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赴宴·好一脚见面礼

    覃天这次不带东方文婈去,还真是怕她的暴脾气到时候压制不住,因为他还不是很了解她,白雪脾气虽然爆但是听话。

    于是很婉转的说道:“哈哈,你嫉恶如仇,到时候满屋子都是汉jiān、流氓、rì本鬼子,我是真怕你按耐不住,所以你现在家中等我,由子琦哥哥他们陪你,让他们也教教你们一些战斗经验。好不好?”

    “不行!你别小看人,我保证不会发脾气的,我都说了,我会把握分寸的。杀他们又不急于一时,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东方文婈说什么都要去。

    东方文婈是新加进来的,也看出紫熏和白雪在这些人心里的地位,所以更不想落后,还是坚持要去。

    覃天也不想打消她的积极xìng,毕竟她是新加入的,难得有这么积极的态度,只好让端木蓉在家看着红袖山庄的姐妹们,没想到刚要出门,武瑾安排完文物运送赶了回来。一看覃天要出去,马上也要跟着去。

    司徒琴很知趣的说道:“那还是你们去吧,我不愿意参加这样的场合。正好武瑾妹子来了,让她去好了。”

    就这样覃天带着武瑾、紫熏、白雪、东方文婈一起到了钱莱哪里,因为覃天订做了一些皮衣和西服。覃天为了张扬夸张一些,挑了一白sè西装,然后里面带了一条大红领带。又找了一双白sè三节头皮鞋穿上。头上还带了一顶白sè礼帽。活脱脱就是土豪纨绔大少爷的打扮。

    四位美女还是穿了一皮衣,把材勾勒的分外劲爆。每个人一双小皮靴,双腿上特制的刀鞘绑带,还有专门配的皮带,四个人把匕首和枪都装备好,东方文婈来的时候没有带枪,覃天见她会打枪,而且还打的很不错,所以给了她两把德国毛瑟大镜面二十响驳壳枪。

    就连武瑾都很配合的装备上了两把驳壳枪,虽然这枪比较大,四女为了威武好看,直接把枪插在腰带中了。

    覃天看她们都穿戴好了,也不由的看愣神了,尤其是武瑾让他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没想到武瑾的材这么棒。

    武瑾见到覃天这大灰狼的眼神,于是丽靥含羞的上去掐了他一把,紫熏也看到覃天看武瑾的眼神,所以也,才发现自己的部的确没有人家的高耸。

    时间也差不多了,五个人骑着马很张扬的从和平路上走,引来无数百姓翘首仰望。

    “这是谁啊?这么拽!”

    “哎呦!你看后面的四个女的真漂亮!这段真是绝了!”

    “小心点说话,他们就是昨天杀了青帮和rì本人的土匪,让他们听到你还活命吗!”

    “是吗!她们这么漂亮居然是土匪,真是可惜了的。”

    “这个男的这么年轻就是土匪头子了,看来很不简单啊。”

    百姓们对五个人品头论足,不过对他们很是感兴趣,因为昨天这么打砸抢杀,没有伤及一个百姓,看得出这些土匪是很有规矩的。

    覃天五个人来到南市口,这里早就有人在等着了,见覃天来了,马上就有两个人过来帮着牵马。也只有他们是骑着马来的,不过这些人也不奇怪了,因为这都是土匪吗,他们不骑马难道走着来吗。

    小rì向白朗倒是很客气的出来迎接,覃天抱拳问候,这时候有人过来拦住四位美女,让她们把枪和刀留下。四个美女都把眼睛瞪起来了,吓的服务人员看着小rì向白朗。

    “这个,我说你姓什么来着,小rì?小rì向?小rì向白?”覃天成心不知道的在哪里叨咕。

    “覃会长,我姓小rì向。以后叫我白朗也可以。”小rì向白朗没有说自己的中国名字,他是看覃天这帮人对青帮很反感,自己中国名字的份也是青帮的人,为了避免误会,所以小rì向白朗只说自己是代表rì方的。

    “我说白狼啊,哎,你父亲为什么给你起个狼啊,还白的,你不知道在中国白眼狼是骂人的吗?”覃天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问。

    “覃会长,你误会了,我的名字不是白狼,而是白朗。朗是明朗的朗。”小rì向白朗是老江湖,才不会计较这些说道。

    覃天看他这么能忍,知道他这个人不简单,不愧是坂西利八郎和土肥原贤二的徒弟。覃天过去拉住武瑾的手对小rì向说道:“不好意思,这个女人啊就是麻烦,这是我老婆和三个妹子,她们哭着喊着非要跟我来,实话告诉你,她们是怕青帮找我麻烦,我都告诉他们了,rì本人是善意的,请我来是看得起我覃某,对不对。”

    “哦!原来是尊夫人和三位妹妹来了,覃会长赏脸能来荣幸的很,荣幸的很啊!”小rì向赶紧的给武瑾她们鞠躬,武瑾任由覃天拉着手配合着,不过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她们都是土匪,天天过的是刀头血的rì子,因此这枪不离,刀不离手都习惯了,这都是她们的命,有我在你不放心什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要是有人捣乱,我第一个不答应,是不是。”覃天笑呵呵的对小rì向白朗说道。

    小rì向白朗想了想,心说就算你们带着枪也不见得能如何。所以点头让守卫人员退下了。

    等覃天等人到了宴会厅,才发现这里来了不少人,其中就有袁文会,厉大森,张逊之、白云生等青帮头目。后面都跟着保镖,腰里也都带着抢呢。还有一些其他的商人,其中大多数是一些rì本商人。

    “大家好啊!让你们就等了!虽然我是一个不认识,但也要说声幸会了啊!哈哈。”覃天头都不带点一下的,皮笑不笑的抱拳和在场的打了个招呼。

    覃天假模假样的和在座的打招呼,一抬眼就看到厉大森耷拉着眼皮,手拿着大雪茄往嘴里放,覃天是紧走两步上前抬脚就揣了他一脚,把厉大森踹了一溜跟头,连带着把他边的张逊之也撞倒。

    厉大森的保镖立即掏出枪来就对准了覃天,白雪、紫熏、武瑾和东方文婈都拔出枪对准了几个保镖,场面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厉大森旁边的张逊之见了这等场面,连滚带爬的躲在了小rì向白朗的后,就把厉大森自己晾在那里了。

    “太君救命!”厉大森吓的抱着头大喊,他是一看到覃天就胆寒心惊。

    小rì向白朗见了赶紧过来抱住覃天大喊道:“覃会长!息怒!看在我的面子上先放过他吧!”

    覃天假装非常的气愤的骂道:“混账东西,本来老子带着我老婆和两个妹子路过天津,就想在这里玩玩,你TM的居然让人抢我老婆和妹子。这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我们也不想提了,因为来的人我们也杀了。没想到你居然带着好几百人去杀老子!”

    覃天被小rì向白朗抱着还伸胳膊踹腿的要打厉大森,嘴里继续的嚷嚷:“你知道我是谁吗?太行山九山十八寨盟主大瓢把子,覃天!!你算个几啊,今天要不是看在白狼的面子上,我废了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厉大森现在是魂不附体,他可知道覃天的厉害,好家伙眨眼的功夫十几个人就没了,片刻的时间一百来个属下就挂了。真不愧是太行山的悍匪,自己要是早知道他们是土匪,打死自己也不会招惹他们去。

    “覃会长,请坐下咱们慢慢说,这应该是误会,厉会长不知道覃会长的背景和份,所以才会这么莽撞的冒犯了会长,我在这里给你们当个和事老,这件事就过去了吧,我做主了,之前青帮死的人和丢失的场地,店铺还有其他一切东西,青帮不再要了,也就是说之前的东西都归覃会长所有了。就当是他们的补偿了,这样行不行?”

    小rì向白朗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覃天的确是个土匪,闹了半天之前的事是有原因的,原来是厉大森看上了覃会长后的美女,派人去抢,没想到让覃天他们给杀了,后来厉大森又带着人去杀覃天,这才激怒了覃天,把太行山的土匪调集了过来专门和青帮作对。

    小rì向白朗觉得覃天到天津来对付青帮就很合理了,土匪都是恩怨分明睚眦必报的xìng格,你居然要抢人家的压寨夫人,还有妹妹,他们怎么会不报复。

    覃天假装气的直喘大气,瞪着眼睛看着厉大森,吓的厉大森和浑抖成了一团了。这个厉大森之前也没有这德行过,因为他是青帮的老大,还有rì本人给撑腰,所以一直可横了。这回可是惹到了阎王爷,这个覃天看起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

    这个rì本人这么和他说好话,他在哪里还运气没完没了的,自己可是受害者,这才几天啊,就死了不下一百五十人了,他倒好,一根毛都没有损失,还抢了这么多的地盘和店铺,看来还是自己不够狠,不够坏。

    覃天见他们都跪在桌子前,知道是按照rì本人吃放的方式,他才不管那,于是就盘腿坐下,小rì向白朗也没说什么,看到覃天坐下就已经表示这事先不提了。

    “谢谢覃会长给我面子,我们大rì本帝国最敬佩英雄,也最喜欢和强者交朋友。来我们喝一杯,以前的事就让他过去,今后我们要好好的合作,一起发财才是最重要的!”

    覃天端起酒杯一仰头先喝了,然后噗的一下又全吐了,他这样把在座的还都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酒!?这么的难喝。”覃天咧着嘴很痛苦的表问道。

    “八嘎!”

    rì本人就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国家的东西不好,尤其是清酒,在座的好几个rì本人顿时发怒,因为一进来这个覃天就目中无人,让rì本人都很生气,有两个拔出了枪就对准了覃天。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