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转变思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帝龙吟 书名:商弈
    “我就是觉得没有必要舍近求远,从庐州到特区,二地相距千里之遥,况且交通又不发达,来回一趟,花费时间长不说,成本也高,况且现在从事类似工作的人员也有很多,竞争力较大,商品的销售周期较长,资金回笼周期长,并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相反,大家发现没有,随着经济条件的转好,现在家家户户翻新盖房的很多,对石子和砖块的需求相当大。而我们老家龙溪不但岩石资源丰富!又是有名的红土地,资源丰富。如果能在老家办一个制砖厂和一个石子厂,不怕没有销路,这块利润不是比商品批发大的多嘛。”在谢晨看来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年里,随着经济的快速的发展,中国从城市到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一片红火,到处是拆房建房,对于砖块和石子的需求量很大。如果能在市场培育的初级阶段进入,对初期的资本积累将大大加速。

    “从销售的角度看,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但砖厂和石子厂的投入比较大,老二手里也没有这么大的资金啊!风险是不是太大了?”在谢庆伟看来,谢晨的建议确实能让人眼前一亮,但砖厂和石子厂前期的投入成本太大了,风险也较大,不像小商品批发,干净利索,风险也小。

    “晨晨,石子和砖块的销路是不成问题,但利润是不是太低了?再说,想把砖厂和石子厂给办起来,没有十多万拿不下来。我和你婶子俩人工作这么多年,满打满算,存款也就二万多块钱,风险也太大了?”这短短一天的接触时间里,谢晨表现得相当成熟,不同凡响。有出类拔萃、经天纬地之才。彻底颠覆了众人的认知,让大家眼前一亮,说他是腾蛟起凤,才华横溢也毫不为过。谢庆明本来还指望谢晨能再给大家一展惊艳,决胜千里。听了谢晨的话,谢庆明有些失落。反过来想想,又自嘲地笑了笑,即便谢晨表现的再怎么才华横溢、jīng彩绝伦。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怎么能把一辈子的大事寄托在一个孩子的上。

    “小叔,其实砖厂和石子厂的投入没你想得那么大,我算了一下,也就仈jiǔ万的投资就够了,你有二万来块钱,让我爸妈也凑点,再找人借点,怎么着也能弄个五六万。再说有我妈这尊大神在这,你怕什么?弄个手续,从银行里贷二万的款,这事不就成了嘛!我初步的估算了一下,松土、上土、码坯、箍窑、出窑的每个环节二人,一个人一个月工资四百,人工费月四百,砖厂一天就能出个一万二的砖,一块砖能买到二毛五的价格,出去成本费、人工费的,月仈jiǔ千块钱还不简简单单的事,石子厂现在一车原石料材十到十五元,出品后的石子一车的价格是三十五到六十五块不等,出去成本与人工费,一车石头怎么也有十五到三十的利润。小叔,这不比你去一次南方方面的多啊!”见小叔的脸上缺乏兴趣,谢晨给小叔算了算一笔账,如果顺利,一年下来怎么也有个二十万的利润。

    “关键我前几天还听说省里最近有个基建项目,是从庐州到黄陵的高速公路要开工。听说六月中旬就要开始动工,刚好经过龙溪老家。这高速公路对材料的要求比较严格,对材料要求非常高,通常是玄武岩石子,一般的石灰岩是无法使用的,龙溪的岩石多为花岗岩和板岩,是玄武岩的最好原料库。我听说庐州到黄陵的高速公路项目一路,只有龙溪镇的山石符合要求,小叔,如果这个工程原料你能拿下五分之一渠道,一年的收入可就不止这个数了”为了能引起小叔的兴趣,谢晨不介意再抛弃一个炸弹。

    “哦!还有这事?我怎么没听说?”谢晨的话确实让大家吃惊了把,龙溪是谢氏的老家,属于庐州最偏远的乡镇地区,多山地堵塞,交通不便,与外界的联系很不畅通,这也阻止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如果从庐州到黄陵的高速公路要开工,就必须走龙溪境内,交通畅通,这对于改善家乡的经济将极为有利。再有真如谢晨所言,能有机会在庐黄高速分上一杯羹,对谢庆明而言将是极大的机遇。

    “我也是听我们班李义江说的。李义江,爸你也知道的,他爸就是交通厅的那个什么副处长的,他也是有听到他爸在家里说起这事,可能知道我老家在龙溪,随口跟我提了一下。不过是不是真的,我就不能确定了,小叔,你也可以打听一下。”对于庐黄高速公路,谢晨的前世记忆中庐黄高速就是仈jiǔ年动工的,也就随口一说,至于今世是不是这样,谢晨也不是很清楚。见老爸问起,谢晨忙找了个借口。

    “原来是他,这倒有可能,他爸李育才是综合规划处副处长,这消息的真实xìng很大。真要是如此,对龙溪来说可是一件好事。”想起老家的经济环境,谢庆伟唏嘘不已。

    见谢庆伟认同了自己的谎言,谢晨是暗自庆幸,这也可以说是中国大城市学生的特sè,庐州市作为皖东省的省会城市,来自各行各业的jīng英多聚集于此,特别是zhèng fǔ部门,更是集聚于此。所以各个学校里有不少学生来自于这样的家庭。农村的孩子是出了校门走入社会才学会人与人之间的交集,城市的孩子在学生时代就注重扩大自己的交集网。在谢晨的记忆里,全班四十几位同学,父母在zhèng fǔ工作的就多达十来个,处级干部的子女就有四个,其中就有自己所说的李义江。为了侧面的吹嘘自己家庭,平时从他们的嘴里也有不少的机关传闻,从前谢晨对此是不屑一笑,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要借用一番。

    “嗨!还真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晨晨,我们家就属你有出息。你这么一算,可给你小叔露了底了。大哥,你有多少存款,快拿出来,到时候我们利润对半,别说做兄弟的不照顾你。”听了谢晨的建议,谢庆明是拍手称赞,人差点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手舞足蹈,很是兴奋。

    “你这孩子,就这么把你妈买了啊!那银行是你开的,说贷款就贷款啊!”每位母亲的心里,自己的儿子总是最优秀的,即便谢晨如此jīng彩决绝的表现,在石莉的眼里仿佛也是应该的,见谢晨的建议很是可行,这让做母亲的石莉很自豪,不过语言上还是不忘打趣一番。

    “嫂子,晨晨这孩子是真有出息了,你看他,有理有据。这孩子啊!真的长大了”谢晨的话让朱彦梅倒吸一口凉气,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摇了摇头唏嘘不已。

    谢庆明见谢晨分析的头头是道,惊叹道,“你这小子真不能小看啊,能成大事,赶紧大学毕业了,帮你爸,或者帮我,要不别读什么大学了,高中后就直接出来……”

    “嗨!老二,你说什么呢,不知道教孩子学好,还怂恿他不读书,你这叔叔可不称职啊!”见谢庆明还要往下说,一旁的石莉忙打断了他的话,笑骂道。

    “真是个二百五,嫂子,别跟这糊涂蛋计较了。晨晨才这么小就如此出息,将来可还不知道做出什么一番成绩,前途不可估量,跟他能学个好啊!他这也是不学无术,糊涂了”小婶朱彦梅也忙在一旁帮腔,和石莉抱做一团,指着小叔笑骂道。

    “你们就别瞎担心了,唉!我现在倒觉得,让他从小将接触这些chéng rén世界规则,对他来说也不知是好是坏?”对于众人对谢晨的夸奖,谢庆伟倒显得沉稳慎重了很多。怎么说谢晨还只是个孩子,之前和石莉有意的对其灌输一些课堂外的知识,本意也是为了能让他早点成熟起来,能知道要的是什么。但今天谢晨过早的就表现出非凡的才华,太过的惊采绝艳,又让谢庆伟有些得患得失。

    “大哥,你这可就有点庸人自扰了,晨晨做的不很好嘛!这要是换成别人家的孩子,还不让你羡慕死?我看你这是吃饱了撑着,瞎担心、我看晨晨这孩子就不错”对于谢庆伟的庸人自扰,谢庆明不满地瘪了瘪嘴。

    “他啊!就这样,见不得孩子好”对于丈夫的担心,石莉也不满起来,在她看来,儿子是世界最出sè、最聪明的少年,能有此表现,做父母的就应该感到高兴,觉得丈夫有些大惊小怪。

    “得得,算我错了还不行”对于妻子的不讲道理,谢庆伟也只能报以苦笑。

    “还是说说正事吧,大哥、大嫂,你们手里有多少现金啊!到时候我们兄弟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这事真要能办成,那可是一本万利啊!”谢庆明对谢庆伟一脸正sè道。

    谢庆明现在可没太多的时间来陪谢庆伟在这多愁善感,侄子的话让谢庆明时汹涌澎湃,内心激起伏。谁不想自己的一辈子轰轰烈烈,谁甘愿自己一辈子默默无闻,蹉跎自误。谢庆明也是志向高远,不甘平庸之辈,过不得神闲气定,闲云野鹤的生活。在如今这样的风起云涌的年代,谁不想成为时代的弄cháo儿,站在人际的顶端。之前受自能力及思想的约束,也不敢多想什么,如今在大哥和侄子的开导下思绪大开,又刚好有这样的机会,恨不得马上就去办,那还有闲心扯那些云山雾里没有影的事。

    “钱我和你嫂子还有一点。不多,二万七八的样子,再向亲戚朋友借点,贷些款,这事也就成了。不过老二,跟你说好了,这钱算我借给你的,我怎么说也是有公职的,参与厂子的事影响不好”作为高校的管理人员,谢庆伟也能算的上是国家公职人员,对于参股的事,谢庆伟认为影响会不好。

    (如果大家觉得好,请给予支持和鼓励,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商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