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青帮大字辈长老

    莫奇有个青帮大佬师傅,这让覃天很是意外,有些不相信的确认问道:“这个自称老人家的吕向天是你师傅?”

    “对啊,就是我师傅吕向天,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他也是青帮的人,他就住我家不远,小时候我老跑到他家玩,见他每天都会练武,于是就跟着照猫画虎的学,后来师傅见我是真心想学,就认真的开始教导我,他说反正每天也没什么事,不过他不肯收我做徒弟,原来是这个原因,因为我要是当他徒弟,也自然会成了青帮的人了。”

    莫奇把吕向天大概给覃天说了说,也一再的表示,老人家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问世事了,而且也很少有人去找他,看得出他是尽量的避免和青帮再接触。

    覃天想了想,这么一个老人家还是青帮大字辈的元老,为什么会找自己有事呢。也是好奇心唆使,让覃天决定先去拜会一下这位老人。

    第二天,覃天准备好了礼物,穿的不是那么花哨了,而是很规矩的西服,也没有打领带。由莫奇领着直接就到了老人家的家,没想到吕向天老人早就等在大门外了,这让覃天很不好意思。

    覃天和莫奇紧走两步到了老人家的近前,莫奇先是给吕向天施礼,然后介绍了覃天。

    吕向天含笑仔细的打量着给自己施礼的覃天,右手捋着胡子一个劲的点头,看上去很欣赏和满意覃天的外貌。

    覃天见老人家不住的点头,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就见这个老者左手拿着一根拐棍而不是拄着,就知道这根拐棍是象征xìng的,老人家根本就用不上。

    他穿对襟棉袄,下穿条免裆棉裤,脚下是一双老头鞋,典型的一位民国时期老人的打扮。

    再看这位老人满面红光,人长的是非常的jīng神,看他的第一眼,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白胡子,他的胡子很整齐,看得出是经常修整的,再看老人家鼻直口宽,浓眉大眼,尤其是两眼是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老人家含笑点头伸手拉住了覃天的手,二话不说的就往屋里走,覃天任由老人家领着到了屋内,莫奇后面跟着。

    老人家让佣人给二位沏茶,又很的在他们面前摆放了提前准备好的,天津名店桂顺斋的糕点,看得出老人家非常高兴覃天的到来,而且还jīng心的准备了。

    覃天谢过老人家先是品了一口茶,果然是上等的铁观音,却不知道老人家是如何知道自己是喜欢喝铁观音的。

    吕向天微笑的说道:“实不相瞒,你经常光顾的茶叶店就是老夫的,有两次我在后面看到过你,那个时候就觉得你不是等闲之辈,果然不出所料,你居然能战胜rì本十段剑道大师级高手,老夫高兴的很啊,你真是为我国武术界挣光了。”

    覃天赶紧的客气几句,但是老人家又继续的夸奖了他几句。

    覃天等老人家夸够了,才问道:“老爷子想见我不是为了夸我两句吧?”

    “哈哈,当然不是,我知道你最近听这些话都听腻了,我老头子也是高兴才多说了几句,还请少侠千万别嫌烦啊,正事咱们不着急,你先品品着上好的铁观音,再尝尝这刚做出来不久的桂顺斋点心。”

    莫奇都不明白老人家为什么这般,平时里他可是很严肃的一个老古板,今天可是一反常态的始终是笑个没完,他可是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于是就问道:“师傅,您这是怎么了,就因为覃大哥战胜了rì本人才这么高兴的吗?”

    “这个高兴是自然的,我中华武功岂是弹丸岛国能够战胜的,他们所谓的那些剑道啊,忍术啊,空手道啊无不起源于咱们中华武学。我最高兴的是到了晚年能收个好徒弟啦。”

    老人家这么一说,覃天刚喝了一口茶全喷了出来。

    “啊!?老人家你说什么?”覃天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这哪跟哪啊就收我做徒弟,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答应吗。

    “哈哈,你先别着急,我知道就凭你的功夫,其实我也不配当你师傅,可是做了我的徒弟有很多事就会迎刃而解,我想那才是你需要的。”老人家很神秘的样子说道。

    “老人家的意思晚辈不明白。”

    覃天之前很反感青帮,所以压根就没想过要拜一个青帮分子当师傅。自己堂堂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当土匪是为了抗rì,当青帮成员是为了什么,青帮这么乱,我可没功夫去整合青帮。

    “哈哈,其实你之前做的事,我从侧面了解过,你这么小题大做的到天津打压青帮,我老人家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劝你还是当我的徒弟,这样对你以后的计划是有莫大的帮助,其实你当不当我的徒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做的事,是不是?”

    老人家还是那张笑脸,说出话来可是充满了玄机,覃天不由的仔细回味了一下这话的真正意思,难道老人家看出我是针对rì本人来的,我做的这么明显吗,这位老人都看出来了,别人一定也会有人看出来了,哎呀呀!这事有些意思了。

    “想明白了吗?”老人家捋了捋胡子问道。

    “还请老人家明示。”覃天才不会自己说出来这事,这意思就是有什么事你明说就是了。

    “哈哈,小家伙果然是袖里乾坤,孺子可教啊!”老人家仰头大笑两声称赞道。

    “老人家有话请明说,晚辈还有许多事要做的。”覃天真的是被老人家夸的有些不耐烦了。

    老人见覃天根本就不喜欢别人这么夸,心里更是喜欢,于是便脸sè一正说道:“好,我就好好的和你们两个说说,奇儿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的人品我是非常清楚,是个好孩子。”

    老人家喝了一口茶水对莫奇说道:“你能跟着覃天一起做事,老夫是真心没看错你,也不枉我用心教你这么多,很好,我希望你认准了的路要一直走下去,千万别再优柔寡断,这是你的缺点,你做事总喜欢万无一失,思前想后,这样虽然也不是错,但是往往会贻误一些重要的时机。这点你以后要多多的和覃天学习。”

    莫奇赶紧的谢过老人家的提醒,老人家说的这个缺点和他工作有关系,他破案不能有任何的疏漏,往往一些环节没弄清楚,就有可能冤枉了好人,不过老人家提醒的也对,这次就送不送母亲和妹妹去西安,自己就一夜没睡,不过最后为了解救华工还是选择了不送,现在自己非常庆幸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以后这个毛病是得注意一点了。

    老人家放着莫奇体会自己的话,对覃天说道:“我也别喊你少侠了,你可能不喜欢听,我就叫你小天吧,行不行?”

    “行,只要老人家喜欢怎么叫都行。”覃天听着老人家说话,虽然莫奇说他什么事都不参合了,可是明明这位老人好像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他也什么事都了解。

    “呵呵,我看你好像对我们青帮很是反感对不对?”

    “哈哈,也不全是了,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我承认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呢是土匪,干什么都喜欢正大光明的,抢就要明着抢,杀也要明着杀,你们有些青帮人的作为,我实在是不敢苟同,所以,我谢谢您的好意,我尊称您老人家,但是让我当您的徒弟我看就算了吧,我可不想加入青帮。”

    覃天见吕向天直接问自己,那就照直了说就是了。

    “哈哈,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可能不是很了解青帮,在这里我简单的和你说说吧,其实青帮是在明末清初就有了,当时是个反清复明的组织,你可知道这个组织是非常严明的,我也不多说了,总之就是青帮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变质了,我要告诉你的,就是青帮里还是有不少的好人,我让你当我徒弟,也是想你帮我带领这些好的青帮兄弟,你明白了吗?”

    “这个,老人家,的确是这样,可是青帮内部太复杂,我没有这个本事来管理,更没有jīng力是梳理清楚谁是坏人谁是好人。我的事很多啊老人家。”覃天这么说就是想婉言拒绝。

    可是没想到老人家还是那副笑模样,听了覃天的话之后直点头,等他说完了,老人家才继续说道:“小天,我要你做的并不是你所想的,有很多事我已经帮你做好了,比如人,我已经帮你找了一些好人,都是像莫奇这样的人,放心,我老人家的眼力还是没问题的,你呢就是名誉上当我的徒弟,我其实不在乎你真的是不是我徒弟,我要的就是给你了一定的权力,我是大字辈的长老级人物,你如果当我徒弟,就是通字辈的老大,你的辈分可是和白云生,张逊之他们一样了,在天津的地面上,你以后也会畅通无阻。”

    覃天听着老人家说,表面上和刚进来时候没两样,但是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