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各施所长·探明虚实

    东方文婈见覃天很好奇龙向云是怎么进去的,也知道龙向云的功法有些特殊不愿意让人看到才这样做的。

    东方文婈拉着覃天蹲下低声说道:“覃大哥,你别误会,燕子门的武功属于旁门左道,所以龙大哥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如何施法,请你不要怪他。”

    覃天怎么会责怪龙向云,一般的能人异士都不愿在人前显露自己的本领,这是很正常的。

    龙向云又一次诡异的进入了三和银行,然后非常熟练的把三楼的一个窗户卸下来,然后一运丹田气,双手把拇指粗的两根铁棍栅栏拉开,让之间的距离足够一个人钻过来的。

    龙向云完成了之后,给覃天和东方文婈发出了信号,二人迅速的就进了银行三楼。因为银行中现在没人看守,覃天直接就到了银行一楼,这是一个营业大厅,只有一个门可以通向内部。

    龙向云过去很轻松的打开了这个门,看得出来这里他很熟悉了,三个人就进到了这个房间,覃天用微光瞄准镜四下看了看,这个房间看上去没有门了,但是两侧都是同样的柜子。

    覃天受过这方面的训练,知道这里有暗室,他见两个人要走叫住他们低声说:“这里有密室,东西很可能就在密室中,但是要打开密室必须找到机关,咱们三人分头找,要快!”

    两人听了觉的覃天说的有道理,龙向云之前找过,但是没找到。他也觉的这个房间有蹊跷。于是三个人就在这个房间四下里找,还是覃天经验丰富,rì本人用了非常老土的办法,就是弄了一本假书放在了很平常不起眼的地方。

    虽然找到了机关的所在,覃天担心还有什么埋伏,于是仔细的探查了一番,发现确实没有什么报jǐng器之类的机关,这才开启了机关,果不其然,衣柜从中间分开缓缓的打开,东方文婈和龙向云听到动静也来到近前。

    出现在三个人面前的是保险库的门,这个保险库就是一个大的保险柜,上面是密码锁。覃天也会开锁,正要去试试,龙向云直接的过去用耳朵贴在保险柜上,然后双手齐下开始忙活起来。

    十五分钟之后,保险柜的门打开了,覃天不由惊叹龙向云的本领,这燕子门的本领果然非擦汗那个独到,不愧是盗贼中的顶级高手,他要是想偷个什么东西,这什么能挡得住,这次行动要是没有他,还真就很难完成。

    覃天带头就进了保险库,一到里面覃天这见过大世面的人也愣住了,这里都是铁栅栏把这个地下室分成了数个隔断,靠外面的隔断里放着三十多个大木箱子,是和石家庄的那些文物木箱子一样的,不用问这就是那批文物。而这批文物的对面整齐的摆放着上亿元的法币假钞。

    覃天又往里看了看,两个隔断中放着的都是金砖和珠宝,剩下的两个里面都是法币、美元、真钞还有大洋。

    覃天探查清楚了,心里有了底,于是就叫龙向云和东方文婈一起离开,这两个人并没有被眼前的财宝吸引,跟着覃天离开了地下室。

    三个人吧一切恢复原状,龙向云非常内行的仔细检查三个人有没有留下蛛丝马迹。哪怕是根头发,他都会清楚干净。

    三个人按原路返回,一切都恢复了原状,龙向云让覃天和东方文婈先出去,自己把铁棍复原,又把双层玻璃装好,检查没问题之后,这才出了银行和覃天他们会合。

    三个人这一折腾已经是夜里四点了。对于覃天来说这一趟是意外的顺利,因为要制定下一步的计划,覃天让他们二人跟自己先回公寓商量一下。

    龙向云和东方文婈二人跟着覃天一路就到了狮子林大街2号路。三个人翻墙进入一楼大厅,覃天把面罩摘掉。让两个人坐下,给他们倒上水很高兴的说道:“谢谢你们了,要是没有你们的帮忙,我今天恐怕是找不到这些文物的。”

    女人先把面罩摘掉,露出一张清秀的脸,男人见了也摘掉了面罩,然后四下里观察着。

    这时候龚子琦和武瑾听到动静下楼,看到覃天这打扮,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黑衣人。龚子琦眼尖一眼就认出,那个男青年就是右手虎口有燕子纹的人。

    “吼吼!原来是你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燕子门的人吧?”龚子琦抱拳笑道。

    “你知道燕子门?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男青年被识破了份有些紧张的问道。

    “别紧张,燕子门的人都是受人尊重的侠士,我们能见到侠盗燕子李三的同门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叫龚子琦,这位是覃天,这位美女叫武瑾,敢问您二位的尊姓大名?”算上龚子琦这次问,已经是第二次问他们姓名了。

    姑娘站起来很礼貌的抱拳回道:“小女复姓东方,名文婈,这位是我师哥,姓龙名向云。”

    龙向云看到武瑾马上拱手施礼道:“这位武姑娘武艺超凡,尤其是无影脚可是说是占着一绝,在下佩服的很啊!”

    武瑾赶紧的还礼说道:“龙大侠客气了,谁不知道燕子门行侠仗义,小女子只不过是花拳绣腿而已,让大侠见笑了。”

    覃天见他们这么恶心的客插话说道:“今晚多亏了二位侠士,我们已经找到了文物的下落,还有假钞,明晚咱们就动手行动。里面还有至少两吨的黄金和大量的珠宝玉器等。还有上亿元的法币,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还有上千万的大洋和美元。这些都是小鬼子使用各种手段收刮的咱们中国的财物。咱们必须全部都弄出来。”

    龙向云开口说道:“我们也是冲这些文物来的,我看你们也不是想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想听听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覃天想都没想说道:“文物是要交给国家zhèng fǔ的,只有他们有能力保护这些东西,至于那些金砖珠宝和钱财,我想都分给抗rì组织,给他们当经费比较妥当一些。因为你们也帮了很大的忙,你们想要什么只管提出来。”

    “我们不缺什么,更不想要什么,我还想听听你们打算怎么处理那些假钞?”龙向云继续问道。

    “那些假钞是不可能留着的,当然是销毁。”覃天斩钉截铁的说道。

    “烧毁了假钞并不能治本,主要的是要摧毁印钞模板,我怀疑这两块模板肯能在rì本本土,但是我也想碰碰运气,因为我刚才也留意了,但是没找到。”龙向云一说完,给覃天提了个醒,对啊,有模板他们还不是想印多少就印多少。

    “就听龙兄弟的!这天也快亮了,今晚上咱们再好好找找。”覃天很高兴今天这二位侠士的帮助,要不是有龙向云,想进银行内部还真是很棘手的事,到时候也只能用爆破的办法来行动了,可是那样动静就太大了,还很可能会影响到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如今就好了,虽然龙向云不让看他是如何进到银行中,但是除了缩骨功,估计天下没有其他的功夫可以如此轻易办到。覃天因为好奇之前也观察了,在三楼的厕所窗户上面,有个排风口,龙向云应该是从哪个洞钻进去的,那个墙洞不大,常人是进不去的。所以覃天猜测龙向云是施展了缩骨功进去的。

    龚子琦在一边见东方文婈看看覃天看看自己,又看看武瑾,笑道:“东方姑娘,是不是想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能告诉我们吗?”东方文婈点点头说道。

    这时候,白雪穿着睡衣跑出来问龚子琦:“子琦哥哥,你们怎么不睡觉,在干吗?是不是有任务啊?”

    “乖!雪儿,没事的,快去睡觉吧,现在晚上有点凉了,别冻着。”龚子琦见雪儿被吵醒了,有些心疼的说。

    白雪打了个哈欠应了一声回房间去了,龚子琦看着她进房间才回过头来对东方文婈说:“我们是和你们一样的人,我在这里向你保证!”

    “你这不是跟没说一样。”东方文婈撅起小嘴说道。

    “怎么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猜猜看好吗,你不仅聪明可,而且武功高强,最厉害的就是轻功了得,升度山林之间如履平地。而且善用暗器,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用枪,如果你要是也会使枪的话,你简直就是太完美了。”

    龚子琦是什么好听说什么,把东方文婈说的都不好意思了。他却还没完没了的继续夸奖道:“最让人敬佩的还要说是你的品行端正,为国为民愿肝脑涂地,为了国家的宝物,你们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侠之大者,高风亮节,我对你们是崇拜之至,仰慕……”

    东方文婈终于忍不住被逗乐了,赶紧打断说道:“行了,你再说,我就飘出去了,我哪有这么伟大,你这张嘴怎么这么能说。真会拍马!”

    龚子琦摇摇头说道:“姑娘误会了,其实在下是在说自己,因为刚才我说了,咱们是一样的人。”

    “哈哈……你好逗啊,哎呦呦,我来看看你的脸皮有多厚。”东方文婈被龚子琦逗的前仰后合笑的直不起腰来。

    覃天也在那里看着龚子琦耍活宝。这才是他的本sè。看来自己的队员已经完全的适应了这个时代的一切。再看龙向云在一边含笑看着龚子琦和东方文婈傻乐。

    覃天是太喜欢这个龙向云了,因为他的这功夫真是用处太大了,今后会有很多盗取报,探听秘密之类的任务,如果他要是能加入自己的团队,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了。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