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雪儿·我不是坏人!

    因为覃天和武瑾是坐在一楼大厅,这时候白雪、紫熏还有东方文婈在餐厅吃完了饭出来,正好看到覃天吻武瑾。

    东方文婈第一次看到这种镜头,失声大叫起来。那个年代很少能看到这种亲场面的。吓的武瑾赶紧的挣脱了覃天的手,握着脸跑回了房间。

    覃天是现代人,所以不以为然的笑笑说道:“怎么,没见过谈恋的啊?”

    “覃天哥哥,你好没羞啊,居然亲武瑾姐姐,看把姐姐都亲哭了,没想到你这么坏啊!”

    白雪俏脸很严肃的指责道,因为她看到武瑾捂着脸走了,还以为是挨欺负哭了呢,自从白雪加入了团队,她就把边的人都当成了亲人,尤其是对覃天他们五人的感最深,甚至比楚飞他们还要亲。

    龚子琦每天都会给她讲故事,而且是等她睡着了之后才离开,可以说龚子琦对白雪是很溺,开始的时候众人还以为他是上了白雪,龚子琦有几天刻意的躲着白雪,但是白雪依旧像个幼儿园的小姑娘,就差每天晚上哭着找他了。

    当然覃天对她们都是一样的关怀,不过他给众人的感觉不如龚子琦亲近,但是他的本领白雪她们都是非常认可的,还有就是他的脑子和指挥能力。

    因此白雪在团队中是最敢说话的,可她却从不乱说话,这也是她讨人喜欢的一方面,东方文婈是侠女,可大家的眼中没有比白雪更侠女的了。

    白雪没有不敢数落的人,今天这不就yīn着脸指责起覃天来了,弄的覃天一张大红脸,他这才想起来现在这个年代还是比较封建的,难怪这些小姑娘都这么大的反应。

    “啊!雪儿妹妹,我和你武瑾姐姐是真心相的,恋人之间是可以相互亲吻的,这也是表达的一种方式,知道吗,你这个小丫头还不懂,等再长大点,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就知道了。”

    覃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难堪过,他感觉自己不管怎么辩解都当定坏人了,覃天被白雪说了跟流氓一样只好辩解,不过还真不好解释,白雪虽然已经十六岁多了,但是商估计也就是十岁出头的样子。

    “我很喜欢子琦哥哥啊,为什么我们没有亲吻啊?”白雪理直气壮的仰着脸质问道。

    紫熏当然是比白雪明白事,她心里也是喜欢覃天的,此时的她心里有些酸酸的,但是她也知道覃天对待自己和对待白雪一样,是疼妹妹一样的那种感。他对边的每个女孩子都这样。

    自从上次从石家庄出来,武瑾和覃天那般的暧昧,紫熏就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因此对今天发生的事,她并没有感到很吃惊。而是在一边拉着白雪想阻止,但是白雪根本就不理会她。

    东方文婈虽然刚才尖叫一声,但是现在的她表现的很淡定,好像这事她很不在意一样,尽力的让自己摆出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的范来。

    “你和子琦哥哥那不是,是兄妹之。当然不能亲吻了。我和你武瑾姐姐是……就是要结婚的那种感知道了吗!”覃天的脸说着说着也红了,怕这个嫉恶如仇的妹子真的把自己当坏人,这时候的表非常无奈和尴尬。

    龚子琦这个在房间和傅玉龙他们打扑克。听到楼下东方文婈的尖叫,又听到白雪指责覃天,赶紧的下来问怎么回事,听了白雪的描述不由大笑起来。

    “雪儿,武瑾姐姐和覃天哥哥是真心相,他们这个样子没有任何的错,如果你以后有了心的男孩子,也会做这样的事的。你忘了我和你讲的那些故事了吗,你不是也为梁山伯与祝英台哭过吗,不是也替杨过找到小龙女而高兴过吗。你武瑾姐姐和覃天哥哥就是像他们一样的感,明白了吗?”龚子琦赶紧的过来劝白雪并用故事中的人物来引导她。

    “我当然知道了,不过我看到武瑾姐姐是捂着脸走的,我去找武瑾姐姐,如果她是被迫的,我不会饶了你的!”白雪说完噔噔噔的跑上楼。

    过了一会武瑾和白雪一起下来了,武瑾的脸还是有些红,她清楚大家都知道自己和覃天的关系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心里却是很高兴,知道了才好,免得其他女孩子还惦记着。

    “覃天哥哥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武瑾姐姐说了,是她自己愿意的。”白雪有些不好意思刚才那么指责自己崇拜的覃大哥,低着头双手拉着覃天的衣袖摇晃着说道。

    现在她是非常的后悔,自己对子琦哥哥是依赖,可对覃天哥哥是崇拜,自己怎么就这么糊涂,覃天哥哥怎么还是那样的人吗,为什么救改不掉自己冲动的毛病。

    覃天也看出雪儿快哭了,到也不知道怎么去哄她,赶紧的跟龚子琦使眼sè让她去哄,也对白雪说道:“雪儿没关系的,我要是真的欺负你武瑾姐姐,你这样做是对的,哥哥没有怪你。”

    “雪儿乖,以后覃天哥哥真要是做错了什么事,你就要像现在一样站出来教训他,咱们现在呢,让他们两人自己说说话。走,陪哥哥去打扑克去。”

    龚子琦拉着雪儿等几位姑娘上楼,其他的人也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一楼大厅只剩下了武瑾和覃天,武瑾低着头红着脸走到覃天跟前拉着他的手低声说道:“我还有话和你说,你跟我到屋里去说好不好。”

    白雪回过头来看着武瑾和覃天倒是很羡慕的样子,她终于懂一点男女之事了,原来相的人可以做那样羞羞的事

    别看白雪这么大,的确是心无杂念,要不她也不会每天都纠缠这龚子琦给她讲故事一直到她睡觉,她心里没有这种邪念,自然也不会防着这些事,这也就是遇到了龚子琦他们,加上龚子琦也的确是把白雪当成了妹妹疼的。

    覃天跟着武瑾来到她的房间,武瑾先是坐在自己的上,脸上的羞涩还没散去,从怀里拿出来一个信封交给了覃天。

    “这是军统戴局长亲自给你的信,上面有委员长亲笔签字的嘉奖令,是给你的。戴局长希望你能加入军统,为国家效力。如果你加入军统,将会立即给你上校军衔。并将你的属下部众编入国民革命军,你任司令,这是委任状。”

    覃天看都不看的把这嘉奖令、委任状丢到一边,脸上略微有些许不快,道:“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是自己人,这些东西就没有必要给我看了,你就帮我回复他们,说我不过就是个土匪,心里只想着逍遥痛快,这次的事只不过是帮朋友的忙而已。不过以后只要是打鬼子和除汉jiān的事需要我帮忙,只管让你来找我就是了。”

    武瑾看出覃天有些不高兴了,听了他的话什么没有说,站起来走到覃天面前,把头靠在覃天的肩上伸出双手揽住他的腰,此时的武瑾很静,呼吸也很匀称,她的体香随之窜入覃天的鼻孔,让他又一次的迷醉。

    武瑾从覃天的举动上就知道,自己的男人和自己一样的坚定,很幸运的是自己没有错人,此刻的武瑾感觉自己真的是幸福死了,这份幸福足以将自己融化。

    覃天伸出手将武瑾拥在怀中,用脸贴着她的粉脸,轻声的说道:“没想到今生让我奇遇到你,因此我真就相信了缘分,今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你要切记有我,有我覃天。”

    武瑾还是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覃天扭过嘴去亲了武瑾脸颊一口,武瑾终于羞涩的说了句:“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傻丫头,我这哪是欺负你,我这是你,你在敌营一定要小心,以后不管是执行什么样的任务,记住一定要告诉我,还有就是不管你到哪里,一定要告诉我。我这一生也许只有你这一个大宝贝,我可不想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你记住了吗?”

    覃天的确是这样的一个人,要么不,一旦上了,就是海枯石烂的那种。有人说这样的人很容易受伤,人没有十全十美的,覃天本来就是个强者,感是他唯一的弱点,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武瑾就是他的逆鳞软肋。

    武瑾被覃天拥在怀中,心跳的非常快,这是两人第一次拥抱,在这个时代能有片刻的温纯实属不易,双方都很珍惜,他们也是懂的珍惜的人。

    “人家其实喜欢被你欺负呢,大坏蛋!”武瑾羞不已的说,此时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坠入河的小姑娘。

    “覃大哥!”

    一楼一声喊,两人都听出来是林韵的声音,现在天已经黑了,她来一定是有事的。

    “林韵,是林韵来了,一定是有什么事,我去看看。”覃天说着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武瑾,却又狠狠的在武瑾的香腮上亲了一口,换来武瑾轻轻的一顿粉拳。

    武瑾也跟在覃天的后面来到一楼大厅,林韵见到覃天就十分高兴。紧跑几步到了他面前说道:“看!覃大哥,电报!是……”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