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青帮·悟字辈

    龚子琦扔给柜台两个大洋,跟着走出来,因为吃饭的时候听说之前发生的事,看到来了这么多的混混,就明白了刚才覃天在吃饭的时候说话的意思了。

    龚子琦今天穿的很随便,因为平常教队员们踢腿打拳的,下也是条宽松的灯笼裤,上是一件绸缎面的黑sè薄棉袄,最可笑的是他从石头门坎的柜台上,拿了人家一顶瓜皮帽戴在了头上。

    龚子琦这不伦不类的打扮也跟着混混一样,他看到那个混混嚣张样子,也晃着膀子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用天津话问道:“这位是哪国鸟,大冷天的穿这么点,有病啊!不说话在这嘚瑟嘛呢?”

    赖三儿在一边听了吓一跳,居然有人敢和青帮小老大这么说话,赶紧上前挡在龚子琦面前嚷嚷道:“嘛玩意!?这位可是天津卫大名鼎鼎的青帮悟字辈的大哥穆祥慧穆爷。他!你们都不知道?崴了!崴泥了!你们这是要找倒霉啊!”

    龚子琦也是一口的天津话很诧异的说道:“嘛玩意!?找倒霉?谁啊!我看是你们在找倒霉才是真的,知道这是谁吗!知道吗?”

    龚子琦一米八五的个子,低着头冲着赖三儿成心喷了他一脸的唾沫。

    “谁……谁啊?”赖三儿被龚子琦的气势还就给吓到了,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哆哆嗦嗦的问道。

    覃天等人看着龚子琦在那里瞎白活刷活宝,本来都想笑来着,可一听最后这句,就知道他要忽悠个大的,于是覃天也把脸扬了起来。很骄傲很狂的样子。

    “小子!站稳了,别尿了裤子!这尼玛就是三山五岳,南七北六,九州十府,长江上下,黄河两岸,无人不知,谁人不晓的!九山十八寨盟主大当家覃天覃大瓢把子!”龚子琦一口气说出来这些,把白雪逗的实在是忍不住了,趴在紫熏的肩膀上就笑不已。

    “这位爷,您了说的是真的吗,我们怎么就没听说过呢?您了说这么一大堆,我就听清楚九山十八寨了,盟主!大当家!还大瓢把子!”赖三儿被龚子琦忽悠的是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龚子琦这么一忽悠,那个穆祥慧也把头低了下来,正视着覃天这一伙人,一看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其中有的看着还不到二十岁,这心就放下来了,只当龚子琦在瞎掰吹牛呢。

    “哦!你刚才就是因为这三个漂亮姐姐挨得打,怎么着,你自己挨打了还不说,还要拉几个垫背的是不是,这样吧,你们不都看上三个漂亮姐姐了吗。你们去吧,我们这帮大老爷们也不管了,你们要是能打的过她们,没问题!今个我们就算载这了,这三个漂亮姐姐归你们了,但是,要是你们打不过她们,你们今个可谁都别想走了!”龚子琦也摆出一副小混混的劲头说到。

    “爷!您了说的算吗?”赖三儿一听好像是占了大便宜确认道,也不去琢磨什么盟主大当家到底什么样的存在了。

    “说嘛呢!你说嘛呢!爷们说话肯定算,但是可不能群殴啊,有能耐一个对一个上,尽管上!”龚子琦歪着嘴,斜着眼也摆出一副找骂欠打的模样。

    “得活!穆爷,我可都跟他们说好也都办好了,您了瞧见没有,就那个三个漂亮小姐姐,人家可说了,只要能打过人家这人就是咱们的了。”赖三儿在这献殷勤,可这位穆爷根本就不搭理他。

    这个所谓的穆爷是青帮厉大森的手下,厉大森在青帮的辈分比较高,是大字辈的,按说这个穆祥慧是悟字辈的,因为他是通字辈张逊之的徒弟,因此,穆祥慧是和袁文会同辈份的青帮分子,在青帮中有一定的地位。

    赖三儿这么巴结穆祥慧也就是这个原因,他恨不得认穆祥慧为师傅,这样他在青帮就是学字辈的,也就算是有名有号的人物了,

    “你们三个小丫头片子一起上吧,穆爷不欺负你们。”穆爷晃了一下膀子,很有气势的说道。

    因为这里是估衣街,此时来来往往的人都住脚看闹,整个的估衣街被堵死,已经走不动了。

    在估衣街的中间位置有个娘娘宫,里面供奉的是妈祖和一位送子娘娘。娘娘宫的前面有一片空地,面积不小,时常有耍把式卖艺,弹弦唱曲的在这里表演混口饭吃,今个就有这么一家正好在这摆摊。没想到这观众都没了,都去看打架的去了。

    白雪、紫熏、武瑾三个一听龚子琦这么说,就看了看覃天,见覃天点头,都明白了,这是让她们来真格的杀了这几个青帮分子。这三位姑nǎinǎi都是要人命不眨么眼的主,马上就来了jīng神。

    穆祥慧发现这里太窄,施展不开,于是就带着他的人分开人群向娘娘宫走,这地方没人敢惹他,一会功夫就闪出了一条道,穆祥慧带的人和覃天的人就来到娘娘宫外的空地上。

    “你们是干嘛的!还不快滚!没见到这都打起来了,还在这里挣命!”赖三儿此时可是太好看了,两个熊猫眼,脸还没有消肿,青一块紫一块的,可欺负老百姓可是他拿手活。看到几个卖艺的就摇头晃股的凶恶了起来。

    这几个卖艺不愿意招惹是非,赶紧的收拾东西退到一旁,他们几个人根本就没正眼看赖三儿,都看了覃天他们一眼,尤其有一个青年人,扫了赖三儿一眼,很快的就把目光放在了覃天等人的上。龚子琦的眼很尖也扫了这些卖艺人一眼,而他没有忘记的是青年人虎口处那一只小小的燕子刺青。

    龚子琦爷爷跟他讲过,解放前的天津鱼龙混杂,是真有高人,比如燕子李三,霍元甲等都出自天津,而燕子李三的燕子门的总坛就在天津,他们的特殊标记就是右手虎口处有一只小燕纹

    本来这是燕子门很隐秘的事,可后来燕子李三被抓获,被挑断了手筋脚筋,因为李三会缩骨功,监狱的人怕他跑了,就用绳子紧紧的把他捆住,李三的筋都被挑断,哪里还有什么功夫,结果一代侠盗燕子李三就这样被捆死了。

    但因为燕子李三是神偷,很多同行为了效仿他也学着在虎口处纹一只小燕子,后来江湖中人一看到虎口有燕子纹的就知道他们一定是小偷。当然后来的基本上都是冒充燕子门的。

    所以龚子琦就注意上这个青年人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燕子门的传人。燕子门可都是武林高手,他们飞檐走壁,常常出没在大户人家偷取财物,自己挥霍一部分,一部分分给穷人。

    卖艺的都退到一旁,娘娘宫外的空地广场就闪出了一片空地,周围的百姓围观者是人山人海。

    覃天微微含笑的看着龚子琦安排,覃天小队的五个人如手足。因为覃天本就是队长,而且脑子是特别的好使,所以大家也都愿意偷懒让他自己多想,真要是离开了覃天,他们一样个顶个的是强者。

    武瑾最大,所以首先出场了,来到场中看着这个穆祥慧穆爷说道:“你可听好了,你要是打不过我,你们这些人就都别走了,这里这么多的证人,到时候真让你们走了,我们可就没法在天津混了!”这话说出去咋一听没什么,可是仔细一琢磨,这是要出人命了。

    天津有jǐng察吗,有啊!天津jǐng察局中还有一个很厉害的角sè呢,天津的人都送给他一个神探的称号,因为他屡破奇案,这个人就是探长莫奇。

    莫奇也听说估衣街有人闹事,他再一听是赖三儿这个青帮小混混,他也头疼,你抓他用没有,关不了两天就得放出来,他也知道局长和青帮有勾结,他是一点办法没有。

    只要不涉及青帮或者rì本人的,你莫奇就是把天捅个窟窿jǐng察局长孙长福都不带管的,而且还帮你扛着,一旦涉及到青帮和rì本人,这个孙长福就尿了。所以莫奇也就懒得去理会混混打架的事

    穆祥慧看着武瑾大美女,现在没想这么多,他现在想的是怎么把三个漂亮妞弄回去,自己留那个最小最嫩的,送给厉大森一个,然后送给高旭东(rì本特务小rì向白朗的中文名字,此时他也是青帮的人,并担任常务理事职位,他是白云生的徒弟,和袁文会一个师傅。)一个。这就算行了。以后荣华富贵受之不尽了。

    “喂!想什么呢?现在就是不打你也走不了了!”武瑾是死瞧不上这些黑帮流氓地痞。

    穆祥慧抖擞了下jīng神大吼一声道:“来吧!大爷我不会伤到你的,不然的话,我也没法把你送人了。”

    “送人?你想把我送给谁?你是不是已经送了不少了?”武瑾听了强压心头火问道。

    “你别废话!赶紧的,我还着急回去呢!”穆祥慧脑子看来不是很好使。

    武瑾也就不废话了,这个肯定也是个汉jiān,必须除掉而后快。武瑾的功夫是从小就练的,后来又在军统特训了三年,死亡之花不是乱叫的。

    穆祥慧练过吗?也练过,不过就是三脚猫的功夫。平时仗着人多势众,又有青帮撑腰,横行乡里没有人和他硬碰,他觉的自己很了不起。不过他倒是有一把子力气,在青帮也算是个厉害的凶狠之人。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