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初吻·乱世儿女情

    覃天听完小rì向白朗的话,回头看着武瑾努努嘴,武瑾心有灵犀的赶紧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嘴。

    覃天这才回过头来笑道:“既然白狼先生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不过我提前说好了,以后我的地盘不许青帮的人捣乱,否则休怪我心狠手辣!告诉你们我手下的兄弟都是亡命徒,要是惹急了他们,我就会让这天津卫的青帮完全的消失!”

    “我想青帮以后不会去招惹振兴会的,大家一起和气生财才是最重要的,覃会长的生意,我们大rì本帝国会大力支持的。”

    小rì向白朗现在暂时的给覃天做了个鉴定,这个覃天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悍匪。而且还是个有些文化的悍匪。以后要是能加以利用,这可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

    小rì向白朗打的好主意,再看袁文会、厉大森、张逊之三个青帮老大都哭丧个脸,本来是希望rì本人给自己做主收拾一下覃天这帮人,可没想到这事就这么完了,这rì本人也够的,自己也死了这么多人就这么算了。

    覃天最后喝的都晃了,武瑾和紫熏双双搀着他才上马,武瑾不怎么会骑马,所以只好让紫熏骑马载着覃天,武瑾小心翼翼的骑着自己的马,只要这马不跑起来武瑾是不害怕的,覃天没喝醉,都是装的,看到武瑾骑马还是不熟练,就想着找个机会好好教教她。

    五个人一路无话就回到了公寓。覃天一到家就jīng神了,赶紧的让武瑾她们吃饭,自己想下一步的计划。

    赌场覃天想了很久决定还是继续的开,开就要开个大的,所以他决定在大天津歌舞厅的附近再开个大型赌场,就像是现代的澳门和美国拉斯维加斯一样的大赌场,干就要干大的。那些抢来的小赌馆,jì院,烟馆,浴池等店铺不大的都交给钱莱处理。

    覃天低头一边喝着茶一边想着事,武瑾吃的少很快就吃完了,来到覃天跟前坐在了他的旁边,自己倒上一杯水轻声喊道:“天,想什么呢?”

    覃天听到武瑾说话才发现她已经坐在自己边,微微的笑了笑回答道:“想你了啊,想你怎么这么好,这么快就回到了我的边,我正在自我沉醉呢,这个感觉真的很好。”

    武瑾抿嘴也笑了,笑的很甜,道:“真的假的,我看你和别的女孩子都很规矩,为什么偏偏喜欢欺负我?”

    覃天一脸茫然的看着武瑾说道:“我欺负你了吗,难道想你就是欺负你,说喜欢你也叫欺负你!”覃天见武瑾丽靥含羞的样子突然有一种扑上去亲两口的冲动,原来自己也是大灰狼,之前是没遇到喜欢吃的小白兔。

    武瑾抬眼看到覃天的眼神又有些让人害怕的东西,赶紧的挪了一下股,离着覃天远了一点,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大sè狼!”

    “呵呵,小白兔!那么你愿意让我欺负你吗?”覃天露出一副凶恶相,做了一个要前扑的姿势说道。

    “天!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武瑾突然正sè的问道。

    “喜欢啊,我之前还以为自己不喜欢和女孩子在一起呢,自从认识你之后,我才知道是没遇到让自己动心的,我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就想和你斗嘴,想和你臭贫,只要你在我边我就会感觉到以前没有过的幸福感,还记得我们一起骑马吗,那个时候你依偎在我怀中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是不能没有你了,瑾儿!我是真的上你了。”

    覃天真流露无疑,武瑾感觉的到,像覃天这样的男人是不会轻易说出口的,但是只要说出来了,那就等于是一个承诺,这个承诺有可能就是一生一世。

    武瑾很感动,自己何尝不是那个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他,这样一个把国家和民族一直放在心上的人,怎么看都是这么的可,武瑾发现覃天是个非常洒脱的人,他既有大,也有小,他能做的都会去做,能的都会去

    她一直在观察覃天边的女孩子,因为自己喜欢覃天,就要知道还有那个女孩子是自己的敌,这一观察发现林韵这个准**员,紫熏姑娘,绿袖都很喜欢覃天,可覃天对她们都是像妹妹一样的护,从来没有和她们说过一句过分的话。所以聪明的武瑾早就发现覃天是真心喜欢自己的。

    “如果你真心喜欢我的话,能不能加入军统和我在一起为党国效力?”武瑾盯着覃天的眼睛问道。

    “瑾儿,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也许你认为国民党是这个国家的希望,可我不见得这么认为,这和喜不喜欢你是两码事,不能混淆。”

    覃天显然是有些不乐意了,刚才好的气氛被武瑾这一句话给破坏了,覃天说完闭着眼睛靠在了沙发上,他早就听说军统做事一向是不折手段,没想到今天武瑾也是如此,居然想用感来绑架自己。

    武瑾其实最希望听到的就是他这样说,她见覃天有些生气,知道是气她想利用感,于是赶紧的道歉说道:“天!别生气,我只是这样一问,如果你想加入军统,我也会阻拦的,也许咱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和理由。其实我也相信国民党不是中国的希望。可是有很多的工作是需要人去做的,你明白吗?”

    覃天心头一震,他是多聪明的一个人,发现武瑾有些话是yù言又止的,难道她是我党在军统的卧底!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丫头还真是太可了。

    “你的意思是很无奈,瑾儿,你喜欢我吗?”覃天坐正了子非常认真的问道。

    “讨厌!明知故问,要是不喜欢你,会和你骑一匹马啊,会这么快的回到这里?”武瑾红着脸羞的说道。

    “那么你和我说句实话。”覃天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不是**在军统潜伏的卧底?你不用回答,只要点点头就行。”

    武瑾听覃天这么问吓了一跳,党组织是有非常严格的纪律的,自己的份只有上级才知道,默默的蛰伏了三年还没被唤醒,也没有上级的任何消息,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无根的浮萍,这种感觉是很痛苦难熬的,虽然覃天是自己的人,也知道他心底是偏袒**的,可是自己的份没有组织上级的批准是不能向任何人透露的。

    覃天看到武瑾呆呆的发愣,心里就已经确定了,他仰天无声的大笑,自己的人是我党地下特工,而且还这么的优秀,在军统被称为死亡之花,却不知道在我党这边她的代号是什么。

    武瑾看覃天这么高兴问道:“你干嘛美成这样?”

    覃天双手捧着武瑾的脸颊兴奋的说道:“告诉你个秘密,我和你一样,在这里,龚子琦、张佳、傅玉龙、王欣廷还有我都是和你一样的人,之前我还担心咱们的信仰不一样。现在没有问题了,难道这不应该高兴吗!?”

    覃天是现代人,虽然知道些解放前的事,但并不能深刻体会到当时地下工作的严酷xìng,现代的时候边都是自己人,虽然他已经很克制自己了,但是从他救**劫法场时候起做的还是有些张扬。

    不仅仅是他自己没有这种感觉,包括龚子琦他们也都没感觉出来,因为他们都觉的这是应该必须做的。

    现在覃天说出这样的话,在当时是绝对的违反党的纪律的,武瑾当然明白覃天是因为喜欢自己才会这样的。自己又何尝不想告诉人自己的真正份呢。

    武瑾的眼泪突然涌出来,原来覃天真的是自己的同志,可是自己到底要不要承认呢。

    这里不得不说的有了一个巨大的隐患,覃天是现代的**员,而不是解放前的,在这个时代**里面可没有覃天他们五个人的存在。因为这点以后覃天和武瑾之间还发生了很多误会,咱们以后再说。

    “不要紧,我知道这时候党的纪律是非常严格的,所以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心里明白就可以了,放心这里只有你和我知道。你可真是我的大宝宝!”覃天是异常的兴奋,武瑾激动欣喜的泪是一个劲的流。

    “好了!好了,知道就好了。”覃天说完忍不住的把唇印在了武瑾的唇上。这对于武瑾来说有些太突然了,这个家伙好大的胆子!可是自己内心却并不是那么排斥,覃天高高的鼻梁压在武瑾秀的琼鼻上。

    武瑾眼睛有些意外的睁到了最大,看着心的却这么胆大妄为的男人,他的唇不薄不厚却将自己的唇裹在其中,眼睛有些内陷,此时却是温无限,他的眼睛非常的深邃睿智,大坏蛋这么快就把人家的初吻夺去了,不行这发展的也太快了。

    武瑾想挣脱覃天的吻,但却不知道怎的,双手是这么的不舍得,两眼此刻微闭转而变的柔无限。

    “啊!你们!”

    一声惊呼,吓的武瑾一激灵,覃天正美呢,也被这一嗓子给吓一跳……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