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傅锡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帝龙吟 书名:商弈
    “嗨!你们几个干什么呢?”就在谢晨还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而出时,耳边传来一声怒骂。只见一个段高而修长,孑然dú lì却有傲视天地的气势,皮肤黝黑,眼眸乌黑深邃约二十六七岁的短发青年男子粗狂的材,宛如黑夜的鹰盛气人,正和一个年纪相仿,两颊绯红,皮肤白净柔嫩,一头如墨的黑发散在后随风飘动的年轻女子正朝这边走来。看那声音应是出自那青年男子之口。

    “说你们呢,你们几个干什么?公然敲诈勒索啊!”等男女二人走到事发地,再次询问,粗狂之中带有丝丝冷漠的寒意,冷傲却又盛气人。

    “怎么?这年头还有好多管闲事的?小子,你哪来的到那凉快去,这事跟你没关系,别哥几个动手啊!看这姑娘细皮嫩的,别有什么闪失”还是刚才的平头牛仔男子,突见来这么一个管闲事的主,大感意外,流氓似的盯着那年轻女子几眼,很是不屑的口气。

    “滚”听那平头威胁的话语,短发青年充耳不闻,冷漠又干练的话语再次从他口里发出。

    “妈的,你当我是被吓的,你小子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哥几个,教教这兄弟怎么做人”短发男子的话显然剥了平头的面子,平头的脸sè涨红,招呼一声,只见和他的几个同伴就朝那男子挥起拳头。

    只见这边一帮人朝那短发男子挥着拳头,那男子虽置一人,却是凌然不惧,嘴角处露出一丝不屑。面对拳头,只是把边的女伴轻轻地推了推,就迎了上去。肩膀微侧,躲避那平头挥舞的拳头,一脚踢向那平头男子的大腿内侧踝骨出,回了一记右手侧翻,那平头男子就是一声惨叫,侧倒地。接着又毫不犹豫,置突入半圈之中,起跳,半空转,腾出右手后,双手交环,双拳出击。只见他左一拳右一拳的,干脆利落,拳拳到。加上临门一脚,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六七个人就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掀翻在地,迅速而又jīng准,没有丝毫的脱离带水。那男子的手,绝对是个练家子,高手中的高手。

    场面是jīng彩而又刺激,如同港产动作大片,迅速而又jīng准,让人如同临其境,目瞪口呆。正所谓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就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剑,韬光养晦,锋芒不露,一刀封喉,例无虚发。眼前的这一幕,倒让谢晨的思绪再次回到了前世记忆,世纪末深受内地青少年喜和追捧的港片电影“古惑仔”里就有这样的一个镜头,吴镇宇饰演的靓坤和郑伊健饰演的浩南就在贫民区的一片空地的cāo场上发生了争执,如果不是大B及时赶到并出手,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军队里高手”就在别人还在回味那短发男子的干练手时,谢晨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后世的电视剧里能常见到相关类似的动作,动作简单实用,没有多余的动作,没有丝毫的脱离带水,招招是必杀一击,其实打斗之道,千变万化,只要找对一种属于自己的方法,然后开始完美的运用起来,那么就能将一篇好的打斗写得绘声绘sè。段打斗,有比喻,比感代入,有五官感受,就能将一篇打斗写得有声有sè起来。一般都是堂堂正正,大气凛然,然后以正气之势,将那些邪魔歪道强压下去,如果不是男子故意手下留,那几个躺在地上的人不死也是残废。

    “好,”见那短发男子的干净利落的出手,场边也是爆发一阵阵叫好声,这也算的上是中国特sè社会主义所特有的一种心态,虽然面对黑恶势力的为非作歹,绝大数人多是同仇敌忾,但真正敢于而出的的人是少之又少,对于敢于而出的人,大家都有一种英雄的结在里面。恨不得自己就是那敢于而出的人,这样的人永远的都是那种能焕发出耀眼的光辉存在。谢晨少年时期就有这样的英雄主义结。

    “还不快滚蛋,记着带话告诉你们的头,我就住在这附近,以后别让我再逮着你们在这块为非作歹,不然我饶不了你们”短发男子到对这样的况似怪不怪,面对人群的掌声,脸sè没有丝毫的改变,嗓音粗狂而冷淡。

    “你等着,我……”几个流氓终是从地上爬了起来,面对喧哗声,想场面的留下几句话,又被短发男子的凛冽的眼神所震慑,灰溜溜地走了。

    “小智你没事吧!还以为他们打你了,刚才把我吓了一跳”见几个流氓混混走后,和短发男子同来的女子走到那个摆摊的少年面前,关切的问道。

    “没事,吴丹姐。傅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呢!今天怎么也来这边耍?”那个名小智的少年表现的还好,应该没有被刚才的事影响,应该和出手的男女都认识。

    “哦!有几天了,前几天有些事要忙,也没来得及看你。今天和你吴丹姐去你家,听你妈说你在这边,没事吧!亏我们来的及,”短发男子的话依然有点冷酷的感觉,要不是看他笑着用手拍拍那小智的头额,还真以为他一直这么冷酷呢。

    “小智,我怎么听你妈说你为了她的病都几天没上学了,还来这摆摊赚钱,怎么都跟我们说啊!今天要不是和锡文一起过来,我们还不知道这事。你还拿我们当你姐你哥吗?”见少年没事,女子那提到嗓子的心沉静了下来,突然想起来这的目的,指着少年吹胡子瞪眼。

    “好了,好了。丹丹,这事回去再说吧!小智,先走吧!”短发男子推着三轮车,搂着女孩子肩膀劝道。

    --------------

    夜幕渐渐拉下,繁星点点,布满整个庐州的夜空,为本就喧嚣的城市更增添几丝异彩。在庐州工业大学西北角一处平静的居民区中,家家户户都围坐在餐桌前,享受着丰盛的晚餐。舒适温馨的环境使人忘却了白rì的喧嚣,尽释放着工作的重压。而在这其中一座毫不起眼的dú lì二层小楼里,三口之家此时也正聚集在餐桌前,不同于西方人牛排红酒沙拉般。一张五尺见方的餐桌上,摆放着做工jīng细的中餐。

    屋外不知名的鸟雀不时的出一声声轻啼,划破了小区的静寂。小楼西南角的餐厅里,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满脸的欢喜,岁月的摧残依旧掩盖不住她昔rì的风采。但一双明显有些红肿的眼睛可以看得出在此之前,这位柔xìng妇女定然经历过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而着白sè雪炼衬衫男人,可能是由于刚刚褪去的领带,让其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

    “晨晨,这个排骨有营养,多吃点。”女人说着,右手中的筷子已经麻利的夹着一块多带骨的排骨放在已经盛满各种菜式的青花瓷碗中。

    “妈,谢谢了。您也吃,你看我碗里还有好多,都快放不下了。”男孩说着也从盘中夹着两块排骨在自己这一世的母亲和父亲一人一块。

    看到男孩的举动,母亲满脸的感慨,一脸无奈的说道:“你这孩子,自己多吃点就好,妈妈自己来。”而母亲一边享受着儿子给自己夹的排骨,一边平和的望着眼前这幅合家幸福的图画。眼前的场景,是这是一种久违的温暖感觉,那种难以言愉的的感受,是血脉相连的,发自内心的,那一刻,谢晨怆然泪下,世那种噩梦般的生活,已经离他远去,自己终于可以过上梦寐以求的平淡生活时,阵阵温暖在心怀。温暖是感觉的,只有享受温暖的人,才懂得温暖的真正含义。温暖是一个家庭和睦相处的起源。家是以为圆心,幸福为半径的一个圆。家啊,是理解奉献思念呵护,是圣洁宽容接纳和谐,是磨合欣赏忠诚沟通,是心心相印浪漫曲折生死相依海角。

    刚吃完饭,石莉在厨房洗碗,谢晨帮忙擦桌子,正想问问谢庆伟今天学校的况,门口就传来了脚步声,不待谢晨回头,就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哈哈,晨晨,出院回来了,我刚回家,就听了你婶子说了你的事,怎么,头还给人开瓢了?没出息啊!我老谢家的男人可不能是个经不住事的主”。

    不用说,一听就知道是小叔谢庆明回来了。谢晨回头喊了声“小叔”,还是前世记忆的样子,材高大凛凛,浓浓的眉毛下闪着一双眼光shè寒星,乌黑深邃的眼眸棱角分明,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继承的是谢家一贯的优良品种,不知真相的外人只看他的轮廓一定会被他的外表所欺骗。要不是他那穿着蓝工作服、黑sè长裤,一双胶黑sè鞋。他工作服上全是尘土,右边的袖子还剩半截,长长的黑亮垂直头发,好久没理了。把整个良好的外表衬垫的有些有些滑稽。谁也无法把他和机配厂的工人联系在一起。

    小叔谢庆明和谢庆伟是堂兄弟,在庐州乐特机械厂上班,去年刚提了车间主任,因为和小婶二人是在同一个单位,在机械厂里也有一房子,平时多住在厂子里。一个儿子还小住在老家龙溪镇。二人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回家看看老人和孩子。

    “好小子,才多久没见,快赶上和我一样高了。除了这么大的事老大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晚上听小梅说起我还不知到”走近的谢庆明一手放在谢晨的肩膀上,一手胡乱比划起来。大方,,开朗,大大咧咧,莽莽撞撞,这就是小叔的xìng格,面对谢庆明的夸奖,谢晨也是一种无语,这就是青chūn期的孩子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困扰,每次亲朋好友见面总会夸夸孩子的个子长高了或变帅了。重生后的谢晨任然要面对这样的问题。

    “刚开始,我也吓了一跳,好在问题不大,主要还是严重流感,也就没特意的告诉你了。”谢庆伟指着椅子让小叔坐。

    “这次也是运气好,没伤到要害,你这段时间也忙,见没出什么事我也就没告诉你了,今天在路上刚碰到小梅,我就顺着说了一句”这时老妈石莉陪着小婶朱彦梅也在外面走进来。听了小叔的话,笑着说到。

    “小婶,你也来了,快坐,吃饭时我妈还说到上午遇到你,我和老爸就猜你和我小叔晚上肯定的过来”见小婶和老妈一起进来,谢晨忙搬了把椅子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商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