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他是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折流苏 书名:识宝
    ps:感谢就支持nader的100币的打赏,这个月第二次打赏,真不容易啊,二更了继续求月票。

    如果不给刘胜鉴定就亏了一样,若顿伯爵吩咐自己的管家急匆匆地去了自己的藏宝室,至于进门,若顿伯爵才没有那个觉悟,我们好歹也是仇人好不,艾莉婕在自己的舅舅家也不好僭越,几个人一下子在城堡的院子里停了下来。

    好在院子里不缺少座位,在艾莉婕的带领下,几个人在高大的橡树下的石桌前围坐了下来,等待着管家将青铜剑取出来,品着若顿伯爵的极品蓝山,在外人看来绝对是一副怡然自乐的场景。

    现在刘胜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青铜剑,居然让艾斯肯纳兹急匆匆地将自己从法国骗过来,要知道艾斯肯纳兹在鉴赏青铜器方面也有着自己的独特的见解,根本不逊色世界上任何一个收藏鉴定大家。

    管家并没有让人等上许久,一杯蓝山还没有品尝完毕,就带着一只狭长的盒子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冲若顿伯爵点了点头,放在石桌上,自己知趣的退到了一边。

    “艾斯肯纳兹,你确定这就是你想让我鉴定的青铜剑吗?”盒子还没有打开,刘胜就一脸古怪地看着艾斯肯纳兹。

    不用打开刘胜就能感受到青铜剑古朴沧桑的气息,这完全是久远的岁月留下的痕迹,与品质无关。除此之外这把青铜剑就是一个死物,根本没有绝世神兵的灵动气息。可以断定这完全是一把古代的一把普通的青铜剑而已,真不值得艾斯肯纳兹大动干戈。

    “刘,你什么意思?”艾斯肯纳兹觉察到了什么,不过还是有些忐忑地问道。

    “我是说里边根本就是一把古代普通的青铜剑而已,用得着你那么大动干戈吗?难道你最基本的鉴定常识都没有了吗?还是你失去了鉴定师应有的自信了?”刘胜指了指狭长的有些精致的盒子,反问道。

    “这...”艾斯肯纳兹忽然一下子冷汗淋淋,有些感激地盯着刘胜。

    是啊,自己怎么会连最基本的判断都没有了吗?还是被神呼神迹的相剑术蒙蔽了双眼。艾斯肯纳兹不知道,但每每见到宝剑之后,刘胜的表演一直在自己的眼前演绎着奇迹,自信心也被打击的支离破碎。

    如果不是他在从中点醒,那么那个叱咤古玩界的大鳄估计从今天开始将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最后泯然于众人。可现在他却有了更上一层楼的机会,果然风险与机遇并存。如果不是今天这样的奇遇估计一辈子也不会遇到。

    “刘,你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在研究盒子里的东西吗,可是盒子还没打开了,你是怎么知道里面的东西的好坏。”艾莉婕好奇地忽闪着蔚蓝色的大眼睛,让人忍不住地沉浸在深邃的大海之中。她就是深海里的妖精。

    对啊,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呢,难道他会透视眼不成,艾斯肯纳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刘胜,只要他说话有一丝破绽。英国皇家实验室人体切片的干活。

    “额,小丫头片子在填什么乱”刘胜没好气地看了艾莉婕一眼然后说道“:相剑术不仅仅是要看宝剑的质量如何。但宝剑上的华美装饰也至关重要,它的品质更是决定了他们的上线。”说道这里刘胜轻抿了一口咖啡,提了提精神。

    “但最重要的还是宝剑的气息,每一把名剑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不是泥沙俱下,不是随波逐流,但如果一把宝剑形不成自己的风格,那么即使是世界三大名刀之流的本武士刀,制作的极其考究,只能算是宝刀但和真正的名刀差了十万八千里,因为名剑、神兵都是不可复制的,又哪里来的量产。”刘胜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通,似乎给坐在边的艾斯肯纳兹打开了一扇窗子。

    “你是说你能感觉到盒子里的气息?”艾莉婕睁大了眼睛,蔚蓝的瞳孔充满了不可思议,忽闪忽闪地看着刘胜。

    “没错,里面的宝剑跟茫茫的众生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是它带着从远古到现在的沧桑的岁月的痕迹,有着老人到了暮年的暮气,有些死气沉沉的,我估计是这把剑是前期没有保存好,从深埋在地下取出来,被进一步腐蚀了,我估计它到了十几年后,跟废铜烂铁无异,根本没有了收藏的价值。”

    看着艾莉婕的可模样,刘胜充满了成就感,不是吗,女为悦己者容,男人也一样,被一个女神级的美女崇拜,哪一个骨子里不充满了激,不知不觉间,刘胜在抑扬顿挫的高谈阔论里卖弄着自己的学问。

    “哼。”若顿伯爵在一旁不地吃起醋来,冷哼一声,一扬脖儿,将大半杯没加糖的浓咖啡直接喝进了肚子里。虽然品评的是他的宝剑,但看着刘胜得意洋洋的样子,他心里就不舒服,更看不了艾斯肯纳兹在一旁捧臭脚的样子,就是自己的侄女都被吸引过去了。

    看着若顿伯爵的样子刘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对艾斯肯纳兹说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打开看看怎么样?”

    “好。”艾斯肯纳兹稍稍一愣,麻利的将盒子打开了,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把青铜剑,不过不同于中国古代刀剑的造型,宝剑看上要宽大的多,不过长度又短了许多,分明是流传在西亚和欧洲的阔剑的雏形,据刘胜判断应该是古巴比伦王朝的产物。

    “呵呵,刘你的相剑术简直是太神奇了,居然凭借着气息就能判断出一把剑的好坏,可是我怎么感受不到它的气息呢?”艾斯肯纳兹指着青铜剑,既兴奋有苦恼地说道。

    刘胜判断的一点儿也没错,这把青铜剑出土之时正赶上两伊战争,战争的威胁让人人心惶惶,至于文物保护就让他见鬼去吧,这把剑挖出来的时候,被工作人员藏在了一个暗潮湿的地方,不成想被二次氧化了,即使用紧急的拯救措施,也没有力挽狂澜,后来辗转来到了若顿伯爵的藏宝室。

    “是啊,刘你是怎么感受到气息的,要知道这把剑看上好丑啊。”艾莉婕感觉刘胜似乎浑上下都透着无比的神秘,就和他的祖国一样,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几乎都要让自己chen露n,艾莉婕都感到自己的俏脸在发烧。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相剑术里的一种手段而已,倾听自然,跟着整个的生命轨迹共同呼吸,让自己完全的融入当中,你会发现许多妙不可言的东西。”面对两人的提问刘胜也不好回答,只能随口搪塞起来,自己吃饭的手艺,哪能轻易地说出来。

    忽然,一个侍者从城堡的屋子里走了出来,来到若顿伯爵的边,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霍华德子爵已经在来城堡的路上了。”

    “什么?”若顿伯爵顿时就是一惊,他忽然想起了自己跟霍华德子爵的赌局,如果自己输了那么自己那块最为肥沃的农庄就要易主了,可惜了每年海量的珍贵食材,如今就要拱手让人了,心里无数个不甘心在翻腾。

    “怎么了舅舅。”沉浸在女儿家的美好梦境里的艾莉婕一下子就就被若顿伯爵给惊喜了,有些惊疑地问道。

    “霍华德子爵就要来了。”若顿伯爵看了眼艾斯肯纳兹,叹息的说道。

    “来就来吧,他又不是没来过。”艾莉婕毫不在意地说道。

    霍华德子爵他知道,是伦敦周围有名的农场主,大大小小的庄园他有十几个,上流社会的一些新鲜食材大部分都需要他的供给,所以在上流社会很吃得来,不必为蔬菜、类的价格波动烦恼。

    “若顿伯爵,难道是?”艾斯肯纳兹了解一些况,不然的话他也不必冒着风险将刘胜骗过来了,事真的很棘手啊。

    “唉,也怪我一时糊涂居然上了个老小子的当了。”若顿伯爵摇头叹信道,不是他输不起,主要是传了出去,那就太多人了。

    “若顿伯爵其实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差。”艾斯肯纳兹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看了刘胜一眼。

    “什么?你是说有办法?”若顿伯爵豁然站起,抓着艾斯肯纳兹肩膀,瞪着一双牛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若顿伯爵,不是我有办法,有办法的另有其人。”艾斯肯纳兹不动声色地将若顿伯爵抓在自己肩上的手拿了下来,对就是拿了下来,淡淡的回应道。

    “他是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识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