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生日的聚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一狼 书名:我要当明星
    女xìng的天xìng可能喜欢毛茸茸的东西,东南大学女生宿舍总会不时有人去网购布玩偶。玩偶除了可一类外,还有一类是可怕的。今天傍晚,小吉收到送来的网购货物,她签收后,把包装盒拿回宿舍再拆开。

    在一旁的陈秀丽看见舍友小吉手里拿着一个带黑帽的棕sè线编织玩偶,她觉得很奇怪,就问:“小吉,你这个玩偶好像有点不一样。”

    “你也看出来了。这可是有神秘力量的巫毒玩偶。”小吉一边转动玩偶,一边说。小吉是chūn曦市本地人,每到周末她基本上都回家住。

    一听这巫毒玩偶有神秘力量,正在看书吴婉君也好奇的凑过来看看,问怎么神秘法。小吉解释说:“如果我男朋友背叛我。我就在这玩偶上贴上他的名字,然后拿牙签插在上面,据说这样能让名字本人不舒服。”

    陈秀丽听了真觉得神奇,拿着玩偶看了又看;吴婉君心想小吉这个说法,简直是天方夜谭,就回去继续看书。

    过了一会儿,满足完好奇心的陈秀丽看了一眼吴婉君问:“婉君,你怎么看高中数学书?”

    “我高中数学没学好,有人说要从基础补起。”

    陈秀丽说:“那人是段其麟吧。他满脑子赚钱想法,上个月发个短信给我,推销他的网店。他像个小贩,更多于像个学生,你让他补课到底行不行?”

    听了陈秀丽话,吴婉君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他行不行。可他给我出了五道数学题,我只能解答出三题。他宿舍欧阳多,苗耀宗都只能解答出四道题。”

    “哦。段其麟不是到哪里抄了五道题来吓唬你们。你把题目给我,我明天让张明去试试。”陈秀丽想了想说。

    张明是计算机(1)班上课最活跃发言的同学,这家伙勤快得连走路都背英文单词,是本全班公认学习最刻苦的学生。陈秀丽最佩服这类认真学习的学生,认为这类学生将来在社会上最有前途。

    手机铃声响起,吴婉君接了个电话。原来她有位高中的师兄黄民在本周六晚生rì,邀请她参加生rì会。由于,吴婉君家乡没有多少人在chūn曦市,她答应黄民前去参加。考虑到生rì晚会完后已经到深夜,因此黄民让她带上同学一起参加。

    挂了电话后,吴婉君问陈秀丽:“我有个师兄在农业局实习,他有个生rì晚会,你想去吗?”陈秀丽听了,马上问你师兄是不是公务员,吴婉君回答不清楚。见陈秀丽答应去参加,吴婉君考虑到大夜晚的,要不要找多一个人去呢?

    周五晚上,补完数学课后,吴婉君在一张白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段其麟。他转头看了看,只见纸上写着:明晚有个生rì会,你去不去?

    段其麟刷刷的写下:穷人家孩子,怕无法给撑场面。

    吴婉君笑了笑,写下:只需保镖。

    段其麟又写:收费是一顿夜宵。

    这时吴婉君把那张白纸折叠好塞进了口袋,段其麟以为条件谈砸了后。她站起来收集课本时,低声说了句:“成交。”然后,转走出了宿舍。

    ……

    周六的在学校饭堂吃完晚饭后,吴婉君、陈秀丽和段其麟三人坐着公共汽车前去参加黄民的生rì会。今天吴婉君特意穿了条白sè的裙子,还往上喷了点香水;陈秀丽穿了条灰sè的裙子,也在上喷了香水;段其麟就随便的穿了件黑sè短袖衬衫搭配一条浅黄sè的悠闲裤。

    陈秀丽拍了一下段其麟的肩膀,他回头看着她。陈秀丽说:“你出的五道数学题,已经有人解答完成。”

    “哦,你做完了?”段其麟问道。

    “我是做不出第五道题。别以为只有你段其麟数学行,张明也做了出来。”陈秀丽刺了他一句。

    段其麟点了点头说:“看来张明厉害。”

    陈秀丽说:“那当然。”

    吴婉君看着段其麟兜圈子说自己厉害,陈秀丽全然不觉得。她心里想,陈秀丽那知道他话里有话。当然,她也不点破,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回忆着高中的事。黄民和吴婉君是小时候同在一间小区长大,读的是同一所高中。因为父母的关系,两人一直有联系。过年时,吴婉君听妈妈说黄民的父亲升职做了副县长。至于为什么黄民不会去浙西省实习,要留在chūn曦市,吴婉君就觉得有点奇怪。

    黄民庆祝生rì的地点定在市区的一家名叫“月亮”的卡拉OK。晚上九点,黄民在月亮卡拉OK大门口接了吴婉君三人进去包房。吴婉君进到包房里,发现里面坐着一男两女。黄民给大家介绍,原来这三个都是他的实习单位的同事。其中一个女的名叫谢美伊,长的很斯文秀气;另一个女的长得小巧玲珑叫黄裕;男的叫小飞。

    一帮人互相介绍后,就开始点歌。聊了几句后,段其麟发现小飞和黄裕年龄比黄民大几岁;谢美伊的年龄跟黄民差不多,三人都是农业局的公务员。考虑到黄民才是主角,他没去点歌唱,以免自己的歌喉抢了主角的风头。

    陈秀丽和吴婉君两人合唱了一首歌后,吴婉君问:“段其麟你要唱什么歌,我给你点?”

    “今天嗓子不舒服,我不唱了。你们唱吧。”段其麟说完,拿了一块水果在吃。

    “段其麟,这人这么闷。小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陈秀丽说完,就和其他人一起点歌、唱歌。

    “别管她。我们玩骰子。”吴婉君拿了一个骰子杯递给段麒麟。

    段其麟摇了摇骰子杯,淡淡的说:“陈秀丽没说错,我这人是有点闷。”说完,他就和吴婉君玩了起了大话骰子,输了几次,给她灌了两杯啤酒。

    军训过了两个月,段其麟原来晒黑的皮肤已经白了很多,淡淡的小麦sè,加上啤酒增添了一点淡红。吴婉君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心想长得这么好看,高中时应该有不少女生喜欢吧。

    这时,包房的门被打开,闯进两个男人。其中一个长着两撇胡子的胖子找张圆凳坐了下来,看着谢美伊说:“美伊,这么闹的场子,怎么不叫我啊?”

    对面的谢美伊见两人进来,脸sè有点不自然的说:“海公子,我跟朋友来玩的。”

    那海公子把头昂高了几厘米,问道:“你朋友,什么来头?”

    黄民刚才见到有两人不认识的人闯了进来,本想请他们出去。见他们居然和谢美伊认识,只能站伸出右手起来说:“海公子你好,我叫黄民。很高兴认识你。”

    海公子脸上的小眼睛看了一眼站起来的黄民,对他伸出来的手根本不去不理会。然后,他说:“月亮这店太杂了,小猫小狗都能进来。美伊去我们包房玩玩。”

    作为副县长的儿子,黄民也不是好惹的主。他见这个不知道来头的海公子,这么不给面子,也生气的说道:“美伊是我的朋友,她今天没空过去。”

    “美伊你说呢?”海公子盯着谢美伊嘴巴里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的说。原来这海公子名叫海山,是chūn曦市农业局副局长海立登的儿子。上两个月谢美伊和同事一起去探望生病的海立登时,和海山认识。从此,海山就喜欢上谢美伊,对她穷追不放。

    谢美伊对于来实习黄民有好感,两人正处在有朦胧好感阶段。她不愿意跟海山出玩,怕让黄民不喜欢;但又不敢过于得罪海山。于是她用征求的眼神看着黄民。

    这时,小飞认得海山是副局的儿子,跑到黄民边耳语了几句。

    难得碰到自己喜欢的女孩,黄民才不管你是不是副局长的儿子,摆出态度是不放人走。

    一时间,包房除了音箱在播放音乐外,大家都没说话,形成了一种无声对持状态。

    过一会儿,海公子首先打破的沉默:“我喜欢谢美伊。我们都是斯文人,追女孩也讲公平竞争。今晚我们来个比赛,这里是卡拉OK,我们就比赛唱歌。那方赢了,美伊今晚跟谁唱歌?”

    总不能为了追女人拿酒瓶爆副局长儿子的头,黄民跟谢美伊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答应比赛。

    海公子见黄民答应后,大声说:“有请我的兄弟麦王出场。”

    跟着海公子进来那染黄头发的青年点了首《菊花台》,就唱了起来。麦王模仿起周天王的声音居然有几分相似,唱得在卡拉OK里算是中上水平。

    等麦王唱完,海山得意洋洋的说:“请下一位。”

    听到麦王唱了一半,黄民心里就喊糟糕,自己唱歌水平确实比不上这个麦王。他知道小飞哥五音不全,更不能出场。他有点懊悔,海山给自己下了个,自己已经是骑虎难下。

    正当黄民头痛时,段其麟问了吴婉君一句:“帮不帮他?”

    正在为同乡担心的吴婉君,听了这句话后,眼睛闪出光芒,回答道:“帮。”

    段其麟说一句:“加一顿。”然后站起来,对黄民说:“能让我试试吗?”

    看着这个认识不过一个小时的年青人,黄民想了想,犹豫难决。

    “如果已经是必输之局,何妨一试?”段其麟又说了一句。这人怎么能看透自己的想法,黄民心头一震。看了脸sè轻松的段其麟,说了声:“拜托。”

    慢慢走到屏幕前的段其麟,点了首《大城小》。

    当音乐声响起,在场所有人都有点紧张的看着段其麟。

    【乌黑的发围盘一个圈

    缠绕所有对你的眷恋

    搁着半透明的脸

    嘴里说的语言完全没有欺骗】

    一把优美的歌声在包房里响起,黄民和谢美伊的表从担忧慢慢变成惊讶;吴婉君的眼睛充满了不可置信神sè,段其麟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还藏起多少东西?

    当海山和他的朋友垂头丧气的走出包房后,吴婉君和陈秀丽忍不住欢呼起来。吴婉君问段其麟:“刚才你唱那首歌时、简直是王力宏附体,太让我惊讶了。”

    ;

重要声明:小说《我要当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