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威慑群匪

    群匪突然看到云里翻栽倒在地,再看他脑门一个血洞,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顿时土匪就乱了。

    “缴枪不杀!”覃天远远的见云里翻被shè杀,知道这是张佳发挥了作用。

    张佳往后看了看见一大群土匪都看戏呢,于是喊道:“你们来旅游的吗?上啊!云里翻都死了,你们还等什么?”

    胡爷和绿袖一听有些不相信,他们离着这么远,根本就看不到对面的人。难道是覃天他们已经打死了云里翻。这几个人说的话还是可信的,于是一百多号人就开始往山上冲。覃天喊了嗓子,但并没有往前冲。

    一会的功夫胡爷带人就到了覃天的位置,见覃天微笑的等着自己,连忙伸出大拇指:“牛啊!大哥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然后对飞云寨的土匪喊道:“弟兄们,给刚才死的六个兄弟报仇啊!冲啊!杀啊!”又细又尖的声音非常的刺耳,可让所有的人都jīng神了起来。

    一百多土匪就开始往山上冲,对面的土匪见老大死了,已经没魂了,听覃天喊了一嗓子缴枪不杀,都藏在掩体后面不敢露头,谁露头谁死。所以很简单的,飞云寨一百多号人就冲到了仙人洞的平台之上。把剩下的几十个土匪就团团围住了。

    因为他们并没有抵抗,所以飞云寨的人也没开枪,就等着覃天发话。胡爷的话好像不是那么重要了。

    覃天带着自己的人和绿袖等人一起来到平台之上,看到蹲在地上的土匪吼道:“你们还等什么呢,把他们全都杀了!早干什么去了,我嗓子都喊哑了劝你们投降你们不听,现在投降晚了!”

    “饶命啊!覃大当家的,我们也是听喝的,都是云里翻下的命令,我们谁敢不从啊!”不少土匪都磕头求饶。

    覃天的确是准备把他们全杀了,这是给飞云寨和红袖山庄看到的,覃天知道这次他们回去,九山十八寨一定传遍了自己嫉恶如仇,所以以后不管是哪个山头势力想做恶事,都要想想我覃天。

    “一群畜生,单是云里翻能祸害这么多老百姓吗?如果没你们帮衬,云里翻有着大能量吗?临死还想把责任推到死人上,混账东西!还谁是头?说!”覃天用枪指点着这些土匪吼道。

    “仙人洞只有一个当家就是云里翻,其他的人都是炮勇。连炮头都没有。”一个土匪赶紧的回答。

    “全部杀死,以后不管哪个山头势力,只要是祸害百姓的,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覃天也要灭了他!”覃天扔下这句话带着自己人进了山洞。带着自己人去找宝贝去了。

    本来覃天还以为好东西都在山洞中,进来转悠了一圈才发现,这个山洞里堆的都是些破烂。

    随后就是一阵的乱枪,胡爷本来想着把这些投降的招到飞云寨,可是没敢。担心惹怒了覃天。绿袖在一旁监督着,看那个没死,她上去给补一枪,最后仙人洞的土匪一个没留全部杀死。

    覃天这是杀鸡儆猴,再除掉虎跳崖的土匪,我看以后谁还敢为祸乡里。覃天早就吩咐楚飞、岳鸿和江斩把机枪收了。剩下的长枪和短枪无所谓了。不过云里翻的两把德国毛瑟二十响他可不会放过,已经让白雪收起来了。

    覃天见人都消灭了,笑呵呵的对胡爷和绿袖说道:“这些枪你们两家分了吧,然后辛苦一下你们飞云寨的弟兄,把这些尸体都扔到山崖下面去。这里地势不错,我覃天要了。至于这钱财吗,我想你们不会跟我挣吧,你们都知道,我需要招兵买马缺钱啊!”

    绿袖看着地上已经收拾好的差不多七八十条枪笑道:“我们红袖山庄没问题,这枪我们要一半就可以。”

    胡爷觉的不合适说道:“覃兄弟,您看我们损失了六个兄弟,能不能多分我们些,给机枪也行啊。”

    覃天听了把脸一沉,斜着瞥了他一眼道:“胡爷做人要厚道,一上来我们可没挣没抢,是你们自己没本事打不下来,你们死了人又不是我打死的,只能怪你指挥不利,我们哥几个玩命打下来了仙人洞,分你们东西是我还拿你当大哥,要是不分你东西又能怎么地!”

    胡爷一听羞了个大红脸,赶紧赔笑道:“是!是!是!怪我了,怪哥哥我啦,行,就按你说的分。不过你的答应我,攻打虎跳崖还的带上我们。”

    覃天一听马上又笑了,道“这个没问题,如果到时候是你们打下来的,怎么分东西我一句话都不说。就算你一个铜板不给我,我都不会说一个字。”

    “哪能呢,你大哥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啊。”胡爷笑的比哭都难看说道。把绿袖在一边逗的捂着肚子笑。

    “死丫头片子,你笑什么!”胡爷不敢惹覃天,却还真没把绿袖放眼里吼道。

    “长本事了,敢冲姑nǎinǎi我喊!”绿袖脸变的很快,双手一抖就拔出双枪对准了胡爷的脑袋,这时候才现出她泼辣蛮的本xìng。

    胡步林是玩枪的行家,没想到让一个小丫头用枪指着头,顿时脸就气白了,提着公鸡嗓子尖叫道:“绿袖,你是个姑娘我不好骂你,你别不识抬举,别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要不是看在红袖和四大母夜叉的份上,爷今天我就……”

    “你就怎样啊?!啊!?”绿袖咬着银牙凶狠狠的用枪使劲的顶了一下胡步林喝道。

    胡步林气的小胡子直哆嗦,可看到覃天的脸沉了下来,就没再说过头的话。

    覃天在一旁伸手按下绿袖的双臂说道:“干嘛呀,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以后谁也别在我面前拔枪!离开爷的地盘,你们随便。不是我说,既然都是我覃天的朋友,怎么就不能好好的说话。胡爷你也是,一个大老爷们没事你老跟一个小姑娘置什么气。”

    绿袖yīn着脸把枪收好狠狠的白了胡爷一眼,胡爷这回的脸都给茄子皮一样了,干瞪眼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这里自己年龄最大,本来是教育人的,这回被人教育了。自己也算是个人物,可在覃天的面前怎么就提不起来劲,人家的气势威压就让自己觉的矮人一大截子。

    “好了,今天就在这仙人洞过夜了,明天一大早赶往虎跳崖。绿袖带人去屋子里休息,胡爷带人去山洞里修整吧。”覃天见胡爷的确是有些憋屈,于是赶紧的分开他们两个。胡爷闷着头带人去山洞了,绿袖带着手下的姑娘们到了分配给她们的房间。

    仙人洞平台上修建了三栋房舍,都是木屋,不过搭建的很敞亮。其中一间是云里翻的,其他两栋是他手下居住,而山洞里是存放货物的。钱财基本都在云里翻的房间里,此时龚子琦和林淑芬正在清点。包括八捷克轻机枪和差不多五万发子弹,大洋和金条也不少,几个人一起动手把这些东西都装箱打包。

    别看覃天把枪给她们了分了,但是子弹可是没分,除了土匪上的,库里的子弹都留着呢,因为以后训练需要大量的子弹。覃天攻打了三处土匪的确也发了财,如今光是大洋就有几百万,金条小黄鱼也有五千多根,其他珠宝玉器,古玩字画都让林淑芬妥善保管,虽然覃天他们没有一个懂的,但是知道这些都是国宝,不许丝毫的损坏。还有马匹覃天也没分,都自己留着呢。现在自己没有汽车,马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有时候战斗要争分夺秒,所以现在马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三次战斗,就这次的战斗技术要求高,要不是张佳的枪法,这场战斗覃天也没把握拿下来。这就是特种兵的优势。覃天就地给楚飞他们讲解了这次战斗的重点和细节。这次战斗楚飞他们没帮上忙开始还不舒服呢,如今才知道覃天的良苦用心,其实每一次带他们出来都是在锻炼他们。尤其是这次,更加让他们决心好好练枪法。也由衷的佩服张佳大哥。

    林淑芬本来还以为可以打两枪体会一下,没想到还是没机会,不过她也想了,真要是让她杀人,这手指还真就不见得能扣的下去这个扳机。她和白雪、紫熏不一样,人家两人从小就训练的是杀人技术,如果要是锻炼体防干嘛要练暗器。暗器可是一种非常技术xìng的杀人方法。再说子午丧门钉和见血封喉的梅花针都是比较yīn毒的暗器,很多武林中人等到这两种暗器都是闻虎sè变。

    这一夜很平静的过去了,覃天睡的很实,他是有些累了,因为昨天没睡。太阳升起很高,覃天才睡醒,这时候其他人已经等他很久了。

    覃天留下江斩看着仙人洞,然后都下山骑马,因为仙人洞的马厩是在山脚下。胡爷今天话明显少了很多,他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也惹不起,虽然覃天他们长的都不难看,说他们小白脸都不为过,可这三个人居然全是杀神转世。

    一百多匹快马赶往虎跳崖,从仙人洞到虎跳崖需要走一段官道。所以速度就放缓了些。等快到虎跳崖的山口时,就听前方传来女人恐惧的尖叫和哭声。而且还有rì本人说话的声音。

    人数好像还不少。

    龚子琦懂rì语,马上喊道:“前面有小鬼子在杀人!”

重要声明:小说《抗日之超级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