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黑社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邪帝龙吟 书名:商弈
    父母的对话,谢晨是一阵感慨,可能谁都无法理解,别看只是小小角sè的转变,影响的却可能是一个家庭几十年的风雨变迁。怎么也无法把前世那幽怨绝望的眼神与此时满脸洋溢着阳光般的灿烂笑容结合在一起。好久都没有这样轻松温馨,时过境迁,简单的几句唠叨,一声问候无不透露着其乐融融,幸福与甜蜜。谢晨那尘封的记忆里,上一次这样的形还是在自己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一家三人都很高兴,父母还破例喝了些酒,这也是前世记忆里父亲下放后家里的唯一一次。约晚仈jiǔ点钟左右,谢庆伟提前离开了医院,今晚他还要去学校值班。石莉因为不放心谢晨,也就在医院将就着住了晚。

    早就迫不及待想出院的谢晨不得不在老妈的要挟下,一直待到十七号才出院,这让想早点出院的谢晨郁闷不已,甚至怀疑要不是担心老爸一个人的生活能不能理顺,老妈还会让自己一直在医院呆下去。好在熬了二天的谢晨总算是顺利出院了。

    走出医院门诊大楼的瞬间,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啊,真是一种享受。医院门口那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熟悉的吆喝,没有那华丽的服装,参差不齐却错落有致的老式水泥砖房,有道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应笑我,早生华发。”谢晨如此真实的感受自己真的回到那给勤奋者以荣誉,给懒汉以耻辱的浮华年代。

    “妈,你先回去吧。我去转转,在医院待的太久了,我都快发霉了”早就迫不及待的谢晨没等石莉回过神来,扔下一句话就挤进窜动的人群中。

    “哎!这孩子”看着早就融入人流的影,石莉也是无赖地摇摇头。

    人寿几何?逝如朝霜。时无重至,华不再阳。谁敢想到世间竟真有重生之说。此时谢晨所想的只有一件事,把眼前的一切好好的记在心里,真想把时间永远的定格在这一瞬间。羊肠的小道,漂浮的云朵,朴实的话语,踏寻着往rì的足迹,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真实。像是彰显着生命神奇的画廊,有着流泪的冲动。

    “老板,来五个锅贴,二个油炸饺,二个chūn卷,一盘小笼包,再来一碗豆浆”凭着记忆找到一家名为“chūn晓早点”的铺子,谢晨点着自己最馋的几种小点心。没待仔细品味,狼吞虎咽的就吃了起来,不得不承认,二十年的岁月蹉跎,此时此刻谢晨才明白什么叫弃之可惜,食之无味,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好久没有吃到这么正宗的点心了,记得前尘往事,在谢晨最想做的十大事件中,再吃一回如此纯正口味的早点排名在第四位。

    记得二零零八年,刚刚升职为部门经理的谢晨,有一次回庐州出差,谢绝了客户的早餐招待,就想再去尝尝“chūn晓早点”铺子的点心,可惜好不容易找到那条熟悉又陌生的老街,一切已是物是人非,铺面早就转让出去了,据说zhèng fǔ要在哪里规划建设一座现代化的大型购物广场。为这事谢晨还郁闷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吃过早饭,谢晨继续他那漫无目的地在市里逗了几圈,就这么绕着生活区和商业区来来回回的往返奔走,他仔细地看着这些建筑和周围的环境,仿佛是第一次看到一样,或者是需要某种程度的重温来唤起一些旧的记忆,借以唤醒他那尘封已久的记忆。

    随着记忆,谢晨来到市南环城河的松山公园,松山公园其实并不是公园,只是一片山坡,松树很高大,罩出无边的清凉,阵阵清风吹过,带起一股子松脂的清香。学生时期,由于这松山公园离谢晨的学校庐州市的十六中学比较近,每到傍晚,这里就有很多十六中的学生放送休憩的好去处。当然这么说也是给他们面子,根据谢晨仅有的几次查探来看,这片松林地简直就是为男生女生提供了一处正大光明的恋幽会场所,看到的都是成群结队的男男女女,偶尔能见个剩男剩女,恐怕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概率还要地。可惜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这天造地设的绝佳之地后面松树都被伐掉了,这山上建了许多半山别墅,成了有钱人的天堂,为此让在这里有着美好少年回忆的谢晨心痛了很久。

    “妈的,真是世风rì下,人心不古。”谢晨刚摸进松树林,迎面就是一对恋男女,旁如无人地接起吻来。这个场面如果是放在二十年后,除了那些七老八十的老一辈见了可能会忍不住抱怨起来,其他人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只是这个年头,就是换成谢晨这个被前世同化了的具有超前卫思想的人看着他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好像在这个年代,中国最不缺乏的就是这种积极进取的有志之士。反倒是谢晨搞得跟自己偷被人逮了个正着似地,还扭扭咧咧不好意思的绕道而行,不得不给自己一个假正经的评价。

    顺着小道穿过松林,走完曲折的长廊,眼前渐渐变得豁然开朗。松山公园的后坡是一个荷塘,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sè;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叶子和花仿佛在牛rǔ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

    在寸土寸金的市区里,很难有一处这样好的去处,所以附近学校的学生和当地居民来此玩耍的人有很多,特别是一些侣恋人更是趋之若鹜,慕名而来。荷塘附近还紧挨着大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开阔空地,有好事者还在这里砌起了二座乒乓球球台,在那个没有更多娱乐项目的年代,这里的吸引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可能是周末的缘故,来此玩耍的人比往常要多了不少,还能看到几个人二三十岁的青年用简制的三轮车推着小商品到此吆喝,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占据绝对地位的年代,敢于有这样想法并付之行动的人真的很勇敢,不能结局如何,他们这种勇敢的行为令人敬佩。他们这一代人也算是为祖国的私有化建设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在一个商品经济并不繁荣的年代,这个时期的大多数小商品都处于一种供不应求的境况,别看只是个小地摊,生意真的还不错。看着排队竞相购买的场景,把谢晨带回了节假大促销才可能会出现的前世场景。

    “请你们行行好,真没钱给你们,都是小本买卖,我还指着这点钱回去给我妈看病,请你们放过我吧,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的”谢晨顺着声音看去,右手方向六七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正围着一个看起来约十六七岁的少年。看那架势,是一点都不陌生,电视里常有的敲诈勒索场景。那少年有一米七的个头,看上去就是那种长期营养不良的环境出来所造成的,脸sè发黄,肌松驰缺乏弹xìng,容易疲劳,面sè苍白。

    “哼,说的好听,也不打听打听,这一块谁不知道我们城东星哥的地盘,你不经我们的同意就敢在这里买东西,不让你把所有的钱拿出来就对的起你了。怎么,还想得寸进尺?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其中一个穿着牛仔裤的指着那少年道。

    “我这钱真救急用的,我有用的,请你们放过我吧”那少年看上去见这事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善后,双手紧紧地抓住裤子的口袋,声音都有些嘶哑。

    “你小子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想让我们自己动手是不是,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主动给,我们拿一半。你要是敢不给,就别怪哥几个翻脸不认人了,到时候不但有你好果子吃,还让你一分钱也拿不到”。那少年的态度让几个青年恼怒不已,恶狠狠地威胁着。

    看着眼前的景,“黑社会?”谢晨喃喃自语,心里更多的是五味杂陈。

    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到二十一世纪初,伴随着改革开放,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一些矛盾也就凸显出来。一个经济发展缓慢的社会,大致是一个稳定的社会,而在一个稳定的社会里,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容易被照顾到,人们的经济预期也容易规划,社会的法制相对也比较严密,黑社会的成长空间就会减少。而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社会,几乎必然伴随着法律制度的滞后,同时还伴随着疯狂的发财梦想及市场经济与生俱来的**与分化。当一个社会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会主要集中于如何获得财富,较少注重如何使财富的分配保持公平。

    转型国家的法治没有建立起来,经济往往处于由过去的高度计划,由国家掌控经济资源到逐步市场化的过程中,法治没有建立起来,就给地下经济和“黑社会”留下了空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地位大的不平等的加剧及境外黑社会xìng质组织的影响,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的扭曲,追求高额利润,摄取巨额财富成为众人的追求,国人传统的价值观等属于犯罪思想和意识形态也不断加剧。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也伴着出现一批游走于灰sè偏门地带的人,因此,怀有失落感的人们,容易成为黑社会的成员。

    这种现象的出现可以说是社会发展进化的必然过程,是不可预防和控制的。而黑社会组织几乎必然地在社会经济高速增长期获得大发展,zì yóu经济高速增长期,黑社会容易滋生和发展的现实基带有黑社会xìng质组织及其犯罪迅速增加,有些地方开始出现典型的黑社会组织及其犯罪,黑社会组织实施的重大犯罪案件和恶xìng犯罪案件rì趋严重,社会危害xìng和危险xìng越来越突出。这个时期的黑社会组织,实施犯罪的手段虽然更多地侧重于暴力、威胁手段,这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面对这一现象,zhèng fǔ的对策,除了完善相关法律规范,做到有法可依,加强司法执法力度,健全监督机制等坚决打击手段以外,也必须解决深层次的矛盾,那就是如何公正公平的解决在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鼓励民间组织、社会组织、家族组织、宗教组织的正常发展,依法活动,弥补市场经济不能够承担的社会功能。

重要声明:小说《商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