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山南山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一一狼 书名:我要当明星
    很多人都有过自己的目标,立志时候都握紧拳头,誓言旦旦。可过了一短时间后,有些人就无法承受追求目标过程中的艰苦,而放弃了努力。段其麟却是个目标明确的人,无论是读书,还是学习吉他、钢琴、唱歌和武术,他都会坚持下来。用她妈妈何箐的话来说,这孩子有股牛劲。

    这股牛劲,就是马依妮最欣赏段其麟的地方。

    段其麟给自己立下做明星的目标后,暑假期间更是勤快的到小姨家练钢琴和学唱歌。搞到他小姨何蕥很奇怪的问:“麟子,你考上的是计算机专业吧。怎么反倒练歌越练越起劲啊?”

    “小姨,我想到后大学组建乐队。”段其麟停下弹钢琴的手,回答说。

    跟在何蕥后的女儿杜佩佩听了一脸向往的说:“表哥,组建乐队那是多拉风的事啊!”

    城市里的女孩整天被电视上的剧教育过,思想大都早熟。十五岁的杜佩佩也不例外,接下来又补充了一句:“表哥这么帅,再抱把吉他上台唱歌,会迷住很多女同学的。”说完,还不怀好意的看着段其麟扮了鬼脸。

    段其麟脸上一红,对表妹说:“佩佩,你说到那去了。最近又有什么新偶像啦?”

    “我的新偶像是韩国的朴正,超帅...”一说到偶像,杜佩佩就没停下口。

    何箐才没管他们表兄妹说什么,自己喃喃自语一会儿说:“如果你能在大学组成一支象‘羽泉’一样的乐队,也不错。那老娘就给你们做经纪人,保证大杀四方。”

    这话吓了段其麟一跳,心想自己音乐事业还没开始,就有人想做经纪人。他知道小姨的xìng格是不容自己反对的,连忙支开话题:“小姨你称自己是老娘就不对了,那有像你这样年轻美丽的老娘的。我看叫美娘还差不多。”

    当你称赞女人年轻美丽十次,起码有九次是对的。何蕥一听段其麟的话,立刻高兴起来,说道:“那当然,你两个也不看看,我经常去瑜伽馆做运动,常在家贴面膜。这么多年坚持下来,效果肯定是棒棒的嘛。”

    就因为这句话,何箐给段其麟和杜佩佩上了半小时的美容健课。直到何箐五岁大的儿子杜咸阳,过来抱着妈妈的大腿说要喝nǎi,她才停口。

    段其麟伸手摸了一下杜咸阳胖胖的小脸,就告辞回家。

    ……

    飞驰的列车上,硬座的位置上都坐满了人。有一隔座位,原本两个人的位置上坐了三个人,最外边那男青年大约二十七、八岁,留着寸许头发,只有半边股坐在位置上;中间是个三十来岁梳个中分头的男人,坐在那里昏昏yù睡;坐硬座最靠窗的位置上有个戴黑框眼镜的小伙子,被旁边两个男人上的汗味熏得心里直喊倒霉。戴黑眼镜的小伙子名叫贺国栋。贺国栋的对面坐着的是段其麟和马依妮。原来三人是去东南省的省会城市chūn曦上大学。

    chūn曦市距离chūn阳市有三百多公里,马依妮的父亲马正本来要开车送女儿去学校的,可女儿坚持要和段其麟和贺国栋一起坐火车去上学。一个小时前,火车刚开走,在站台上的何箐不眼眶发红看着火车消失在铁路的尽头。何蕥看到姐姐这样,安慰她说:“姐,麟子不就是去chūn曦市上学,你那天想他了,我开车送你过去。”何箐苦笑一下,儿行千里母担忧,妹妹这年纪那里能懂得这些。

    看着贺国栋的样子,段其麟用矿泉水在桌面写了五个字:假如是美女。然后他用手指指了一下贺国栋边梳中分头的男人。意思是假如你边的是美女,你小子就不会这副表。贺国栋心里本来就郁闷,被好友打趣,忍不住在桌子下踢了段其麟一脚;马依妮在一旁忍不住掩住嘴巴笑起来,心里暗骂段其麟缺德。

    梳着中分头发的男人名叫张有才,他是chūn阳市蛤立乡的农民,带着侄子张立泉往chūn曦市找工作。他听到段其麟等三人说话的口音,知道他们是chūn阳的娃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后问道:“俺是蛤立乡的,你们三个也是chūn阳的吧?”

    见到说话中年人是chūn阳的口音,段其麟笑着应到:“大叔,我们三个是从chūn阳去chūn曦读书的。我叫小麟。”

    既然是老乡,他们互相介绍后就聊了几句。原来张立泉从军队中退役后,不愿意在村委会工作,于是跟着叔叔张有才出来找活干。张有才有位族兄在东曦市开建筑公司,他和侄子就是去族兄的公司干活。张立泉听段其麟他们是去大学报名上学,一脸羡慕的说:“俺当年就是没考上大学才去当的兵。大学里面是啥模样的,俺想跟你们去看看?”

    即将开始的新生活是让人兴奋的。对于段其麟三人而言,大学是充满神秘感的白sè象牙塔,除了能学习技能的外,还有很多藏在心理的憧憬,比如恋、超级老师、奇遇……

    “张哥,没有到学校之前,我也不知道大学是什么样子的?到学校后,欢迎你过来玩。”段其麟这样回答。几天前,为了上学后方便联络,何箐给儿子买了台诺基亚手机。段其麟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给了张立泉。还说把座位和张立泉轮流坐,张立泉憨憨的笑了一下说:“不用。不用。就三个小时,我和我叔轮流坐就行。”

    贺国栋很奇怪段其麟对张立泉一个建筑工人这么。事后他为这事也问过段其麟,段其麟回答说认识多个朋友总不会是坏事。的xìng格是段其麟的一个特点,就是因为这种发自内心的,他认识到很多好朋友。

    火车到chūn曦后已经是中午1点,段其麟三人背好行李下车,张立泉叔侄也跟着下车。火车站基本是每个城市复杂点,这里有大声吆喝小贩、偷偷拉你衣服倒卖车票的黄牛党等各种各样的人。在贺国栋前面,有个穿黄sè裙子的女子,脑袋后面垂着两条小辫子,耳朵里还塞着耳机,手里拖着个桔红sè的行李箱。看着黄裙子女子苗条的背影,贺国栋用手肘撞了一下段其麟,一脸陶醉的低声说:“看这背影多美,大城市的女孩就是会打扮。”

    “兄弟,说不准这女孩就背影高分,正面低分呢?”段其麟挤了一下左眼说。

    段其麟三个小年轻刚出远门,看看这里好奇,看看那里新鲜。三人正在觉得眼睛不够用的时候,忽然有一把清脆的女声大喊:“抢东西啦!”

    三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穿黄群的女子,站在人行道上一脸着急的指着前方大喊。原来她的桔红sè的行李箱给一个穿灰sèT恤的男人抢走。段其麟见黄裙女子被抢东西,马上把背包扔给贺国栋,飞快的向前方追去。穿灰衣的男人抗着个行李箱,很快就被段其麟追上。段其麟冲上去拉住行李箱,灰衣男人见跑不了,转扬起右脚就踢过去,还恶狠狠的说:“小子,我是练拳的,你找死。快放手。”

    看到踢往肚子的脚,段其麟不慌不忙的往边上一闪,右手闪电般搭向灰衣男人的右手腕。灰衣男人一脚踢空后,心里一惊,马上收脚,左手五指握拳直冲对方脸门轰去。不等灰衣人的拳头近,段其麟立刻运用外公传授的分筋错骨功法,双脚用力踏地,腰往右轻轻微转,搭着灰衣男人右手瞬间发力。灰衣男人直觉得一股大力从右手腕传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后倒退七八步,股倒地时觉得右手剧痛。

    这时后面跑来一人,看着倒地的灰衣人顿时愣住。原来是张立泉,他自持在部队学过军体拳,听说有人抢东西,也跑来抓贼。当他看到这叫小麟小伙子,两招就把那贼打倒在地,不在心里称赞。觉得小麟年龄不大,论功夫比自己还强。

    正当段其麟想上去抓住灰衣人时,此时,人群中出现两个穿黑衣的男人,把灰衣人从地上扶起来。其中一个额角有道刀疤黑衣人见段其麟双手握拳虎视眈眈,从衣服里拿出一把亮闪闪的匕首,狞笑着说:“小子,让哥给你放点血。!”

    看对方动起了刀子,段其麟知道自己空手入白刃的功夫还没练熟,正迟疑着要不要冲上去。这时,很多行人围观过来,穿黄裙女子跑了过来,一边喘气一边指着灰衣人说:“就是你抢我东西,我刚报jǐng,你们跑不了。”

    一听到穿黄裙女子说报jǐng,灰衣人和两个黑衣人马上转就逃。

    马依妮和穿黄裙女子同时赶到段其麟旁边。她过来拉住段其麟,不让他去追灰衣人。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道理段其麟心里也懂,于是停下脚步,不去追灰衣人。

    穿黄裙的女子捡回自己的行李箱后,走过来向段其麟和张立泉说谢谢,并介绍自己叫陈思琪。段其麟说了声不客气后,打量了一下陈思琪,一个材高瘦的女子,年龄约二十岁,脸上鼻梁处有几点雀斑。脸上的几点雀斑没有破坏陈思琪的脸容貌,相反给反倒给她脸上添了几分可

    攀谈中知道段其麟也是到chūn曦读大学的新生时,陈思琪笑了一下说我读大二,递给他一张白sè的名片,说了声再联络,然后打了辆的士离开。马依妮把头凑过来,看见白sè名片印着‘东南音乐学院现代舞系陈思琪’几个字和一串手机号码,她对段其麟说:“噢,英雄救美,名片留。看得眼珠子掉地上了吧。”

    其实,看得眼珠子掉地上的不是段其麟,而是他边的贺国栋。

    PS:新书,喜欢的朋友就收藏支持一下。谢谢!

    ;

重要声明:小说《我要当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