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张佳VS叶放 (最强对决)

    龚子琦也赶紧的过去查看了李大年的伤势,这一脚正好踢中后心,李大年受了严重的内伤。红袖拿出一瓶内服云南白药让司徒琴给送了过去,龚子琦接过来给李大年服下。李大年缓缓的醒过来,咳嗽了几声,发觉不这么难受了,他挣扎着站起来像林韵一抱拳道:“姑娘厉害,李某服了。”

    林韵没想到自己这一脚这么重,赶紧的给他赔不是,李大年倒也大度,道:“比武切磋这都是难免的,不要放在心上。”说完扭头走了。

    林韵胜出,季轩云也发现了,覃天手下这些人没一个善茬。果然都是狠角sè。有林韵、紫熏她们做榜样,跟着下来的几场无一不是覃天这边胜了,轩云寨是一场没赢。这脸可丢大了。

    下一个就是傅玉龙出场了,轩云寨派上了第四大罗汉许舒怀,四大金刚已经败了三个,还剩下最后一个,许舒怀知道这比赛不仅仅是轩云寨的事,更是他自己的事,虽然覃天那边一个赛一个的厉害,可没准这个不行呢。

    许舒怀抱着侥幸心理上场,他也是双枪,他们比赛很简单就是打靶,十发子弹谁命中靶心多谁赢,没有任何意外的傅玉龙胜出,这个傅玉龙当了一年半兵的时候就做到了。他是学什么像什么。

    两人又开始武比,在轩云寨中八大金刚的确是比较厉害,排名在前二十,可是在傅玉龙面前就差的太远了,还不到五个回合许舒怀就被傅玉龙一脚踢在了股上,要不是为了踢他股,傅玉龙也许三回合之内就能打败他,也是看到林韵把李大年打伤,有些过意不去,不好意思再伤害对方的人了。

    许舒怀被傅玉龙一脚踢在股蛋上,子前扑摔了个狗吃屎。全场哄笑,傅玉龙赶紧的过去扶起他,还一直向他说对不起。许舒怀红着脸退回自己这边的看棚。

    现在的轩云寨是各个垂头丧气,都跟霜打过一样的,这样就惹怒了轩云寨最强的一个人,他就是三当家叶放。不是说最厉害的是吴大炮头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这个咱们要解释一下,叶放是吴大炮头的大弟子,从小就跟着练习枪法和拳法,叶放悟xìng非常的好,一教就会,而且还会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叶放也是吴大炮头最喜的一个弟子,对他是倾囊相授,正好轩云寨大当家季轩云请来了一位世外高人,本来是想教季彩霞的,这位高人看叶放聪明伶俐,悟xìng极佳,所以也就一并教了,结果叶放是青出于蓝,但是吴大炮头是叶放的师傅,徒弟怎么能和师傅挣第一的位置,加上叶放又是个很内敛的人,从不张扬。

    叶放的厉害只有轩云寨几个主要人物知道。季轩云也是因为叶放的本领高强,才让他当的三当家,否则一个炮头的徒弟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地位。三当家叶放一直深藏不露,他不是很显摆,再说轩云寨的一些事物基本上也轮不到他出头。可是今天叶放不出头是不行了。

    覃天一看是轩云寨的三当家,都说只要是当家的就有绝活。所以不敢大意,就派出了最后一个王牌张佳。张佳的枪法在覃天队伍中无疑是第一的,覃天他们会的在张佳眼中都是小把戏。一个差点进国家shè击队的高手,你说他能不强吗。

    叶放上场一看张佳的气质就知道是高手,叶放很礼貌的一拱手道:“是你画道还是我出题?”这个意思就是你来说怎么比还是我来说。

    张佳也很客气的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请三当家来吧。”

    从张佳上场到现在都是一个表,呼吸也是非常的平稳没有一丝的变化。叶放点点头说道:“果然是高手,一副成竹在的自信,呵呵,如果今天你要是赢了,我叶放退出轩云寨跟你走,水里火里你一句话。但是如果我赢了,你也同样得跟我走,水里火里你就是我叶放的人,你可还敢比吗?”

    张佳一听不由笑了,原来轩云寨中顶尖高手在这呢。难道他的枪法比吴大炮头还厉害。有点意思。叶放这么一说,大伙可都听到了,这是一场比试更是一个赌局啊,赌的是两位高手的归属,这个赌注可不小啊,如果覃天他们赢了,叶放就等于是覃天的人了,那么无疑血狼寨又多了一个顶尖高手,如果叶放赢了,就算轩云寨的季轩云不当盟主,那也是赚了。

    现场的土匪不知道张佳和不知道叶放是一样的。虽然不清楚这二位本领如何,但是张佳是血狼寨的二当家,叶放是轩云寨的三当家,自然都被土匪们高看一眼。

    张佳笑完道:“就听三当家的。不过我在这里还要说句话,我一定会赢的,因为我很高兴就要赢一个兄弟!怎么比你说吧!”

    叶放听了心底一震,他说他一定会赢,赢个兄弟!?这个家伙有点意思啊!这么大的把握?难道他比覃天还强?所有人都认为在血狼寨覃天是最厉害的最邪乎的一个。叶放也不例外的这么认为。从覃天和师傅的枪法对决上,叶放看出覃天是有两下子,但是自己还不至于输。所以才这么大把握的和张佳豪赌一把,就是想为轩云寨赢回面子,你覃天这么强,却输了一个当家的,你这个脸面还往哪放。当了盟主又能怎样,这些山头势力就这么听话?

    叶放想的很好,他的确也有这样的本事,所以也就不多想踏踏实实的比试。

    叶放让人取来两个东西,张佳一见是两个纳鞋底用的铁锥子,跟特大号的针一样,不过就是后面有个把。

    张佳没明白问道:“这是?”

    “我们用子弹打这个针尖,谁打中了谁赢!”叶放让人去固定好然后很平静的说道。

    土匪们也都听到了,这个简直就是神话,这怎么可能的事,针尖可就一个点,这完全是不能理解不敢想象的。全场很安静,静的放个都能被当成雷声。

    张佳一听不由的点头道:“好!这个的确是有些挑战。不错,这个办法不错。”

    这种比法就连覃天他们也都皱眉,用子弹打针尖。这难度也太大了。反正自己是不容易做到,打一百次能碰上一次就算不错,不过张佳的枪法覃天他们还是有信心的。

    张佳先的看叶放用的什么枪,如果人家用手枪,那么他也只能用手枪,就见叶放站在五十米处掏出了驳壳枪。看了张佳一眼用眼找了找针尖,抬手就是一枪。然后也不过去看结果,等着张佳打,张佳笑了笑掏出92式手枪也是找了找针尖,这个距离能找到针尖就不错,这的多好的眼力。张佳抬手也是一枪。

    两个人过去再看针尖都没了,叶放心里就是一颤,这是自己的绝活,再看张佳和自己差不多年龄,自己可是被夸大的,在这一刻叶放之前的所有骄傲都被张佳这一枪打没了,师傅说过强中自有强中手,果然不假。真不知道覃天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个顶个的这么强!

    叶放虽然知道了张佳的厉害,但还是很不服气。就又让人拿了两个同样的纳鞋底的针固定好,然后站在了六十米的地方。

    张佳心里也很佩服这个叶放,土匪中居然藏龙卧虎,五十米打中针尖已经是神技了,这又要到六十米处打,你还看得见针尖吗。难不成你的眼力这么好。

    叶放抬手又是一枪,然后等着张佳。张佳站到叶放的位置按照记忆仔细的找,然后抬手一枪。两个人的动作基本一样,举枪瞄准shè击和瞄准抬手shè击的区别很大,就算是神枪手举枪瞄准也不见得能打中针尖,而这两人这么远的距离,针尖根本就看不到的地方,居然都是一样的抬手就shè击。可见二人的枪法已经到了盲打的境界了。

    两人同样的都很自信的过去看结果,针尖又没了,二人相互看了看,彼此都显露出佩服的神,有道是英雄惜英雄。二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其实靠的是感觉,那个针尖根本就看不到了,这是神枪手的一个特质,就是心理感应目标的存在。这个叶放当真是不简单。

    张佳是军队中教官教的,教官手中的教材那是多少年积累出来的,尤其是作为狙击手的张佳更知道打出去一枪,周围环境,距离,风速,风向,心跳,心理素质对其的影响,这些张佳是通过多年积累才能做到的。而这个叶放显然是没有张佳这个条件,但是他对这方面的理解完全是天赋,这就让张佳不得不佩服了,所以绝不能输,一定要他赢到自己的队伍中,这样的强者高手,怎么能让他当个土匪。

    张佳想到了一个办法说道:“既然这样咱们分不出胜负,那么我出个主意吧,我先来,你要是做到了,算我输。”张佳用你敢吗的眼神看着叶放。

    叶放此时想不出什么战胜张佳的方法,听他这么说,也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满地打滚哭求推荐,收藏、花花、盖章、凹凸。总之是求一切可求。望亲们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