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我拽!故我在

    众人往声音处一看,好家伙,这大马路上来了一队人马,女的一排,男的一排,各个都是jīng神抖擞,在天津很少看到这么多骑马的,而且这些人可都是穿着一样的衣服。

    就见骑在头一个的是一位很帅气的青年男人,穿着一黑sè皮衣皮裤,外面还着一件黑sè皮风衣,头上带着一顶黑sè皮礼帽。腰里别着一把短枪,在大腿一侧还绑着一把刀鞘,里面是一把短刀。此人细腰乍背,胯下一匹纯白的马,看上去是这么的威风八面。

    齐二当家的他们一看是覃天带着血狼寨和红袖山庄的人来了,不由大喜,这可是主心骨啊。呵!他们来了这心里怎么这么踏实呢。

    “会长!”

    齐二当家的带头,飞云寨的所有人都很恭敬的给覃天鞠躬行礼。而且异口同声喊会长。覃天表现出很高傲的样子,眼皮也不抬的嗯了一声。这马队就一直到了小rì向白朗他们对面,胡步林赶紧过去给覃天牵马,非常殷勤的扶着他下来。

    覃天这一下来,其他人也就都下来了,白雪、紫熏、东方文婈、司徒琴、端木蓉等美女都站在了覃天的后。

    包括小rì向白朗和袁文会在场的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覃天这耀武扬威的劲。本来站着比较靠前的几个rì本浪人都往后退了两步。这就是覃天要的效果。

    覃天带着马队来rì租界这么拽,就是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你们rì租界没有多少兵,要么血拼,要么拉拢,很了解rì本人的做事手段,自己这边要是没有青帮厉害,那还能被rì本人放在眼里吗。

    所以,就这么拽,你越拽,你越狂,越厉害,小rì本才越想收买拉拢你为他们所用,这是他们的一贯的策略,当然你不合作他们一样想尽办法除掉你。

    小rì向白朗看着覃天带头来到场内,他自己就是马贼出,所以立马看出这些人都是非常强的土匪,马上步下都有不俗的修为。别看其中很多姑娘,但他们绝对比一般的男人强很多。

    “咳咳!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覃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问齐二当家的和胡爷。

    “报告会长,我们和青帮的过节,没想到这rì本人也跟着参合,还非要和我们比武,所以我们就陪他们玩玩。”胡爷点头哈腰的配合着说道。

    覃天一听心里佩服,这个胡步林果然是非常的狡猾,这话说的很有学问,不错!很不错,的确姜还是老的辣,在rì租界这么说就对了,我们的确不是冲着你们rì本人来的,我们是冲着青帮来的。

    “哦,那就继续,别给我丢人哈,要不我废了你!”覃天说着往股下面看了看,马上有人给找了一把没有损坏的椅子,放在他的股下面并恭敬的说道:“会长!您请坐。”

    覃天连看都不看这个人,白雪用手绢给擦了擦椅子之后他才坐下,这是有外人和rì本人在,要是换个时间他这德行,非挨白雪小叶头的骂不可。大家也都知道覃天是成心给rì本人看的。所以都很配合。

    本来出来的那个白衣浪人又站在了展放的对面,覃天端量了一下这个rì本浪人,知道是个剑道高手。还是个左撇子二刀流,担心展放不适应于是说道:“展炮头,你使用两把刀,一把长的一把短的,要好好利用那把短的,人家可是rì本剑道高手二刀流,尤其是左手刀很是威猛,你可要好好跟人家学学!”

    展放一听就明白了,覃天这是让自己留意对方的左手刀,于是马上很恭谨的应了一声是。

    这一动手,果然这个白衣浪人是个剑道高手,级别应该在七段以上。小rì向白朗听覃天这么一说,已经断定这个被称为会长的青年男子是位剑道高手,最起码他了解剑道。

    小rì向白朗就对覃天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居然懂剑道,到底是什么来头。小rì向白朗不由的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覃天,就见他翘着二郎腿,这么多的人就他自己坐着,高高在上的嚣张样子让小rì向白朗也是仰视。

    场中的两个人已经开战,展放和这个浪人一交手就明白覃天为什么提醒自己了,这个浪人果然有两下子。他的双刀刀法很是威猛凌厉,好在自己法快,要不是覃天提醒小心他左手刀还真有危险。

    白衣浪人的攻势非常凶猛,两把刀上下翻飞罩向展放的周上下,展放也不是善茬,先是防守了几个回合,让自己适应下对方的刀法,然后才反攻,中国人武术讲究的就是一击必中,这才是高手。

    覃天等人都在观战,等打到十个回合,覃天放心了,展放的法不是说着玩的,果然是占着一绝,而且展放左手的那把短刀非常的隐蔽,比小rì本的小太刀威胁要强很多。展放在等机会一刀将其毙命。

    覃天放心了就开始东张西望,他巡视了一圈就找到了小rì向白朗边的袁文会,因为之前就打听好了,袁文会也比较好认,于是心里就想,这个狗东西是解放后才被枪决的。难道自己杀不了他,覃天就想着试试杀袁文会能不能改变历史。

    覃天想着就听到一阵的唏嘘声,再就听到了“八嘎!”的骂声。回头再看场中,展放的左手短刀已经划开了浪人的脖子。这个浪人一倒地,另外的一个白衣浪人拔出双刀就扑向了展放。

    “小心!”

    司徒琴一声喝,拔出双刀一个燕子抄水就跳入了场内,展放见是司徒琴就让了,他和司徒琴交过手,这个女人的刀法非常犀利,绝对是由高人**出来的。所以展放闪回到覃天面前点点头表示谢意,然后站在了齐二当家的后观战。

    面对几乎疯狂的rì本浪人,司徒琴却是非常的沉着,她也是为了让覃天看看自己的能力。所以双刀舞的犹如两个小风车,最后都看不到刀了,小rì本哪见过这样使刀的,三个回合,只用了三个回合,这个浪人被司徒琴从上削下十几片来,最后被司徒琴的刀风掀翻,再看他也是喉咙被割开气绝生亡。

    因为后这么多高手,司徒琴也就适可而止回到了覃天的后。覃天很嘚瑟的看了看小rì向白朗说道:“我说你们不老老实实在rì本呆着,跑到这里参合我们黑帮打架干什么,难道你是rì本黑帮,也想和我们振兴会争地盘抢生意不成?”

    小rì向白朗知道今天是遇到中国武林高手了,因为他在千山无量观学过武当拳,心里知道再不能和他们打了,但是死了这么多人怎么办,现在虽然驻屯军离着不远,但现在实现了华北自治,也不能让军队进入天津啊,这是违反合约的。

    不过看来这些人的确是江湖中人,是悍匪强盗。既然他们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加以利用呢,这些人可比青帮的人厉害多了,小rì向白朗很自信自己对付土匪马贼的手段,在东北你在牛叉的马贼不也得听我向旭东的。

    小rì向白朗给覃天举了一个90度的躬说道:“我们大rì本帝国最尊敬强者,你们都是中国很厉害的人,我们大rì本帝国愿意和你们交朋友,今天的事就这样过去了,以后我们找个时间好好的聊一聊。告辞了!”

    小rì向白朗说完带着rì本浪人走了,袁文会也随之跟在他们股后面走了。

    临时的时候小rì向白朗还把周围的rì本宪兵和jǐng察都撤掉了。他可知道土匪才不会把这些jǐng察宪兵的放在眼里,他们可是说打就打,到时候两败俱伤一切责任还都是自己的。

    覃天看着小rì向白朗带着人抬着尸体离开,知道自己的第二步目的达到了。于是哈哈大笑道:“这个大烟馆从今天起就是狄萧副会长的了,但是不许开烟馆,我觉的这里人多闹,不如开个剧院如何,看今天英雄聚会,就叫群英剧院!”

    齐二当家的首先谢过覃天,这个烟馆还真是大,改成剧院是没问题的。覃天骑上马回头对齐二当家的说道:“回头让胡爷和展放来我这里领钱,好好的修建这里,这可是咱们振兴会第一个生意。”

    “是!谢过会长大人!”齐二当家乐的合不拢嘴的鞠躬谢覃天。

    等覃天带人大摇大摆的回到狮子林大街,很多人当家的也就是堂主也都到了,都把结果报告了一遍,覃天宣布抢的东西除了大烟,女人、假钞其他的都归自己。

    钱莱也回来了,他在和平路上找了一个地方,就在百货大楼的附近,地理位置很不错,很适合覃天的要求。

    于是天津歌舞厅的地址就这样定了,接下来就是装修,还有就是招歌女,舞女一类的,看场子的就用红袖山庄的这些姑娘们。负责人就是司徒琴和端木蓉。

    本来是九租之地的天津这个时期只剩下英、法、rì、意四个租界,而rì租界就是cāo控侵略华北的基地。覃天非常的清楚这里rì特机构林立,但凡是rì本人的商行,旅馆,店铺等都在在为如本报机构服务。

    他们的眼线遍布整个的天津,所以现在不能明着针对rì本人,今天杀了这么多的rì本浪人,小rì向白朗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