谧的时光。

    五月的庐州,暑气人。晌午时空气异常的沉闷,让人昏昏yù睡,出了庐州工业大学校门,顺着西门向西走,老式汽车笨拙而缓慢地行驶在水泥路上,汽车发动机如老牛般嘶吼着,不时还夹杂着轮胎压碎一块块小石砾发出地砰砰声。没有一丝风,汽车后扬起黄sè的尘土先是飞快地腾起,然后又渐渐沉降,雾蒙蒙一片在躁的空气中飘,久久不甘落下。在临近街角是一家便利商品店,隔壁是家理发店,再过去是家小饭馆,水泥路气蒸腾,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谢晨走进饭馆找了一张稍显得干净的桌子,面朝饭馆的大门坐下,要了个番茄炒饭,一个青菜豆腐。

    学校的事差不多可以告一段落,也就是时间的问题。谢晨是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政治上的事倩一发而动全,毫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前进一步你就仕途坦,后退一步就能让你从高端跌落低谷,chūn风得意者万事皆顺,失意者可以让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其实在医院的一段时间,谢晨一直在为父亲谢庆伟的事担心。好在谢晨及时点醒了谢庆伟,变被动为主动,虽然此时看起来过早的表明态度不够理智,但谢晨知道正是这种及早的表明态度,才会在后续中占据主动。

    谢晨现在考虑的倒是自己接下来的路怎么走,好不容易能重活一回,总不能还是这样不温不火的活着吧!按部就班的在学校里的学习对自己而言用处不大,又还浪费时间,要说现在就辍学也不太可能,不要说父母不答应,就是自己现在一副十四五岁的样子,谢晨又很是希望能在校再混个几年。可让自己静下心、按部就班地在学校当纨绔子弟,又不是谢晨的追求。同样的人生轨迹,谢晨可不想依样葫芦再来一回,那也该太没劲了。况且现在阶段可以说正是中国最好的发展时期,经济才刚刚起步,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注定要造就英雄豪杰的时代。人人都争当时代的弄cháo儿,谢晨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也剧烈震动起来。

    睡到上午十点钟才起,肚子早已饥肠辘辘,等番茄炒饭和青菜豆腐上来,挡不住如此真实的饥饿感与食物香味的惑,谢晨就着饭狠狠地划了几大口。这时耳边响起一阵低鸣的汽车声,一辆黑sè老式尼桑车轧过马路的缓缓开到饭馆门口,在离饭馆门口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抬眼望去,只见从车上下来一妙龄女子,发遮住整张脸,只露出一截白腻的颈脖子,给人异常的细腻之感,似乎眼睛看着,就能感觉到那让人心惊魂的软弹触感。腰肢纤细,穿着素sè长裙,腰收得窄窄的,紧衣物特别显女人材,腰肢纤细,部看上去愈发高耸。谢晨几乎能透过稀薄的裙布看见少妇丰腴修长的大腿的形状与腻白。材高挑,绝对是一个美女,“云想衣裳花想容,chūn风拂槛露华浓”,此时的谢晨可不是青涩无知的十四岁少年,忍不住想退后一步,想看清秀发遮掩下是何等jīng致无暇的容颜。

    就在谢晨还在探寻秀发遮掩下的主人是何等绝丽时,对方先抬起头来,雪一般净白的脸庞,滑腻的下颔,沉静明彻的眼眸,无不散发出人的媚惑。媚惑的眼眸让谢晨瞬间心猛的跳了一下。一位极美丽的少妇,就是庐州也极为少见。少妇面容美,成熟艳丽的面容稍显疲惫憔悴,藏着淡淡哀愁的美眸,但这一切并不能掩盖她那夺人心魄,颠倒众生的风采。她媚惑冷艳带有清涩纯真,虽经历许多事之后的灵魂重新回到十四岁的少年躯体之内,却给这张成熟艳丽的容颜震慑得心旌摇,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sè”。

    “宫时雨”,谢晨发干的嘴唇,发出低沉的惊呼,嗓子眼也有点干涩,竟然是宫时雨。宫时雨原是谢晨母亲石莉建设银行的同事,她的父亲宫贤良是省建设银行的行长,八六年chūn同时任皖东省宣传部部长侯远辉的独子侯克文结婚,郎才女貌,当时在庐州也引为佳话,哪知天有不测风云,年底的一场大范围将雪,让侯克文命丧黄泉,宫时雨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二世为人,谢晨也算广识美女,但在他所认识的女人中,也只有苏艳琳、佟月宁、唐吟秋能与宫时雨相比,虽然都是万里挑一的绝sè,但是她们的气质却迥然不同,相对苏艳琳的冷艳清纯、佟月宁的甜美天真,唐吟秋的气若幽兰,谢晨相信宫时雨的媚惑更多的是颠倒众生。

    完全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宫时雨,宫时雨完全可以说是谢晨少时的梦中女神,前世正是宫时雨的出现唤醒了谢晨那朦胧的青chūn期。当谢晨开始对女人有了幻想时,宫时雨也就是他最好的意yín的对象了,在谢晨看来,只要是个男人,不论你之前如何洁自好、守如玉,就算是柳下惠再世,大概在看到宫时雨之后,也不会再想去做什么柳下惠吧。

    就在谢晨直视宫时雨时,她几乎本能的感觉到他那道灼的眼神,这也很正常,宫时雨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这几年四处奔波,这样的眼神她间的太多了。当她随着那道眼神抬转过来时,却发现“他”的眼神却没有像普通少年那样惊恐的避开,而是依旧很从容的注视着自己;清澈的眼睛里没有成年人的贪婪。

    站在柜台后的店主也忍不住探过头来看。宫时雨俏脸一红,子侧过去,避开谢晨的眼光,却没想着要躲开别人的目光。没有想到自己擦部时带着领口往下坠露出更多雪白的rǔ肌正饱了谢晨的眼福。宫时雨瞪了谢晨一眼,却见他的眼神没有躲闪,眼睛反而瞪得更大了一些,灼的眼神凝视着似乎执著着要望进自己的心里,没来由心里一慌,宫时雨咬着嘴唇忍着笑相互瞪了一会儿,倒没有厌恶的感觉。

    (如果大家觉得好,请给予支持和鼓励,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商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