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碎了,又见高冰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求求求,惨淡啊。

    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周围看解石的人一下子都围了过来,看着正在解石的高英俊一个劲儿的指指点点,里三层外三层,不知不觉地解石机边上围满了人,吓得刘胜赶紧将自己的毛料抱在怀里,马天佐更是夸张的将赌石放进旅行袋里紧紧地抱着。

    “我说怎么样,我说怎么样,高冰种就是高冰种就是高冰种,刚才刚才是谁要解垮的,啊,说啊,站出来啊。”刚才评价高冰种的人,扫视着四周,跳着脚的叫嚣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赌石大师呢,解石机上的毛料是他挑出来的呢。

    吓得刚才那个吃不着葡萄的穷**丝往人群里挤了挤生怕被发现,不过没人会注意他的,所有人都被解石机上的高冰种吸引了。

    “刘少,现在怎么办?”马天佐紧张的说道,“一会儿不行的话我上台,反正我什么也不懂,解涨了赚了,解垮了也不丢人。”

    “马少,沉住气,沉住气,事还没到那一步。”刘胜老神在在地说道。

    嘎,这次轮到马天佐震惊了,这是什么况,刚才刘胜还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现在就成竹在了,难道他是得了失心疯还是成了神仙,他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凌乱了,根本跟不上刘胜的跳跃程度。

    “可是,刘少,那,那,呃...”马天佐忽然不说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解石机上面的赌石,哪还有什么高冰种祖母绿,全是散落在解石机上的透明碎玉,以及有些呆滞的高英俊抓着解石机一动不动,吓得站在旁边的工人赶紧将解石机关了。

    “怎么了,马少怎么不说话了。”刘胜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对着马天佐追问道。

    “刚才可是高冰种祖母绿啊,怎么会,怎么会。”马天佐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自觉地揉了揉,可碎玉还是碎玉。根本没有奇迹发生。

    “怎么不会呢?”刘胜反问道。

    是啊,怎么不会呢,马天佐知道虽然他没有参加过赌石活动,但并不妨碍他对赌石的了解,神仙难断寸玉,这就赌石的魅力,如果提前知道了结果。哪儿还有赌石的乐趣,就也不会有这个存在了千百年的古老活动了。

    “可是,可是...”马天佐实在想不出怎么反驳刘胜,只能呆呆地看着解石机前的高英俊。

    “给我把解石机打开。”高英俊此时仿佛一只发疯的狮子。他实在想不明白本来十拿九稳的结果去急转直下成了这么一个结果,他不服气,狰狞的面庞早就变了形状。

    “是,是。”吓得解石工人唯唯诺诺地将解石机重新打开。

    高英俊连看都没看,直接将解石机上的毛料一分为二。哗,透明的碎玉散落的到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反着耀眼的光芒,仿佛在嘲笑着他的无知。

    “这,这...”陈三吓得手一抖直接将水管儿扔在了地上。眼神畏畏缩缩的,不敢直视高英俊,生怕殃及池鱼。

    “哈哈,高少赶快下来吧,你们不灵了吧,还是快看我我们的吧,记得把那些碎玉收集起来,蚊子再小也是啊,兴许能收回几千块的成本。”马天佐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个发泄的机会,哪还不尽显他毒舌的本质。

    “马少,你可能说错了那些碎玉可是我的。”刘胜在一旁淡淡地说道,脸上噙着欠扁的笑意,看着面色狰狞的高英俊。

    “你,你们得意,我这虽然是碎玉,比你们的狗屎地要强得多,再怎么着这也是高冰种。”高英俊听着刘胜跟马天佐的一唱一和早就气炸了肺,焚天煮海绝对是小意思。

    “呃。”马天佐还真不敢反驳了,没准还真有狗屎地,他有些担心的看向了刘胜,现在刘胜就是他的主心骨。

    “没事,马少我去去就来,你可得准备好了钞票,不然的话一会儿我解出了高冰种祖母绿被人抢了去,可别怪我到时候没提醒你。”刘胜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

    “额,好,刘少我就等着你的高冰种。”马天佐豪爽地叫道,此刻他也被刘胜的自信感染了,不自觉地喊了出来。

    刘胜冲着马天佐点了点头,抱着自己的赌石走了上去,对着高英俊说道“:高少让让吧。”

    “哼,你别得意,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高英俊看着刘胜那张嘴脸仿佛吃了苍蝇一样恶心,挥了挥手招呼陈三离开,至于那些碎玉,就叫他见鬼去吧。

    “师傅,能不能搭把手,赌石我也是才玩儿,这解石的工作还真胜任不了。”刘胜将毛料放在解石机上温和地对解石师傅说道。

    “没问题,这是我的工作。”解石师傅点点头,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他打心眼里对刘胜有好感,痛快地答应下来。

    “那师傅,麻烦你在这切两刀。”刘胜瞄了几眼翡翠的位置,用粉笔在毛料上画了几道线,然后对解石师傅说道。

    “这个...”解石师傅突然有些犹豫了,刚想提醒一下刘胜他这种切法根本不合理,通常况下会损害里边的玉,毕竟刚才刘胜给他的印象很好。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刘胜淡然地说道,但却给人一种不容质疑的自信。

    “好吧。”解石师傅不自觉地点点头答应下来。

    是啊,毛料是人家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解石的工人罢了,人家的格再好,也不会听一个解石工人指手画脚的。

    “嗞嗞。”

    解石工人直接起解石机,要比高英俊熟练地多,下刀准确犀利,虽然达不到庖丁解牛的炉火纯青,但也算是游刃有余。很快沿着刘胜画的线,解石师傅直接将毛料裁去了大半,切口露出了浓浓的黑雾。

    “这是,这是黑雾。”周围的人群又闹了,本来看着高英俊的虎头蛇尾,大部分都有离去的冲动,可是因为打赌嘛,都留了下来,更何况好像是为了争风吃醋,这还真有意思,赌客们也有浓浓的八卦之心。

    俗话说,绿随黑走,既然有黑雾了,那绿还远吗,所有人都安静的等着解石师傅的下一步动作,他看了一眼刘胜,本能的举起了擦石机开始擦起石来,旁边辅助的工人更是将水浇的卖力,说不定到时候解出了好料子,老板一高兴,大大的红包就赏了下来。

    “出绿了,出绿了。”雾很薄,一点点儿的绿意随着黑雾的剥离变得明显起来,一些角度比较好的人马上看到了浓艳的绿意。

    “是,祖母绿,就是不知道水头怎么样?”另一个人马上叫了出来,冶艳的绿意,让人不由得精神一震。

    “是,高冰种。”人群里有人指点着断面上吃惊地喊道,眼珠子差点儿瞪了出来。“高冰种祖母绿。”

    跟刚才何其相似啊,同样的高冰种祖母绿,不过雾却是一黑一白,所有人都安静了,生怕又是一块块碎玉,那就真叫人心疼了,好端端得翡翠,摧残着每一个在场的赌客的心。

    “哈哈,高冰种啊,高少怎么样?”马天佐得意了,看着站在自己边的高英俊,开始打开了自己的嘲讽功能。

    “哼,小人得志,小心还是碎玉。”马天佐铁青着一张脸,看着台上有些意气风发的刘胜,不无恶意的诅咒道。

    “小伙子,别切了,风险大的,再切就得不偿失了,一百万转给我行吗?”人群里一个大胖子挥舞着支票,打算用金钱打动刘胜。

    尼玛,一百万打发叫花子吗?刘胜愤愤的想到,他可知道内里的存在,可不会为了什么蝇头小利,将巨额的财富拱手让人。

    “一百万,我出一百五十万。”有人开始竞价了,就会有人马上跟进,‘疯子买,疯子卖,还有一个疯子在等待。’,这在赌石圈里是经常的事儿。

    “二百万。”

    “二百三十万

    .....

    “对不起,等完全解开再说吧,省得到时候有人不承认。”刘胜淡淡地说道。

    “不卖早说啊。”所有人无力地吐槽道,不过还是等待着解石的结果。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