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国难当头 绝无闲事

    大家看得出来覃天心疼他们,这四个人可是覃天等人非常看重的,大家都看着覃天等他发话,覃天赶紧的顺坡下说道:“既然这样的话,这次就算了,回来吃饭吧,不过我要好好表扬一下白雪,还是我们的小白雪乖。来哥哥奖励你一个大鸡腿!”

    紫熏三人被张佳他们拉了回来,三个人见覃天并没有真生气也就放心了。张佳他们给每个人碗里也是夹了一个大鸡腿。

    这两天,覃天让人下山重金雇了一些老乡,让他们去看守仙人洞和鬼哭涧,把小李广江斩替了回来,这可是非常重要的队员,他的弓shè以后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虽然覃天已经让龚子琦绘制制造手弩的图纸,可也不如江斩的弓厉害。

    覃天把神弓小李广江斩交给了傅玉龙和王欣廷二人,当着江斩的面说了要求,要江斩最快的时间内掌握长短枪的使用,还有就是一定要把shè击练得和弓shè一样的神。因为毕竟子弹的shè程要远,而且更具威力。不过弓shè在执行一些秘密任务时候还是很管用的,弓shè比暗器的shè程又远了许多。

    安排好了之后,覃天自己带着龚子琦、张佳、楚飞、岳鸿护送钱莱回石家庄。傅玉龙、王欣廷带着白雪、紫熏。林淑芬、江斩、方华(方翠莲)等人留守训练。

    黑狼寨离着石家庄骑马要两天的路程,因为有个大胖子钱莱不会骑马,他坐的是自己的加固型的马车,所以到了第三天的中午才到了石家庄。

    等到了石家庄覃天才知道钱莱的实力,他的生意涉及到客栈,酒楼,赌坊,杂货,茶叶,布匹,粮食,当铺,甚至还有药品和军火。覃天不由的对他是刮目相看,开始真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本事。

    看到钱莱的药铺也给覃天提了个醒,趁着现在药品便宜,的赶紧的存一些红伤药,尤其是盘尼西林这样的特效药。真到了抗战时期,有时候一条小黄鱼都不见得换的来一支盘尼西林。其他的就是奎宁和磺胺,还有一些常见病的特效西药。

    这个任务就交给了钱莱。他也是欣然答应,在他的怀中还放着95步枪子弹,88式狙击枪子弹,92式手枪子弹,还有枪榴弹一枚。这些都是覃天给他的样品,这也是覃天交给他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另外一个任务就是电台,这个任务也交给了钱莱,这个时代通讯只能靠电台这个东西了,好在王欣廷是这方面的专家。

    第二天,覃天几个人没什么事,就到石家庄天桥一带闲逛。想着给寨子中的姑娘们带一些玩意回去,毕竟都是不大的姑娘。这个时代的姑娘也许一根红头绳就高兴好几天,一块花布就跟过年一样的,覃天他们自然不会错过让她们高兴的事,现在山寨的人都是自己的亲

    人。

    五个人溜达着,就听到凄惨的哭声,不是覃天他们运气好,而是这样的事几乎天天发生,这个时代的老百姓的确是生活在水深火之中。覃天几个人听到了木屐声音,还有半生不熟的汉语咒骂声。

    覃天等人赶紧的分开人群走到里面,就见地上躺着一个白发妇人,而趴在妇人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此时的白发妇人已经奄奄一息。两个孩子摇晃着妇人痛哭不已。

    再看几个旁观者模样的人正拦着三个rì本浪人,这三个人已经显露出凶相,手已经握在了倭刀的刀柄上。

    “你们打完人就想走吗?在中国的土地上你们rì本人居然这么的霸道,一个妇人招你惹你了,你们抬手就打!不许走,赔礼道歉,而且还要给予伤者一定的赔偿!”

    很明显说话的这个穿灰布长衫的中年人是有些文化,而且也不畏惧rì本浪人的蛮横。不过覃天已经看出来,此人危险。在这里就算是被杀,rì本浪人也不会被怎么样,目前国府不抵抗政策使得一些官员也非常的软弱,甚至不敢大声和rì本人说话,生怕放个都会惹rì本人不高兴而开战。

    现在的覃天等人并没有穿军服,也没拿着武器。有一个人带头数落rì本人,就有不少人也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帮腔,这样一来,rì本浪人就越来越气愤,最后终于拔出了倭刀。围着的人马上往外退散,这样rì本浪人就更加的嚣张,对着中年人当头狠狠的劈下来。

    中年人就是一个平凡的教书匠,眼看着就要把他劈成两半,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浪人突然全停顿了下来,往下劈砍的胳膊被一只手托住,而还有一只手掐在了浪人的脖子上。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覃天,另外的两个浪人也被张佳和龚子琦控制住。楚飞和岳鸿过去查看了妇人的伤势,却已经是无力回天了,本来她的体就嬴弱,被浪人一脚踢在了心窝,这是致命的一脚。

    楚飞抬头双眼变成了红sè,覃天赶紧的把手中的浪人推向他,楚飞站起来一个飞踹,而后就是急速的三拳两脚,这个浪人倒飞出去十几米撞到墙上摔倒地上,再看他七窍流血再也起不来了。

    岳鸿也是死盯着还活着的两个浪人,龚子琦看着岳鸿的眼神知道覃天为什么那么做了,必须让岳鸿把愤怒发泄出来,于是把自己手中的浪人也推了出去。

    再看岳鸿比楚飞残忍一些,双手中握着飞刀,在这个浪人上瞬间划过了至少五十刀。再看这个浪人已经变成了血人。但他并没有死去,岳鸿飞起一脚将他踹到妇人的跟前,然后让他跪在妇人的跟前,岳鸿过去使劲的按住浪人的头,让他给妇人磕了四个响头,然后用飞刀割开了他的咽喉。就让这个浪人跪着死在了妇人面前。

    围观的百姓们无不拍手叫好,张佳手中还有一个浪人此时已经吓的小便失,楚飞扶起那个少年,拔出一把匕首递给了他,少年哭着不敢去接,少女看到之后猛然站起来,抢过匕首就扑向浪人,有张佳反锁着浪人,浪人眼睁睁看着明晃晃的匕首就扎入了自己的肚子,血飞溅出来染红了少女的衣服。看刺入的位置就知道少女不会杀人,也没有这么大的劲,所以匕首只刺入了三分之一。覃天过去握着少女的手用力刺入,然后把刀刃在肚子中转向上,往上划开了浪人的肚子,顿时内脏和肠子流了出来。

    少女哪里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顿时子一软就昏死过去。覃天一把抱住她,吩咐楚飞和岳鸿把妇人的尸体抬回走。少年在后面不放心少女在后面跟着。这时候几个jǐng察过来,围观的百姓赶紧的拥挤在一起,挡住了jǐng察的路。

    覃天带着人到来郊外,找了地方把妇人掩埋了,这时候少女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一个俊朗的男人怀中,想起就是他帮着自己报了仇,泪水马上涌出眼底,覃天见少女醒了,赶紧的轻轻的拍拍她的后背轻声说道:“死者已逝,小妹妹你很勇敢,你已经为妈妈报了仇,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对不对?”

    覃天对于少女来说是个陌生人,在一个陌生人的怀中,少女没有一丝的害怕,而是觉的这个大哥哥的怀里很舒服,很安全,这个阔阔的肩膀好舍不得离开。

    “妈妈死了,爸爸也没了,就剩下我和哥哥,我们今后该怎么办啊?”

    “好了,如果你相信我,就当我是你们哥哥,以后跟着哥哥一起好不好?哥哥教你们本领,以后等你们学会了本领,也可以向我们一样杀那些欺负人的小鬼子。好不好?”覃天现在就需要这样的人加入自己的队伍。

    在覃天怀中不舍得离开的少女抬头看着覃天问道:“大哥哥说的是真的吗?”

    “我不会骗你的。跟我们回去好不好,洗个澡,哥哥这就去给你买两件新衣服,饱饱的大吃一顿,然后再好好的睡一大觉,一切就会好起来的。”覃天帮着少女整理了一下头发说道。

    张佳和龚子琦看着覃天摇摇头,少年有些软弱,在一边也不敢说话,更不敢问这几个是什么人,覃天等人看了看他知道这不过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的孩子,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孩子太多,一点血xìng都没有,所以小rì本才会这么嚣张。这也不怪他,是现在一个很普遍的况。

    覃天见少女没有离开自己怀的意思,就这样抱着她回到钱莱的宅子,钱莱听了况马上派人帮两个人做了两衣服,又给准备了一桌好吃的,由大家陪着少女一边吃,一边的说了自己的况。

    覃天在吃饭的过程中说了一句话让钱莱非常的感动。

    国难当头,能救则救,绝无闲事。

    少女叫柳茵,少男叫柳旭。他们是逃荒来到石家庄的,覃天见柳旭不是杀人的料,就让钱莱留下当个小伙计,柳茵他决定带回山上去。不过现在他没说。只是和钱莱讲让他收留柳旭。

    柳茵洗干净了换上新衣服之后,众人发现却也是个小美人。除了睡觉,柳茵一直就跟在覃天后,覃天去哪她到哪,小丫头刚刚失去了母亲,覃天也不好说什么,也只好就随她。

    第三天钱莱回来带来了一个消息,rì本浪人就是黑龙会成员,他们都出入于一个叫山本株式会社的公司,因为死了三个人,这个公司最近出动了不少人调查此事,这个公司已经派人找钱莱了,并向他问询了从北平出来的几十个黑龙会成员下落。

    钱莱的意思是这个石家庄比北平好一点,rì本人的势力并不是很强,不过这个公司虽然明面上是做生意,但是暗地里对一些军事驻地,防御工事,兵力部署都做了很详尽的侦查。用一些rì常用品来倒换一些军备物资,比如:铜、铁、棉花、布匹、粮食等。

    覃天他们当然也知道这个时期的rì本商人基本上都是报特务人员,黑龙会作为民间组织实际上也是为rì本军部服务的。

    钱莱还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就是明天在菜市口,将要处决五位**。据说这五名**都是由黑龙会协助抓获的。这让覃天等人无比的愤怒,什么狗玩意,小rì本让国共两党相互残杀,消耗的是什么?是中国的jīng英和财力!这TM 的国民党还就上当。

    这个时代小鬼子固然可恨,但是汉jiān卖国贼比小鬼子更可恨。没有他们,小鬼子怎么会这么顺利的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一直到抗战胜利,rì本在中国战场死亡人数是一百多万,而伪军的死亡人数是四百多万,从数据上就能看出当时的汉jiān的人数是何其庞大。所以汉jiān卖国贼也是覃天必杀的对象。

    覃天问了当地监狱的况,听意思是没办法劫狱。覃天虽然只有五个人,但这个法场是劫定了。五个人告别了钱莱来到菜市场侦查了地形和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闹市,在这里杀人就是为了杀一儆百。这里的环境有利有弊,如果找不好撤退路线,到时候必然会影响自己的速度。覃天预料五个**同志肯定是没什么体力了,到时候怎么走是个问题,钱莱哪里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人,自己这边五个人论单兵作战那是绝对没问题,可是要是带着伤员,那就不好说了。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