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枭首·色.诱

    对决当中的两个人一错,紧跟着覃天施展了一刀很简单的横扫千军。然后猛然甩头口中的军刺飞出shè向武藤左蓝。

    “噗!”的场中突然出现了一团白烟,覃天反应极为迅速,立即用双刀扬起地上的黄土灰尘卷向白烟,隐在白烟后面的武藤左蓝整个人就贴在地面上,军刺在他头顶上飞过。

    覃天口中的军刺是探路的,知道已经轻伤了武藤左蓝,覃天并不靠近白烟,显然是不确定这烟有没有毒,他挥舞着双刀让刀风逐渐的驱散白烟。猛然覃天想到了什么。手中的一把武士刀贴着地面旋转的飞出。

    然后人跟着这把旋转的飞刀就到了白烟中。覃天也消失在白烟汇中看不见了,所有人都只看着面积不大的一团白烟,片刻的寂静,白烟逐渐的撒去,再看场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覃天双手紧握武士刀,而刀尖就悬在武藤左蓝的头顶之上。

    再看刀锋下的武藤左蓝前是一个X形血痕,覃天看着武藤左蓝的眼睛,那是一个哀求的眼神,此时的武藤左蓝已经说不出话来,他是想让覃天赶紧的杀死他,他不愿意看到自己体被刨开的样子,所以他连呼吸都不敢了,只要一动血就会喷shè出来,而他的手中本来紧紧捏着六支雪花状忍者镖也掉在了地上。

    覃天本来可以简单的劈下刀锋杀死他,但是为了震慑小rì本,双手夸张的抡起武士刀划出一道非常炫丽的弧线将武藤左蓝斩首,然后过去捧起武藤左蓝的头颅走到主席台的下面,让头颅的脸冲着赛场摆正,又回去捡起地上的三把武士刀和一把军刺,把武藤左蓝的两把刀很随意的扔在了头颅的旁边。

    覃天又缓步过去捡起那块手绢,把军刺上面的血擦干净,过去把手绢放在了武藤左蓝的头颅下。然后拍拍手回到场中。

    在场的所有土匪都没见过这样的怪异的对决方法,当看到覃天把rì本人斩首之后,本来都想欢呼雀跃,但是看到覃天的举动,都没敢出声,只是都静静的看着。很多人都明白覃天举动的含义,这是在向鬼子示威呢。

    没错,覃天就是要让鬼子胆寒,这是打击他们士气最好办法,被杀这的头颅虽然可以激起他们的愤怒,但是同时还在重重的打击着他们的自尊心,因为在赛场的一侧始终有个同伴的头颅在盯着你,在呼喊着你,等待着你。

    老虎山的人含着眼泪看着梁猛的尸体,魏老虎叹气说道:“行了,猛子,覃天覃大当家的已经给你报仇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土匪们都觉的覃天这做法太对了,这也是一报还一报了。还是覃天盟主牛叉,就看刚才小rì本的手段,一般人还真就不是对手。忍者,很少有土匪听说过,弄出一团白烟不见了,开始还以为他会妖术呢。

    井上秀成的脸已如死灰,他没想到覃天还是个剑道高手。他们rì本人应该知道,中国研究剑道的时候,rì本人还是石器时代呢。

    中国chūn秋战国时期就有剑道的记载。小rì本只不过是在隋唐时候学了去。覃天的剑法并不是rì本人理解的剑道,而是多年积累出来的剑术经验,只不过武士刀更容易让覃天发挥而已。如果有合适的刀覃天是不会使用武士刀的。

    覃天杀死武藤左蓝为梁猛报了仇,继续站在场中看着rì本那边,井上秀成又嘀咕了几句,又一个腰插双刀的rì本浪人站了出来。现在的覃天不愿意让任何人上来,因为这些rì本人应该有一半都是二刀流高手。

    这个小rì本来到覃天跟前鞠了一个90度的躬,道:“阿部十三向您请教,请多多关照!”报了名号之后就拔出了双刀,覃天这回事两把刀。嘴里不再去咬着军刺了,看这个rì本小鬼子和之前那个忍者很像,一举一动对强者都很恭敬,这是忍者差不多的习惯,他们一直是rì本名门望族的家臣,地位是很低下的。

    “你也是忍者?”

    “是的!”阿部十三并不隐瞒的回答。

    “好 ,出刀吧!”覃天知道忍者的强项不是刀法,而是他们刺杀、隐潜伏以及各种暗器等本领,大白天的就让他上,显然是让他当炮灰试探覃天的底牌。厉害的角sè还在后面呢。

    阿部十三左手短刀横在前,右手直刀刃向外拖在后,眼睛一直盯着覃天的肩膀,而覃天这次站在原地缓缓的把左手长刀倒握,就跟拿匕首一样的握着,右手的长刀和阿部十三是一个姿势。

    阿部十三见覃天不动,就挥刀冲向他,就见阿部十三跑着跑着就一个屈前跳,在半空中他的整个人团成一个人球,再看他手中的刀已经不见,覃天就地飞速挥舞双刀。

    所有人只听到如打铁般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随着阿部十三的落地,这个响声才停止。而在阿部十三的上最少十处伤口在冒血,阿部十三背对着覃天栽倒。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场还是有高人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原来阿部十三一共发出了一百四三支暗器,覃天不仅全部化解,而且还将至少十颗暗器用武士刀拨打了回去shè在了阿部十三的上,这些暗器被反shè回去的威力不次于子弹。所以阿部十三就这样死在自己的暗器下。

    如果是夜晚黑天,忍者的能力也许会给覃天带来一些麻烦,但是现在是白天,而且忍者的跟多强项他们根本就施展不出来,所以覃天杀他们是很轻松的。

    覃天缓步走过去,挥刀将阿部十三的头颅斩下,然后双手捧着放在了武藤左蓝头颅的旁边,又去把阿部十三的兵器捡回来和武藤左蓝的兵器扔在了一起。

    覃天继续站在场中等着井上秀成派人出来,这次派出来的是一位蒙面穿夜行衣的人,她是背后背着两把同样的直刀,还是忍者。

    覃天已经看出这个黑衣人是个女人,从材上就看出来了,覃天的双眼冒出一股寒气,女人到了战场就是敌人,是敌人就该杀死,所以敌人没有男女之分。

    这个女忍者的轻功非常的好,法很快,她根本就不靠近覃天,也不像阿部十三那样的把上的暗器一股脑的都扔出去,她是围着场子跑,在跑的过程中时不时的发shè着暗器。

    覃天现在到不能太用力的拨打这些镖了,因为不远处就是观众,万一shè伤了他们怎么办,可是覃天也不想追她,因为她的法很快,自己想追不是这么容易,到时候恐怕还会吃了暗器的亏。

    覃天就站在原地等着这女忍者发镖,你总有个扔完的时候吧,的确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个女忍者把上的镖都扔完了,她见一支镖都没有命中覃天,就停了下来,然后把背后的双刀也扔在了地上。

    女忍者缓缓的走向覃天,先是把面罩摘下,露出一张很漂亮的脸,大大的眼睛,直的琼鼻,不大不小的嘴。女忍者还是朝着覃天缓步走着,在走的过程中,她又脱掉了外衣。

    覃天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站在原地横刀看着她,她走的很慢,又把裤子给脱了,覃天就一皱眉,在琢磨她到底要做什么。难道贴还有暗器。还是以静制动的等着。到底要看看她玩什么花样。

    女忍者脸微微有些泛红,现在的她只剩下亵衣,而且观众们也都看到了她的兜裆布。很多女人都已经把脸扭过去了,因为这个女忍者还在继续的脱衣服。

    覃天明白了,她是想sè.自己,然后对自己伺机下杀手,这么多人在场,你觉的可能吗。

    这时候女忍者离着覃天也就五六步的距离了,她的亵衣还是脱掉了,也就在这个时候,覃天动了,不是朝女忍者动,而是向旁边急闪。

    女忍者此时是上jīng赤,两个高耸的球颤颤巍巍的在冷风中傲视群匪,但是大家在欣赏球的同时也看到了在双峰之间夹着一个黑sè小竹筒。

    暗器!居然把暗器藏在这里,真是够歹毒和无耻的。覃天在躲开了她前竹筒shè出的毒针之后就已经到了她的右侧,手中的武士刀已经不见,女忍者已经感觉到覃天已经到了,她见自己的计划失败了,所以双手捂着回头看着覃天。此时覃天的右手已经捏住了她的喉咙,

    女忍者此时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留下了两行泪,向覃天点了点头,覃天明白,于是手下一使劲,女忍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泪水还挂在她粉嫩的脸颊上。

    覃天心里也一阵的酸楚,如果你是中国女人,我一定会放了你的,但谁让你是rì本女人。

    覃天摇摇头心里暗想:这就是军国主义的牺牲品,尤其是忍者的后人更是如此,他们从小接受最严酷的训练,为的就是有一天为主人献,羞耻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无所谓了。

    覃天先捡起她的衣服给她盖上,然后抱起她走到主席台前,把她的尸体平放在两颗人头的前面,挥了挥手让人拿来一块布将她盖上。

    这是在告诉小鬼子,女人在rì本虽然没有任何的地位,但是她是一个可怜之人,为了完成任务她不顾羞耻,但可以看得出来,那是她极不愿的,一定是井上秀成给她下的死命令。

    看到覃天的举动,很多人都感觉到有一些难过,可这也许是她最好的结局了,因为覃天并没有把她斩首。

    这时候,场中走来了一个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覃天见了她之后心里一动。

    (为什么你们不舍得给我花花和票票!)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