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打仗!?我害怕

    石友三听覃天这么说,嘴又撇了起来,栾乐山知道覃天这是在敷衍茂川呢。

    “呵呵,覃会长真是说笑了,你这样的大英雄怎么可能尿裤子,只有你让别人尿裤子的份吧,说真的,如果覃会长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争取一个将军军衔来,到时候你也可以做一方霸主,我听说你是太行山一带的大瓢把子,这样的话就可就是太行山一带最大的官了。”

    “对不起,茂川先生,我已经在天津新开了几个生意,而且我只是个土匪,也就是个黑帮势力,咱们合作做生意这倒没问题,你让我带着兄弟们打仗,这个不行,打仗是要死人的,我可舍不得我的这些好兄弟好姐妹去送死。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害怕自己死,也害怕兄弟姐妹们死,你饶了我吧,我虽然是土匪出,这么多年都是打打杀杀的,可那跟打仗可不一样,顶多了死几个人了不得了,打仗可是不一样啊,一死死一片,大炮机枪的,真的不行,我真的不行,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当土匪,要是真打起仗来,我就到天津或者上海当黑帮老大,那样好,一样挣钱,你们谁和谁打,跟我没关系。”

    覃天在茂川秀和面前不是表现的很嚣张,他知道茂川秀和和小rì向白朗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是特务,但是茂川秀和更正统一些,他比小rì向白朗有实力的多,他可是从rì本司令部出来的人,他说给你个伪军少将就能给,那都是骗中国人的军衔,你要大将都给,伪军而已。

    因此覃天可不想当伪军,那样行动就被束缚住了,他和栾乐山不一样的况,他可以当伪军的司令,一到时候带兵起义也算是立了大功了,可是自己要和鬼子正面交战的。

    茂川秀和见覃天根本就害怕当兵,他换位思考觉的覃天和石友三和栾乐山还真就不一样,覃天有钱有人,在天津已经开了几个生意就要开张了,到时候也是个大老板了,有了这些生意,一般人谁还去打仗找死去啊。

    茂川秀和见覃天说的这么坚决于是笑道:“人各有志,覃会长的志向不在戎马征战我了解了,那么今后我们可以在生意上合作,都是一样的,我茂川秀和愿意做覃会长的朋友,并且也愿意大力支持覃会长。”

    “哈哈,那就太感谢了,你看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远山还是茂川秀和呢?”覃天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敷衍着。

    “随便,因为这里是中国,还是叫我远山吧,都一样的,朋友之前没有这么多的顾忌。”茂川秀和说话倒是很江湖。

    石友三一直没有说话,他是看不上覃天这样的土匪,连仗都不敢打还什么民族英雄,狗熊还差不多。

    栾乐山到不这么认为,如果覃天真这么的害怕,就不会在擂台上让属下打死rì本人了,虽然当时rì本人没有怎么样,这件事早晚会和覃天清算的,只不过现在觉的覃天有利用价值而已。

    茂川秀和见覃天始终没有去喝茶,不由奇怪的问道:“难道,覃会长不喜欢喝铁观音吗?”

    覃天也不隐瞒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欢直接冲泡铁观音喝。”

    茂川秀和也是非常喜欢茶道的人,开始他认为覃天只是喜欢铁观音的茶香,没想到覃天还是懂茶道的人,这让茂川秀和对覃天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这个土匪不简单。

    覃天懂剑道,晓茶道,看上去并没有匪气,倒像是个有文化的书生,因为覃天不管如何掩饰,但是眉宇间都会流露出一股傲气,眼神中也带着睿智,茂川秀和毕竟是个特务,也有他的过人之处,他此番已经大概了解了覃天,这个土匪很不简单。

    茂川秀和知道小rì向白朗在覃天这里吃过亏,死了这么多的大rì本武士,虽然现在没找覃天的麻烦,但是小rì向白朗还是因为办事不利而受到了训斥。

    但茂川秀和也知道上面的意思,就是尽力的拉拢覃天,死几个打rì本武士不算什么,要是这个覃天能为帝国效力,那他的价值远远的超过几个大rì本武士,现在杀死他那些武士就白死了。

    茂川秀和也想赶在小rì向白朗之前把覃天拉拢到自己边,自己才来了不到两个月,就拉拢过来了石友三,栾乐山两个少将,还有天津附近的一些土匪,但是那些土匪的实力远远不及覃天。

    “原来覃会长是高雅的人,请恕我之前不知道,那么下次,我远山一定亲自为覃会长用rì本茶道来赔罪。”茂川秀和这个人看上去到是很文雅。

    覃天却是客气道:“我还真没见识过rì本茶道,那天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这里先谢过远山少佐了。”

    “覃会长就不要这么见外了,以后也别少佐少佐的叫了,就叫我远山就可以了。”茂川秀和表现的很亲近,让石友三一个劲的喘粗气。

    覃天刚才看着石友三就想,是把石友三的报告诉武瑾,让她转达给辣手书生陈恭澍,还是自己派人解决掉这个败类,可是覃天知道这个狗东西是1945年被他的结拜兄弟高树勋活埋了。

    后来高树勋率领部下起义,并加入了中国**,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杀得死这个败类,如果自己杀死了石友三,那么还有后来的高树勋吗,因为高树勋可是杀死了石友三之后,才接管了石友三的部队。

    覃天就决定试一试,因为这个石友三的行踪十分诡秘,陈恭澍找了他将近两年才知道了他的行踪,但是那次刺杀还失败了,结果还损失了两个好汉。

    如今既然自己发现了他的行踪,那就试试,能杀就杀,杀不了的话再通知武瑾。

    覃天陪着茂川、石友三、栾乐山三人吃了晚饭,在饭桌上这个石友三也是没有和覃天说什么话,茂川秀和也看不起这个石友三,但现在是利用他的时候,所以对他还是比较客气,但是对栾乐山茂川要比石友三亲近的多。

    覃天把这些都看在眼中,吕布背叛主人三次,留下了三姓家奴的千古骂名,你这个败类前后背叛十一次,任谁也不会相信你的,还有就是你居然火烧少林寺,就是少林寺俗家弟子吴壮知道你在这里,估计也非要你命不可。

    在饭桌上几个人谈的都不是正题,茂川想聊些正题,覃天和栾乐山基本都不怎么答茬,栾乐山是极力的和覃天近乎,覃天知道他是卧底,所以也乐的和他亲近。

    吃过饭之后,覃天说有事就先行告退了,茂川和栾乐山送他到大门外,覃天这才知道,两辆车是石友三和栾乐山的。

    覃天带着楚飞和岳鸿走远,茂川和栾乐山才进屋子去,而这个时候,覃天则是吩咐楚飞和岳鸿留下看看那个石友三住在什么地方,覃天知道石友三的侍从都很了得,吩咐楚飞和岳鸿千万不许鲁莽行事。

    两个人答应了之后就留下隐藏在了茂川公馆不远处,覃天则是回到公寓。

    与此同时,在jǐng察局桥本浩二和加藤雄一拜访了莫奇,桥北浩二还是为了那个银行排风口来的,他就是想问问莫奇为什么要擦拭排风扇。

    莫奇回答的很正常,他就说是因为银行一口咬定是外人干的,那么让人奇怪的是,为什么什么地方都完好无损,防盗门是怎么开的,从外面是不可能的,因此莫奇就仔细的观察了排风口,那个墙洞倒是可以钻进来活物,但人是不可能的。

    (本书已经签约创世中文网,喜欢本书的亲们可以去创世继续的阅读,谢谢大家的支持!书名还是抗rì之超级悍匪。)

    莫奇说自己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发现排风扇处除了鸟屎没别的,于是急用手帮着擦了擦。

    桥北浩二想从莫奇的言语举止上看出破绽,但是他面对的是神探,自然是懂的如何回避这些破绽。

    桥北浩二在莫奇这里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带着人走了,他这次来带的十六个人,目前还剩下十二个,他心里也非常恨覃天,可是小rì向白朗明确和他说了土肥原贤二的指示,

    桥北浩二没有任何的线索,就把目光又盯上了和尚,他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开始调查覃天和和尚这些人。

    覃天回到公寓中,龚子琦跟他说了血狼寨的电报,寨子中一切都很好,最近收了不少的人,孟玉龙带着几个姑娘和龙向云已经到了,卫小红和卫小宝也跟着回去了,虎跳崖、仙人洞、鬼哭涧三个山寨也都安排了人。

    王欣廷已经让方华,柳茵她们照顾血狼寨,自己带着人去建立其他三处的训练场。总之一切工作都很顺利,也按照覃天的意思,把仙人洞改成了仓库,里卖弄囤积着运来的各种物资。

    覃天见一切还都顺利心里也稍微的踏实了很多,明天就会有新的发展,码头和脚行的控制也有了眉目,这是最值得庆贺的是事

    莫奇等到了天黑才来,他发现自己后有尾巴,所以是甩掉了尾巴之后才来的。

    覃天听了这个况,感觉事有些复杂,他现在后悔让和尚带着大铁棍去了,这个桥北浩二恐怕已经怀疑上这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