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古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月末了大家还留着月票干什么,感觉投给小花吧。

    “五十万。”胡先生嘿嘿一笑马上将价格提升到了五十万,相信过百万应该不成问题,看得王会长脸色不由得一黑

    “六十万我要了,尤侃的作品看上去不错啊。”马上刚才的竞价三人组另一个马上发起了挑战,还不忘记恶狠狠地瞪了胡先生一眼。

    “切,小家子气了不成,难道尤侃的作品只值六十万吗,我出七十万。”得,这三人组一个个都跳出来凑闹来了。

    王会长老脸一黑,看着这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你们倒什么乱,让这小子的犀角杯流拍多好,不过这件事也只能在心里稍稍意一下,毕竟尤侃的作品在拍卖会上都是十分抢手的物品。

    没偷到腥反惹了一,这就是如今王会长的心境,本来近在咫尺的玻璃种帝王绿就这么的消失了,可他也不想想,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拿着那种极品翡翠出现在这种拍卖会上能有一件尤侃的犀角杯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事了。

    “一百万。”清冷的声音在会场上再次响起,刘胜循声望去,不由得暗皱眉头,眼前的冷艳少女他根本不认识,实在想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动力,让她频频的一掷千金,出手豪爽至极。

    “刘少,你们认识?”马天佐看了眼少女,带着几分暧昧。

    “不认识。”刘胜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根本没有任何的印象,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

    “不认识?”马天佐见刘胜迷惑的样子不算是骗人,可是这犀角杯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已经被抬到了的两百万,这不由得他不怀疑了。

    “两百一十万,小姑娘你已经得到了痕都斯坦玉茶壶,吃独食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胡先生是真心喜欢这个造型别致的犀角杯。开始向着跃跃试的冷艳少女服起软来了。

    “两百四十万。”冷艳少女依旧不为所动,一如既往的干脆。

    “两百六十万,你如果还加价的话那么这件犀角杯就归你了。”胡先生看着冷艳少女顿时被气得不轻。索将自己的底价报了出来,咋咋地吧。

    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向了冷艳少女。没想到她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地拿出一面小巧的化妆镜来,照起了镜子,对竞价竟然失去了兴致。

    “王会长,宣布啊,没看没人竞价了吗。”别人可以愣神可是你王会长别愣神啊,胡先生没好气地提醒道,难道看一个小姑娘化妆有我的犀角杯重要吗?

    “啊。现在胡先生出两百六十万,还有没有高过这个价格的,如果没有了,那么这件造型精致的犀角杯就是胡先生的了。”王会长歉意地看了眼胡先生。开始宣布起来,“两百六十万一次,两百六十万两次,两百六十万三次,恭喜胡先生这件精巧的尤侃犀角杯是您的了。”王会长马上示意旁边的礼仪小姐将犀角杯给胡先生送过去。

    “呵呵。下边的重头戏就是我们冯凯冯先生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据说是陆子冈的一尊和田白玉奔马。”王会长有些苦涩地宣布道,现在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哪还有什么挽回的余地,等这尊玉奔马拍卖之后。不知道冯公子还怎么记恨自己呢。

    陆子冈会场所有的人都轰动了,要知道陆子冈在明代职业等级森严的时代也有着玉雕界大匠这一最高的称号,古往今来与雕琢传国玉玺的孙寿一并称为中国的玉雕宗师,也奠定了苏工在全国乃至世界的江湖地位,曾经有人挥舞着支票在各大拍卖行里挥霍千万而不可得,没想到在这一个小小的慈善拍卖会上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件重器。各个老板都摩拳擦掌的准大展手,无论如何都要得到。

    在众人的焦急的等待中,礼仪小姐终于千呼万唤的从后边将玉奔马拿了出来。看着托盘上晶莹剔透的玉质刘胜不眼前一亮,这匹奔马没有马踏飞燕那样的富有想象力,但是刚劲的线条,棱角分明的肌,炯炯有神的眼睛,奔跑着的动作,让人不联想到这绝对是一匹千里马,不然的凡马哪能有如此的神骏。

    “唉,可惜啊。”看了半晌,最终的结果还是给刘胜泼了一盆冷水,虽然雕工精湛但远不及陆子冈那种宗师级的气度,超凡脱俗,不过经历了数百年的沧桑变化,这也不失为一位大师级的人物的精彩作品。

    “什么可惜啊,刘少。”马天佐耳朵尖,听到了刘胜的暗中嘀咕,疑惑地望过来,就连程公子都疑惑地看向了刘胜。

    “没什么啊,我就是有些感慨罢了,这么好的作品却不是我的,有些羡慕嫉妒恨。”刘胜淡淡的敷衍道,虽然人家冯凯买了赝品,当众打脸可不是一件好事,要知道纨绔子弟最重脸面,更何况刘胜不想跟他结下太大的仇怨。

    “刘少你言不由衷啊,谁不知道你将陆子冈的看家之作——白玉水仙簪都拿出来讨好美人了,区区一匹玉奔马还不在你的话下吧。”马天佐有些诡秘地看着刘胜,嘴角间充满了玩味的笑意。

    “那可不一样,陆子冈的作品我还是很在乎的,我那是烂在锅里,而这匹玉奔马一会儿还指不定是谁的了。”刘胜指了指上边的玉奔马,有些心虚地反驳道。

    “那刘少你如果手里实在不宽裕,做兄弟的可以借你点儿,咱怎么也得将这匹玉奔马请回去啊,一看这匹马就是千里马,多好的兆头啊。”马天佐现在忽然有了点儿毛太祖的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气度。

    “那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欣赏吧,代价太大了。”刘胜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了马天佐的提议,有什么人债比金钱更难还。

    “行了,马天佐你别为难刘老弟了,这匹玉奔马跟你还是相配的,不如拍下来算了。”程公子看到刘胜有些窘迫的样子赶紧解围道。

    “不是,程公子我想你误会了,我觉得刘少没说实话,便宜不便宜冯凯那孙子倒无所谓,可是我老是觉得不踏实啊。”马天佐摇了摇头解释道。

    “没说实话?”程公子有些惊讶地看着刘胜。

    他跟刘胜没有见过面,了解也是通过苏乐那里道听途说来的,里面有多少夸大的成分只有天知道,这才给刘胜解围。

    “刘老弟你快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能让死对头当众吃瘪,那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他顿时来了兴趣。

    “那个程大哥也没什么,只不过那件玉奔马不是什么陆子冈的作品,看风格应该是刘谂后人的作品,要知道人家刘谂可是模仿大师啊,人家后人的作品能差得了,而且玉还是古玉的,应该是雍正乾隆时期,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但如果真拿它当成陆子冈的作品那可就亏大了。”刘胜无奈之下,硬着头皮解释道。

    “你看,你看,程公子说的怎么样,刘少还留了一手吧。”马天佐有些得意的看着程公子,跟表功一样。

    “刘老弟你确定?”程公子没有理会马天佐,反倒是兴奋地看着刘胜,不知道心里在酝酿着什么坏点子。

    “程大哥,你想干什么,自己知道就成了,你可别说出去。”看着程公子不怀好意地笑脸,刘胜心中一惊,马上给这位大哥打防御针,没想到他还有老顽童的一面。

    “放心,甭管冯凯那小子最初的目的是干什么,可是为了山区的孩子们募集善款出发点还是好的,我不会做出搅局的事。”程公子知道刘胜担心什么,可是有些人你不打他的脸,但还是得罪他了,所以这脸不打白不打。

    “那就好。”刘胜点点头,他可不想过多的参合到这些公子哥们狗倒嚼的事儿,他们斗他们的跟自己无关,可是他却没看到马天佐跟程公子的暗箱作。

    “呵呵,说实话这件陆子冈的作品我第一眼看到它就上了它,我相信大家也会上它的。”王会长看着下面众多富豪们的表,略带喜意地说道,“好了我也不会废话了,按照冯先生的嘱托,这件玉奔马也是无底价拍卖。现在请大家出价。”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