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好酒要喝出响来

    覃天斜着眼睛看着用枪对着自己的两个rì本人,很是鄙视的眼神,此时两个rì本人的也被武瑾她们用枪指着。

    小rì向白朗赶紧的站起来狠狠的瞪了两个rì本人一眼,然后含笑给覃天鞠躬。两个rì本人只好作罢,又跪在了桌子前。

    “不好意思,覃会长,您是第一次喝我们大rì本帝国的清酒,可能一下子不适应,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怠慢了您,我这就让人给你换酒!”小rì向白朗完全学会了土肥原贤二的yīn险狡诈,yīn奉阳违的一

    小rì向白朗坐在了正坐上,傍边的位置是覃天,武瑾四位美女齐刷刷的站在他的后,四个美女虽然穿的一样的衣服,可气质不太一样,白雪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她要是不这么打扮,要命也想不到她是土匪,紫熏则是英姿飒爽,冷艳如冬梅傲雪。东方文婈一副俏可很灵动的样子,武瑾这是沉稳大气有份成熟的韵味。

    在场的没有几个人看覃天,都看着他后的四位风姿卓绝的美人。尤其是几个rì本人更是双眼毫无忌惮的放shè着yín光。

    覃天没有理会这些人,他让武瑾她们陪他来就是让rì本人知道,为什么自己和青帮结的仇,后的四大美女就是最好的证明。

    覃天还是瞪着厉大森说道:“喂!你不是要抢我老婆吗,那天是三个,今天我又多带了一个,家里还有好几十个,你继续啊!”

    厉大森哪里敢说话啊,连看都不敢看覃天一眼,厉大森并不是天津本地人,别看他辈分高,有些当地青帮分子还真不买他帐,其中就有在座的袁文会。

    小rì向白朗就是袁文会在大连认识的,后来介绍给自己的师傅白云生,在那个时候,袁文会就已经死心塌地的当汉jiān了。在座的三个青帮老大,实力最强的是袁文会,三个人中厉大森是普安协会的会长,张逊之是宣传部长,袁文会是行动部长。小rì向白朗用尚旭东的份担任总理一职。

    小rì向白朗对覃天还真是很客气,让服务人员给拿来了一瓶茅台给覃天倒上。覃天举起酒杯先是深深的闻了一下。这是一种非常夸张的显摆式的表,这就是跟在座的rì本人说,我们中国的茅台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美酒。

    小rì向白朗对覃天的表视若不见,他是个聪明人,不想被覃天牵着走,他心里很明白,这个悍匪目中无人,也许他眼中没有什么中国人或者rì本人的明确划分,只要是有利于于他的,恐怕会引起他的兴趣的。

    小rì向白朗更看出覃天今天是故意而为之,他是在抬高自己的份,毕竟是初来乍到,自己现在是强龙要是不镇住厉大森这些地头蛇,以后就不好发展了。

    “覃会长,我们非常愿意和像覃会长这样的强者合作。这次来主要也是想听听覃会长的想法,还请覃会长直言坦诚相告,白朗这里拜托了!”小rì向白朗举着酒杯说完先干了。

    覃天滋溜溜的发出很夸张的声音喝着茅台,回味了大概差不多三四分钟才和小rì向白朗说道:“白狼先生客气了,我们这些人本来呢就想在山里逍遥自在,山里多好啊,是不是,空气好,环境好,有山有水有美人,又不愁吃不愁穿的。”

    覃天自己满上了一杯茅台然后又滋溜溜的喝下去,然后用筷子夹了口菜继续说道:“可是有的人就是,非常非常的,TM的你看上谁的女人不行,非看上老子的女人,非让大爷我跑到这满是人汗味的地方受罪,不过很好,你们不是吗,那我覃天就是**各种犯。老子一定会在天津待下去,老子会在这里开赌场,开歌舞厅,开三温暖,什么斗鸡,斗蛐蛐,斗狗的什么好玩,大爷我就玩什么。”

    覃天指着厉大森的鼻子说道,那个样子还是不依不饶,厉大森自打覃天来了,什么都不敢干,雪茄不敢抽了,筷子也不敢拿。听他又提这茬,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棉花上。

    小rì向白朗听了笑道:“覃会长果然是人中龙凤,你刚才说的这些生意都是大大的挣钱,不如与我们大rì本帝国合作怎么样,钱我们来出,钱的你去挣,到时候别忘了给我们意思意思分点红就可以了!”

    覃天又滋溜溜的喝了一口酒摇头说道:“你是参合不进来了,你可知道我们太行山九山十八寨各个山头都有股份,因为我是他们的老大,更不能丢下他们自己发财。等下次我找到更好的生意会和你们合作的,你们掏钱,我白拿钱的事怎么会不干!傻子才不干呢,但是人在江湖必须要讲义气守信用,所以这次的生意没有白朗先生的事了。”

    小rì向白朗依旧微笑着说道:“哈哈,覃会长果然是个讲信用的人,我们大rì本帝国大大的喜欢,我相信以后我们一定会合作的!”

    覃天使劲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这是肯定的事吗,放心我覃天一时半会不会离开天津的,咱们合作的机会说不定很快就会有的。”

    覃天这时候瞅着袁文会很不友好的看着自己,于是大笑着对他说道:“这位看着眼熟的很啊,我想想,对啊!这不是送给我们那个大烟馆姓袁的那大哥吗,谢谢啊,我已经让弟兄们改成群英剧院了,到时候开张那天一定请你们在座的各位去捧场啊!”

    袁文会听了差点哭了,我送你的!?这还有人xìng吗?明明是抢走的,覃天!我记住你了,等着我的,以后别落在我手里。

    覃天知道这个汉jiān心里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嚼了。小rì向白朗听完之后还是那个表问道:“难道覃会长就不打算也开个烟馆,jì院什么的?”

    覃天摇摇头说道:“我可不敢开烟馆,你知道吗,我手底下的兄弟姐妹都是练家子,万一要是沾上这大烟,这些人不都毁了,别人不知道,你我可明白的很,这大烟可是害人的,这玩意害别人我不管,可是关系到我的根基,所以我是不会粘的,再有就是jì院,我也没打算干,那些脏病我想起来就恶心啊,再说了我边的美女就好几百人,她们要是知道我开jì院,非扒了我皮不可。”

    覃天说着还偷偷的斜眼瞄了一眼武瑾,然后跟小rì向白朗使了个眼神,那意思不是我不想干,实在是有苦难言啊。

    小rì向白朗赶紧表现的很理解,很同的样子端起酒杯请覃天喝一口。

    小rì向白朗在东北专业走私枪支弹药的,到了天津他又贩卖毒品鸦片,每月在天津的进账都有13万到18万元,这可是不小的数目,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被撤职离开了天津回到rì本,这是1936年的事了,咱们后文书再说。

    小rì向白朗虽然没有在袁文会的烟馆中有股份,但却是供货商啊,这样不是也断了自己的一条财路。所以他也想劝覃天继续的干下去。

    “那只不过是挣钱的一种手段,约束好属下不就行了,覃会长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话不能这么说,烟馆我是绝对不干的,我这么告诉你吧,我的这些兄弟姐妹都和我同手足,只要有一个人沾上这些玩意,我都是损失,所以干什么都行,就是不干烟馆和……jì院!”覃天说的是很肯定。

    小rì向白朗盯着覃天听着他说,不过也觉的覃天说的有道理,大烟的确是害人的,这个明白人都知道,不过也看出覃天好像很是忌惮后的女人,于是心里就大概的有了想法。

    “你的歌舞厅和三温暖中就没有那方面的服务吗?”

    “我不提倡有,如果那些舞女自己愿意我就管不着了,还有就是三温暖里,我给客人准备的都是按摩保健,并没有特殊服务。如果私下里有什么特殊的,那就不是我该管的了。”覃天这话说的没有这么死,他更知道一个土匪太一本正经了会让这些狡猾的rì本特工怀疑的。

    “哈哈。我们倒是很期待覃会长这些生意赶紧的开张营业啊。”小rì向白朗又举起酒杯含笑说道。

    覃天端起酒杯之后蹲在了原地说道:“你们这么跪着不累吗?我们中国人吃饭是要做椅子的,对不起了啊,服务员,给我那个马札,小板凳也行!”

    覃天在这里简直就是耍活宝。一会的功夫服务员给拿了个小板凳,覃天接过来放在股底下,然后坐下很舒服的样子,还扭了扭股,现在整个的桌子就他坐着,而且是居高临下俯视着在座的。

    “覃会长,我想问问你对银行被洗劫一案是如何看的?”小rì向白朗突然的这么一问,显然是在试探覃天。

    覃天他们的出现和银行洗劫是否有关系他不知道,但是他们出现的时间非常值得怀疑,虽然他们很招摇,很难让人想到是他们干的,但这却是最好的掩饰不是吗。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