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两百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感谢一心子的两张月票,小花继续求月票。

    “小兄弟你可考虑清楚了,你也是个行家知道这雷打场的特,而且还是新后江。”安有德心有忧虑的劝道。

    谁不想在自己的摊位上来个开门红不是,这也是玉雕艺术节开放之前的一个好兆头,可是这后江料赌太大了,让安有德揪心不已。

    刘胜摩挲着着上面黄绿色的皮壳,自信满满的说道“:安老哥你看这块,无绺无裂,也没什么藓,我觉得就是一块很好的赌石嘛,您给个实诚价。”

    安有德嘴角一阵抽抽,有这么看赌石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满山的石头不都是赌石了吗,不过自己是卖主,人家愿意买,也不好过多的劝慰。唉,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让他撞撞南墙,有个教训,也知道这赌石界的水深着呢。

    “好,老弟你既然有这么大的把握,我也不好劝了,你要愿意的话,这块毛料一万块你拿走,毕竟这后江的料子出了名的出满绿高翠的料子。”安有德点点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行,老哥这里有pos机吧。”刘胜点点头,安有德出的价格比较实在,甚至还比市场价略低。

    “有,pos机还是老哥新买的呢,好用着呢。”安有德麻利的拿出一个pos机递给刘胜,带着点儿笑意说道,开门红不开门红的第一笔生意反正做成了。“不知道老弟是在这里切了啊,还是拿回去研究。”

    “切了吧。家里也没有现成的机器。拿回去麻烦。”刘胜痛快地转完账对安有德说道。

    “得嘞。老哥给你亲自刀,保证切得完美无缺,不伤翡翠分毫。”安有德高兴地点点头,也不用边跟来的伙计,准备亲自刀。

    安有德可没有吹牛,他可是有了近三十年的解石经验,小时候刚记事的时候就跟着父母在毛料场打转转,解石技术早到了庖丁解牛的境界。在丽江也是小有名气。

    “那就麻烦安大哥了,您在这先切上一刀,在这里再切上一刀,然后再擦一擦。”刘胜也不客气,直接拿着粉笔在赌石上画了几道线。

    有着照妖镜器灵在手,什么毛料看不穿,自从那次跟照妖镜器灵交流之后,刘胜也不再追求什么透视眼了,有望气的灵瞳已经够用了,更何况他照妖镜器灵还不是他的御用透视眼吗。用不着舍近求远。

    “好吧。”安有德听了皱了皱眉头,以他多年的解石经验来看刘胜将这块类似椭圆形的毛料两边各切去三分一。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这块后江料子只有不到三公斤的重量,切完了也没了什么施展的余地。

    可是看着刘胜满脸自信的样子,又不好服了他意思,只好吩咐自己的伙计准备解石机,进行解石。

    ‘嗞嗞...’

    艰涩难听的解石机马上开动起来,安有德按着刘胜的指点精确的不是妙到颠毫也相差不远了,下手干净利落,旁边的伙计赶紧的收起心思给毛料浇水。

    “咦,出雾了。”听到这里解石,早有人围观过来,都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盯着解石机的动静,其中一个眼镜男扶了扶眼睛惊疑地说道。

    刚才刘胜挑选毛料的时候他就在边,本来想嘲笑刘胜太过草率了,可现在一下子就让他闭上了嘴巴。

    “出雾又怎么了,这可是后江的好料子,专门出高翠的极品货色,不出雾才叫奇怪了。”旁边的胖子不屑地笑了笑,在他眼里后江料子就是出绿的保障,他可是连续赌出了好几块后江料,反正对书本上的知识基本不屑一顾。

    “哼,你自己看看那个后江料子是什么货色再说吧。”眼镜男眼中精光一闪对于胖子说的话颇为不认同。

    “咦,好平庸的表现啊,居然什么都没有,看来没什么戏啊。”胖子又开始摇头晃脑的惋惜道。

    如果不是看出他是一块后江产的料子,还以为他摊主在地上随便捡的烂石头呢,不过现在出雾了,胖子也有点儿不看好了,赌后江的料子可是有些风险了,块头小不说,而且翡翠上的裂太多,赌太大。

    “出绿了,出绿了。”根据刘胜的指点,安有德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擦起石来,时间不大白色的雾气背后,一点儿浓艳的绿色出现在人们眼前,被水一打,更显得晶莹剔透,只是还隔着淡淡的雾气,看上去跟雾里看花一样。

    “小兄弟,十万怎么样?你要知道这后江的料子多数都有裂缝,尤其是这种后江新料,风险很大啊。”忽然胖子首先发难,看着刘胜挥舞着支票簿尽显财大气粗的样子,倒不在意别人把他看成土豪一枚。

    “十万,你打发叫花子呢,小兄弟我出十五万怎么样?你还是别擦了现在风险很大了。”眼镜男鄙视地看了胖子一眼,也加入了抢劫的行列。

    “您们都别抢我出20万。”一个上了年纪的花衬衫不由分说挤了进去,开始横刀夺,丝毫不理会周围的惊呼声。

    “21万,”

    “24万。”

    .......

    看着花衬衫争抢忽然周围的人群都稍稍楞了一下,都跟发了疯似的加入了争夺的行列,价格马上节节攀升,在她看来早就超过了自己的预期,向着更的价格去。

    “安大哥都解开吧,让大家伙都看看。”看着激烈争夺的人群,刘胜始终不为所动,过眼烟云不过短暂的繁华而已,不屑地摇了摇头。

    “嗯?”所有人偃旗息鼓,开始观望起来,毕竟都是傻子,零风险低价格是他们毕生的追求,即使是半赌石也有一定的风险。

    安有德对着刘胜默默地点点头,开始小心翼翼饿擦起石来,宛如退了壳儿笋,嫩的肌肤在他灵巧的手下,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玻璃种黄杨绿。”看着安有德手中的巴掌大小的翡翠,不知谁先喊出来的,看着翡翠一个个都红了眼睛。

    “我出一百万。”眼镜男有些孤注一掷的说道,他相信眼前的玻璃种黄杨绿至少可以更多的客人,也是他的店铺一个实力象征。

    “一百五十万。”胖子依旧嚣张的挥舞着支票薄,想着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一百六十万。”花衬衫似乎没了刚才的果决了,不过还是艰难地做出了选择,勉强的报出了一个价位。

    “一百六十五万。”即使看到了花衬衫,大多数人都不为之所动,如今的玻璃种帝王绿早就是了美好的传说,祖母绿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这种黄杨绿的仅次于祖母绿,早已是人们追逐的主要品种。

    “二百万,我们周大生珠宝出二百万,有高过这个价格的我们周大生珠宝立刻走人。”立马掉头走人,一个年轻的经理倨傲地说道。

    是不是真的他们不考虑,只是二百万的东西,他们望而却步了,以自己的人脉找来雕刻师傅加工成成品也不过是这价格。

    “二百五十万,你们周大生可以滚了。”马上有一个嚣张的声音打断了倨傲的经理的幻想。

    “陈百胜你想跟我作对吗?”年轻的经理看清楚来人,沉着脸说道。

    “作对,杜子辉你配吗?出不起价格就赶紧的滚,别在这碍大爷的眼。”来人一点儿都不在乎周大生的影响力,直接说道。

    靠,神仙打架啊,周围的人立马看出有闹可看了,也不急着走,他们要看看这周大生分公司的经理到底怎么处理这件事。

    “两百六十万,姓陈的你以为我出不起这个价格吗?”杜子辉冷冷的说道,别看这价格高的离谱,也只有他们这些大型珠宝公司知道这些高档翡翠如今的稀缺,基本上总公司都有点儿招架不住的架势,现在已经许他们这些分公司在合理的区间内将高档翡翠拍下来,而且这个区间定的非常模糊。

    “三百万。”陈百胜又爆出了一个超乎寻常的价格,然后嚣张的看着杜子辉。

    “你...”杜子辉看看周围的人群,一句狠话都没留下来直接灰溜溜地跑了,丢人啊,丢大发了。

    “这位先生,三百万你还满意吧。”陈百胜微笑着对刘胜说道。

    “成交。”刘胜点点头,这块翡翠他没有打算留下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