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求你,利用利用我好吗!

    老人家说到这里歇了一下,喝了一口茶看了看很认真听自己讲话的覃天,知道他已经感兴趣了。

    老人家脸上挂着笑容,继续的说道:“我之前很纳闷,你为什么只抢青帮的烟馆,jì院,赌场等一些店面,而不去抢脚行和码头,现在我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你是不是没把握,因为你知道天津的青帮是靠脚行和码头起家的,这是青帮的根基,你担心弄巧成拙,对不对?”

    覃天笑了笑说道:“老人家说的是,天津的青帮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这里是内河航运最发达的地方,九河下梢更是九租之地的天津卫的水深水浅,我也要试过才知道吗。”

    覃天不知道吕向天是什么目的,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显然吕向天也是看出他的用意,可他并不生气,他观察覃天不是一天了,而且包括他的属下,老人家也派人多方打探过。

    因此吕向天是知道九山十八寨的,也知道覃天的威信是有的,而且最让老人家佩服的是,覃天等人在对待rì本人的时候绝不谄媚,而是一有机会就很大胆的杀,而且下手绝不手软,分寸拿捏的非常好。

    吕向天之前也想不明白覃天来天津到底是什么目的,因为老婆被人抢前来报复,那纯属扯淡。要是被抢走吃亏了,还有可原,你那个厉害的老婆和妹子不仅没有被抢走,还动手杀了人,你居然还不依不饶的,明显其中另有目的。

    大家也都猜到这点,包括小rì向白朗,很多人都觉得的这个覃天要借此在天津打下一片天,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老人家可不这么想,因为他研究过钱莱才发现其中的不对来。

    钱莱是钱氏商行的东家,像这种人躲土匪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还会跟覃天他们参合在一起,而且老人家还发现,很多覃天抢来的店铺实际上都交给了钱莱打理,而且开的都是正经生意,最让老人家怀疑的是,这些店铺都是rì常生活必须的粮店、布店、药店、杂货店等。

    老人家就派亲信暗中调查,发现这些店面的进货往往大于出货,可是还经常的进货,但是他们店铺的生意并没有这么好,手下人报告说,很多物资都被暗中运出了天津,方向就是太行山一带。

    这下老人家是彻底明白了,这个覃天在太行山老窝囤积物资,他这是有很长久的打算啊,囤积这么多物资干什么,现在华北境内没有什么军队了,那就是说鬼子迟早是要打进来的,

    这个覃天果然是聪明人啊。

    吕向天当时就在想,覃天一来对青帮的店铺、赌坊、jì院、烟馆等就是一通抢,可单单放过了码头和脚行,为什么,回来吕向天把事倒过来想才恍然大悟,覃天看重的恰恰就码头和脚行。

    囤积物资,看重的是码头和脚行,这个小家伙好深的算计,他要控制内河航运线,哈哈,吕向天前前后后这么连起来一想,这才对覃天是刮目相看,因此他才要收覃天这个徒弟,因为他也猜到覃天为何这样做了,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要和rì本鬼子做长期的对抗,其他的都是幌子。

    姜是老的辣,老江湖吕向天大概的了解到了覃天的意图,他这个老人也的确是国的,在这个时代在帮的人并不见得就是坏人,往往很多有本事的人都加入了帮会,其中包括很多名人,蒋介石、戴笠等,**中也有人是在帮会的,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

    吕向天早就看不惯一些汉jiān卖国贼,他想收覃天为徒弟就是为了在青帮中划分出来敌我,因为青帮是个大帮会,其中也有很多抗rì的,在这个时代帮会的能量可是不能小觑的,很多事离开了帮会还就是办不成。

    就像我党建党初期,在上海想组织工人运动,因为不想和帮会联系,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就连rì本人都知道帮会的重要xìng,一来到天津马上就控制了一部分青帮分子,这才让他们办成了很多事

    吕向天认为覃天还是没有真正了解到帮会的能量,所以继续的跟他讲。

    “小天,你要明白,在天津的青帮并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租界中的青帮和中国地的青帮有很大的区别,你看到的大都是租界中青帮弟子的作为,也不怪你,他们作恶多端,也的确容易让你误会青帮。”

    “不是,老人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了,别老强调你不是好人,你是土匪,是悍匪!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行了吧,瞧你,我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不相信我的,实话告诉你,我不怎么管青帮的事,就是讨厌被一些别具用心的人利用。可是我现在就很想被一个人利用利用,可是这个人非常傻,他这么聪明为什么就在这件事上犯傻呢,你想想,我手下掌握着中国地中很多青帮老大,如果这个人成了我徒弟,他在中国地青帮中的地位可是除了我之外最高的,这样的话,中国地的青帮也等于是归这个人了,可是为什么这个人放着这么多的人和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呢,有了这些人,码头、脚行、内河航运什么的问题不都解决了,还至于从陆路往外偷偷运东西吗,现在可以运,那么以后呢,是不是?”

    吕向天虽然话说的不少,可是没有一句是废话,这让覃天有点明白老人家的意思,他好像知道自己所做的,于是覃天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吕向天。

    老人家又笑了,道:“你别这样看我,我可不是什么怪物,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在天津青帮的势力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就算你干了那些歌舞厅、赌坊、三温暖什么的,要是没有青帮的协助,你想挣钱那是没可能的,知道为什么吗,你把事是想的有些简单了,难道你就想不到,如果这些地方不挣钱,而是个瞎窟窿,到时候你们怎么办,难道你用其他收入来堵这个窟窿吗,我想你是堵不住的,因为这个窟窿一旦形成就是个大的堵不上的窟窿。”

    覃天不是生意人,所以还真就没想到这点,对啊,别看自己想的好,要是这些生意开张了,如果没客人怎么办,那岂不是白花这么钱了。

    吕向天见覃天不说话于是真打铁的说道:“你还是年轻,要知道你的这些生意都开在rì租界,你倒是想想,那里的青帮和rì本人想让你的店有客人就有,要不想的话,还真就够呛,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但是如果你有中国地的青帮支持,那就不一样的。别小瞧了中国地的青帮分子,他们才是真正不要命的,因为在各国租界码头生存下来的脚行和码头,那个不是真刀真枪的打拼出来的。虽然现在没有这么多的租界了,但是这些人却还存在着,我就是想把这些人交给你管理,明白了吗?”

    “可是我并不想加入青帮啊。”覃天挠挠头皮说道。

    (本书已经签约创世中文网,喜欢本书的亲们可以到创世继续阅读,感谢亲们的支持!在创世的书名还叫抗rì之超级悍匪!)

    “傻孩子,加不加如青帮其实不要紧的,重要的是以后办事会顺利了很多,你想想,中国地的码头和脚行可比租界的多不少,这样就等于控制了一多半的内河航运,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你现在的名望正是时机,如今你出来主持中国地青帮大局,我敢说没有一个不服的。我想你的心也不会只在天津,青帮可是遍及全国,还要告诉你,在上海不在帮你是寸步难行,如果你是二十二代通字辈的老大,那可就不一样了,因为上海的青帮老大辈分普遍都低,你去了就是他们的前辈,包括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都是你的晚辈,到时候你在上海还不是横着走。”

    吕向天这么说,覃天还真动心了,他要的不就是这些吗,还是那句话,如果能把小鬼子赶出中国,自己当什么都可以,无所谓的事。之前只不过是不了解青帮,现在看这个吕向天老人倒是有了另外一种印象了。

    “你是答应啊!还是答应啊!还是答应啊?”吕向天直接和覃天玩无赖了。

    覃天半天没说话,仔细的琢磨吕向天的话,的确是如此,自己要是通字辈的青帮老大,控制一些码头那可是容易多了,之前莫奇的话现在想想还真有道理。

    “还有就是告诉你,内河航运线上都是青帮垄断着,什么叫青帮一条线,就是指这个说的,从明末清初青帮就控制这船运,凡是经过关卡都要对上令子,也就是暗语才能通过,rì本人为什么一来就收买这么多的青帮成员,还不是为了这个。”

    “老人家这么放心我吗?您就不怕我把你们青帮给带坏了?”

    “说的哪里话,青帮还需要你带坏吗?我是让你把他们往好处带,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对!就照你心里想的去做,你有了名分威望之后,就算你给青帮改名字我都不管了,随你便,土匪吗?好啊,如果你有本事就带着他们当土匪去,怎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