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长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求月票,一切求。

    刘胜跟关中汉子定好之后,将权杖委托银行送到京城,自己则在东方酒店开始倒时差,刘胜还这真是倒霉催的,不到一个星期居然到了两次时差。

    天刚蒙蒙亮,刘胜迎着初晨的第一缕阳光,早早的起了,经过一夜的充足睡眠刘胜显得非常的jing神,出了酒店的大门准备在广场上活动一下筋骨,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刘胜不由得走了过去。

    “关大哥,咱们不是说好了早上8点准时出发吗?”刘胜疑惑地问道。

    经过昨天的交谈,刘胜了解到关中汉子叫做关飞,据他自己说他们是关羽的嫡系子孙,不过真假早已无从考证,家里最重要的族谱在十年特殊时期被一把火烧了。他在特种部队服过役,后来犯了错误不得不提前退役了,不愿意给人做保镖,看人家脸se,当起了有些清苦的出租车司机,具体的就不太愿意谈及了。

    “呵呵,刘老弟啊,早起习惯了,在上也睡不着,索xing早点儿起来,你如果有急事用车也方便不是?”关飞憨厚的笑了笑,说话有些局促,仿佛醉酒一样涨红的黝黑脸膛早就欺骗了他。

    “关大哥你还没吃饭,在长安生活了这么多年,哪里有什么好吃的你应该清楚,咱们吃饭去,然后咱们去趟碑林。”刘胜心里有些好笑,但也不点破,强忍着笑意上了出租车。

    “好好,现在时间还早我知道附近有一个做丸糊辣汤的地方特别的地道。我带你去。”关飞感激地看了刘胜一眼。急忙发动车子朝着目的地出发。

    到了地方闻着那种特殊鲜香刘胜都不觉得自己胃口大开。关飞显然对这里很熟悉上前直接要了两碗胡辣汤,顺便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

    刘胜学着关飞在胡辣汤里浇香油,覆油泼辣子,再拿一个陀陀馍,这陀陀是回民常见的面食,掰开了进汤里。一口胡辣汤下肚只觉得一股流从腹之内直散到肌肤毛孔之末,出汗也出的畅快淋漓,更有一份西北人的豪气从中开始扩展开来。他不觉得上了这种味道。

    “怎么样,刘老弟俺没骗你,俺跟你说这整个长安市就属这里的胡辣汤最正宗了,这家人可是祖传七代都经营胡辣汤,从没改变配方,看看来这里的老人你就知道了。”看着刘胜满足的表,关飞眉开眼笑地吹嘘起来。

    “嗯.”刘胜点点头,老人承载了中国最原始的味道,根本不是那些被激素催生的食品能比拟的,他们这一群人最有发言权。“不过关大哥这几天吃饭的地点你得给我设计好了,虽然不能把长安的美食全部吃上一遍。但最具特se的咱得尝尝。”

    “刘老弟你就放心,俺老关绝对让你满意。”关飞脯拍得山响,既能挣到丰厚的报酬,又能享受关中地道的美食,傻子才不会干呢。

    ......

    吃完饭,关飞带着刘胜朝向往已久的长安碑林而去,心里不觉得怀着一种朝圣的感觉。

    长安碑林,坐落于著名古城长安市三学街,于北宋二年为保存《开成石经》而建立。九百多年来,经历代征集,扩大收藏,jing心保护,入藏碑石近三千方。现有六个碑廊、七座碑室、八个碑亭,陈列展出了共一千零八十七方碑石。在名碑荟萃的展室里,展示了圣儒、哲人的浩瀚石经;秦汉文人的古朴遗风;魏晋北朝墓志的英华;大唐名家的绝代书法以及宋元名士的潇洒笔墨。书圣王羲之、画圣吴道子书画同辉的笔墨迹以及诗画双绝的王维的竹影清风更为碑林增辉溢彩。西安碑林以其独有的特se成为中华民族历史文物宝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962年被公布为中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有经验的关飞在很远的地方就停住了车子,步行走近陕省碑林博物馆,两尊雄狮气吞渭水,昂首仰观ri月星辰,俯察万物俱籁只襟,每一个进入碑林的人不由得严肃起来,有一种虔诚的信徒朝圣的感觉。

    从棂星门进入陕省碑林博物馆,‘碑林’二字映入眼帘,圆润,刚劲,又不失一个士大夫的优雅风流,不过刘胜却看到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的铮铮铁骨,“送我凉州十ri程,自驱薄笨短辕轻。高谈病饮同西笑,切愤沉吟拟北征。小丑跳梁谁殄灭,中原揽辔望澄清。关山万里残宵梦,犹听江东战鼓声”的气回肠的无奈。

    斗拱飞檐之间似乎传来了超越千百年历史的谆谆教导,伟大的先贤讲述着浩光明的儒家脉络,也是碑林的诞生之源——《石台孝经》,承载着中华民族质朴的思想,依旧会在久远的将来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遵循着先哲们穿透岁月时空苍茫语调,离开屹立碑亭的著名的《石台孝经》刘胜来到了第一陈列室,这里是儒家思想的源泉,《周易》《尚书》《诗经》凡此种种,承载着千百年来儒家的思想,为中华民族的发展默默地输送着养料,可以说这里是中华民族文明的源泉,失去了就等于无根的浮萍随时会随着流水湮灭在岁月苍茫的长河里。

    对于第二陈列室单纯的记载的历史史料,刘胜不是特别感兴趣,走马观花的欣赏了一下而已,并不是谁都喜欢将早已熟识的知识在仔仔细细的熟悉一下,很快地两人就到了石刻陈列室这个石雕石刻艺术的堂,充满了诧异,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让人不得不佩服伟大祖先们的智慧,各种各样的石雕石刻艺术不入流俗,又百川汇海,丰富了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的眼界。

    刘胜之所以没有走进第三陈列室,刘胜准备在欣赏完之后集中自己的jing神享受一下书法艺术的魅力,千百年来的书法家汇聚一堂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一件作品都凝聚着作者对艺术的追求,对书法艺术的理解,尽显无疑。

    “对不起,关大哥看得有些投入了。”刘胜忽然意识到关飞一直跟在自己的旁不知不觉地遗忘了,略显尴尬地道着歉。

    “没事,俺是个粗人什么也不懂,刘老弟你继续看你的不用管我。”关飞平生最佩服的就是知识分子,刘胜道歉反倒让他先局促起来。

    “呵呵,关大哥咱们可以走了。”刘胜笑眯眯地说道,指着回廊的尽头若隐若现的大门被葱葱的绿se遮挡起来。

    “哦,啊,咱们可以走了。”关飞不由得叫出声来,碑林里的书法早就让他昏昏yu睡起来,如果不是陪着刘胜,他才不会在煎熬中度过一上午的时间。

    “那啥刘老弟今天的天气不错啊。”关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地挠挠头,忽然冷不丁的蹦出了这么一句。

    刘胜满脑门子的黑线,今天是yin天好吗,没有太阳显得格外的清凉“:是啊,天气是不错,凉爽的。”

    “那啥,刘老弟咱们中午吃正宗的羊馍好吗?”关飞看了看时间,赶紧说道。

    “那好。”刘胜虽然对羊有些无,不还是吃一些的,而且他心里也想着尝尝闻名全国的羊馍有着怎样的过人之处。

    关飞说的地点就在陕省碑林博物馆附近,虽然还不是吃饭的时间,不大的小店早已是人山人海,立锥之地都不能找到,足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小店做出来的美味。

    ”对了,关大哥这里是卖古玩的地方吗?”刘胜忽然发现这里不仅仅有美味的羊馍,而且还有古玩商在这里兴风作浪。

    “呵呵,没错这里就是整个长安为数不多的古玩街之一,被靠着博物馆这样的便利慢慢发展起来的,而且里边什么都有,况有些复杂。”关飞点点头,跟各种人群都有着来往,关飞无意当中才知道这里也是古玩街,当时还天真地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呢。

    “那咱们吃完饭正好逛一逛”刘胜看到古玩街就有些见猎心喜,迫不及待地准备在这里逛一逛。

    “刘老弟你可千万别这里交易,治安有些乱。”关飞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关大哥你得我去比较正规的古玩街,我手痒了。”刘胜回应道。

    “那行。”。)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