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虐杀·恐怖的覃天

    (求票票,求收藏,求推荐,求花花,各种求啊!亲们!继续感谢花无裳一直以来的支持,你的角sè已定,是军统四朵死亡之花的一朵,也是杀鬼子汉jiān的巾帼英雄。)

    楚飞他们由季彩霞等帮忙压着这些马匪到了cāo场。张澜带着游击队员也跟在后面。

    覃天指着马友良喊道:“你!过来,你不是很牛吗!来,爷陪你好好耍耍,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凶残!”

    马友良长这么大没吃过这亏,嗷嗷学着狼叫就冲向覃天。覃天含笑看着他冲到自己面前,等着他的拳就要打到自己的脸才动。

    马友良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右拳头已经砸在了覃天的鼻梁上,却没有任何感觉,再看自己的拳头居然离着覃天的脸还有一拳的距离。他赶紧的眨了两下眼睛,发现自己的视力没有任何的问题。

    马友良见此拳已经用老,挥动左拳挂着风又砸向覃天的脸,嘴里还骂道:“我打死你个狼啃狗rì哈的!”

    覃天又用同样的法躲开了他的左拳,这次不再给马友良机会了,覃天顺着他的左拳的打的方向伸手轻轻的推了他一把。然后抬起腿由上而下就是一个下劈腿踢向已经把后背给了自己的马友良。

    “哇!”的一口鲜血喷出,马友良就觉的眼前发黑向前扑倒。

    覃天一个跨步过去用膝盖顶住了他的后心,抓住马友良的披肩发把他的头扬起,然后使劲的往后揪他的头发,马友良吃疼只好头跟着往后仰。

    覃天抬起闲着的右手对着马友良的脸就是三记重拳。顿时从马友良的嘴里喷出了十几颗牙齿,鲜血和口水混在一起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此时的马友良已经是天旋地转近乎昏厥。

    覃天站起来先没理马友良,而是看着其他十三个马匪说道:“我就想不明白,你们大老远的来到我们的寨子,明明知道我们是这一带的悍匪,却不知死活的上门求死。你们到底是傻啊!还是良心发现来这里求我们裁决你们啊!”

    十三个马匪此时已经看出这里的人都不简单,这回是踢到铁板上了,本来到这里也就是想拜个山门,交个朋友的,没想到到了这里才发现都是一群小年轻的,所以就想着欺负欺负他们,可万万没想到,这些人是真跟传说中一样,比自己这些人还凶。

    此时马友良恢复些神智,长长的**了一声。覃天过去用脚踩着他的头问道:“你不是很牛吗?怎么这揍xìng了!丝路人魔是吧!嗯!?”

    马友良尽量的让自己的头顶地不让脸着地,把嘴腾出来求饶道:“爷!覃大当家的!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立马带着人离开,我们上的财物都给你们留下。几十万块大洋呢,都归你们了,放了我们吧!”

    “哈哈!你也算个悍匪!?平时你们要是遇到这种况该怎么做呢,你们的命都是我的,更何况你们的钱、马、枪!我干嘛要放虎归山留后患啊!”说着覃天把脚上的力就施加在马友良的后脑,这样他的脸自然就贴着地了。

    马友良趴在地上是拼力挣扎,但是他始终就挣脱不开覃天的脚。血已经把地面染红,入冬后的大地也和马友良作对,变得很坚硬。在覃天的碾压下,他的脸已经多处出血。

    最让其他马匪恐怖的是,覃天并不踩死马友良,而是踩一会就松开让他缓缓。

    “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如何啊?你还要我的这几个妹妹吗?你TM的怎么想的我就纳闷了,在我的山寨居然想占我妹妹的便宜!”覃天说着踩着马友良的头继续来回的碾压,使得马友良是痛苦难当。

    “不敢了!覃爷,饶了我吧,我真不敢了。我们所有的一切都给你,我们也发誓绝不会再踏入华北半步……”马友良哭饶道,现在的他说话已经含糊不清,脸上的五官已经血模糊。

    “晚了!我还以为你丝路人魔多牛,还不是跟孙子一样的求饶!真不知道你凭的是什么这么嚣张!”覃天恶狠狠的样子,白雪她们几个女孩子见了,都好像不认识他了,覃天哥哥变的好可怕。

    覃天好像是玩的差不多了,一脚踢在马友良的软肋上,把他踢出七八米远,马友良现在趴在地上还剩下半口气,估计他一面的肋条全断了,覃天现在就跟一只猫在玩一只老鼠一样,缓步来到马友良另一边,然后抬腿又是一脚把他踢回到原处,在场的人肋下都一寒,肯定这边的肋骨又给踢断了。

    马友良在覃天脚下成了足球,已经连**都没力气了,现在的他只有出气是没有进气。覃天知道他还没死还有神智,走到他跟前蹲在子说道:“你就认便宜吧,你做的孽给你这样的死法已经是便宜了。还要告诉你,就因为你们是上门来求死,所以我才会给你这么痛快的死法,否则把你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覃天说完一脚把马友良踢到十几米远外的一个垃圾堆处,丝路人魔马友良就这样的憋屈的被活活虐杀。他到死都没弄明白,自己不就是想让漂亮小女子陪陪,就至于这么被活活打死。

    覃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血来cháo杀了马友良很不过瘾,抬头看到一个双很仇视自己的眼睛,要不是两个人按着他,估计早就冲过来和自己玩命了,于是就让这双眼睛的主人来到了场中,问道:“我杀了你老大,是不是特别恨我?好,我给你机会来杀我,其实你不用怪我,这就是你们的命,刚才我也给你们老大机会了,可惜他打不过我,现在该你了。”

    这个人是马友良最忠诚的属下,跟着他在丝路上无恶不作,现在老大死了,他也就不想活了,他体内燃烧着复仇的火焰,他要为老大马友良报仇。他凶狠望着覃天,在琢磨如何才能杀死眼前的人。

    覃天也盯着他,从覃天眼中发shè出的是一股夺人心魄的杀气,有人说一个人杀人杀多了上就有了杀气,也称为死亡之气。覃天杀的都是该杀之人,而他的杀气来自正义和对人渣的仇视,他是抱着必杀的决心才悠然而生的这股杀气。他是要替那些无辜枉死的人报仇。

    剩下的马匪都感觉到覃天的煞气,他们一直以为马友良的眼神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但是现在他们知道错了,大错特错了,他们也是杀人无数的悍匪,却从来没有害怕过这么一双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它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他的眼睛看向你的时候,就好像是在宣布你的死期已至。

    威压!震慑!夺人心魄!这就是覃天要演示给大家的,一个杀人者不单单要学会杀人的技巧,还要培养出杀人时的气势。

    这个马匪不顾一切的扑向覃天,这次的覃天不想去虐杀,不管怎样,他现在杀人是给新队员们看的,他要教他们如何沉着面对自己的敌人,又如何释放自己的威能对敌人产生威压。还要教他们如何用最迅猛的方法杀死对手。

    虐杀马友良是因为他太嚣张,而且胆大包天,其实杀人不需要太多的铺垫,能一招毙命就绝不需要再用第二招,覃天还是用了以巧破千斤的手法,顺着马匪前扑的体继续的把他往前带,这样只需要一点点的巧劲,就可以让对方摔倒在地,这是中国摔跤中的一种技巧。

    马匪果然子前扑失去了重心,覃天很轻松的又使用了摔跤中的一个脚别,马匪的体就重重往前扑倒,覃天不等他扑倒上去双手拗断了他的脖子,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完成秒杀。

    覃天虐杀了马友良,秒杀了他忠诚的手下,然后又看向剩下的十二个马匪。这些马匪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亡命徒的姿态,都把头低下不敢去看覃天的眼睛。

    叶放、江斩、季彩霞、包括楚飞、岳鸿、白雪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覃天徒手杀人,这么凶悍的一个人在覃天面前连一只小鸡都不如。给大家一种想让你怎么死,你就得怎么死的感觉。张澜、林韵在内的所有人从心底对覃天就产生了一种敬仰感觉,他真的很强大,从他上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咦!?你们刚才还七个不含糊八个不在乎的,现在怎么都蔫了,来,还有谁不服气的,出来,不出来也是个死,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的,现在只有和我们拼命,只要你很厉害,把我们都打趴下就可以离开了,我说的是真的,不骗你们的。”覃天现在说话很平和,也没有了刚才骇人的眼神。

    覃天见没有一个马匪出来,好像很无趣的说道:“有点饿了啊,饭都做好了,再不吃就凉了,你们十二个人每个人找一个,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对手然后吃饭。谁最后一个可没吃!”覃天指着楚飞、岳鸿、紫熏、白雪、叶放、江斩、韩洋、蒋信、谢友三、王宝堂、栾仁、卢隹十二人笑道。这时候的覃天就好像一个玩游戏的孩子,说完拉着林韵、方华她们喊着张佳和游击队员们跑进大厅。季彩霞带着姑娘们不舍的去吃饭,虽然她知道叶放本领高强,但还是不放心。

    不过龚子琦、张佳、傅玉龙、王欣廷他们四人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外观战,覃天已经给了他们手势,让他们保护自己人的安全。

    覃天他们刚坐下,白雪和紫熏就跟着进来了,坐到自己的位置开吃。大家都很诧异的看着她们俩个,紫熏一边吃一边说道:“这样的人渣直接暗器解决就是了,我才不要费那劲。”

    白雪刚咬了大口牛鼓着嘴使劲的点头,大家明白了,两个丫头直接用暗器杀了两个马匪。然后都看覃天是什么意思。覃天是一点意思没有,见大家都看他,于是就说道:“对了!这就对了吗,杀人就要用自己最有把握,而且最直接的方法杀死。能不麻烦就不麻烦,否则容易发生变故。白雪和紫熏做的好,非常的好。其实下次用枪,干嘛浪费梅花针和金钱镖。”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